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6日,香港,游行市民站满轩尼诗道六条行车线。(大纪元)
2019年6月16日,香港,游行市民站满轩尼诗道六条行车线。(大纪元)

澳大利亚教授:香港人民反恶法——法治与党治的大冲突

岳文骁
2019-06-16 06:53
6月16日下午,200万港人身着黑衫、挂着白丝带再次走上街头和平抗议,要求港府撤回“送中”恶法,追究警察镇压暴行、释放被捕人士,停止白色恐怖,并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引咎下台。分析认为,这是香港的法治社会制度跟中国大陆的一党治国、党治社会之间的一个大冲突!

因香港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送中恶法),在6月9日引发估计多达103万人参加的“反送中”游行,12日立法会外爆发警民流血冲突。6月15日,在中共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共常委韩正在深圳举行秘密会议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送中恶法),不过,港府并未撤回修例,只是无限期搁置。在林郑月娥召开记者会宣布暂缓修例后,港人16日游行如期举行。

6月16日下午,200万港人身着黑衫、挂着白丝带再次走上街头和平抗议,要求港府撤回“送中”恶法,追究警察镇压暴行、释放被捕人士,停止白色恐怖,并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引咎下台。分析认为,这是香港的法治社会制度跟中国大陆的一党治国、党治社会之间的一个大冲突!

本台获悉,香港现在20、30岁的年轻人很多都出来参加“反送中”游行,甚至金融中心月薪十几万的律师都来了,以前“占中”他们都不参与的,这次都出来了。各行各业从来不关心政治的人,而且有些人做生意要靠大陆共产党的,甚至叫员工“去游行,算你的工资”。他们恐惧大陆法律搬来香港。“我千辛万苦才来到香港,如果香港和大陆一样就白出来了。”

他们表示全香港民众抗暴、全香港抗共,面对面的真正的抵抗这个共产党。因为共产党不可信。这个条例通过以后,它可以抓人,想怎样就怎样。这次真正抵抗它,要求我们的权利,香港人非常齐心。而且很多人排队去银行,都从银行拿港币换美金,勿放在银行,而且罢工、罢课、罢市,全体非常响应。

另外,香港的富商开始部署资产撤离香港,另一波移民热潮正在兴起。对政治经济安全局势敏感度极高的香港富商,近期开始部署把资产转移到海外。一位香港金融顾问透露,他的一位客户,近日将他在香港花旗银行约一亿美元的资产,转移到了新加坡。

从香港逃资的情况相当严重。事实上,香港兑换美元的汇率,最近突破了7.8的关口,创下近二十年的高位,显示资金流出香港已成趋势。

有港人说:“跑啊!能跑就跑啊。人权没有保障,财产权没有保障,肯定要跑的。”

很多香港的富商部署资产撤离,连原本准备继续大规模投资的一个香港本地财团,也因局势不明朗而选择退出。

一法国投资财团的老板说,如果缺乏人权和财产保障,财团没有理由选择继续留在香港。香港珍贵之处在于香港的(独立)司法体系。新加坡目前可能取代香港远东金融中心地位的最佳地点。

香港知情人说,那些很有钱的人,已有外国护照,一旦有问题买张机票就可以走了。有一个财团,原本已经定了投入香港机场第三条跑道发展项目。现在他们以香港政治经济出现问题撤离,连两千五百万的按金都不要了。

对于香港现状,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学教授冯崇义对本台分析说,香港在1997年交给中国之前,有很多英国殖民地留下来的权力,有跟大陆不同的制度来保护他的自由权力。当时香港人对未来充满善良的愿望和美好的期待。当时香港与大陆谈判的基调定下了《基本法》。

冯崇义:“定这个调就是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但是当时香港现行的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政治制度都不能改变。以当时的状况,就是香港的自由权力、经济发展、社会制度都要比中国大陆优越的多!所以要“一国两制”也是要保护香港的优越制度,不要受到回归中国之后的破坏。但假设的一个前提就是将来中国也会向香港看齐,会加入世界文明的主流。将来就不会产生制度上的冲突、价值观的冲突,这是当时的美好愿望。”

但是这个美好愿望破产了,因为中国22年以来经济发展起来了,可是它的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向后倒退。

冯崇义教授:“这个林郑月娥为了为北京服务,提出这个引度条例一下引起香港人的恐惧,香港人的人身自由会(没有保障)让人人自危。大陆那边又没有司法独立,可以随便编一个罪名,它不喜欢哪个人就可以发传票,把这个人(引)度回大陆去,所以他们带有这个恐惧、全民性的恐惧。上百万人上街相当七分之一的人一起上街,那规模非常大!除去老人、小孩,相当于能上街的都上来了。这是一个民意的大爆发,但是他整体背后就是一个香港的法治社会,这样的一个制度跟中国大陆的一党治国、党治社会这么一个制度之间的一个大冲突!”

目前全世界正在密切注视香港事态的发展。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导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