他感念母爱,倾诉游子衷肠流传千载(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他感念母爱,倾诉游子衷肠流传千载(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他中年及第 春风得意 随即东归 告慰母亲 50岁的“寸草心”难报“三春晖”

吴永健
2019-06-7 14:09
在与母亲团聚之时,他已人生半百。此时此刻,他将全部的感念、感恩溶进诗作,写下《游子吟》。这或许是迟到的报答,或许是对人生遗憾的弥补,亦或许是对母亲博大的爱,报以无限的道之不尽的衷肠倾诉。

有两句成语,出自于同一首诗中,你可能一时会想不起来,但是一旦看到那两句话,相信你很可能马上就会出来这么两句成语:“春风得意”和“走马看花”。

那两句话是怎么说的呢?

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它出自唐代诗人孟郊的《登科后》。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孟郊(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孟郊(751年-814年),字东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唐朝诗人。

说起孟郊,有人不一定记得他的名字,但或许有很多人熟悉他的名句。

究竟有些什么辛酸,让他一下子这么扬眉吐气、说不尽的畅快呢?

答案一定会是,要么生活贫困;要么屡试不第。

还真的是两样都中了。

然而,这次他竟然金榜题名,就仿佛一下子从苦海中超度出来,登上了欢乐的顶峰……

说一日之间已把长安花看尽。虽无理却有情,因为写出了他的真情实感,也就不觉得其荒唐了。同时诗句还具有象征意味:“春风”,既是自然界的春风,也是皇恩的象征。所谓“得意”,既指心情上称心如意,也指进士及第之事。

也难怪这两句诗,成为日后人们喜爱的千古名句。不过,要说能够引起万千游子的共鸣,并且经久不衰的,当数孟郊的另一首朗朗上口的名作《游子吟》。

署名杜若的作者分享了一篇文章提及到那份感念:

千百年来,多少游子身着慈母缝制的衣衫,辗转奔波,走遍天涯海角,久经风霜雨雪。无论风起云涌,还是云淡风轻,母亲的叮咛始终回响在耳边。无论春华锦瑟,还是凌厉寒冬,母亲对游子的牵挂始终没有改变。

穿越千载光阴,从新回味《游子吟》,人们是否读懂了他的心声?是否真能体会“三春晖”的无私与广博?人们是否也好奇,孟郊写这首诗时,究竟有多大?

孟郊两试进士不第,四十六岁时才中进士。中举之前,孟郊为生计,常年奔波在外。吃,有时乞食于路旁;住,有时寄人篱下。

无论在考场失意、旅途饥寒或形单只影之时,母亲为他缝制的衣服,成为思亲之情、惦念归家的精神寄托。由于常年奔走,在孟郊的思想深处,游子衣成为脑中最深刻的记忆,也是他情感最深,思母至真的深情感念。

游子衣作为他的精神寄托,多次出现在他的诗作中,如“秋风游子衣,落日行远道”、“长为路傍食,着尽家中衣”、“商山风雪社,游子衣裳单”、“岁新月改色,客久线断衣”、“影孤别离月,衣破道路风”、“远客夜衣薄,厌眠待鸡鸣”等等。

据张籍《赠孟郊》云“立身如礼经”,孟郊以古代的礼和经典的要求,作为立身安命之道,虽然仕途坎坷,却也是纯诚之人。

他一生待母亲非常孝顺,凡出处行藏,均受到母亲的影响。孟郊曾经两次进士不及第。贞元十二年,已经四十六岁的孟郊奉母亲之命到京城参加考试,从而中举。这次,他没有任官就返回家乡,照顾年迈的母亲。

孟郊(图片:维基)
孟郊(图片:维基)

时隔四年,孟郊接受溧阳县尉任职不久,即把母亲接到溧阳奉养,以便于晨昏定省,随侍左右。他迎接母亲到溧阳后,写下千古名作《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而这一年,他已经五十岁了,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人生经历半百,也经过了许许多多的苦乐哀愁。他刚上任就迎接母亲来到任所,以尽身为人子的一片孝心。

或许,他意识到,从出生到现在,母亲对他的殷切关爱、嘱托与叮咛,即便是五十岁的“寸草心”,在犹如“三春晖”的母爱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他发自肺腑,深挚地吟咏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在与母亲团聚之时,他已人生半百。此时此刻,他将全部的感念、感恩溶进诗作,写下《游子吟》。这或许是迟到的报答,或许是对人生遗憾的弥补,亦或许是对母亲博大的爱,报以无限的道之不尽的衷肠倾诉。

在博大的母爱面前,无论是功成名就,高官厚爵;无论是贫贱悲苦,风餐露宿,身为人子,自己始终是一棵细嫩的小草。犹如阳光般的母爱,为了子女倾尽所有,以温情呵护他的生命历程。面对博大的母爱,那颗五十岁的“寸草心”,怎能报答得尽呢?

参考资料:
《新唐书》卷176
《唐诗纪事》卷35
《贞曜先生墓志铭》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