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逃犯条例》影响的不仅是香港人

石涛
2019-06-25 15:55

习近平说过“方得始终”,咱们讲其实这话在一定层面非常有道理,其实它的道理就是在生命本身的一个基础上。我们每人每天有早晨、有晚上,你晚上得睡觉,这是一个始终。一个月,是一个始终。那24节气,整个24节气走一圈,它同样是个始终。扭脸儿过年了还是个始终,所以什么事情它一定是走一个圈。

就是说它往前走的过程中,时间流失的过程中,它本身又代表了一个循环,那你一天从早到晚不就流失吗?流失它转了一个圈,但是365个圈又组成了一个大圈,是吧?那这个大圈要走12个的话,人就说一个甲子,就说这意思了,一个甲子走过来60年。

这个始终的概念,那小到人的循环,你吃饭了,早上吃饭吃多了,你一会儿就得找洗手间,它同样是一个始终,对吧?所以始终的概念揭示了生命的真谛,那就没有始,也没有终,这是生命存在的。那人的环境,我们现实的环境,说人出生就死了?是,他只是半圈儿,另外那半圈儿你没看着。太阳起来了,晚上落下去了,就看见半圈,另外半圈睡着了。

另外半圈,你睡着了,可不代表他不存在。非常类似,非常雷同。所以任何东西绝对化就是有问题,但任何东西咱说过这圈儿要画圆了,这事就麻烦了,这事就了了,我跟你说有些事情就变成了结果,就是再也更改不了,没机会了。在一圈的过程中,我们会有机会,早上8:00出来了,8:30你应该办这件事,你找了各种借口,你拖了拖到下午1:00你还是可以办的,这个事儿能办,那人们会说你这个人不咋地,你把这事儿拖了。

如果你拖到下午5:30 、6:00人家下班了,这事你办不了了,所以一天里面,有一个时间空档,一件事情是可以有框架的。但是在一个时间段里面是不可能改变的,对吧?这是我们说的共产党死定了,它是一个生命的过程。人推翻不了共产党,只能与神同在。

共产党这个圈是一年的话,那我们人的所谓的那一面只是一天,你是它的存在当中的组成一部分,这是一个生命之间的关系。但是呢,所有东西都是一圈一圈画圆的。习近平2018年3月25号那一天他见的是金正恩,而他刚刚获得了权力。3月20号两会开完的,按照普通人的说法就是,他的整个独裁的权力获得了。

当他独裁的权力获得的时候立刻翻脸,把王岐山扔一边了,你看他们谁都不许露面,只剩他一个了。“无度不丈夫,量小非君子”这话原来是好词。“无度不丈夫”指的是人的气量,那后来在文革的时候我们就改了,“无度不丈夫”改成了“狠毒”的“毒”。北京民间那时候聊天“狠毒”的“毒”就是说这个人不做绝喽,成不了事儿,习近平是这个。就像“以牙还牙”似的,“以牙还牙”变成了他咬人了。

当初它是从西方,从摩西那儿那条线传过来的。结果他当时用“以牙还牙”的时候说民间有个谚语叫“以牙还牙”,他胡说,后来民间的谚语都是被共产党党文化把人们改了,把本来东西给改了,忘了祖宗了。就像现在说共产党代表了中国,共产党祖宗是马克思。见过杂种的,没见过这么杂种的。中华民族,但它大大行其道的杂种,它自己说的,对不对?所以当这个圈画圆的时候,这个事儿就了了。

那大的事情,他见金正恩,去年见金正恩,这是个大的事情,是他背信弃义的标志,今年他又在6月份高调去了朝鲜,这个事儿画圆了。就是说他过去了的事情,从他2018年掌权之后冒出来的事情,到了今年都给他画一圈,没了,而特别是那种绝对性的事情。当这个圈都画完了,他的时代过去了。一天一天画完之后,走到365天又该过年了,过年人都长一岁了,没了,现在他就是这个概念。

所以我自己眼睛里就是说,要能超越的看待这样的问题,当你能超越的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你对所有事情,你就不会失去控制。这么讲吧,谁都会有失去控制的可能,谁在现实生活中都有脾气,你一个男人没脾气,那东西叫男人嘛,对吧?人都会有脾气、有性格,这是一个生命的自然属性,但是啊,不妨碍他在生命本身上的那种真谛的认识。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民阵”呼吁G20国峰会支持香港“反送中”》,这个起因是黄志峰提出来的,最早是黄志峰提出来的,那现在变成了民阵支持。

应该是在26号,文章写的比较绕弯了。公民抗争,寻求国际支持,在20国峰会之前锁定目标,希望在峰会能够引起与会国对中共国的谴责。习近平将出席而且要见川普。围绕着“反送中”条例在社会政治上引起动荡,上百万香港人抗议,那这显然是一个契机。

星期一上午11点在立法会示威区,应该是这个立法会的示威区民政宣布在星期三就是6月26号会进行集会,要告诉全世界是香港人对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坚持,重申我们的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取消暴动的定性、要求政府停止检控示威者、醉酒警察镇压的责任,其中包括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

醉酒警察镇压的责任,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视频录像,因为当时在6月9号跟6月16号大游行的时候,就呼吁人们一定把手机充好电,录下你身边的,所以一两百万人出现之后,警察的任何过分的行为,就是在整个环境中任何个人的可能的或者有着背后势力的个人的捣乱的成分,肯定会被记录下来。

用了共产党同样“方得始终”的话,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一人一个摄像机,这个事情是这样。所以6月12号警察的暴力的行为成为了现在在香港本地继续追缴这件事情因由当中的最主要的具体的行动。

所以这里你看到叫醉酒警察镇压的责任,情况就改变了。因为在过去时间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警察内部的出现的分裂,警察上部高级官僚的做法跟下面警察之间脱节,甚至矛盾的抵触的欺骗的行为。被一线的警察,更多的警察完全不接受。

在昨天,有警察自己在Facebook上贴出帖子,他就是警察总部的文职人员。6月12号,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许可可以离开总部回家了。那这个人就是中午的时候离开了警察总部,没有碰到任何的麻烦。但是呢,到了夜里10点多的时候,警察总部打电话叫救护车,说因为几万人包围了警察总部,使得警察总部内部一些人身体不适,有人身体不好,甚至有孕妇,所以需要叫救护车。

那救护车来了之后,警察故意不开门,拖延大概半个多小时,然后反控说示威者阻止马路造成了延误,所以谴责示威者不人道的行为。

而大概前后有十几个警察上了救护车,五辆救护车,上了救护车到了医院,一大部分到了医院之后,这些警察自个走了,连登记都没登记,骗子,而这个文职官员说内部已经通知中午就可以离开,为什么有高血压的、身体不好的、还有怀孕的孕妇要坚持到夜里11点多不走呢?等着叫救护车呢?显然你就是骗子。

你看?跟党走,不骗是挣不着钱的,不蒙不骗不坑人。蒙、拐、骗、欺诈这些东西对上、对下、对任何环境,它都会做,它只顾及到在一个具体环境中的具体的自我利益。所以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你看到的故事都是香港警察,特别是主要他的官僚,逐渐逐渐共产党化之后他表现出来的高级动物的做法。你别听信他什么宗教,我跟你说这些人是信宗教,很多都是骗子,他自身就是骗子。

在星期一上午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表示,G20国峰会不许讨论香港议题,我们不会允许G20国峰会讨论香港问题,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这是很有趣的说法,我们跟大家介绍过,很多父亲不咋地,对吧?不仅是不咋地,通常看到的就是禽兽不如,侮辱自己的女儿。

《阿甘正传》里面的阿甘的女朋友,就是这个。在那场戏里面,在电影里面占了很重要的比重。那个女孩的整个一生的履历过程,包括在反越战的过程中,跟着那种,怎么说呢,管他叫地痞流氓革命者,他要改变命运,革命者的做法,以及到最后她心里头知道阿甘是个真正的好人,愿意给他生了个孩子,那最后人死去。她的一生的被摧毁是她的父亲侵占她,以至于在他们有了钱之后,在他们OK之后,去推倒那个房子,那是她终身的问题。

今天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概念是一样的。香港就像阿甘的女朋友,中共政权是霸占凌辱它的父亲,中共政权摆的角色就是这个。其他人管不管?你明明看到,你管不管?谁不管,谁不是人,对不对?谁不管,谁不是人,你不管你就等于是助纣为虐者。在今天很多人是站在一种政治、国家、利益、社会的角度,人文的角度看待这种生命恶的表现,所以他根本不怕你。

换个角度来讲,他是外交部的,对不对?美国针对香港有一个《美国-香港政策法》,在这个百万人大游行的时候,那美国国会的众议院的这个议长佩洛西,在两党议员的支持下,再次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这条法律将对《美国-香港政策法》产生一种约束,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要对香港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从而决定是否维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

中共外交部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可是《美国-香港政策法》是给予了香港优惠特殊的政策,这个优惠特殊的政策是针对中共国而言的。所谓的优惠特殊的政策,实际是把香港对等于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意大利,它是正常人的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而美国跟中共国之间是人跟高级动物之间的关系,所以出现了两条对香港出现了一个特别法律。

如果换个角度来讲,香港出现特别法律是对今天中共国的绝对歧视,有一个算一个,那是绝对的歧视。因为他把中共国视为非正常人类的社会,那站在中国已经收回了香港“一国两制”的基础上,所以把香港的政策称为叫特殊优惠条例。听懂了没有?我相信朋友能听懂。人的语言很别扭,在形容共产党的邪恶上。

所以当香港大游行的时候,美国威胁要撤掉这个政策的时候,就是应该因为反送中,那共产党不干了,对吧?星期五提出来的,6月14号。星期六6月15号,她林郑月娥就绥了,习近平就开始几乎尿了,他只能带尿不湿了。但是他几乎尿了,他不服气啊,所以他叫暂缓,他不怕香港怎么闹,他就怕美国人说不。所以呢,美国人一说这个,刚说要讨论呢,他把尿不湿啪就给自个儿贴上了。

但是他鸡贼,就是你顶一下,我就退一下,你不退,我再顶你一下,就是那个破东西。所以叫暂缓,不撤回,那香港人不干,对吧?那美国政府呢,过来这一个礼拜呢,它就没再往下说,美国国会没再往下说。当这个时候因为川普要跟习近平讨论香港问题,外交部就说了这种话。其实在我眼睛里大家能够从中看到,任何一个生命、一个团体、乃至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当他把利益放在至高位置上的时候,你看到他的下贱之处。下贱与欺骗,那种阴邪之处,淋漓尽致。

民阵召集人说中共领导人说这是一个内政问题,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但正像我们讲的并非如此,《逃犯条例》影响不仅是香港人,包括到香港、旅游、留学、经商的人。那为什么他们到香港经商?他们相信香港制度可以捍卫他们的权利,但一旦通过该条例这种保护就丧失殆尽。

就是说任何与香港有关联的人都是利益攸关方。这是单纯从人的表面就完全可以解释。那它说那是香港内政问题,但是有大概7万多人美国人在香港做生意,一旦那个条例通过,这7万多人随时都可以抓到深圳去,你说是不是内政问题?梁颍敏进一步表示:争取和捍卫民主与人权是目前反《逃犯条例》的核心,不能就事论事,事关民主、法治、自由、人权。

这些价值观为世界所共享,为G20峰会所有国家珍惜,那世界各国领导人应该珍惜的,所以要大声疾呼。这是前后这件事情她提出来的。应该讲说星期三将是事情的相对的一个高峰,因为它对等的是28号将要召开的G20国峰会。有关“外国势力”介入香港事务的指责不绝于耳,这是中共官方唯一的说法。200万香港人是傻瓜,还有一个小傻瓜姓梁的,他自个儿摔死的,对不对?他们全是傻瓜,只有中南海的人是人。

那大陆的十几亿人同样都是傻瓜,因为你们都要被它统一思想,所以中共的政策永远是侮辱人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