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103万民众参与,震撼全球!(大纪元图片)
6月9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103万民众参与,震撼全球!(大纪元图片)

分析:北京对香港强行修订《逃犯条例》引发“反送中”的核心原因

岳文骁
2019-06-14 19:24
连日来,香港特区政府因不顾民意,强行推行修订《逃犯条例》,让全港市民陷入恐慌。超过百万的香港民众6月9号走上街头抗议。为阻止原定立法会审议《逃犯条例》二读会议,12号又有上万民众围堵在立法会大楼周围,但遭到了警察的暴力镇压,并发生了流血冲突。有报道说该事件造成了近80人受伤。不过,14号又有报道,说北京改变了之前的态度,声称中央政府从未指示过香港修订《逃犯条例》。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在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旅居美国的时政评论员杰森博士来谈谈他的看法。

杰森博士非常感谢网友、听众朋友对这个栏目的关注和支持。为了更好的和网友、听众进行互动,杰森博士新开了推特。杰森博士的推特是 杰森博士@jasonboshi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连日来,香港特区政府因不顾民意,强行推行修订《逃犯条例》,让全港市民陷入恐慌。超过百万的香港民众6月9号走上街头抗议。为阻止原定立法会审议《逃犯条例》二读会议,12号又有上万民众围堵在立法会大楼周围,但遭到了警察的暴力镇压,并发生了流血冲突。有报道说该事件造成了近80人受伤。不过,14号又有报道,说北京改变了之前的态度,声称中央政府从未指示过香港修订《逃犯条例》。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在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旅居美国的时政评论员杰森博士来谈谈他的看法。

记者:杰森,您好。您对整个这件事怎么看?

杰森:这次香港人叫做“反送中”。这个词我们先解释一下,反是反对的反,送是送礼的送,中是中共的中。这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中共当时收回香港的时候,它当时对香港有个承诺,按邓小平的说法是50年不变,而且邓小平后面还补了一句,说如果50年都不变,50年以后也就没有意义再变了。所以香港本身有一套独立的司法,而且当时这套司法是英国人帮着香港跟北京签署的。中间有特殊的条例,比如北京不能从香港直接的引渡人,香港和北京中共那边没有直接的引渡条例。

其实香港跟大概20来个国家是有正常的引渡协议的,这些国家包括像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这些周边的国家,也包括一些发达的欧洲国家,德国,英国,法国,西班亚等等这样的国家,也包括美国,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换句话说,不是香港人完全封闭到了不愿意跟其它国家有任何的这种逃犯互相引渡的这样的协议。

但是香港人问题出在要引渡的是中共。我们知道中共其实在过去这几年里头,其实对香港已经是想做啥就做啥了。15年香港有个书店,出的书中共不喜欢,直接就到香港把书店老板林荣基直接绑架到大陆去了,像黑社会一样,当时是国安去,香港政府一声不吭。后面大概是17年左右,当时有一个商人肖建华,长期住在香港,它也直接到香港把他抓走了,可能最近说要判刑。

所有这些过程,一方面让香港人看到了北京那边完全不顾香港作为一个独立的行政区,像黑社会一样随便来香港抓人,使得香港人更加深了对中共无法无天的这种土匪行为的情绪。另一方面,香港人也看到了,整个现在的香港政府,其实对于中共淫威是零作为,它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反抗情绪。所以香港老百姓几乎只能靠自己、靠自己的法律来维护自己,靠香港的政府几乎是没指望的。

从中共角度来说,它觉得这样还不过瘾,因为毕竟你得要自己去派一拨国安,偷偷摸摸去把这个人从香港绑架过来,中间万一还引起社会舆论也不好看,它希望香港就像中国一个省一样的,想抓谁直接就去抓了,或者当地公安直接就把人给你送到门口了,所以它就一直想找机会订这样一个法律,允许香港把它想要抓的人直接送过来,送到大陆,但是它一直很难找借口。最近出了个事,说是香港一个居民,一个男的,在台湾把台湾的太太给杀了,结果就跑回了香港。香港和台湾之间本身没有一个引渡协议,这个人就钻了这样一个法律空子。香港现特首林郑月娥以此为借口,说我们得要修改现有的这个“逃犯条例”,使得我们可以和台湾搞这样的条例,但是它不光是这样,以这个借口,她说我们把大陆也加进来。这就引发了香港人巨大的恐慌感,因为如果真的说大陆想抓谁,香港这边警方就配合把你抓走送到大陆的话,那人人自危。虽然林郑月娥反复强调说,政治犯,宗教信仰人士,还有什么言论方面的这种,我们是坚决不会给大陆送的。

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大陆本身法律上也没有什么政治犯这样的概念,它判所有这些良心犯的时候,或者宗教信仰把人抓起来后,它都给你安一个其它的罪名,扰乱社会治安,或者是贪污,或者是什么偷税漏税,甚至是嫖娼,它以这样刑事的罪名安到你头上,以刑事犯罪的方式把你抓走。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原因,它其实就是因为政治上迫害你,因为你说话它不喜欢。所以从各种香港政府的狡辩,完全不能解开香港人对这个事情的顾虑。香港的法律秩序程序就是,政府起草法律的机构,起草好了以后,还得通过一个叫做立法院,立法院来讨论。大家第一次阅读了解一下意思,大家有个辩论,第二次阅读,了解意思再辩论,然后交给一个特别的小组,这个小组再专门研究,研究完了以后,把研究报告再给大家在立法院其他成员再次解释、分析,分析完了以后,回过头来大家在统一投票,如果投票成功,特首签字,就成为一个香港行政区的一个法律。所以它中间还有一个立法院审批的过程。这个立法院审批的过程经过一读以后,香港人发现这个问题不对,为啥呢?发现立法院大量的是建制派,建制派就是支持北京的,另外就是其他各种各样民主党派,可能是想维护香港现有的法治的,建制派人数占大多数。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建制派这么硬推这个法律的话,香港人发现几乎是没有可能阻挡这个法律最后被通过。这也就是在本来计划是6月12日要进行第二次阅读。那么所以香港人决定在6月9日举行一次大游行,来展现出香港老百姓对这个法律的反对。

这个游行出乎预料的庞大。大家知道香港是700万人,而这次游行出来的人大约有103万到105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呢?因为毕竟有些特别老的,特别小的,特别有病的,或者其他的出不来,而且当时香港的气温是(华氏)90多度,有人从下午两点走到晚上十点,这一走都是将近10个小时的状态,6、7个小时在那么炎热的情况下,这不是一般的有一点点小意见,他会吃这个苦来表达自己的申诉,有100万人付出这么大的辛苦来做这个事情,就是说这个法律不得人心到了几乎有人说你可以认为是香港绝大部分的人是反对这个法律的。

而且香港人在6月9日全港大游行的时候,展现出全球罕见的高素质。没有任何的总体组织人员或者机构进行组织。香港在14年的时候有一个占中“雨伞运动”,当时有一些组织领导者,很年轻的小孩,但是最终它就把这些领导的人,就按中共的方式给判刑了,香港秋后算帐判刑了。所以这次游行的话,100万人没有组织,几乎是网上大家传播这个消息,最后自发的按这个道路走。而且整个过程中非常平和、理性,全世界都震惊于这个数量的庞大,而又同时震惊于香港人的和平理性。

其实本身如果说香港政府包括特首林郑月娥,看到香港人如此庞大的反对意见,它如果真的是有一点点顾及香港民意的话,它会重新考虑这个立法的民意基础,它会考虑这个事要不要硬推。但不幸的是林郑月娥为首的香港这届政府,完全没有看到这么庞大的民意,也没有被这种和平理性的香港人民的行为所感动,反倒再次强推,又把那个谎言说一遍,说我们这个法律你们都没理解对,我们只是对于刑事犯罪我们才给你送到大陆,像政治犯我们是不扭送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你是在说谎,而且还强调说,我们六月12日要如期进行二读,第二次阅读。

记者:您刚刚提到9号的百万民众的游行是和平理性的。但根据报道,12号示威者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演变到香港警方使用暴力打伤示威者。港府特首林郑月娥把这个事件定性为“暴动”。您怎么看?

杰森:这次完全激怒了香港人。因为香港人清楚的看到,在强权之下,像如此全世界罕见的上百万人游行,一个城市超过10%的人出来游行表达意见,港府可以完全忽略,充分的展现香港政府这一小撮人完全不向香港老百姓负责,它只对北京负责。这种概念就激怒了很多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十几岁,二十几岁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当年在“雨伞占中”行动的时候,只有13岁、12岁,但是他完全看到一个民主运动整个过程。而且也产生那种香港人的香港未来为己任的意识。这群人现在已经20岁左右了,这群人就成了6月11日晚上到6月12日占领立法院核心的力量。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把立法院围起来,使得立法院的这些人不能去二读,也就是阻止他们去把这个法律一步步往前推动。

整个过程中,警方的说法说是这些人在围攻立法院。但事实上又有视频冒出来,立法院里头的立法委员对那些警察的暴力非常痛恨,你不这个地方的主人,你有什么权力在这个地方打这些学生?整个冲突过程中,也可能有警察是受伤了,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从画面上可以看到,一方是穿着T恤手无寸铁的学生,带着口罩,最多手里拿一瓶矿泉水。而另一方是全副武装戴着防毒面具,拿着护身盔甲,拿着警棍,甚至拿着橡皮子弹枪,布袋弹的警察,而且很多镜头可以看到那些警察直接瞄着人的脸在打,很多人在受伤。因为香港毕竟还是一个媒体自由的社会都市,所以很多现场的记者就把这些暴力的镜头都传上来。整个据说冲突过程中,大概有72个人受伤,2个人重伤,甚至有人说那两个重伤现在可能已经去世了,但这个消息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但是6月12日这个事情就把整个香港的六月9日和平请愿的性质就变了,最开始鼓励这种警察暴力对待请愿的学生,事情上定性的据说是包括林郑月娥为首的这些香港这些政府官员。林郑月娥首先把学生的行动定义成“暴乱”,现场的警官说已经定性为“暴乱”,所以我们有权力做我们任何要做事情,包括针对学生用暴力。

这个事情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切甚至是一种阴谋,激怒学生,把一个和平理性的上百万人的和平请愿,完全忽略民意,强推法律的过程中,用言语激怒学生,激怒学生以后的话,警民冲突的过程中镇压学生。而且香港大量的报道展现出镇压的手段极其残酷,不是一般香港警察的作为,所以有很多人怀疑很多当时执行施暴的警察都是从大陆直接调过去的武警,有一些证据。比如说,至少在几年前香港年轻人“占中”的时候,香港警察用催泪弹的时候,有的时候有些学生眼睛被迷住了,警察赶快跑过去用水帮着学生清理眼睛,这是香港传统警察普遍的状态,就是有点人性的状态。而这次这个警察展现出的这种暴力殴打,这种毫无人性的一群人把一个人打翻在地,不停的踢踹这样的做法,完全不是以前香港警察的做法。而且有人说,很多警察说话是普通话,很多老百姓跟他喊粤语的时候,那些人根本听不明白。甚至有人看到这些警察执行的过程中还排成队在一些壁雕建筑前合影,有点像半旅游状态,大陆的警察过去在那合影的状态。而且现场有人把一些警察的警徽拍下来,根据那个警徽他们到警察的网站搜索的时候,发现明明是个男的,网上显示那个警徽上符号就是数字,却是个女警官。而且有的警察甚至穿的衣服没有任何的警号,没有任何警徽。各个角度都证明这次参与施暴的很可能从深圳调过去的警察,但是这个不是问题关键。

记者:那您认为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杰森:关键是,其实香港政府已经完全站在了香港老百姓的对立面,这是问题的关键。整个过程已经不是说是一个香港自己的政府来在香港制订法律,完全变成了中共的一个魁儡政府,在利用法律解决中共的难题,来控制香港居民。

这个法律其实不光是对香港人会有负面的影响,如果这个法律实施的话,任何从香港过境的人都很可能会被在这个法律的要求下被香港警方抓住送到大陆。比如这个人是奥大利亚的一个民运人士,或者是说了一些中共不喜欢的话的人,从香港转机去美国。他转机的过程中,香港的警察就可以把他抓走,送到大陆去。它事实上带来一个庞大的一个不稳定因素,这就为什么像德国这种和香港有互相引渡协议的国家,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德国的态度就是如果香港签署了这个法律,德国会从新考虑和香港的互相引渡协议,因为这个会把德国人放在一个不安全的状态下。

国际上很多国家在9日看到一百万人游行的时候,基本上都发声了,包括美国。比如说美国事实上是给香港一个特殊的自由港,特殊的自由贸易优惠这样的一个特点。正是国际上给了香港很多这样的优惠政策,使得香港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大都市,一个东方的商业中心。如果说真的它签属这个协议,使得美国人开始顾忌自己的公民是不是能在那个地方不被中共的淫威所震摄,而不能自由行使自己的法律或者经济行动的时候,美国现在有议员在考虑,如果这个法律通过我们也许会考虑取消香港这种特别的自由贸易城市的政策。

如果真的是像美国或者其它的西方国家英国有相应这样的行动的话,那么对于香港未来的经济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一旦你的政策不再是一个全球优惠开放的地方的话,很多公司可能会撤离香港。很多香港的居民也可能会因为担心香港因中共的淫威而决定撤离。前一段时间我们知道那个书店的老板林荣基,他当时被中共抓了,后来放了以后,成了惊弓之鸟,一听说要有这个法律建立,吓着他跟他太太商量赶快准备移民到台湾去。因为这个事情,对于每个香港人基本上是如果香港还是香港,而不是中国大陆的一个省的话,这个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但是6月12日这次变成了一种暴力的镇压冲突,整个事情性质就变了。因为整个当时那种激烈的场景,香港的立法院不得不暂时宣布暂停第二次审议,但是下一步怎么走?这个现在还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观望,香港市民这边恐慌感开始产生了。

记者:我看到有报道说如果港府不改变立场,香港人不会沉默,这个周末可能会再次引发大的游行。

杰森:因为他们看到这次香港政府已经完全变脸了,已经开始使用中国大陆的那种暴力的政策,很多香港市民其实已经开始考虑移民或者转移资产等等这样的考虑。而有一些年轻人自己知道这是我的香港,这是我的家,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在考虑星期天再次举行游行。而且甚至希望下面的星期一就是6月17日做三罢,就是罢市,罢工,罢课,进一步抵制抵抗香港政府的这样的行为。

目前来看,好像香港政府的态度他们并没有想就此撤下来“逃犯条例”的行为,他们说这个事情还会往前推。主要是香港政府不想给北京看它给老百姓示弱了,想进一步往立法院推,最后责任就落到立法院那。但是具体这个事往哪走,这是个巨大的问号。

记者:我有看到14号有很多报道,北京表态说香港政府执意修法是香港特区政府所为。

杰森:9日游行完以后,北京那边的外交部发言人展现出极其无赖的态度。他们一方面完全忽略上百万人上街游行展现的民意,而强词夺理说有一个支持修改 “逃犯条例” 网站上的签名作为证据,说是大量的香港人是支持的。其实那个网站,你可以在全世界任何的地方填,包括中国大陆,而且你不要任何证件,一个人可以填无数次,甚至网上中共在组织很多人一次填无数次。网上这种随便填,而且可以在大陆任何地方填,中共组织那么多数百万的五毛网军,填个几十万个支持中共网上申诉太简单了。很多香港人说,你让那些人走上街头啊,你能找到一千个那样的人走上街头支持的游行,你都找不着的。但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外交部发言人完全是占在人民对立面上,强词夺理的撒谎。这本身也是后面6月11日和12日激怒香港年轻人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们没有看见这么流氓的政府,如此的欺骗老百姓。

但是6月12日发生的流血镇压事件之后,中共中央那边突然开始变口了,一方面好像英国的中共外交官说,中央从来没有让香港做这个事,包括习近平自己都说我没有让林郑月娥去修改“逃犯条例”。整个来说好像在推卸责任一样,把这个帽子直接就扣到了林郑月娥头上了。林郑月娥现在想做一个拍马屁的事情,结果没做好就被马踹了一脚。

记者:您对北京突然改变态度怎么看?

杰森:它事实上有核心原因的。中共其实就是特别希望香港能保持现在这种国际自由港的角色,为什么?因为这是跟中共的统治阶层核心利益是相关的,倒不是说是香港的经济繁荣跟他利益有关。主要是中共的官员他们其实都是末世心态,不知道自已政权能维持多久,随时都琢磨在把一些资金,家属转到国外去,而香港是中共官员把大量资金往外转的几乎如果不是唯一的通道,也是最重要的通道。

你要跟踪一些大笔的资金外走方式,都是从中国先转到香港,然后从香港转到世界各地,几乎全是这么一个运作方法。如果香港完全变成了中国大陆的一个省分,它的金融这种特殊全球联通的这种特性丧失掉了,那些中共的官员完全就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他们突然意识到,哇,我本来以为制定这个法律,让我以后抓人容易点,现在真的伤害到我的利益,我连以后走钱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时候他们都在往回收这个事,都说我们没有说,这是林郑月娥自己要做的事,整个事情全都扔到林郑月娥头上去了。与此同时香港政府也骑虎难下,因为她不能说是年轻人一抗议,好像我就得听话,她还想学中共那点显示一下政府淫威那样的愿望。

记者:您对事态会怎么发展如何看?

杰森:我的感觉上,如果香港政府还往前推这个事的话,香港一百万的民意可能下回不会展现这么多人,但是非常坚定的哪些香港人绝不会退让,这个事情“针尖对麦芒”就会出现进一步的冲突,甚至会引发下一次的暴力冲突。

所以在我看来,聪明的话,林郑月娥应该在这个时候赶快收手。林郑月娥俩个儿子加上她先生都是英国人,按中共的说法是裸官,她不是中共的嫡系,更不是红二代。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如此的为中共卖命,她难道以为她能像李鹏一样镇压完“六四”以后,在北京找个地方,有北京政府的警卫人员,医护人员围着给她一直有地方养老吗?香港特首也不是终身制的。

她做几年下来她总是要生活的,她又是一个来自自由社会的人,她的孩子、先生又都是英国的户口,她将来肯定得要在自由社会生活,比如说英国,比如说香港。如果她这一次真是背上了年轻人因为她这个决定最后丧命了,人家北京都不承认的这个决定,让年轻人丧命了,你说她将来怎么样能在自由社会再生存下去?她的孩子和她的先生如何能接着在英国活下去?整个来说,她利益薰心到了完全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的状态。

林郑月娥这个事情在我看来,她如果有一点点智商,把香港老百姓当成她的儿子对待,她也停止按中共那种强词夺理的什么“暴徒”、“暴乱”,有组织的反政府,把这些中共的言论放在一边,听听老百姓的声音,撤回这个恶法,撤回这个修例的决定。也许,香港人未来还给她一个机会。当然这个事情还没有结束,如果再有发展,我们还可以再接着讨论评论这个事情。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