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锦州监狱(网络图片)
辽宁省锦州监狱(网络图片)

亲历者揭锦州监狱黑幕:见证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蕭晴
2019-07-5 16:46
日前,有亲历者向本台投诉一份文书,忆述自己在被关押锦州监狱期间的痛苦经历,并直言自己就曾亲眼见证身边的两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狱方活活迫害死。他并表示,“将来法轮功平反了,我可以公开证明这件事儿。”

日前,有亲历者向本台投诉一份文书,忆述自己在被关押锦州监狱期间的痛苦经历,并直言自己就曾亲眼见证身边的两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狱方活活迫害死。他并表示,“将来法轮功平反了,我可以公开证明这件事儿。”

这份投诉书是该亲历者亲笔书写而成,共计14页,其中描绘了锦州监狱“拿犯人不当人看”、利用犯人“创收”、虐待和奴役犯人等多种邪恶手段。在外面只能在黑夜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在监狱都是公开干的。

作者写道,“中共体制下的锦州监狱实际上就是个奴隶工厂。”“不服的(犯人)由警察带到没有摄像头的办公室,拳打脚踢、电棍通电;再不服(就)押进严管队坐小凳……少则半月,一般一个月,直到妥协为止。”

所谓“坐小凳”,作者信中描述被关进严管队的经历:“每天从早上5:00到晚上21:00坐在小凳上,不准晃动。小凳类似木桩,固定在地上,高约30厘米,凳面直径约16厘米。做几天后,臀部便被硌掉皮,开始渗水、渗血,粘在裤子上,当每天坐凳结束后都要忍痛把这块揭下来,否则长在皮肉上更麻烦。”

信中还提到,锦州监狱大约有4000多名犯人,共分20多个监区关押,除了老残、直属和生活监区之外,其余监区均为“内创”监区,即内部创收监区。这里的犯人被强迫每天长时间做苦工,为监狱赚钱,“很少有休息日,有的监区更绝,差不多只休法定假日。夏天挥汗如雨,冬天两头不见日头,监狱下发的挣钱任务必须完成……犯人的体力已经几乎消耗殆尽。”

不过,即使被关押人员(或犯人)须要承受如此高强度、高负荷的劳动,他们的食宿条件却极其恶劣,令人难以置信。

信中说:“8点钟早饭给的几根咸萝卜条尿气冲天,给4千多人做饭的大伙房常年把萝卜堆在盐池里沤着,经常有人看到死耗子漂在盐池里或趴在萝卜上……即使这样,一个菜桶里能有半桶汤。”犯人们经常需要支付比外面高出好几倍的价钱,到监狱超市购买一些简单食物,以求不会挨饿。

而宿舍条件就更差了:“长期以来,高强度劳动和精神压力、生活压力,使大多数服刑人员都心力脆弱,身体素质普遍偏低。监狱内有大量的患病人口,再加上多数监舍面积只有约50平米,却塞进20多人的居住,流行病更容易传播,严重时流感感染人数过半。”但犯人们必须自付医疗费用。

如果法轮功学员被关入锦州监狱,境遇会更糟糕。

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导,江泽民曾对迫害法轮功下发多项邪恶“政策”,包括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等;也曾给大陆各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下发所谓的“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指标,导致中共政法系统内官员及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不遗余力。

这名亲历者就曾见证,他身边的两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离世,而监狱方却极力掩盖罪恶。

“我呆过一个监区,有两个法轮功(学员),有一个是朝阳市的法轮功学员,刚进来没多长时间就被弄死了……。监狱买了800块钱猪肉给大伙儿炖上,大伙儿管它叫‘封口肉’。”

“还有一个监区有一次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白天晚上都不让睡,一瞌睡就弄起来,有个家住阜新市的法轮功(学员)熬了将近一个月,实在受不了啦,趁看守没留神,从二楼一下扎下去(注:法轮功书籍要求不准杀生及自杀),当时就脑浆迸裂死了……”

今年年初成功逃离中国大陆的企业家、法轮功学员于溟,就曾被中共当局转移关押过多个监狱。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共一贯颠倒是非黑白,因此在中共的监牢里,真正的罪犯反倒比良心犯们过得“舒适”。

【录音】因为它这套整个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政策,包括方式、方法,都是从(中共)“司法部”下去的,执法部原先有劳教局,现在它下设的有监管局。那么它这一套(迫害的)方式方法,全国都是这样。你听那(监狱)名称是不一样的,但是里面的迫害方式、迫害手段,和那些“转化”的方式方法,其实都是一样,完整的一套。包括他们现在复制对待法轮功的这些模式来转化、让律师群体低头,包括现在又在新疆搞“再教育营”,它那里面(迫害手段)都是一样的,都是从迫害法轮功群体中积累的一些“经验”,又复制在迫害其他的一些群体中了。尤其像这种政治犯人、异议人士、良心犯,他只是因言获罪,那么在那里面却要求你像罪犯一样,而那些真正犯了罪的、真正的刑事罪犯,他们在那里面还(反倒)吃得开,因为他听所谓的“政府”的话啊,所以说他们还是“很吃香”,而你真正拒绝它那一套管理模式的人,那你会生活地很悲惨。

于溟还透露,中共给警察制定了特殊的“法则”,即要求警察“打击你(良心犯)的自尊、毁灭你的灵魂、贬低你的人格、损害你的健康”。

于溟表示,中共警察们在整人、在把自己的“快乐”凌驾于他人痛苦之上的同时,其本人也在经受着中共的洗脑、迫害及对思想的扭曲,最终同样沦为中共体制下庞大的受害群体。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