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公司日益左倾,保守派在设法应对。(AP图片合成)
美国大公司日益左倾,保守派在设法应对。(AP图片合成)

左翼股东内部蚕食 美国大公司日益左倾 保守派怎么办

杨晓
2019-08-12 14:40
美国大公司正在采取日益左倾的政策和公共立场,这是显而易见的。根据企业监督机构的研究,其原因是公司股东中的左翼积极分子从内部施压的结果,而不是来自社交媒体的压力。

美国大公司正在采取日益左倾的政策和公共立场,这是显而易见的。根据企业监督机构的研究,其原因是公司股东中的左翼积极分子从内部施压的结果,而不是来自社交媒体的压力。

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在21世纪,极少数股东从公司内部推动政治议程的策略被证明是有效的。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非商业目的,上市公司的左翼股东积极推动公司的改革,其结果是明显的:美国主要的大公司在重要的社会议题上都公开支持左翼自由派的立场,如对美国国旗的“种族主义”、设立变性人浴室和支持堕胎的立法等。

市场研究公司“政治论坛”(The Political Forum)副总裁绍库普(Stephen R. Soukup)致力于揭露大公司的偏见。他表示,很少有保守人士能够意识到公司股东中的左翼偏见,更不用说做有效反击了。这让他很担忧。

“首先要做的事是,让公司股东和大的机构投资公司明白,这些左翼偏见是实实在在的,”绍库普告诉网络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说,很多人告诉他,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绍库普说,然后要做的事情是,让保守派人士也搞出自己的商业计划,以帮助恢复他们在商界的影响力。“保守派人士应该尽量避免依靠政府采取行动,而是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些保守派人士已经在这样做了。国家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免费企业项目主任丹霍夫(Justin Danhof),就在致力于反击公司的左翼偏见。他在亚马逊、苹果等大公司的股东会议上提出了保守派的主张。最近,他专注于反击左翼的多元化议题,即强迫公司在招人时每次都必须考虑性别、种族的问题。而丹霍夫提出的主张是“真正的多元化”,即在被左翼政治思想把持的公司里创造出一个更具意识形态多样性的环境。

丹霍夫说:“美国公司现在正在变成与大学校园一样。他们处于泡沫中,听不到其他不同的观点。”

当丹霍夫今年初在亚马逊年度股东会上提出自己“真正多元化”的观点时,他被诅咒、嘘声,甚至被指控为KKK的成员。

“房间里都是左翼人士,” 丹霍夫告诉《华盛顿自由灯塔》说,“当他们听到保守派的主张时暴跳如雷。”

丹霍夫同意绍库普的观点。他说政府的法规和保守派的抵制都不是好的回击方式,他建议保守派人士学学左翼积极分子在重大政治议题上是如何进行社会参与的。

“历史上保守派的抵制运动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丹霍夫说,“而左翼的策略则是积极参与。”

丹霍夫说,左翼股东先提出公司的改革计划,并引用其投资基金网络资助的研究报告,然后得到相关服务公司认可他们的改革计划,最后公司采用他们的计划,这样就有效地把公司带向左倾。改革计划通常涉及的领域是多元化的要求和环境限制。

在丹霍夫看来,保守派在公司里反击左倾偏见的关键是要学习左翼人士的成功经验,也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说:“左翼人士能够做到的,保守派人士也能够做到。”

来说几句


123
2019-08-12 16:39

左翼势力的背后,都有中共渗透的影响。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