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反送中效应 台湾对中共渗透说不 (音频/视频)

楊光
2019-06-28 15:11
香港反送中抗议延伸台湾,台湾年轻人反红媒集会。中共对台湾渗透有多严重,台湾政府民间呼应采取措施反渗透。在新的国际形势下台湾如何更好的防卫自己。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G20前夕,香港民众筹款,在九个国家12家媒体上刊登广告,希望各国的首脑在峰会上关注香港问题。香港人的诉求能否摆到G20的桌面上是很难预料,不过,香港风起云涌的「反送中」运动的确是让世界看到了中共对香港的蚕食和渗透。

其实和香港隔海相望的台湾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曾几何时,台湾对中共是非常排斥的,但是慢慢的我们看到了台湾的主流对中共的态度开始软化。那么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中共对台湾的渗透到底有多严重?最近台湾民众也开始拒绝红色媒体,台湾的蔡英文政府也开始立法抵制中共的影响,那么这些举措力度够强吗?能够抵御中共的蚕食吗?我们今天就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分析。

在节目的过程中,我们和以往一样,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或者发表您的意见,您可以通过Skype或者电子邮箱来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帐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香港百万人反送中的余波也影响到了台湾,台湾民众上周末也发起了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的集会。横河先生,那个集会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呢?

横河:这个我想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了,6月23日就是周日的下午,台湾有上万人,但也有人说几万人在凯道集会游行,反对中共对台湾媒体的渗透控制,也就是反红色媒体。召集人一个是网路红人陈之汉,因为他开了一个健身俱乐部,人家叫他「馆长」;另外一个是时代力量的立委黄国昌。

看一下背景。中共对台湾渗透,最明显也可以说是最成功的就是媒体,从数量上,在不同程度的对绝大部分台湾的传统媒体都有所控制,程度不同而已。另一方面,这次香港「反送中」大规模抗议活动,第一次是一百万人,第二次是二百万人,可以说是震惊世界。当然我们知道报导最少的可能就是中国大陆,几乎没有报导;然后就是香港,香港的媒体被渗透的很厉害,报导的很少,只有几家媒体;而台湾这次也有些媒体不仅报导的很少,而且甚至在报导当中有明显的支持送中修例的,这使得很多人就从香港想到了台湾,台湾就更加明确的感到了这种媒体渗透对台湾的影响,和对台湾民主自由的威胁。这是一个背景。

主持人:刚巧最近的外媒也开始关注中共对台湾的渗透,路透社星期三就出了一个深度报导,他披露台湾的亲中团体计划配合中共里应外合,企图影响台湾的大选,文章中讲到了很多中共渗透的手法。我们相信大陆的听众没有办法看到这个文章,所以想麻烦您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文章的主要内容。

横河:这些其实是中共常用的手法,华人应该是很熟悉这些手法的,那就介绍一下这个文章,因为是西方人写的,路透社的。首先,它有一种手法,就是帮助台商和中共的官员牵线。大家知道在中国做生意的话,或者你办事业的话,你必须要有当地的官员的关系,所以这些中共渗透的团体,中共在台湾的团体就说它们能够拉上关系,用这种商业优惠让台商在重大问题上、台海问题上要站队,要站在中共这一边。

第二种手法,以一些中共的分支机构和亲共团体,像统促党、爱国同心会,以这些为核心去发展和扩张亲共组织。第三种手法就是通过这些亲共组织向整个台湾社会去兜售「一国两制」,因为我们知道香港的「一国两制」现在遇到挑战,反而现在有一些人到台湾兜售去了。第四种,讲到中共的政策,中共中央的政策,台湾问题始终是一个非常优先的,具体操作的部门是国台办和统战部。

最后文章还介绍了,台湾,我们刚才讲过统促党对2020台湾总统大选有一个布局,它的目标是从蔡英文那里抢走选票,全力支持国民党候选人。虽然这篇文章没有明确的指出这些具体操作是中共在策划,或者中共的目标,但是我们可以很显而易见的在后面看到中共的影子。

主持人:您说台湾大选争夺选票这个文章没有举具体的操作是中共策划,不过美国的《外交政策》这个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它讲的就是这部分,它题目就是「中国网军助台湾政客崛起」,里面明确的列出了很多的证据。

横河:刚才讲的是路透社的文章,它主要讲的是中共通过亲共社团的运作,怎么样在台湾影响大选的。当然我刚才说了,它严格的说不能算是亲共社团,按照定义,它直接就是「第五纵队」了,是中共安插在那里的。

这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的文章是另外一个报导,它讲的是中共怎么样直接利用网路来影响台湾大选的。这个作者叫保罗‧黄(Paul Huang),他在网路上,都是公开资料,他追踪台湾地方选举的时候,有一些脸书的帐号,其中有一个人气最高,而且图文非常活跃的有一个叫做「韩国瑜粉丝后援团必胜!撑起一片蓝天」,他就追踪这个帐号,就发现这个帐号背后的创办者不是台湾人,而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他们用的是简体中文。

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就是说在台湾选举的过程当中,最活跃的、人气最高的脸书竟然是中国大陆在经营。这个作者就发现这个帐号是在韩国瑜去年4月9日宣布参选以后的第二天成立的,也就是说它就是为了干扰选举成立的。在这个选举期间它非常活跃,有六万多粉丝,而且广传于手机通讯各个群组当中,它有扩展效应嘛,我们知道社交媒体的扩展效应是非常大的。它的内容都是攻击执政当局,当中有很多是假新闻。

这个作者再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个网页有六个管理者,其中有三个人的资料他已经找到了,就是在领英社群里面找到的。我们知道领英是唯一一个国际上通用的社交媒体在中国大陆能够运行的,这些人自称自己是腾讯的员工。

再进一步追踪,就发现他们等于是有一个集团,从他们这几个人挖到后面有二百多个跟他们有关系的,整个就是一个集团,就发现这个集团里面很多人是用了同一张照片,而且都用简体中文,他们的经历也都很类似。所以他就推论这些帐号很多不是真的人物,是假帐号。

作者认为他们甚至很可能都不一定是腾讯的员工,腾讯当然已经是中共,因为WeChat就是它们运作的,作者认为很可能它们的背后,就是这个网站的背后,实际上是中共的一个专业网军,是由它们成立的,它们管理的,它们来经营的。

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就是它们是在韩国瑜宣布参选以后的第二天就成立了,在选举结束以后的第二天这个帐号就不活动了,它们就不发文章了。韩粉的这些社团就由其他的粉丝接手了,而且这些人全都不知道这原来的三位经营者是什么人,就是外面人也没办法知道。

这里我们其实看到一个规律,他是举了这么一个例子,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个规律,就是说现在社交媒体帐号也有很多是假的,就是为了特定的目标成立的,混淆视听。你像这个帐号就冒充台湾人在台湾选举当中很活跃,但实际上它却是中共的网军支持的。

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情况,就是我们知道俄罗斯干扰美国大选,在上一次大选的时候,它也设立了很多冒充完全是美国人的帐号。因为网络上你分不清楚它的来源是什么嘛,除了专业的人员去追踪以外,网络安全的这些公司,或者是专业人员,其他人一般是看不出来的。它的运作方式都跟本国人是一样的,这有很多。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曝光的就是中共的特务在德国招募间谍,它们用的也是领英的假帐号,这个我们专门还做过一个节目。这是这篇文章讲的,跟前面我讲的是两回事。一个是中共社团,就是亲共社团,还有一个是中共冒充台湾的网页,或者是台湾的社交媒体帐号来直接操作。

主持人:那么从这两篇文章中披露的情况看,中共对台湾是花了很大的心思,那么您觉得中共的这些渗透效果怎么样呢?这些渗透措施的效果怎么样呢?

横河:从现在台湾的实际情况来看的话,中共渗透的程度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从政治上,政治上的话就是说它对蓝绿两边,对蓝的方面的统战效果比较明显。倒不一定说它对哪个花的力气更多更少,而是说我们从效果上看是比较明显的。这是在政治上。因为台湾基本上是两党交换执政嘛,所以在政治层面上是看对两党的效果。

同样也在政治层面上呢,就不只这两党了,而是在整个政治运作上。那它重点是培植中共自己的政党和社团,你比如说统促党和爱国同心会,这些组织在台湾的活动是非常猖狂的,你比如说爱国同心会就长期在台北101大楼前面攻击法轮功;而统促党是多次卷入暴力事件,你比如说在太阳花学运期间和学生发生了冲突,2017年黄之锋和其他两位议员访问台湾的时候,有一个暴力接机事件。当然具体这些事情很多,我们就不举例了。这是在政治层面上。

在媒体方面呢,这是最明显的,也是最能被民众感受到的,就说媒体被控制的情况。最典型的就是这一次在台湾的反红色媒体过程当中讲到的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和它旗下的中国时报、中天电视,就是被指对香港的反送中的报导不多,而且立场很明确的是有支持修例,而不是说支持「反送中」。这是黄国昌在演讲当中讲到的;他也同时向台湾的通讯传播委员会要求撤销中天电视的牌照。

但是我们知道这是这一次「反送中」当中最明显的,对台湾媒体的渗透绝不仅仅限于中时集团。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去台湾,他非常惊奇的发现就是很多中年以上的人,他如果不是经常通过社交媒体,而是主要从传统媒体得到信息的话,他对中共渗透台湾媒体和台湾目前面临的威胁就很少有感受,就在他们生活的环境当中好像没有这件事情一样。

社交媒体我们也说了,就是来自中共的假消息和假新闻也同样充斥在台湾社会。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反对红色媒体渗透的,年轻人很多,因为毕竟年轻人他的社交媒体的范围要广很多,不仅仅是限于台湾的,可能是带有全球化的趋势。所以他们得到的信息就更全。

另外一个就是在经济上,经济上对台湾的渗透一直非常严重,它主要利用的是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赖,这个从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以来,最先投资大陆的其实就是港台资金。在具体操作上呢,它有很多方式,就举几个例子,一个就是它控制在大陆有产业和在大陆经商的台商,这个是完全不分蓝绿的,但是它会对蓝绿有不同的对待,就是说希望通过这种来影响他们在台湾选举时候的投票;还有就影响到他们在台湾的朋友圈。你像以前曝光的这个台湾大选之前,他们就动员台商回台湾,按照中共的要求去投票。就这方面看呢,中共渗透的这个程度非常严重。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一个网友的评论,他是说台湾民众太善良了,看不懂中共的糖衣炮弹,但是国民党看不懂就不应该。那的确,我们发现台湾的国民党以前是对中共非常排斥的。那您在分析香港的时候说过,香港民众当初很多都是因为不喜欢共产党而逃过去的,其实台湾也是这样。但是慢慢的我们就看到台湾的这个主流他就开始接受中共了,态度也开始软化了。那这些变化是怎么发生的呢?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呢?

横河:台湾和香港的情况是有所不同的。就从这个人员来说的话,我上次谈到,我们做节目时讲到中共一个少将徐焰,他讲话的时候谈到香港人有一部分,就三分之一的人是49年、50年逃亡到香港去的;那么这一部分人和国民党退守台湾的时候带去的外省人是同一类人。

其中逃到香港的三分之一的一部分是土改时候的地主,这一部分人跟着国民党退守台湾的很少;主要是另外一部分,就是镇反时候的国民党的军政人员,这一部分人就跟退守台湾的是同样的人。

但是这有一个区别,就是退守台湾的绝大多数是被动的,就是跟着军队走的,他们本人没有受过中共的直接的迫害。因为战争嘛,无非就是各为其主,所以很多参战的包括士兵在内或者是低级军官在内,他不一定有非常明显的意识形态站队的问题。而逃亡香港的是多数已经目击了,或者是他直接遭受到了中共的迫害,是每个个体的主动选择。这里是有区别的,这是一个原来的区别。

在意识形态方面呢,到台湾去的这些人,就是外省人,他们对中共的本质真正有深刻认识的并不多,蒋介石是一个,也许蒋经国也是,那李登辉呢,也算个政治家。但是随着这个反共的老一代的离去,和台湾的民主化,台湾和大陆的意识形态对立开始逐渐淡化。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而经济连系却越来越强,这个主要是在老一代离去以后,大陆又经济开放了,所以就带有很多迷惑性。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一切的背后有中共有计划的、系统性的统战工作,这一点台湾也开始认识到了。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中共花了那么多精力,特别是也花了很多的钱来渗透台湾。那您觉得台湾对中共来说,它为什么觉得台湾这么重要?是因为领土吗?

横河:肯定不是领土。台湾问题重要,我觉得可以分析一下。刚才妳讲的,我觉得主权和领土完整肯定不是!因为你只要看一下中共建政以后割让的领土你就知道了。比如说原来对俄国割让的领土,当然,很多人说反正收不回来了。所谓反正收不回来,这是一个借口。因为无论是满清政府还是国民政府,都没有承认过那个割让;只有中共才把它确定下来,用条约的形式,就在江泽民时期确定下来的。

当然还有很多啦,包括珠穆朗玛峰登顶的时候,原来南坡北坡都是中国领土,后来毛泽东一句话就把这个南坡划给尼泊尔了;那包括和缅甸的江心坡地区啊,还有其他国家,很多,所以领土完整肯定不是中共需要的。主要的我觉得是台湾的这个民主自由对大陆民众的示范作用,这点中共肯定认为对它的威胁是最大的。

还有一个是合法性的问题,就说随着中共统治大陆的这个合法性危机越来越加剧的话,因为现在经济下滑的话,那它就没有合法性了,因为原来的毛泽东继续革命,后来就是经济发展。当然经济发展,人家说已经创造了奇蹟,几乎是40年一直保持很高的发展速度,全世界没有过,这个实际上是中国人民的可以说是勤劳,也可以说被剥削的结果。现在经济开始下滑的话,它的合法性危机就会加剧。

台湾的存在,对中共来说的话就越发感到头痛。台湾现在还是中华民国,这个中华民国在道统上就是要正统的多,就是那个推翻了满清并且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中华民国。也就是说,如果不比谁的拳头大,不比谁的军事力量强大的话,那么中华民国比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有正统性和合法性。

再一个就是,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对台湾地位和对台湾态度的转变,这个我们谈过好几次,就说这是从美中建交以来,甚至可以说是基辛格访华以来,美国和台湾关系发生最大的一次变化,这是一个转折。

中共非常担心这件事情,因为这不仅是面子的问题,还有里子的问题,就说有实质性的因素在,包括美国现在在外交关系层面上,很明显的在提升和台湾的关系,还有一个包括军售在内,各种各样的因素导致中共对台湾问题是越来越担心。

主持人:下面又有一位听众问问题,他是说,不过毕竟大陆的经济体量比台湾大很多,而且国土面积也大很多,北京如此担心台湾的威胁是不是有些过分?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横河:它担心台湾的威胁真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担心它自己的统治,就是说台湾的民主示范作用,就是民主自由,对中共在大陆的统治造成了威胁,这个跟它经济的量,还有这个经济实力是否强大,或者是军队是否强大,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很多到台湾去旅游的中国大陆的民众马上就体会到台湾最重要的资本,或者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实不是山水,而是人,他是保留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又接受了现代文明,他真的是非常优秀。这一点来说的话,其实中共是觉得很担心的。它真的不是担心说台湾会直接对中国大陆造成军事或者经济的威胁,而更多的是在道义上的,在社会制度上的这种威胁。

主持人: 那这次台湾总统蔡英文在脸书上是公开挺拒绝红色媒体的活动,而且她也列举了一系列和最近台湾政府针对中共渗透的一些对策,包括立法的情况,我相信大陆的听众是不太了解的,能不能请您简单的介绍一下它有什么法律是针对中共的?

横河:最主要的就是国安法的修正案,台湾立法院在6月19日三读通过了《国家安全法》的修正案,它大幅度地提高了台湾人为敌对势力从事间谍活动,或者是帮助发展组织者的刑事惩罚和罚金,就是判刑的上限提高了很多,罚金也增加了很多;另外就是把网络空间纳入《国家安全法》的试用范围,所谓网络空间就是针对中共对台湾的网络攻势,这是最主要的一个部分。

另外还有一些其它的法案和法令,比如说,主要是针对来自中国大陆的假新闻,对台湾的民主或者台湾的政府施政所造成的危害,台湾通过了一系列的跟信息有关的保护法令。你比如说在台湾行政院网站设立一个「即时新闻澄清专区」,还有就是修正「社会秩序维护法」,另外呢推动「数位通讯传播法」的立法工作,就这一系列的举动是针对中共假信息的,这几方面在立法和行政命令上面做了一些比较大的调整。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些立法和这个对策,您觉得力度够吗?那台湾整体从民众到政府对中共的危害,您觉得他们有清醒的认识吗?

横河:这些立法呢,和以年轻人为主的拒绝红色媒体、保护台湾民主的社会运动是互相呼应的,就是政府和民间已经呼应了。但是这只是一个好的开端,等于是从完全对中共不设防,我讲的不是军事,对中共不设防到开始认识中共威胁的严重性,那这个是一个好现象。

但是对于对付中共的全方位无孔不入的渗透、收买和控制,还远远不够!比如台湾现在一些团体正在推动一个「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这是跟美国学的,争取年内通过草案。这个就是试图填补那些在台湾肆无忌惮的为中共当代理人的那些人的活动制裁的空白,就让他们透明化,这是很好的一步。当然这次法案通过还有很多具体的实施。

还有关于组党也应该有严格的界定,就说它不应该(允许)公开的支持中共的政党,不应该允许它成立的,政党也不应该有来自大陆的资金;言论自由也是,就说台湾现在是以言论自由为名,允许一些拥共的言论,其实不能够有拥共的言论的;中共的五星旗在台湾也应该是立法禁止的。

这个跟一般民主社会不一样,因为台湾的情况很特殊,它有一个语言和人种完全一样的强大的多的敌人在虎视眈眈的要吃掉台湾,要消灭台湾的民主自由。中共的渗透连美国都很难抵挡,不要说台湾了,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

东西德分出两个阵营,它是完全对立的而且是隔离的,互相之间没有颠覆对方的问题;南越、北越,直接就是北越军事上把南越吞并了,它也没有一个经济互相渗透交织的过程;南北朝鲜也是完全隔离的,有渗透,但是数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在国际上其实也有先例可以立法禁止的,就说即使在民主自由的国家,你像德国,至今立法禁止纳粹组织和纳粹的标记。对于中共相关组织和它的标记就应该同样对待。

另外一个就是对等原则,就台湾任何人他都不可能到大陆去组党,也不可能组织任何中共不高兴的活动,中共至今没有放弃武力,而且最近有强化的趋势,所以台湾没有理由单方面的放弃防御,不仅仅是军事方面的,是全方位的。

在经济上台湾也应该逐渐减少对大陆的依赖性以减少被威胁的机会。现在其实美中贸易战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也就是说这是需要大多数台湾民众去认识到中共威胁的严重性和紧迫性,这就是台湾立法的基础,因为民主国家立法,它的基础就是民意。

那还有一点呢,我相信中共会不断地用它的威胁来提醒台湾民众,以前就一直是,从台海危机时候的导弹,到这次香港送中修例,中共的表现会不断地唤醒台湾民众。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关于这个话题只能讨论这么多,虽然还有很多的问题都没有来得及。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周先生
2019-06-30 08:42

今天偶然看了CCAV,讲的是“港民”支持警察。简直恶心到吐。对外扩张造谣渗透,对内封锁网络愚弄百姓

周先生
2019-06-30 08:39

建议中华民国政府立法禁止红媒和红团。严厉处罚亲共媒体和团体。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