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环球电视台(视频截图)
中共环球电视台(视频截图)

法媒:从香港事件看中共大外宣如何向西方散布谎言

李昂
2019-07-10 14:46
在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中,中共宣传机构一方面对大陆封锁所有相关信息,另一方面,还利用大外宣在国外进行谎言宣传。周二(7月9日),法国媒体liberation发文指出,在香港事件中,暴露出中共对西方媒体的渗透,这种微妙而长期的渗透,对西方最重要的规范、价值观和法律的破坏非常大。

在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中,中共宣传机构一方面对大陆封锁所有相关信息,另一方面,还利用大外宣在国外进行谎言宣传。周二(7月9日),法国媒体liberation发文指出,在香港事件中,暴露出中共对西方媒体的渗透,这种微妙而长期的渗透,对西方最重要的规范、价值观和法律的破坏非常大。

“支持香港!”,上周香港抗议者发出的求救信在英国、瑞典、德国或加拿大的报纸上被整版登出。在这些广告中,亲民主的运动向西方世界解释了他们的诉求。对于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居民来说,对抗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机器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自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他们已为维护自己所享有的权利进行了数周的斗争。

6月9日,当100万香港游行要求撤销对中国大陆的引渡法案时,中国共产党党报《中国日报》毫不犹豫地用英文标题写道《80万人对法律表示同意》,在接下来的一周, 四分之一的香港人上街要求行政首长辞职,而《中国日报》文章标题则是《香港父母正在反对美国的干涉》。

这些谎言并没有阻止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第二天在其版面上刊登“中国观察”(由中共新华社提供)提供的《习近平用这把“金钥匙”解锁当前全球性问题 》的文章。中共向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全球约30家拥有1300万读者有影响力的报纸投放的大量的资金。媒体都不愿就这些合作关系置评。但据《卫报》报道,《每日电讯报》每月出版一期,每年可获得86万欧元的收入。

这场代价高昂收买活动的目的已不是什么秘密:它是为了塑造公众舆论,影响外国的政治和商业决策,作为“中国人民伟大复兴”的一部分。毛泽东称之为“法宝”,习近平将其概括为“讲故事”。在2013年披露的警告中共官员的中共“9号文件”中,新闻自由甚至被列为“西方七大危险”之一,与人权和司法独立并列。

在中国,这意味着无情的审查。几年来,谷歌、Instagram或Facebook都被屏蔽了,当地的社交网络也受到了密切监控。中共当局每天都会向当地媒体发布指示,指示他们不要处理任何特定的问题,追查那些敢于忽视“维护党的权威和团结”义务的人。外国媒体也受到了影响:任何有关香港示威或1989年血腥镇压天安门示威的话题,都会被黑屏。

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充分利用了西方民主国家对信息缺乏控制,并将其描述为一个“缺陷”。2012年,中共重新把形成于1942年、旨在渗透知识界的统一战线纳入战斗序列。超过4万名官员被雇佣来监控中国在海外的形象,并绕开人权批评。北京在这些开支上毫不吝啬,(向外国记者)提供赴中国旅行费用或进行“沟通培训”,已成为家常便饭。

由于销售和广告收入下降,西方媒体的危机使其成为主要目标。当习近平今年三月抵达法国尼斯时,法国的主要大报,《巴黎人报》(Parisien)、《回声报》(Les Echos)、《世界报》(Le Monde)和《费加罗报》(Le Figaro)以中共官方中国新闻社或者新华社提供的文章和照片发布了“广告”。

对内容的攻击伴随着大规模的收买基础设施。在非洲,中国公司现在主导着电视网络。在巴基斯坦,北京正在安装光纤网络,根据合同条款,这将使“传播中国文化”成为可能。新华社本身也在爆炸式增长。除了在不同的网站上发布新闻,它现在以18种语言内容发布新闻,而法新社只有6种。“起初,给外国人看的版本质量很差。为了提高水平,他们动用了西方失业记者的资源。如今,中央电视台(CCTV)或新华社的新闻编辑室里挤满了拿着高薪的西方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国媒体集团前董事表示。

“新华社不同于其他任何机构。无论是通过电子邮件还是电话,从来没有人回复过我们的采访请求。”

“信息不一定质量差,但它带有偏见,因为它伴随着经济和领土征服的全球战略,”一位前新闻主管表示。因此,有关中国的全部信息都被忽略了,比如西藏的抵抗,或者2017年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中国狱中去世。

与此同时,中共国际广播电台(RCI)也对数十家外国电台和电视台进行了干预,其中仅美国就有约30家,这一策略被称为“借船过海”。自去年11月以来,法国BFM Business(隶属于Altice group,如Liberation),每天晚上23:50播出《中国生态》。这个几分钟的节目从一个法语小题目开始,由RCI提供,以无害和友好的方式呈现中文题目。然后一位经济嘉宾来谈论在这个国家投资的兴趣。

“如果我们没有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在制作节目时就会遇到很多麻烦,”该合同的起草者、前编辑主任斯特凡•苏米尔(Stephane Soumier)解释道。RCI告诉我们:“你们谈论在中国的业务,我们赞助你们,我们仍然对内容拥有主导权。”节目的观众不需要很大,但中共的目标是影响力。

中国共产党向世界传递的虚假信息是,中国(中共)的崛起是不可逆转的,也是和平的。此时,北京正以军事手段吞并南中国海,并威胁对台湾动武。自1949年以来,台湾一直在摆脱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控制。记者面临的压力也远非友好。

当流亡德国的中国记者长平谴责他在中国的同事贾葭被捕时,他的兄弟姐妹被逮捕,他的家人被传唤,要求他“停止批评党”。今年秋季,英国《金融时报》驻香港办公室主任维克托•马利特(Victor Mallet)在邀请一名独立活动人士参加辩论后被开除。几天后,摄影师卢光在新疆报道时被投进监狱,那里有100多万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政治再教育营”。

尽管这些策略给中外记者带来了恐惧和自我审查,但中共在西方获得越来越多的媒体平台。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驻华盛顿的研究员纳德吉•罗兰(Nadege Rolland)警告称:“北京方面所做的工作是微妙而长期的。“最重要的是看不见的东西,即对规范、价值观和法律的影响。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感到担忧,每个人都必须保持警惕,毫无例外。”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