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习近平深陷王沪宁与林郑月娥献媚式 地狱不归路 (音频/视频)

石涛
2019-06-12 10:29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其实我们通常开篇的时候跟大家更多的分享我个人的某些感受。希腊圣托里尼,圣托里尼可能大家听起来陌生,谈到希腊爱琴海旁边的白房子蓝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图像记忆和感受远远胜过文字的本身。那个地方我是蛮感触的,因为很多人对希腊的认识,除了希腊雅典古城,大概就是这个地方了。坐着游轮到那儿,从坐小船,因为大的游轮进不去,坐小船进去然后再出来,跟着一个团队,那也就是走马观花。听导游介绍,希腊整个全年的平均一个人的收入只有六百欧元吧,因为希腊破产了,几乎在欧盟里面它是破产的,而在当地就是物价非常贵,真的是物价非常贵,它应该是比通常一般欧美城市都不便宜,有期节目介绍了。那我只想说白房子蓝屋顶,听导游解释说,为什么是蓝屋顶,蓝屋顶其实是教堂来的,大小的教堂不一,一些有钱人家里有人过世,他如果有条件,他就盖一个,所以你看到的蓝屋顶,实际大多都是教堂,到了当地,咱到那儿一看才意识到。

 

另外一个,那地方什么都没有,那是个火山口,那是3600年前一个火山口,火山爆发之后把周围全给毁掉了,他当时解释,它是一个古城,往前追溯可以追溯到一万多年.它的城市建设,它从来不会毁掉原来的,所以大概挖下来很浅的地方就挖出了三层的城市,而这个最新我们能看到的白房子蓝屋顶,实际是用火山灰建的。火山灰如果大家去长白山,长白山我去过,到山顶你看到都是火山灰,它用火山灰建的,但是它的风格有它自己的风格。我相信住在那儿的人,我觉得如果你喜欢城市生活的话不太容易,喜欢安静生活的话也不太容易,那个房屋很狭小,看起来很漂亮,看起来很漂亮是那个环境。但让我相当惊奇的是在那个地方让我感受到跟日本有着类似之处,一个就是非常干净,没想到,因为我到希腊到雅典去的时候,雅典比较脏,感觉上比较脏乱,是人口聚集的地方,那它那个地方非常干净,这是万万没想到的,几乎都是外面的人,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它的创造性极强,我个人觉得它创造性极强,有很多很多的首饰店,做首饰的,它的设计的风格跟我们在岛外,就是在其它欧洲大陆看到的不一样,具有他非常民族的特色,但是确实希腊人有着他的高贵的那种血统,他的骨骼、鼻梁、面目跟身材的那种,确实你能感觉出来那种就是一种高贵的氛围在其中。而这一份高贵的氛围却衬托在很小的街区,街边路边这种神的敬仰的东西,有的很大,有的很小,这种概念我在日本京都有看到类似的,所以地域上的差距只是人种的面目的这种结构的差距,但是当任何一个民族他有真正的信仰有着一种历史的传递,他不毁掉历史,他没有革命的概念,他完全秉承了自己民族的内在的东西的时候,你看到那种深层的内在的美,非常深层内在的美。

 

跟着导游去,停留时间很短,但是确实你能感受到一种,他的审美,他的对生命的诠释以及整个这个民族有着一种内在和谐的东西,因为墙跟房子都是火山灰嘛,它给我感觉就像是泥堆起来的一样,但是非常具有整体性,当时我在寻找它的一种答案,火山从海底爆发之后在它四周堆砌起来的,它建在这种类似的崖壁上,当然火山灰比较松散,但是它确实是就建在这种崖壁上。下面是海水,海水的那种清洁的程度非常令人吃惊,在它的海岸边上有太多的餐馆,很多的餐馆你坐那儿吃饭就在海岸边上,但海水清澈见底,在海水里见不到任何的油脂,这个很难想象的,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难想象。因为我们来自于中国大陆,你可以做一些对比,你甭管是到北戴河到大连到哪儿,你也同样到水边上,在水边的餐馆里,也根本没有这种概念,真的没有,所以就是说它的清洁、它的那种整体性和人们穿戴的东西那种清洁性,是相当相当令人尊重的,其实给我能感受的就是一点,只要这个民族有正常的信仰,不是乱七八糟的,有正常的信仰,人们公认的这种正的有着一种生命传递的,你都能看到这份东西,在日本有,在希腊有,在意大利也有,所以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一个彻底摧毁这个民族信仰的这么一个权力者,一定是邪恶的,这就是共产党,它一定是魔鬼来的。

 

法广翻译了法新社对林郑月娥的做法和这种评价,他认为,上百万人的游行对林郑月娥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我自己看到林郑月娥在香港本地时间星期一上午十点十一点钟发表那个新闻讲话,应该讲从她的声音里面可以透显出她确实遭受了巨大的压力,而且她没有回答记者任何问题,她发表完声明扭脸就走了,而发表的声明内容就是我跟大家解释的,百万人的出行,百万人的抗议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她的概念就是中央政府,就是习近平让她干嘛,她干到死都会干的,所以是一个坚定的执行者,是一个绝绝对对的这种你说叫拍马屁也好叫怎么样,其实我觉得你可以看到她的内在生命的一种使命感,她的使命感就是与正常人性对立的这么一个氛围在其中,但是在现实的环境中她会有着冲撞。港府国安部,这是法广来讲,法新社说,修改条例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完善法制,来彰显公义。所以借着公义借着法制的名义,来做这种按照中共体制的话,这种盗窃民意欺骗的手法,达到自己真正为中共服务的目的,而共产党要利用这条完全是为了对正常人的社会,正常人的环境进行虐杀,来满足它个体的需要,所以这是灭绝,其实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对人性的侮辱,对人类尊严的侮辱。

 

香港当局试图通过修改法律,能够将把想引渡的像逃犯者,引渡到没有双边司法协议的国家包括中国大陆,但是大陆的司法制度被讲是不透明和政治化制度。我觉得这些关键的问题都是在一个现实人的用词中去表达,我一再讲,如果你要在生命的角度去认识的话,它可不是不透明和政治化的问题,政治栽赃的问题,它是借助了一切手法,一切非正常人的手法,来做着灭绝人性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如果你认识到它的灭绝人性的话,你就是在它的生命基础认识,而这种认识并不是个体者我遭到伤害之后我对它有所认识,因为一个人遭到伤害之后你对它有所认识里面包含着太多的个人的利益跟情感那种成分在其中,如果你放在一个真正人的生命尊严的角度去看待的话,你就有所感悟而有所行动的话,那是生命的境界来的。

 

法新社,星期日超过一百万人参加游行,规模之大令人震惊。是,我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想象到,十万不少了,二十万也认为不少,三十万也绝对说明问题,谁都没有想到会超过一百万。我们当时看到这种报道的时候,就是警方报道的时候,香港时间下午五点多,说有可能初步估算超过三十万,那是警方的说法,等警方最后正式说的时候,他就变成了最高潮是二十四万,他改变了说法对吧?而那个说法都是警方讲的,所以你可以看到警方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摆动性。下午五点多游行到了最后一拨人,到晚上九点半才到了金钟,那个中间差四个多小时,差四个多小时,五点钟到两点半那才两个半小时,两点半开始走出来,所以你就知道中间的差距,你也知道人数大概的状况。警方说二十四万,是九七回归以来发生的第二大规模的抗议行为,这是警方的说法,其实不是了,我忘了在零三年反二十三条的时候警方当时的说法是多少,但当时我们大家公认的那是五十万。所以这里面主要提到就是规模之大,人数之特别多,对林郑月娥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她不是民选上台的,她是被任命的。

 

这个人数我相信会让林郑月娥会想到董建华,董建华当时是强推二十三条,董建华在爆发了五十万之后,自己借脚有毛病所以才下台,我相信林郑月娥在她坚持推行中共中南海让她做的事情的时候,她毫不含糊的时候,这个时候是跟那样的想法概念是有关的,也跟习近平个人直接相关,因为习近平个人在这个时候遇到了内外的巨大的挑战。在香港当时二十三条的时候还不是,当时中共在二十三条的那个背景之下,胡锦涛年代就是大国崛起的过程中,他刚刚做完了WTO,所以在当时中共的外部环境是相当好的,而作为胡锦涛本身来讲,他自己不是习近平这样的人,对吧?他相对来讲对董建华的压力是没有那么大的,即使有江泽民有曾庆红,他们同样有着利益所在,那个时候他们是需要借助香港,他不愿意把事情搞僵,要借助香港把他们的利益输出出去。那现在的习近平不是,现在习近平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内外交困,这是真真正正的内外交困,而且在空间上和时间上完全失去了曾经二十三条时所拥有的一切,习近平又变成了一意孤行,在这种天灭中共的背景之下,他的时代的背景之下,会让共产党走绝,我觉得这同样是一种天意。

 

你比如说现在,如果林郑月娥撤掉的话那是不是有可谈的?林郑月娥不是一个表现出纯共产党的概念,她是不是有可谈的余地?当有可谈的余地,人们会对这个政权,对中共的邪恶程度,他的认识就掺有水分,总觉得她还是可以交流的,对吧?那林郑月娥的做法是不可以交流的,而这不可以交流的概念有着她个人的私利,同时有着时代的背景,再有她是把习近平给顶在了犄角上了。我有期节目说了,我说林郑月娥的这种献媚和百分之百的按照习近平意图去做的时候,会把习近平作死,完全钉死在共产党的这块橛子上,人家偷驴他拔橛子,橛子上,其实是有这个成分在里头,因为现在香港表面上反的是林郑月娥,而人们真正痛斥的,真正的原因是冲着共产党政权去的,因为没有共产党政权就没有中共的法制法律的概念,那没有中共的法律的概念,香港人为什么担心这一项修改条例呢?其实问题不就在这儿。

 

法广驻香港的记者,香港超过了百万人上街,那很显然北京的死命令,港府在回应的游行的当中,重复过去几个月官方的立场,只强调条例草案将在六月十二号二度辩论,所以他同样也没有任何回复的余地,他没有回复的余地在表明着中共的态度,其实在我眼睛里就把习近平给堵死了,这是堵死了。

 

与此同时,在国内出现了另外一个概念,就是叫连续批判亲美派别,高层出现分裂,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中共最上层是围绕着刘鹤出现了状况。贸易战升级,内部出现严重分裂,此前将矛头对准美国的中共官媒开始对国内的对美的妥协派进行开战,出现了针锋相对。新华社跟财经对立起来了,它完全是相左的。王沪宁主持的中宣部大肆反美,煽动种族主义,而财经是在之前登的文章,却是从人民利益的角度去的,财经的背后有着王岐山的身影在其中。他谈了一个人民利益的问题,但是在新华社六月六号,六月七号习近平到的俄罗斯,有了一番说法,同样在六月七号我们知道在香港出现了燃烧弹袭击警察的做法,是在六月七号,而在六月六号刊登叫《明辨崇美媚美恐美的奇谈怪论的文章》,当党内出现分歧的时候,往往《光明日报》是打头炮,当党内出现了这种叫什么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根本上的分歧,或者说党内出现了阶级敌人,阶级斗争的时候,是《光明日报》打头炮,批中国的亲美派,以比美国政府更加积极的态度将中美贸易战的责任单方面推给了中国。

 

表面上是这么讲,实际我们知道在整个谈判过程中都是刘鹤做的,而刘鹤在与川普的见面里总是带有习近平的信,对吧?一切的妥协一切已经达成的百分之九十的在协议当中的这些内容,不就是在刘鹤直接参与下达成的吗?如果撕毁了那个已经达成了百分之九十的部分,不就在痛斥刘鹤就是亲美派是卖国者贼吗?跟我们当初谈到的状况是一样的。但如果他这里面冲的是刘鹤去,实际打的又是习近平,但他表面上冲的是刘鹤去,那习近平就成为了问题的关键。一种情况,王沪宁带着所有的人目标打击是习近平个人,就现在来讲感觉可能性略小一点,因为习近平已经把态度变得强硬了,如果习近平把态度变得强硬,自始至终有着他的信函作为自己主要处理中美贸易战的过程中是他来主要参与的,那习近平再一次上演的就是自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自己是一个撕毁协议的人,自己是一个用承诺作为欺骗的人,这是习近平扮演的,那刘鹤扮演什么角色?刘鹤是具体操盘手,就变成了习近平在这件事情上把刘鹤出卖了,对吧?把刘鹤出卖了,他仰仗的是王沪宁,其实是有这个成分在里头。

 

而刘鹤即使在过程中他都带有习近平的信,这时候习近平自身反悔了,又借助王沪宁去打刘鹤,把一切他本该负有责任的责任全都推给了刘鹤,而推盘手是王沪宁干的,才出现这个场面。所以习近平夹在了林郑月娥和王沪宁之间,完全把他捆在了共产党的这颗橛子上,人家偷驴他拔橛嘛,绑在这个上头。这是我们当初跟大家讲过,就是说当出事之后一定会有人承担卖国贼的角色的,现在就是痛斥卖国贼,这是刘鹤。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习近平都成为被打的对象,但是王沪宁的做法,会造成习近平跟刘鹤之间自然会出现分歧,他们是撕裂的,有朋友说不可能,习近平怎么跟王岐山可以撕裂,他就怎么可以跟刘鹤撕裂,而习近平致命的弱点被王沪宁顶死的话,就是习近平自卑,走向自负,乃至走到今天的自恋,他自恋是把自己神话,而王沪宁“人之初 性本恶”的这样的出台,这样的理论的基础,完全吻合习近平的自恋的这种生命心态和自己要掌管一切,自己要表达一切的这种心态,也就是说王沪宁的当初的“人之初 性本恶”完全吻合今天习近平个人的贪婪、贪心跟自恋的这种不知如何好的状况。所以一个是献媚者,林郑月娥最大限度的献媚,不顾一切事实,只要满足习近平内心中的需要;一个是真正的阴谋者,在他的背景之下,同样是以献媚的方式烘托了习近平,从而习近平可以抛弃了自己的挚友,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把他们当孙子似的给坑了来表达自己的伟大,但是他被拴在了共产党这头驴的这个橛子上。

 

这些人才是美国的王牌,这是《光明日报》讲,批这些亲美,这些人才是美国的王牌,美国正在期待这些人在中国内部发挥作用,从而达到使中国让步的目的,百分之九十达成的协议都是他刘鹤做的,不就已经让步了吗?那习近平断然反悔,对不对?习近平个人断然反悔,而最初的让步是他习近平自己干的,所以习近平为了保护他自己,出卖了刘鹤,来挑起了民族大义之说,然后让王沪宁充当了打手,把自己求得脱身,这是习近平的做人的卑鄙。

 

六月七号,新华社,中美贸易升级,有少数人鼓吹,中国处于略势,呼吁众人妥协的投降论调,这些就是刘鹤的概念,呼吁众人妥协,百分之九十的协议签好了,那一部分就是妥协啊,刘鹤签的。投降论者鼓吹美国政府对中国贸易政策的合理性,你看,合理性合法性必要性,将贸易战责任单推给中国,指责中国恩将仇报,不具有抵抗美国贸易凌霸的合理的依据,这是献媚之举。新华社的内容,完完全全在把责任骂在刘鹤身上,所以刘鹤就是,这是我们在节目中早说的,他早晚会充当这个角色,而他乐意把自己放在习近平之后,但是现在习近平要自己脱身,就把刘鹤卖了,他把刘鹤卖出去了,然后由王沪宁打,平息党内的一切不满的声音,这里他配了一些文章了,财经与新华社不同调,内部博弈。财经在六月三号,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写了一篇文章,说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讲,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化,一切进退都以人民的利益为重,越要警惕极端的民族主义,我们在当时节目中好像有说过这个问题,越是遭遇全球化逆流,越要警惕极端的民族主义。这篇文章被删掉了,最主要的是警惕,关起门来搞建设另起炉灶搞另外一套,这篇文章删掉了。自我限制,自我封闭,另起炉灶,历史是认为这是不对的。

 

那官方的不同调,所以石扉客,这是一个媒体人说,内部的火药味很浓,几天前财经杂志发表了社评,不久遭到删除,而新华社又针锋相对的表露无疑,所以朝野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动荡。我个人觉得,这所谓的朝野之间的巨大动荡就是我刚才说的,应该是中共内部出现了巨大的冲突。作为人民利益的财新网,背后应该是有着其他人,所以那篇文章很显然是在挑战习近平的做法,而习近平在俄罗斯的发言,又再次称川普为老朋友,所以上面的内在的那种混乱和习近平个人本身的混乱,其实既有利益上的取舍,更多的是一种背后的因素,也就是说中共内部最顶层出现了一种完全失去了章法,失去了基本的平衡那么一个东西在里面,所以他出现了不同的派别。

 

王岐山的位置很尴尬很绝对很特别,既没人敢惹他,又没人敢用他,但他有自己的态度,而他个人呢,如果只有有一点责任的概念在其中,他面对着习近平今天走出这一套,他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借助他的环境,你想想他在新加坡讲的一番话,而新加坡之前他在以色列讲的一番话,而这两次讲话之后再也没让他出门,前一段出门去了德国,完全是没有任何声音,而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讲话和新加坡的讲话,嘲讽性极高,针对性极强,所以财经新闻登出那样的文章代表着他的态度,而他的态度会让习近平很尴尬,王沪宁可以不在乎他,对吧,王沪宁完全可以不在乎习近平,他的特点就是这么个特点,因为完全属于不同帮派的人。而王沪宁在得到习近平的认可的时候,他也清楚习近平在利用他,完全在用他,因为“人之初 性本恶”的这一个论点当被王沪宁玩的很纯熟的时候,非常吻合习近平把自己神话,把自己个人化,出现一种自恋的场面,所以这是对应的。

 

在这个背景之下,再加上香港现在出现的故事,它表现出什么?它表现出习近平的权力,他的权力的这种无限性,和他的权力的这种至高性,地方官员必须要达到我要达到的,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也不管民众怎么反应,我要要我的,来控制住香港,就是我说了算,谁想在香港如何,那我一定借助香港之地整你。我相信这是一种相互作用的结果,而这个作用却是表明中共本身政权走到了最后,就是打出原形,完全暴露原形的过程。在香港这件事情上,中共在外部势力的这种各界势力基本全都曝光了,特别是在媒体,所以应该讲中共内部出现了巨大的分歧,巨大的裂变,而习近平却被北面有王沪宁,南边有林郑月娥,给夹死在其中,从而自己成为了一种完全被架空的,习近平是一个被实际权力架空的一个自恋者。而其他的人,开始对王沪宁也好,对谁也好,主要是对王沪宁,出现了一种反抗,出现了一种对立的一种场面。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