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律师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前往中共司法部控告遭阻挠(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709案律师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前往中共司法部控告遭阻挠(视频截图/希望之声合成)

709案律师仍未全部获自由 妻子们挺身而出坚持为夫维权

蕭晴
2019-06-20 14:42
6月20日上午,709案律师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一起前往中共司法部,分别递交控告信,控告山东省司法局、临沂监狱和北京市司法局的违法行为。而上月被秘密审讯的维权律师余文生,目前仍旧音讯全无,他的妻子许艳也表示,将继续为夫奔走控诉。

周四(6月20日)上午,709案律师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一起前往中共司法部,分别递交控告信,控告山东省司法局、临沂监狱和北京市司法局的违法行为。而上月被秘密审讯的维权律师余文生,目前仍旧音讯全无,他的妻子许艳也表示,将继续为夫奔走控诉。

20日上午,李文足和王峭岭等大约10人,抵达北京司法部递交控告信,控告山东省司法厅伙同临沂监狱剥夺丈夫王全璋及家属会见权,侵害公民合法权益,不过,在司法部门口遭到数名黑衣国保以及他们指使的手拿报纸、雨伞的年轻男子的围堵。

王峭岭在推文中说:“司法部的人都接了我们的控告信,国保一使眼色嗯了一声,他慌不迭地塞还给我们。”

李文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临沂监狱)剥夺家属会见的权利,所以我们去司法部去控告,希望那个司法部能够纠正临沂监狱这个违法的行为嘛,希望马上安排家属会见。到了司法部,但是一到门口,有很多便衣,还有警察,还有他们安排一些人拿着报纸过来捣乱,不接待、不处理问题,然后让我去信访,后来因为有大批便衣和警察让我们离开,强制性把我们赶走了。”

李文足表示,早前由狱方提供的视频显示,王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因此非常担心丈夫受到虐待。而临沂市监狱原本答应6月20日回复家属能否会见,但现时一拖再拖。“我们计划23号(周日)再去临沂监狱,当面去要求(会见)。”

程海律师对希望之声记者表示,中国的公检法司不按法律办事,已经变成一个黑社会组织。

程海:“中国比较难办,公检法司机关不按照法律办事,它已经变成一个黑社会组织!黑社会不按照法律来,你跟它讲理都完全失效!现在要大量的控告它们,把它黑社会性质给揭示出来,把它们丑恶的面目、违法犯罪的实质、黑社会的性质揭示出来。大家都来做,做的多,对它们应该有震慑。”

本台记者致电密云市城关派出所,值班警察极其不耐烦,拒绝透露实情。

据报导,王全璋律师于2015年709大抓捕案中被捕,是目前最后一名仍被非法羁押的709律师。今年1月28日,王全璋律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并于4月29日被移送临沂市监狱服刑。自王全璋被抓至今,其妻李文足从未获许会见。

今年5月20日,李文足和王全璋姐姐赶到临沂监狱要求会见被拒绝。随后,李文足又赶到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司法厅,要求司法厅履行自己的监督职责,纠正监狱的违法犯罪行为,但司法厅敷衍推诿不予回应。

709案风波未平 律师家属坚持奔走维权

另一名709案律师李和平,曾被抓捕并遭受酷刑。他的妻子王峭岭也在中共司法部,控告北京市司法局对李和平进行污蔑、造谣、侵害的问题。

王峭岭在控告信中要求司法部履行监督职责,纠正北京市司法局的严重违法行为,并责令北京市司法局就自己的错误,向李和平律师及其家属公开道歉。

此外,709案律师余文生,5月9日突被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但家属一直没有收到官方的任何通知。为此,其妻许艳6月5日分别向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监察委员会及徐州市中级法院4个部门发出控告信。

许艳表示,虽然目前仍要面对重重困难,但她绝不放弃为丈夫维权。她说︰“我为他维权会继续,包括我请的辩护律师也都会继续为他维权,我肯定还会继续去徐州,包括在北京的一些监督部门、检察院。”

余文生律师因提出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的宪法修改建议等,于2018年1月19日被北京警方抓捕。同年4月19日,余文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妨害公务罪”批捕,一直被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直至上月突然传出案件已被秘密审讯。

几年来,709案律师长期遭受中共打压迫害,甚至被酷刑折磨,他们的家属敢于挺身而出营救亲人,因而受到外界关注及支持。中共当局至今未放松对相关律师及家属们的监控、盯梢。

据李文足透露,原本计划与她们一起去司法部的709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19日晚突被密云国保紧急约谈、威胁。20日清早出发时,原珊珊又被不明身份人士阻挠,未能成行。而另一位北京维权人士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当天也一直被国保限制出门。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