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川普说:我们的权利来自神 而不是来自政府

石涛
2019-07-18 19:33

节目中我们谈七的定数大家很多听得懂,后来说,七是死路,九是生路,有一些朋友就听不明白了。我个人能感觉出来。当咱们把三魂七魄跟那个三、天地人,新天新地新人,其实是一体的。天人合一,其实这话都是讲的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在无神论的背景之下,把他当成了一个形容词,天时,地利,人和。韩乔生就是讲什么腾空一脚,占着天时地利人和,那时候讲中国足球队为了能够冲出亚洲,连香港都踢不过去。他就会这句话,天时地利人和。

什么叫天时地利人和?当成形容词在工人体育场一块骂娘,骂人家,那叫天时地利人和。那几万人一块骂娘,骂一个词,那个东西不是震天地了。

天时地利人和每一个人都是有的,当他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合在一起的时候,这个人得有信仰才行。没信仰就是破肉。

今天其实我们看到的故事就是这个。

咱讲,事不过三,一切都以三为基础,在民间就这么做的,你给你爹磕头磕四个你试试?你爹大嘴巴抽你。从坟地里爬出来:你这小王八糕子,我都死了,你还咒我死?就这么回事。谁磕四个头啊?

这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人们在最朴素的东西中,你可以看到。

有朋友说,瞎掰!很多人有知识。

在古时候,《封神演义》里面的散宜生,那是文王身边最棒的文臣,他什么都懂。但是他可不是周文王的相父或者周文王的真正真正言听计从的人,散宜生帮助周文王,去找周文王的梦中飞熊,他都可以给周文王解梦,但他却不是姜太公,就这么回事。

姜太公没知识,但生命境界超越散宜生,太多的人在今天的环境中,把自己以为的知识当成自己标榜自己的生命存在意义的一种标志,是对自己的侮辱。

你看那个姜太公那老头子一撒丫就跑,纣王要杀他,他就跑,给纣王逗乐了。说这什么一个糟老头子?他的概念根本不在这里。他的概念突破了人以为的东西。这就是姜子牙。

姜子牙跟散宜生相互的比较,就象诸葛亮对着周瑜。周瑜太聪明,太奸滑,从而气死他。

所以那是人中的精,但是诸葛亮也好,姜子牙也好,他在人中行走,但是他的生命境界内在的境界不在人中。是指不在诱惑中。

我们在讲定数的时候,我们谈到九是生路,其实跟大家分享是这个概念。

九是生路,人所应对的三魂七魄就应对了天地人,金木水火土,七的定数。未来是什么?未来是一和九,九是生路,九跟一是巡回的。而一呢?万法归一。

七,既然是当初神定的,佛定的,造人的神造了七天,下去到阎王那儿也是七个。《与神同行》这个电影,风靡整个亚洲,拍了上下集,一个是横向的,一个是纵向的。一个横向的就是同时间,兄弟之间发生的事情,人死了。纵向的是阴曹地府,上到阎王爷下到地狱使者,他们是纵向的,在1000多年前,出现了恩怨,而这一份1000多年前的恩怨却跟今天表现出来的一切是相同的,所以它就以横向的故事和纵向的历史的痕迹,形成了一个始终。《与神同行》两个电影中间是彼此相扣的。

还讲了地狱阎王那儿都是七对七,七个阎王爷,每走一个关是七,七七四十九。这是上面造人,下面是鬼,都是一样的。

现在我们遭遇的是变数,所以跟大家说,《九评共产党》,九字真言,那是代表着未来,万法归一表示真正信仰本身的巨大的转变。

回归信仰,其实要从今天人的宗教的知识上,回归真实的信仰。各自要看各自的站队了。

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昨天下午在白宫,明慧网是这么报的《美国总统在白宫会见受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四点半,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来自十七个国家的二十七位宗教迫害幸存者,其中包括来自中国江苏省南京市的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女士。这是川普第一次在白宫正式会见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这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污辱20年来第一次,有真正被迫害的幸存者走进了白宫,也是第一次美国总统正式在白宫,以这样的方式来面对今天信仰者在中共的统治之下被迫害的事实。

跟大家讲过,2019,万劫不复,在劫难逃。

早在2018年底的时候,说2019到底什么年?就想到了在劫难逃,然后就讲万劫不复,原来想说这个词太狠了,在民间说法,太狠了,那就是被后来解释的概念叫永世不得翻身。这是我们讲的现在的所谓在北京长大的一些人的内心的想法。

其实它是错误的。它是在后来环境中,改变了。它的原意万劫不复,人身难得。在劫难逃是讲述了一切发生的定数。在劫难逃就是定数。所以你看到的故事,其实发生的故事,它发生的时候,有它背后的原因,但是当你能有能力看到定数的时候,你看根本一点都不走偏。

就象我跟大家讲的,2017年10月8号,早晨9点钟,习近平召开十九大,结果他用了一个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方得始终这个话,说得非常对。然后就被王沪宁改了,两个礼拜之后就改了,就改成牢记使命了。估计他就习近平而言,他个体生命中的一线的机会其实在这句话里头能够显现出来,但是,他又太想自己成功了,太想称霸地球了,太想借助共产党无尽的力量了,其实他自己可能也明白,当初把他给打成孙子都不如的,全家逃难。今天他还离不开共产党,难道他能说出方得始终这句话,他没有意识到共产党邪恶的力量吗?所以他认为他可以借助共产党的力量,实现他的愿望。极端自私却反而吻合了共产党的生命品质。

我们举例子说就是,纣王就是他内心中有着淫色的意念,所以对女娲的石头像都赞美,他的赞美在女娲的境界中就是对女娲的污辱。

所以人的嘴是不能轻易说神的名字的,里面就有这样的含义,更何况今天的人去神佛上香的时候,哎哎,帮帮我,我今儿给你上香了,我今天上的铜铸的,不跟你开玩笑,今天真的是铜铸的。如果纣王一句赞美,从而招致整个商朝的完蛋,那你今天说,哎,我给你烧香了。你知道这个环境,这个世界,这个环境当成为潮流的时候,几十万人在过年的时候去上香,这难道不是一种大变化的年代?就是七的定数完结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是第一次。应该作为美国总统来讲,我印象中做节目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

张玉华跟川普直接有对话。

【张玉华女士先向川普总统问好,并自我介绍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丈夫还在监狱里,他也是法轮功学员。”

川普总统问张玉华:“在哪个监狱?”

张玉华回答说:“江苏省苏州监狱。”

张玉华对川普总统说:“我很担心我丈夫,因为二零一八年(去年),在这个监狱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坐牢三年,回家的第二天吐了很多血后就死了。”

她说,就像被朝鲜关押的那个美国大学生一样,他被营救回美国几天后就死了。】

这是张玉华在这种短暂面对面的接触中,直接讲述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状况。很有趣,也谈不上很有趣,就是很令人感慨的一面。

同样的这个办公室,刘鹤几次来,川普都是在这个办公室见的他。在第一次,刘鹤就象小学生,面对川普的这种相互的问话的背景之下,舆论讨论很多,以至于到最后,刘鹤变成了川普照顾他就搬了个椅子坐在他边上,而川普的幕僚是坐在了他的对面。也就是从礼仪上,对刘鹤更加的尊重。因为他是习近平的特使。

在整个这样的背景之下,今天贸易战走到现在,很显然中共的商业部长钟山,在逐步取代刘鹤。这是中共境内当中出现的变化。

他无论说什么,走到一年之后,中共在试图解决贸易战的过程中,在川普“让美国更加伟大”的过程中,走到了今天,在同一个办公室里。

美国以自己国家的立国之本,她的《独立宣言》的内在的国家的精髓。在《独立宣言》里面,三次提到创世主,今天他们正式面对在很多极其市侩的人眼睛里面,只认钱的人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用途的有关宗教与信仰的问题。

而这是中共最不愿,最惧怕的。当川普直接去面对的时候,它做何选择?

所以很显然,我们在讲贸易战的时候,贸易战在谈到第七个月和第七次谈判,它就是这么对着来的。从而跨到了第九个月,到第九次谈判,我们当时节目说了,在贸易战上,习近平如果放弃,就是跟随着川普提出的要求,从而走过来的时候,那是生路。他没用。这就是机会。

人说什么叫生路?云中子进到宫里面,跟纣王讲了一天,给了纣王一只小木剑,说,你给挂在摘星楼上,你宫里有妖精。纣王说,我是王,宫里头森严壁垒,上哪进来的妖精?

这个笨蛋!妖精能被你这森严壁垒给挡外头吗?那它还叫妖精吗?所以人的笨蛋就在这儿。那它就不叫妖精了。拿个菜刀挡门口,说能把妖精挡外头。是不是它就不叫妖精了?

回到宫里头,一看妲己那样了,那不就正好明明白白云中子说了什么,都兑了现了,他眼么间看着呢。那纣王他就差那点了,他一看就不成了,就完了。就把那小树枝摘下来就给撅折了。

那个狐狸妲己自己说的,哎呀大王,就那挂的那东西,你把它摘了吧。你摘了我就没事了。

这不云中子都讲得很明白吗?

所以很多朋友说,不对啊,涛哥,有些事讲得很明白的,他为什么听不懂啊?

他就见着女人迈不开路了,他就听不懂了。他没什么听不懂的,他就一看他就迈不开步了。问问自个,多少情况下,你自个迈不开步了。跟太太星期日逛商场去了,太太上那儿买东西去了,你坐在那儿,那眼睛就够不着,这眼睛你就收不回来。有的时候我就不看,我闭着眼睛,闭着眼睛觉着自个吃亏了,你问自个嘛。

这个东西你要明白,这就是其实反衬过来,在现实的环境中,能够正视这些问题,这是只有真正的信仰者,才能看明白。

【张玉华告诉川普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仍在发生着,她请求川普总统帮助制止中共政权发动的这场迫害。

川普总统对张玉华女士连声说:“我明白。”

川普总统对到访白宫的宗教迫害幸存者说:“你们每个人都因信仰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你们受到骚扰、威胁、审判、监禁、酷刑。”“你们每个人现在都见证了在全世界推动宗教信仰自由的重要性。”

川普说:“在美国,我们始终明白,我们的权利来自神,而不是来自政府。”】

后面的这句话说得相当关键。不是来自于政府。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中,政府是人一票一票投出来的,作为川普内在的理念,他甭管是感性的还是顺口说的,他知道,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政府,是表象,神的认可是关键,他具备这种能力,就这个人。

所以在这件事情是叫“宗教迫害幸存者”,可是在他自己的发言中,却用了信仰。国务院没有用叫“信仰迫害幸存者”,用的是宗教。民俗化,社会化和人的普通的概念,但是在川普他自己顺口说出来的话中却强调了信仰。

信仰比宗教这个词来得更加的纯净、真实和生命的连带,当信仰被人化,被人知识化,很多人有宗教知识,被人知识化之后,那叫宗教了。其实某种程度上就更加的以人为本,就是以人的利益为本。但是信仰不是,信仰是人的精神,是真正与神沟通的。

在我们现实的环境中,你看到的很多教堂,宗教活动,那叫宗教。

【川普总统在谈到捍卫信仰自由时表示,任何一位总统都不像他这样认真对待信仰自由问题。】

这是真的了,没有任何一个过去的总统是这样对待的,恐怕他能够比较的,你让我说,就是当年艾森豪威尔将军,1953年,当他把“In god we turst”这句话印在钱币上的时候,我觉得是可以的。

【“在我看来,宗教信仰自由至关重要,真的很重要。“

川普对到访白宫的二十七位因坚持信仰遭受迫害的人士说:“你们所承受的痛苦是大多数人无法承受的,我要向你们祝贺,我很荣幸能跟你们在一起,我将永远与你们并肩站在一起。“】

他能够理解到因信仰而遭受迫害时,远远超过于人与人之间的利益。

【当天早些时候,张玉华受邀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的分组会上第一个发言。她讲述了自己和丈夫因坚持信仰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令在场人士动容。

当天主持会议的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表示,张玉华的发言“非常感人“。】

这件事情因为是非常突出,美国总统从来没有过。

自由亚洲电台《法轮功学员:美国应该对中(共)国实施更严厉的制裁》。

我以为在对待中共,或者说你非要说国家,我个人更加认为叫中共国,中共国它的概念明确,“枪杆子里头出政权”,政府是民选的,政权是抢来杀人的。不同的用词代表着这个政体的本质。

在美国之音里面更多的写文章的人来自中国大陆,在相关的一些标题使用上,明显的带有共产党文化当中的痕迹,非常明显,包括他们外派的记者。

我说的意思没有什么对错,而是说,人在那个环境中,遭到共产党洗脑之后,来到海外,为什么很难去清除它?

它是魔鬼来的,你被魔鬼洗了脑,所以只能与神同行,你才能把这脑袋洗干净。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