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众需要坚持和平理性的抗议传统
香港民众需要坚持和平理性的抗议传统

惠虎宇:香港抗议新目标 理性持久是基础

惠虎宇
2019-07-1 19:45
香港市民的游行示威一直以和平理性而著称,在抗议中既要防止中共特务搞打砸破坏,也要谨防自己出现激进现象。

今年参加香港7.1游行的人数达到55万人,创造了7.1游行的记录,展示了港人对于港府倒行逆施强推送中恶法的强烈不满。在展示强大民意的背景下,这次游行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事情,据美国之音引述港媒报导,当天晚上一部分示威者冲进立法会,进入立法会控制室,打烂了控制室的电视、钟、柜以及中国大陆赠予的摆设等。

香港市民的游行示威一直以和平理性而著称,这不仅表现在近日的6月9日、6月12日、6月16日的抗议示威中,也体现在1997年以后香港每年的7.1大游行中。2003年的7月1号,50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抗议香港政府强推23条立法,在游行示威前,游行组织者们曾经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提醒市民不要携带金属包装的饮料,以免因为人流太多而造成伤害。在今年的6.16游行中,当一辆救护车靠近被示威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街道时,人群自动分流让救护车通过,救护车一旦通过,这个地方的人群又自动合拢,就像一艘小船缓缓滑过宁静的水面。这个场面的视频震撼了全球,在港人的文明、理性的素质下,即使抗议活动表面似乎显得散乱,但是抗议者却能做到内心有序。我在想,一群什么样的人才能达到如此自律的自动配合程度呢?

那么为什么在今年的7.1游行中,出现了少数示威者破坏公物的场面呢?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中共地下组织混入示威队伍,这部分人始终在寻找机会制造抗议民众打砸破坏的局面,以败坏示威者的形象,对示威群众造成分化,并为政府采取强硬措施制造借口。其二是示威者中自身出现的激进现象,因为抗议活动本身就是一个群情涌动的场面,在某些因素的刺激下,也可能会发生一些意外的突破理性自律的激进行为。无论哪一种原因,都意味着香港这波抗议行动正在走到了一个关键点上,各种势力都在寻找一个突破口,使抗议活动朝着自己所需要的方向演变。

今年的7.1游行是从6月份开始的百万人上街的反送中抗议行动的延续,由于此前的几波抗议,反送中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表现为香港政府宣布无限期推迟送中条例。目前,香港反送中抗议正在经历第二个阶段,抗议民众的主要诉求是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撤销送中条例,撤销6.12暴动定性,追究6.12施暴警察的责任,重启政改、释放所有政治犯。在第二个阶段的抗议中,笔者认为,应该将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作为主要的抗议目标。而重启政改应该属于第三个阶段的抗议目标。

将林郑月娥的下台作为抗议目标,也体现出这次反送中抗议的层面超过了2003年的反23条抗议。2003年7.1的抗议结果在当时并没有立即让时任特首董建华放弃立法,董建华对立法进行小幅度修订后,依然打算在立法会进行二读,由于7月6日晚上,建制派内部的自由党在强大的民意下反水,反对董建华的修订案,使修订案无法获得足够的支持票,才使这项立法被推迟。到9月5日,董建华才宣布撤回23条立法。2003年的抗议活动对政府人事的影响是导致时任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和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辞职,而董建华的民意支持度降至最低。如果今年的反送中抗议能让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将意味着香港民意可以对香港最高权力阶层产生直接影响,可以对特首造成事实上的罢免,这将会是香港民众在还不能获得普选的政治权利时,通过抗争而获得的一项最大的民主权利。

为了达成将林郑月娥推下台的目标,香港市民也面临多重挑战。包括中共对香港的控制程度,香港本地的政治生态中亲北京的程度,以及香港政治人物的流氓化和政治运作的黑社会化。而以上三个因素中,尤其第三个因素是抗议者们所面临的一个最现实的环境,也是往往容易被人们所忽视的一个因素。

在民主社会,官员们经常会因为民意的强大反对而调整政策,也会因为犯了错误,而自动辞职下台。因为民主社会的官员除了他们的权力被法律所限制以外,官员们还必须遵循一定的伦理规范,如果一个行为虽然没有违反法律,但是与伦理相悖,当被媒体曝光时,也可能造成该官员的辞职。但是,在中共统治的大陆,中共官员们无论如何违法犯罪,无论道德如何败坏,无论被媒体曝光还是遭遇民众强烈的反对,都不会主动辞职。中共的本质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其政权运作都靠黑社会手段,而这种统治方式也导致中共官场的流氓化。一个流氓怎么会有负罪感,流氓政客是依靠政权来获取垄断利益的,就是要与民争利,怎么可能因为损害民众利益遭到民众反对而主动辞职呢?

香港政府也正在出现流氓化倾向,与中共的统治方式正在越来越接轨,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任意施展暴力,在6.12游行中,警方使用布袋弹对抗议民众近距离开枪,专门往脑袋上打,一段网络视频显示,一群警察暴打一名倒地的手无寸铁的女子。二是对于警方暴力执法拒不认错,更不去追求责任。三是采取分化措施,当民众举行200万人大游行,在诉求中提出追究警方滥用暴力的责任时,香港政府中的亲共势力随后针锋相对的组织所谓16万人的撑警游行,这些游行已经被揭露出是出钱招募人们参加。四是出动网络水军,在网络上围攻反送中人士以及揭露香港政府黑暗面的真实新闻报导。

如果我们仔细回顾香港政府以及政府的外围组织一起合作所造成的香港政治生态环境的以上现状,我们不难发现,这种模式与中共在中国大陆的统治手腕何其相似。也就是说,在香港被中共接管22年后的今天,中共不仅渗透了大量的地下党员占据香港立法会的绝对多数议席和政府的主要部门,也正在改变香港这个自由文明之都的政治生态,使香港政治流氓化。

香港市民面对的是一个正在流氓化和不断施展流氓手段的政府。它背后还有中共这样一个大流氓在背后支持。面对这样一个流氓政治生态环境,香港市民的任何抗议示威,都必须首先做到和平理性,绝对不能参入任何暴力因素,这样才能在香港目前尚存的自由和法治环境下,为这些抗议活动赢得生存空间,并使抗议活动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为实现更高的抗议目标而打下坚实的基础。

其次,香港市民必须要更深刻的认识中共的本质,要谨防中共在这个时候故意挑衅制造事端,在一场和平的抗议中加入暴力因素或者死亡事件一直是中共打击和平抗议活动的惯用手法。在89.64期间中共让军人扮演市民破坏公物,并将因为车祸死亡的军人尸体挂在天桥上,嫁祸学生和市民是暴徒;在2001年1月23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让人假扮法轮功学员制造自焚伪案,并制造死亡事件,以在全国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在2008年镇压西藏僧侣期间,中共让军人扮演藏民在街头打砸抢制造所谓西藏暴乱场面。

当前,由于G20峰会期间举行的川习会,美国与中共恢复了贸易谈判,并把套在华为脖子上的绳索松了一圈,暂时缓解了中共面临的贸易战压力,使中共赢得喘息之机。中共现在已经有精力来应对香港问题。中共对待香港抗议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存在两种可能,一是中共继续支持林郑月娥,加强对香港抗议团体进行各种或明或暗的破坏行动,包括假扮抗议人士施展暴力,以达到分化瓦解的目的,同时对抗议活动采取暴力清场,让抗议活动在一段时间后像2014年的雨伞运动一样难以为继。二是,中共也可能不再支持林郑月娥,采取丢车保帅的做法,重新换一个亲北京的特首,但是对待抗议活动依然会采取分化瓦解等前述的各种手段,让抗议活动销声匿迹。

香港抗议活动要达成让林郑月娥下台的战术目标,就需要把反抗中共当作一个根本和长远的战略目标。只有把反抗的最终矛头对准中共时,所有抗议团体在反共的目标上形成联盟,才能抵制香港政治生态进一步流氓化的下滑趋势,才能有效化解来自中共和港府的各种分化瓦解的流氓手段,保住香港的各项自由权利和独立法治的地位,这样抗议才能导致中共内部分化,才能导致林郑月娥下台,并为下一步启动政改,最终实现普选而迈出坚实的一步。

香港市民要实现以上战略和战术目标,除了和平理性之外,时间将是最后的决定性因素,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能坚持多久是一个最迫切也最重要的问题,而如何缔造一种即持久又有效的抗议行动,也在考验着香港民众的信心和智慧。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