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兴被美国制裁后中共计划研究自主芯片 AP
在中兴被美国制裁后中共计划研究自主芯片 AP

打造中国芯困难重重 中共高官经济学家曝中国芯片短板

董筱然
2019-06-18 03:38
美国在近年来先后制裁了中国通讯企业中兴和华为,让中共官方意识到芯片自主的重要。一时间,中共官方开始密集打造“中国芯”,但遭到一些经济学家和学者的质疑。近期,中共发改委前官员及工程院院士先后发声,皆承认中国芯片产业与美国差距大,并表示中国芯片还是主要靠进口。

美国在近年来先后制裁了中国通讯企业中兴和华为,让中共官方意识到芯片自主的重要。一时间,中共官方开始密集打造“中国芯”,但遭到一些经济学家和学者的质疑。近期,中共发改委前官员及工程院院士先后发声,皆承认中国芯片产业与美国差距大,并表示中国芯片还是主要靠进口。

6月16日,中国经济周刊刊发发改委前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的文章。

张国宝在文章中指,中国每年进口3000亿美元芯片,芯片是中国的第一大宗进口物资。

文章分析了中国芯片产业为什么不仅落后于美国,也落在了韩国和台湾地区后面。他认为,影响集成电路发展的主要有四大因素:人才、资金、体制和产业链配套能力。

6月12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发表了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倪光南的专访。

倪光南说,目前在芯片制造领域,占有领军地位的企业大多来自美国、日本等国家,中国芯片制造厂80%的装备需要从国外进口。

倪光南说,中国在芯片设计领域存在设计工具方面的“短板”。芯片设计需要依赖电子设计自动化工具(EDA),这一工具使设计者能用计算机进行逻辑编译、化简、分割、综合、优化、布局、布线和仿真等工作,最终完成芯片设计。不过,提供该软件服务的主要是三家美国公司。

在芯片制造领域,包括制造工艺和制造装备方面,中国能力尚弱。此外,芯片制造所需的材料也大量依赖进口,有的材料如光刻胶需全部进口。

倪光南还说,到目前为止,虽然中国有华为海思、中芯国际等芯片设计和芯片制造企业,但相较国际一流水平还有较大差距。“从供应链安全的角度来看,一旦供应链的某个环节‘断供’,就会使整个行业陷入被动。”

中国经济学家吴敬琏在清华大学CIDEG主办的学术年会上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芯片产业”是危险的。

他说,芯片是受摩尔定律支配的庞大的全球竞争性产业,妨碍中国高端芯片业突破的,既有产业链综合技术积累不足的原因,也有更基础的教育环境甚至人文社会环境方面的原因。对于一个分工精密、高速迭代的高科技行业,自搞一套绝对行不通,举国体制绝对行不通。无论何时,它都要以市场为导向,通过开放合作,通过时间积累来厚植基础,然后才有可能在某个时刻实现逆袭。脱离常识,一门心思想着弯道超车恐怕是欲速而不达。

吴敬琏说,财政支持当然仍有必要,但并非越多越好。过去十几年从地方到中央,钱投了不少但效果并不好,有些还起了消极的负作用。财政的钱通常会引来大量的分肥者,一个动歪心思的人会想方设法迎合政府发布政绩的心理需要,它取得的短期成功会摧毁一批放眼长线扎实做事的企业,本来后者才是希望之所在。

吴敬琏认为,守正出奇才是正确的态度。产业环境和社会人文环境改善了,规模大了,基础厚实了,逆袭才有可能发生。现在的问题是整天想着出奇,而少有人去依常识做慢慢的积累。真正的国家意志应该是创造环境,培植基础,而非亲自去做逆袭的计划,逆袭意志的主体只能是企业,并且是民营企业。基础环境好了,极少数具有实力且有远大追求的民营企业在时机成熟时,就有可能打出漂亮的一击。

芯片,又称微电路,是指内部含有集成电路的硅片。制成这样的硅片,要将上亿个晶体管在指甲盖大小的硅晶片上精确排布,前后要经过近5000道工序。

今年5月,美国对华为的封杀,令其遭到致命一击。尽管华为自称有“自主研发”的“备胎”芯片,但业内资深人士分析华为的短板,指出华为所称的“备胎”芯片是忽悠外行的,因为过去铺天盖地的宣传放大,导致人们高估了华为的真实能力。只要美国“断芯”,华为是九成九死定的。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6-20 20:19

吴敬琏就是汉奸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