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香港九龙大游行“不撤不散”,“遍地开花”向大陆游客讲真相。(AP Photo/Kin Cheung)
7月7日香港九龙大游行“不撤不散”,“遍地开花”向大陆游客讲真相。(AP Photo/Kin Cheung)

九龙游行显智慧 香港人争自由是全球去共化的重要组成和前沿

子涵
2019-07-10 12:01
7月7日23万多香港民众到九龙游行,并向大陆游客讲香港“反送中”、争自由的真相。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认为,这体现出香港人的智慧,因为中共尤其害怕这种“遍地开花”的讲真相方式。萧恩指出,香港人争自由是全球去共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前沿阵地,香港人的抗争运动是可以持久化、国际化的,并且可以采用“车轮战”。同时,萧恩也提醒香港民众要有思想准备更多考验,继续保持理智和平,因为中共是集古今邪恶大全的。

香港在经历了6月的一次100万人,一次200万人和“七·一”大游行之后,现在的态势并没有偃旗息鼓,香港人在继续采取各种不同规模和范围的集会和游行做抗争。在7月7日(周日)的时候,香港人没有在传统游行地点,香港政府的总部香港岛,而是换到了九龙,举行了一个超过23万人的游行。

九龙是一个商业区,很多是大陆游客经常去那里购物,所以香港人这次游行的目的是想向大陆游客来讲香港“反送中”争自由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看到这些香港人有的拿着简体字传单,传单上讲了香港人为什么要反“送中条例”,为什么要示威游行。也有香港人拿着标语并对大陆游客喊话说:“一起来游吧!一起走!来加入我们吧!”

那么怎么看待香港的这次九龙游行呢?子涵邀请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来点评一下。

九龙游行体现出香港人的智慧 香港问题不只局限在香港 影响还会更广

子涵:香港这次游行的地点从传统的香港岛换到了九龙,香港人想向大陆游客讲明他们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大陆的媒体并没有真实的去报导。你怎么看这次游行?

萧恩:这次游行体现了香港人的智慧,也体现了他们在整体抗争策略上的调整,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香港民众维护香港自由、法制独立的诉求,不仅是香港的问题,也牵涉到整个大陆体制的问题;他们也意识到整个香港问题不仅仅局限在香港,也应该让更多的大陆人理解香港民众。

这个游行也是应对最近特别是香港“七·一”大游行之后,中共媒体普遍扑上来污蔑香港的游行,说香港人有暴力倾向等等,对污名化香港的抗议。针对这一点,香港民众很智慧地采取了策略上的调整,他们看到他们应该为香港民众的正义诉求做证明,同时他们觉得不仅仅只向香港民众争取更多支持,不仅仅是针对港府的诉求,还应该让更多的大陆人也了解香港发生的事情真相,所以他们做了这个调整。

他们到九龙去,这是一个很好的策略,那个地方确实是大陆人进入香港的一个窗口。这个策略以后还可以有进一步的拓展,因为不仅仅是九龙,整个香港就是一个旅游化的国际大都市,各国人到香港,游客们是遍布香港各地的。我觉得这个影响面以后应该会更广。

这一点也体现了,我们上一次点评中也提到了,香港人在应用李小龙的哲学,“要象水一样”,李小龙说“ Be water, my friend!”(要象水一样,我的朋友们!)因为水放入不同的器皿就会有不同的形状,它是流动的,水又可以凝结变得坚硬。这次香港的策略调整我觉得很好地反映了这一点。

香港人争自由是全球去共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前沿阵地

子涵:自从法轮功学员1999年被迫害以来,也是采取这种讲真相的方式,在一些旅游景点经常看到他们向大陆来的游客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那么香港人现在采取的这种方式,你觉得他们有没有受到法轮功讲真相方式的启发呢?

萧恩:应该说正面的力量是相互鼓励的。法轮功学员在香港坚持了十几、二十年,不断地讲真相,很多香港民众,包括现在长大的年轻人,他们肯定在香港不同的角落都看到过法轮功学员努力向大陆人、向香港人讲清中共迫害真相的努力,这个潜移默化的影响,应该是很持久、很深入的,在民众的脑海中应该是扎根的。

我觉得香港人现在有这样策略调整,一定是他们也看到了香港人争取自由、争取法制独立的努力,应该说是全球反共产主义整体的一个重要部分,不仅仅是香港人自己争取自己的权益的局部运动了,他们应该是看到了香港人的努力是对整个中国大陆去共化、对全球去共化的一个很有意义的前沿阵地。

他们借鉴法轮功全面讲真相的做法,确实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而且他们这件事情还会进一步走向国际化。

香港在全球的触角其实是很广的,比如在美加等各地区都有香港的移民,也许以后香港本土的代表可以到美加各地或者到英国去,进一步游说各地政府,或者在这些地方也可以促成更多的人参与、更大规模的集会,呼吁西方政府能够进一步敦促香港政府能够向民众达成一个真正的沟通,能够答应香港民众的五大基本诉求。这个趋势应该会逐步到来的。

大陆人的扭曲观念反衬香港人争自由运动更具特殊意义

子涵:大陆游客看到香港的游行,有不同的反应,有的人觉着香港和大陆不一样,有自由,应该保持自己的自由,港府不应该破坏香港的自由;也有人觉得香港人不应该太过于政治,应该关心一些其它的事情,比如环境好不好啊,小孩子怎么成长啊,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关心;也有人说,香港对内地不够尊重,他们觉得内地歧视自由、法制方面并没有那么差。你怎么看大陆人的不同的反应?

萧恩:这些不同的反应体现了香港民众抗争的一个难度,你可以看到大陆人几十年在中国大陆共产党的统治下,经过长期的洗脑宣传以后,他们的很多观念是扭曲的。就象你刚才提到的,比如说应该尊重内地啊,应该不能太过于介入政治啊,就是考虑自己的小生活等方方面面,这都是中共一向对大陆民众洗脑的常用策略。

就象说,香港人应该尊重内地,其实这就象是中共经常对外说的,“你不要干涉中国内政”这样的话,就是变着法子来示威一下而已,好象说你香港人不应该干涉我们内地人的内政,好象是这样一个心态。

这就说明了中共的洗脑宣传是非常强的。反过来也衬托了香港人目前做的事情就特别有意义,他们确实应该让更多的大陆人觉醒,看到大陆方方面面的问题,不光是政府的腐败、环境的恶化,还有中共对不同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这些问题都不是局部的,是整个中共体制性带来的对中国民众的压制和迫害。

中共特别惧怕像九龙游行这样“遍地开花”的讲真相方式

所以我觉得香港人做的事情是很有意义的,它是一个重要的窗口,这也是中共为什么特别害怕九龙游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在7月7号,当很多香港民众在游行到晚上没有散去以后,香港警方就赶紧要清场;当天,中国也限制了从大陆进入香港的车票出售,可以说是限制大陆人到香港去。

目前它还可以采用这个措施,如果香港民众进一步扩大这种遍地开花讲真相的方式的话,其实中共很难应对的。因为香港跟内地的往来其实非常紧密,包括深圳当地就有很多很多年轻的孩子是每天往返于香港去上学的。

这样紧密的往来,是不可能完全封住的,所以香港民众以后不仅仅非得是大规模的集会,比如说这一次7月7号游行,一下有23万人,其实,你就算几万人,对中共都是非常大的威胁,就是几千人都是。所以如果铺开来在全岛来做这样的讲真相活动,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会让更多的大陆民众知道真相。

香港年轻人的觉醒体现中共在香港洗脑教育的失败

子涵:在最近香港的一系列游行中,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他们也被称为“新一代伞后运动”年轻人,对照的是2014年的“雨伞运动” 。今年这次游行中比较引人关注的是,流传出“物资传送图”,还有“求救手势图”,就是大家商量好做相同的手势来表达现场需要的物资传送、求救帮助等。这种方式在之前的“雨伞运动”中一直没有做到,但这一次在香港抗争中很快就做到这一点了。你怎么看香港年轻人的成长?他们的精神?

萧恩:这一点确实体现了中共过去十几年里面想在香港推行的所谓“爱国教育”洗脑教育的失败,它们当时是打着爱国的旗号,向香港的下一代年轻人输送中共的威权体制和中共邪党的教育方法。但是从目前来看,香港年轻人普遍觉醒,这反映了中共它们教育政策的失败。

而且现在这个时代,特别是过去几年里面,智能手机迅速发展,这也给年轻人带来了沟通上的方便,便利性大大提高。比如说,关于中共的一个真相视频,或者香港警察暴力殴打无辜年轻人的视频,可以很快地传播开来,很快地能让年轻人、甚至让香港更大面积的民众有一个共识,知道到底发生的真相是什么。还有很多网络的直播,让民众获取信息的渠道非常广,相互沟通起来也非常便利,更有利于遍地开花的形式,让民众采取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做法去对抗中共的暴政。

这个时代有利于香港民众抗争持久化、国际化,以及采用“车轮战”

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这个时代也有利于整体香港民众的抗争能够更加持久化。因为中共在一定程度上它不在乎香港年轻人流了多少血,它也不会在乎香港经济遭到多大的损失,甚至不在乎香港作为国际化都市地位受到影响,中共只在乎它的政权。

所以在这一点上,香港的年轻人能够运用现有的这些条件,促进更大面积的年轻人的觉醒,让更多的香港人知道真相,这对整个运动的持久化是非常有利的。

不仅是持久战,还可以带来“车轮战”,就是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不仅仅是年轻学生,不同行业的人也可以有不同的抗争方式,也可以有不同的联络方式,还可以进一步国际化。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方式,能够组织起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对抗中共的策略。

中共集古今邪恶大全 香港民众要有思想准备 继续保持理智和平

中共的总体策略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象中共在委内瑞拉支持马杜罗政府所做的一些方法,就是“neutralizing”(中和)、“repressing”(遏制)和“criminalizing”(冠以恶名),中共其实想要中和这个影响力,遏制这些年轻人的影响力,遏制香港运动的影响力,同时要给抗争民众灌以暴力化的恶名。

这种方式其实在其它国家也在应用,其它国家甚至也在学习中共的这种方式,我们都不用提到30年前1989年的事情,就是最近还在发生的中共支持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也是采取类似这样的方式。中共也在教育这些极权国家应用类似的方式,中共同样也会把这样的方式用到香港的。

香港民众一定程度上要有思想准备,中共是集古今邪恶之大全的,它各种方式都会充分运用,所以香港民众要保持理智和平。这次九龙游行,香港年轻人还用到了“优雅”这个词,这是很让人惊讶的,让人感叹他们的智慧。

香港这些年轻人他们确实是意识到这一点,同时他们也应该要有更多的思想准备,中共各种手段是层出不穷的,尤其中共长期在香港经营了几十年,在香港的渗透是非常全面的、非常深的。它们能够动用的手段、能够动用的社会层面,对于年轻学者施加的压力会逐渐上来的。

现在是夏天,很多年轻学者还有一点空余时间,等到以后秋季各科学业上来,或者是刚刚工作的年轻人压力上来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考验吧。年轻人毕竟对中共的邪恶可能会认识不足的,这一点上,应该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