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网络照片)

走到生命尽头方知醒悟的组织部长【音频】

慧光
2019-07-6 22:15
在中国大陆的某市委组织部曾经有这样一位部长,在位时因一个偶然的机会,跟着夫人走入了法轮功修炼,稀里糊涂的炼了两年,并没有理解修炼的真正内涵是什么。当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迫于压力就放弃了。十几年之后得了糖尿病,后又引发脑梗和心梗,医生抢救都感到困难,几乎走到生命尽头,此时他猛然醒悟,明白了只有法轮功能救他,毅然决然的走回修炼。

我曾担任过中国大陆某市委的组织部部长、工会主席。说起来很惭愧,1997年我正在职位上时,赶上岳父生病住院,我就去医院看望,同病房的一位病人家属向我推荐了《转法轮》一书,因当时太忙,完全没有心思看与工作无关的书,仅仅看了看开头就放下了,可我夫人将书带回家,当天晚上一夜未眠把书看完了。看完之后感觉很好,决定开始炼功,接着四处寻找炼功点,最后终于找到了,就拉上我一同走入修炼。说实话,那时候我对大法没有深刻认识,是稀里糊涂的跟着走了两年。

1999年7月,中共掀起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和迫害,在我的办公桌上,不同层级的上级文件,都是布置如何镇压的,每天都有一大摞。在这种情况下我害怕了,就此停止了修炼,这一停就是十几年。

2011年,我的身体出现了糖尿病症状,只好接受药物治疗,每天吃三十多种药,输液四大瓶,一天吃的药有半斤多,一餐只准吃一两粮食。但没想到病情还是发展很快,有一天,我开车走在路上,突然感到踩离合器时右脚没有了任何感觉,右手也不听使唤了,怎么都挂不上档,当即惊出我一身冷汗,知道事情不妙,问题严重了。费了很大劲儿勉强挂上二档,我就直接去了医院。这是一家我经常去的医院,在医院的糖尿病科,医生检查后疑惑的问我“你是怎么来的?”我说是开车来的。他听了后惊诧的问道:“你都这样了还能开车?”当时就让我住进了专科病房。

住院期间,我的脸色青灰,嘴冒黑气,面部变得呆滞,脑子也不好使了。经常听到医生说“一过性黑蒙”(注:医学解释即突然眼前发黑,视物不清,但数秒钟后又能恢复。这是颅内血流量减少,微小血栓通过视网膜动脉引起的),当时不知道是啥意思,后来才知道就是“瞬间失去意识”的反应。

夫人迅速赶来了,发现我的问题严重,立即将我转到大医院。转院后又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冠状动脉堵塞75%,需要马上做心脏“搭桥”手术,但是不能输液,否则心脏承受不了,会出现大面积梗死;脑部检查后又发现双侧脑梗死,桥脑血栓、脑白质变性,也要马上做“搭桥”手术,但需要大剂量输液配合。因为心梗和脑梗的治疗方案相排斥,两个专科医院的主治医生都认为不能兼治,否则都很危险。专家们还说:即使能够进行手术,术后很快就会出现严重的智力问题,找不到东南西北,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然而祸不单行,接着又查出肾功能异常。我之前就知道糖尿病严重时,随时会触发心、脑梗并“猝死”,如今肾又不行了,我彻底绝望了,从心底发出了哀叹:唉—!看来生命是走到头儿了,没有希望了。

在无望的情况下,幸亏我的头脑还清醒,我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对妻子说:“不看了,回家!你能做到没病,我也能做到!”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2011年12月22日,我要重新走回大法修炼,我知道只有法轮大法能够救我,别的路都没有了。

当时我的身体很虚弱,精神压力也非常大,坚持炼功很困难,但我决心很大,因为没有退路了。

炼功几天后,有一天我突然感到心脏部位很痛,剧烈的疼痛辐射到后背上,人就像要死过去一样。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蜷缩着趴在床上,没想到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我竟然睡着了。一个多小时后醒过来,感到身体异常轻松,从那以后心脏部位再没疼过。

2012年新年过后,我停掉了所有的药,因为我意识到师父已经把我的病根儿拿掉了。

以前患糖尿病时,医生曾嘱咐我要每天散步。我家附近有一家社区医院,散步时正好路过。每次散步时我就顺便去检测血糖状况,久了就形成了习惯,而且会不自觉的绕道血糖检测的地方。修炼后受这个习惯的驱使,有一天又走到这里,心想“血糖还高不高呢?”可瞬间我又清醒了:炼功人没有病了,还测什么,不测!

之后也曾出现过几次腿脚无力现象,反思原因后才发现,每次出现这种感觉都是在想要测试血糖之后发生的,这让我惊醒了:普通人和修炼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一念之差,“生老病死”是人的状态,与修炼人无关。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来不得半点儿含糊,要修就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能拖泥带水,任何犹豫、彷徨都是动了人念,就会出现人的状态,其实最后耽误的是自己。

坚持了三、四个月后,奇迹就出现了。

有一天我躺在沙发上午睡时,梦中我看到有许多法轮在我身体里面旋转,还能听到“呼呼”的声音,我惊叫道:“别转了,我都跟不上了!”此时却听到有一个声音说:“别动,转法轮、转法轮,不转叫什么转法轮!”后来我感到身体不自觉的顺着法轮转动的方向转了起来,不一会就从沙发上掉了下来,头磕到地上就醒了。这时发现我出了一身汗,衣服都湿了,而身体却感觉轻松了。

从那以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好,糖尿病的症状也彻底消除,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状态,本来已经松松垮垮的皮肤下面又长出了饱满的肌肉。体验到了大法修炼的神奇,我的修炼决心更加坚定了,以后再没吃过一粒药,跟医院彻底绝了缘。有一天去给汽车办理保险时,正赶上电梯停电,我想那就走楼梯吧,轻轻松松的上到六楼的办公室。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是一位年轻人,跟在我后面累得呼哧呼哧直喘大气儿。

2017年7月,我还开车带一家人去做了一次远途旅游。

现在我一家人都沐浴在大法中,生活幸福、充实,其乐融融。每当回想自己走过的路,都会激起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是师父在我的生命尽头挽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用尽人间语言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说什么话都觉得太轻太轻。

我常常庆幸自己因祸得福,成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太幸运了!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