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双响炮:林郑假扮”慈母“ 香港真妈妈站出来!

晓蓝
2019-06-20 12:41
网络上发布了游行现场的很多视频 ,有不少令人震撼的场面,有百万人游行的壮观场面,有警察的喷射高压水枪的场面。还有民众的呐喊声,其中还有一个视频是一位香港妈妈对面对全副武装的防爆警察毫无惧色,声嘶力竭地对员警喊话:我只是作为一个的妈妈,你们也有小孩,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打那些孩子,我们没有武器,不要伤害我们。可是面前的警察最后还是开枪示警。向身后的人使用了催泪弹。

主持人:晓蓝     小文

内容介绍:

最近轰动全球的事件,就是百万香港人走上了街头参加反送中游行。从6.9号103万人上街游行,要求撤回反送中条例,在6月12号香港立法会要对逃犯条例进行二读,引发了港人不满,触发了香港人三罢,罢工,罢课。到6.16号,200多万香港人是再次上街游行。香港有700多万的人口,有200万都出来了。

 

网络上发布了游行现场的很多视频 ,有不少令人震撼的场面,百万人的游行场面,警察的高压水枪的场面。还有民众的呐喊声,其中还有一个视频是一位香港妈妈对面对全副武装的防爆警察毫无惧色,声嘶力竭地对员警喊话:我只是作为一个的妈妈,你们也有小孩,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打那些孩子,我们没有武器,不要伤害我们。可是面前的警察最后还是开枪示警。向身后的人使用了催泪弹。

 

现在香港警方是对抗议的民众使用了催泪弹,橡皮子弹,有民众被橡胶子弹打到脸部,很深的大口子。当然了后来也有人揭露说,暴力对待这些香港民众的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武警,这些武警伪装成香港警察。这些假香港警察,是不受香港政府管的。

很多人觉得橡皮子弹不是子弹,不用担心,很安全。但实际上,橡皮子弹完全能够伤及生命,它的杀伤力虽然不及一般的子弹那么大,但也能够使人瞬间失去抵抗能力。这种子弹巨大威力在于子弹在发射时所带有的强大动能,中弹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会失去行动的自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也是属于一种实弹,只不过是在弹头上装有橡胶罢了,然而这种保护措施只能在距离较远的时候起到作用,如果在近距离内,被这种子弹打中依然可能会使人失去生命。

 

在这次的游行中呢,年轻人是占大部分,但在6月14日,有这么一群黑衣人,出现在中环遮打花园,举行「香港妈妈反送中集气大会」。这个集会跟别的集会有些不同,他们中有6000多人都是香港妈妈,她们“发誓绝不做天安门母亲,要在子女未被枪杀前组织起来”。

当时,中大教授蔡玉萍代表那些妈妈发言,当她说到警方粗暴攻击和平示威的年轻人的时候,令一群妈妈心碎,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政府坚持要修例。

蔡玉萍比喻现在这群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母亲,有点像天安们母亲,她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当年在内地的那些大学生的下场一样。

 

这个月的6.4号也正好是6.4事件的30周年,有很多在89年6.4事件中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不但痛失自己心爱的孩子,还艰难的走过了30年,在这30个春夏秋冬,即使是为自己的孩子扫墓他们都会被中共限制!

“天安门母亲”是六四受难家属组成的一个群体,是在1989年六四事件过后不久组成的,一开始的成员包括丁子霖、张先玲、尤维洁几个人。后来有不少难属,他们自愿加入,“天安门母亲”成员越来越多,有将近200人。

丁子霖是“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她与先生蒋培坤原来是中国人民大学的老师,1989年6月3日夜里,他们年仅17岁的儿子在北京的木樨地被枪杀。遭遇丧子之痛后,丁子霖等一行人踏上寻访、救助难属的路。

1995年以来,他们每年都向中共领导人及“两会”发表公开信要求对话,并希望中共当局为六四正名、还家属公道,在寻访难属过程中,也透过文字、影像一一记录下对六四大屠杀的证词。

在这30年来,除了丧子之痛,丁子霖还因为接受外媒访问而被扣上“卖国”、的帽子,不仅被党内除名,人大教书的工作也有名无实。便衣24小时盯哨已是家常便饭,丁子霖与蒋培坤也曾被骗往黑监狱秘密关押、审讯。2015年,蒋培坤在江苏无锡市郊的老家中因心脏病去世。

很难想像这些家长30年来的痛苦,在今年,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女士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到,“30年了,我们第一个字就是哭,因为我们内心的痛苦无法用任何方式来排解。30年了,希望现在的中共领导人能够认识到,解决六四惨案是他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是,他们的合理要求变成一种奢求了,这些天安门母亲,他们中有些人已经辞世,有些已经是白发苍苍70、80岁老人了。倾尽一生就是到死,都没有给自己孩子找回一个公道。

很多人觉得,香港的事件就是6.4的翻版,所以这次香港的反送中的游行活动中,香港妈妈的集会就格外的引人关注。

集会上,有一名在发言的妈妈叫袁陈锦美,她自己有两个孩子,37岁,32岁儿子,他觉得现场的这些母亲让她想起天安门母亲,因大家的子女都是抗争者,但她直言,不要做第二代天安门母亲,因为天安门母亲是在她们子女被枪杀后才组织起来的,我们不要这样,我们要在子女没有被枪杀前,我们就要警觉起来,组织起来。

袁陈锦美表示,6.12现场她看到三类人,有受惊的学生,有大多数凶恶的警员;也有很少数友善而愿意放行学生的警员,她呢,她也曾劝学生回家,有一个学生一番话让她感到难过。

那个学生对她说,“我不是不想回家,如果我今晚回家,香港没希望,就是我们没希望,怎可以活在没希望里面,我们不回家”。

 

正是有这样的年轻人的出现,才让这么多的香港妈妈打算起来保护他们的孩子。

6月12日下午香港警察暴力清场的同时,特首林郑月娥在专访中,以一个关爱孩子的母亲自比,她认为她在百万人游行反对「送中条例」的修订,数以万计的年轻人走在抗争最前线下,坚持修例,是不想纵容「任性」的孩子。

林正的说法,也是引发香港妈妈的强烈回应啊,香港妈妈们就表示,「我们是一群香港的母亲,但我们绝不会以催泪弹、具杀伤力的橡胶子弹及布袋弹攻击自己的孩子」,我们也不会看到年轻人在警棍下流血而无动于衷。

他们认为林正的比喻并不恰当,这些妈妈声明说,人民不是特首你的孩子;人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们这些母亲,正在为孩子的美好未来而努力,希望孩子在自己的家园生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现在我们以香港市民的身份,以人人平等的尊严,请你把政治公关伎俩放下,以行动证明你真心关爱我们的年轻人。

游行当天站在防暴警察前,苦求警察不要伤害孩子、随后脸部近距离的被辣椒水击中的那位母亲,那我们也很有必要把这位勇敢的母亲的名字说一下,她叫陆锦城,她也出现在现场。她沈重对林郑月娥喊话:她说「如果妳是母亲,用胡椒喷雾、警棍、辣椒水、橡胶子弹、催泪弹,就是妳教孩子的方法吗?」她说自己有2个孩子,她在电视上看到警察追打学生,于是她选择站出来。

 

现在,香港著名时事评论员梁启智说,这次走上街头的学生面孔,比参与2014年的「占领中环」运动的学生还年轻。

有一位22岁的大学生说。5年前,他上中学五年级,曾经参与雨伞运动时,也被警察用警棍打到头破血流。他对记者说:“这一代年轻人实在积累了太多无力感,既然怎样做都是无力、社会都会一直败坏下去,倒不如豁出去。即使是以卵击石,但有些事,一定要有人做。回归多年一路礼崩乐坏,普世价值一路消失,的确令人非常失望;但香港一日没有变成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我们就要为她奋斗到最后一刻。

两天前,网上热传的一张年轻女孩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瘦小文弱,她身后是全副武装的警察 ,可是她呢,就那样从容淡定的静静的盘膝而坐,毫不畏惧的挡在了一群警察的前面。

这个女孩叫林嘉露大家把她称作“盾牌女孩”,她也成为这次香港“反送中”抗争的代表形象,被称为港版的“坦克人”。

这个画面被媒体捕捉下来,许多人都深受感动。我那是“面对残暴的勇敢隐忍,也有一种淡定的美。

 

今天香港人,走上街头,是对香港的前景不乐观,他们觉得香港主权移交了20多年,“现在还没到50年就搞成这样子,政府做了这样的事出来,让我们香港人很痛苦,不敢担保未来的路会怎么样。

这是1989年以来,更是主权移交以来,香港爆发的最大规模的游行。香港登记选民人数380多万,算上非永居的成年人,这数字意味着,几乎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1个人在酷暑之中走上街头。人群里——男女老幼,年龄、性别分布极为均匀,其实这就是真正能代表香港社会的样子。为了下一代的自由,他们没有默默的隐忍,他们用仅有的自由,仅有的权利在发声。因为自己的家在被侵犯,这是不可以在坐以待毙的事。

 

来说几句


周先生
2019-06-21 20:49

林郑是合格的党员,党性很强。千万别以为是我的评价,中共肯定也是这么评判她的。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