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月房价仍在上涨。(AP)
中国5月房价仍在上涨。(AP)

中国5月房价涨幅超10% 泡沫大中共既依赖又担心

賀景田
2019-06-18 16:41
据中共统计当局最新数据,5月中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升10.7%,是去年12月来最快涨速。彭博报道说,在中美贸易战之际,中共需要一个相对强劲的行业来支撑经济,房地产市场坚挺可能如其所愿;但中国银保监管会主席郭树清日前表示,过度依赖房地产,最终将不得不付出沉重代价。这显示中共对房地产既依赖,又担心的矛盾处境。

据中共统计当局最新数据,5月中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升10.7%,是去年12月来最快涨速。中国房地产市值大约450万亿人民币,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彭博报道说,在中美贸易战之际,中共需要一个相对强劲的行业来支撑经济,房地产市场的坚挺可能如其所愿;但中国银保监管会主席郭树清日前表示,过度依赖房地产来发展经济,最终将不得不付出沉重代价。这显示中共对房地产既依赖,又担心的矛盾处境。

中国5月房价连涨49个月

6月18日(周二),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称,经初步测算,5月份4个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上涨0.3%,涨幅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北京、广州和深圳分别上涨0.6%、0.8%和0.4%,上海下降0.1%。二手房方面,一线城市房价环比上涨0.1%,涨幅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其中,北京和深圳持平,上海上涨0.1%,广州下降0.3%。

路透根据数据测算,5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升10.7%,升幅与上月持平,是去年12月来最快涨速,连涨44个月;环比上涨0.7%,连涨49个月,涨幅比上月的0.6%有所扩大。价格主要由三线城市推动,月增0.8%;北上广深则月增0.3%。

路透报道认为,这可能再为中国带来进退两难的局面,一方面需要推动刺激经济的措施,一方面却恐重新笼罩在房市泡沫危机中。

北京当局防止泡沫危机,近来对限制房价上涨有所关注。上周数据显示,5月房地产销售下降幅度是近2年最大,投资和新建项目成长明显放缓,预告经济进一步疲软,政府刺激措施将进一步增加。

中原地产分析师张大伟认为,中国经济因国内需求疲软、贸易战升级而放缓,进一步限制房市可能会增加中国经济的压力。

涨势主要由二三线城市推动

彭博报道说,5月房价延续了4月份房价强劲上涨态势;4月份房价涨幅为至少12月份以来最大,销售额也大幅成长。值得注意的是,房价大幅上涨的城市有所增加,5月份有12个城市的价格涨幅超过1%,而4月仅有6个。而且,这种涨势发生在中国住建部注意到房价飙升而向四个城市发出预警之后。

报道称,5月份房价涨势主要受到二、三线城市推动,这些城市的房价分别上涨0.77%和0.69%。

陕西首府西安房价涨幅达到2%,是涨幅最大的城市。这里是中国著名文物兵马俑的所在地。西安允许所有本科学历的外地人申请“户口”,让他们能够在该市买房。

一些存量增加的小城市因渐渐放宽限制从而房价有所上升。例如,在5月份,南京和珠海当局放松了居住许可政策,从而刺激买房需求。

彭博报道指,这既符合当局刺激措施,也能支撑消费者信心和需求,因此,5月房价出现惊人涨幅。这种微观微调对于开发商来说可能是一个好消息,开发商通常希望快速销售以逃过下滑期。

中共对房地产既依赖又担心

中国房地产市值过大,大约是450万亿人民币,而中国一年的GDP大约为90万亿,房地产是GDP的500%。

因此,对房地产,中共既依赖,又担心。中国银保监管会主席郭树清上周表示,过度依赖房地产来发展经济的国家,最终将不得不付出沉重的代价。

彭博则报道说,房地产市场保持坚挺可能正是北京方面所愿:在中美正在开展贸易战之际,中共需要一个相对强劲的行业来支撑经济,但又不会过热。

专家:贸易战冲击中国房地产业

前“FT投资参考”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萧齐6月18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随着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进程,中共针对房地产业的政策定调几乎每三个月就会动态调整,而每一次关键表述的变化又会引起开发商、地方政府、以及金融机构的一系列应变举措,增加了“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难度。

萧齐说,由于房地产业规模更为庞大,与金融体系的绑定更深,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依赖度更高,导致政府在出台任何涉及房地产行业的政策时,必须考虑对整体经济和金融体系稳定的影响,令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萧齐表示,贸易战的升级,后续是否会升级成金融战?2016年在外汇储备下降、资金流出中国的过程中,曾发生过标普及穆迪集中下调中国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评级的事件,鉴于当前房地产业美元债的庞大规模,这次类似的情况发生在房地产业并不意外。事实上,即便不考虑政策因素,因为贸易战导致的人民币贬值推高了美元债成本,自5月以来房企美元债发行已经受到了影响。

萧齐认为,在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共的对房地产的政策是在相互矛盾的目标中找平衡:既希望开发商积极拿地,又不希望土地市场过热,既希望地方政府平稳卖地降低负债,又不希望地方政府过度依赖房地产,既希望金融机构资金不要持续流向房地产,又不希望融资过度收紧导致部分地产企业资金链断裂引起债务危机,这些恐怕是今明两年中共监管层难以回避的挑战。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