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非常注重保护人民的私有财产。图为美国最高法院。(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美国非常注重保护人民的私有财产。图为美国最高法院。(AP Photo/Patrick Semansky)

了解西方文明(5):拥有私有财产的重要性 美国革命的独特处

馨恬
2019-08-3 18:25
美国的民主制度非常独特,也是让美国变成这样一个强大国家的基础。在美国建国之初,有投票权的人需要拥有私有财产,而美国的体制也非常注重保护人民的私有财产。为什么让人民拥有私有财产是非常重要的呢?

美国的民主制度非常独特,也是让美国变成这样一个强大国家的基础。在美国建国之初,有投票权的人需要拥有私有财产,而美国的体制也非常注重保护人民的私有财产。为什么让人民拥有私有财产是非常重要的呢?

接上集:了解西方文明(4):“民主”和“共和”有什么区别

我们继续请我们的采访嘉宾汉森(Victor Hanson)教授为我们解答,为什么让人民拥有私有财产是非常重要的?汉森教授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以及经典学家和军事历史学专家。

拥有私有财产的人通常是年长而有责任心的人

对于拥有私有财产重要性的问题,汉森教授说,立国先父们并没有特别说明谁可以投票、谁不可以投票,他们把这个权力给了州;而在我们的宪政共和国开始建立的历史上,立国先父们说,我们的人民要像古希腊和罗马人那样拥有少量财产,那是什么原因呢?

那是因为,对一些人来说,尽管不是继承遗产,如果他们买了房子或小花园,就表明这些人是比较清醒明智的,生活态度是比较谨慎小心的,也就是比较有责任心的意思,他们通常年龄也比较长一些。但如果一些人他们不那么做,也就是不购置什么家业的话,说明他们可能性格太鲁莽,生活态度是得过且过,或者很不细心。所以,这些年长又有责任心的人就可以投票。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从19世纪开始废除了投票者需要拥有财产的条件,后来又废除了性别的条件。本来根据我们的立国先父的想法,投票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即由一家之主——通常是父亲——跟家里的太太和孩子们讨论商量,然后由父亲代表这一家人去投票。

有投票权的人群一直在扩张

接着还有投票年龄也在改变,汉森教授说,以前最早是至少21岁,后来变成了18岁,现在民主党要把投票年龄降到16岁。女性从1920年开始就在各州陆陆续续获得了投票权,后来最高法院说,每个州都要这样,于是女性就都可以投票。

于是,从过去到现在,选举人团就一直在扩大,因为民主的逻辑道理就是:总有人被排除在外,总是有不平等的现象,所以我们就要不断地扩大参加选举的人数。

现在有人在问:为什么17岁的人不能投票?为什么16岁的不能投票?为什么非法移民不能投票?为什么以前的重罪犯现在不能投票?往往就是这样扩张,直到某一天不可收拾,要么爆发革命,要么就全部毁灭。

法国大革命要求平等、全面造反 很像毛泽东的革命

从私有财产、投票权说到“要求平等”,汉森教授介绍说,激进的、要求平等的民主冲动是代议制政府所固有的特点。我们可以看到,1789年到1799年之间的法国大革命跟美国的革命大不相同,法国大革命没有要求给所有人以自由,它倡导的是兄弟会和平等主义,那场革命的目的是要让所有人平等,不是要平等的机会,而是要平等的结果。所以在西方的政府里,法国的政府和美国的很不一样。

但是法国人也认为他们也是基于古希腊罗马的体制的,在兄弟会和平等主义里也是有一些元素类似,但是法国大革命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不像美国那样仅仅是一个政治革命,它是一种全面整体的革命,它说,我们不仅是要对君主造反,还要对富人和教堂造反,我们要对整个国家造反。

在那个过程中,就有帮派分子跑出来,还攻击了巴黎圣母院,他们杀害了修道院里的牧师,绞死了法国的君主,他们还重新命名年历等等,他们试图要让人人都平等。汉森教授说,这很有点像毛泽东的革命。

美国的革命只是政治革命 要的是自由

而美国的革命就不一样了,汉森教授说,美国革命是一次政治革命,是基于自由的。它的基本重点是:如何让个人的自由不被政府强权阻碍,不管这个人信仰的是什么宗教,也不管他是无神论者或是不可知论者;我们也不管这个人多么富有或贫穷;这些都是个人的选择和决定。

但是,欧洲的革命都要比美国革命涉及的面更加广泛,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跟欧盟和其他欧洲国家有如此的不同。欧盟和欧洲国家对个人有更多的控制,如果我们去德国或法国,或者比利时,我们不可以轻易地拥有枪支放在家里;欧洲那里也不会跟美国一样对堕胎有那么多的限制,因为美国人是基于宗教理念而反对堕胎,因此就可以制定法律限制堕胎;而政府不能简单地说,“就这么办这么办了!”,让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

欧洲的政府比美国政府权力大、监管多

相反地,汉森教授在比较欧洲和美国的不同时说,在欧洲,税率要高得多,政府提供更多的服务,但是监管也更多。他们认为,人生来不平等,为了要人人平等,就需要政府有更大的权力。但是在美国,如果你说,“人与人之间不平等”,那么我们认为的是,不能人为地把人们变成平等,我们可以做的是,为他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如果有些人他们不会或不能利用这些平等机会的话,他们可以去找其他的私人,或者教堂和社区都可以帮助他们。

但是,政府的职能不是把每个人都变成平等。当然,美国的激进左派一直想要去那么做,但是他们也经常感到沮丧。比方说,他们现在对大学校园里的自由言论很不满,他们觉得“为什么不能让某些人闭嘴?”“为什么不可以划出一块地方不允许其他人进来?”“为什么不可以审查文字?” 他们认为这样做才能实现“人人平等、公平和公正”。但是这种理论一旦碰到《宪法》就撞墙,所以也使得他们很困扰。

 

汉森教授多次谈到自由,在英文里有两个词Liberty和Freedom,中文翻译都是“自由”,但是这两个词之间有什么不同吗?请关注下集的内容。

点击这里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来说几句


匿名qqq
2019-08-03 23:40

这个系列文章总体很不错,但这一集好象没说清楚“民主”和“共和”有什麼區別,不知道是汉森教授没讲清楚还是你们翻译没翻清楚?另外美国并不是民主政体,而是共和宪政政体啊,这在美国宪法中写得很明确啊,美国的立国者(我很反感“国父”这类带有明显奴性倾向的词)是很厌恶和警惕“民主”的,所以他们在宪法条文中作了防备;我的理解“民主”是低级的落后的政体结构,包括民主党也是个坏玩意,民主可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独裁暴政,或者说民主的最后发展结果必是独裁暴政,看现在美国的乱象、民主党的所作所为就是最新最好的证据,美国的堕落除了信仰的逐步丢失,大量不该具有投票权、没有投票能力的人被允许投票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大概十几年前(已记不住确切年份了)一帮学生居然说“谁给提供免费的避孕套我们就投谁”这样荒唐闹剧、、、;还有—“漢森教授說,立國先父們並沒有特別說明誰可以投票、誰不可以投票,他們把這個權力給了州;而在我們的憲政共和國開始建立的歷史上,立國先父們說,我們的人民要像古希臘和羅馬人那樣擁有少量財產—–”这句话的最后后面是不是少了(才能拥有投票权)这一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