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严重洪灾(大纪元图片)
寿光严重洪灾(大纪元图片)

王维洛:毛逆天而行 与江河开战 留下无穷祸患 (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8-13 04:50
中国的十万座水库,一半以上水库都是不安全的。不要说有人为的破坏,就是没有人为的破坏,它也都是定时炸弹。中国人生活就是和这几万颗定时炸弹一起生活。2018年寿光洪水灾害,它是炸弹没有爆炸,但它起到的效果几乎是一样的。归根到底中国在治理水的时候,总是把这个河不是当做一条母亲河来爱护,而是当作一条恶河来治理。它要改造河山,要展现它“人定胜天”的能力,这就是灾难的根源。

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报道,自入夏汛期以来,中国的洪涝不断,不仅受灾区域扩大,灾情也越来越严重。尽管中国在大大小小的的河流上建了大量的大小水库,但这似乎并没有起到防洪作用。有报道指,中国媒体对发生的洪灾报道偏重而于表功、谈化灾情,很多灾情真相数据等被掩盖着,对受灾民众的惨状更成了报道的禁区。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以山东一条很小的弥河洪灾为例,在网上收集了一些具体数据,来分析探讨中国洪灾愈演愈烈的根源。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就此话题对王维洛博士的采访报道。

记者:王博士,您好。我看到有海外报道说,今年中国洪灾其实很严重,最严重的时候有近400条河流超过洪水警戒线,比1998年以来同期超警河流数量增加近80%。您对中国的洪涝灾害愈演愈烈怎么看?

王维洛: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河,有一条母亲河,无论它是长江还是黄河,还是到你家乡的相对来说一条小河,但留下的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古代的那些智者,他们对水大多数是赞扬,比如老子说的“上善若水”,最好的善就是水了,因为它立万物而不争,它有利于万物,给你生命,但是它不和你争什么东西。就说你家的那条河在那里存在的,它供应你水,供给你灌溉,供给你生命,供给你食品,但它从来没有要求你什么。那么水又永远处于一个低处,所以老子说的,水处于低处,它才显出它的伟大,近于道,就说已经达到了老子说的道的高度,它是在一个很高的一个层次上。

我们中国的这些大家们比如说孔子,孔子说他路过一条大河的时候,他每次都停下来看这个流的水,所以孔子说“逝者如斯夫” ,这个历史、人物、事情,就像水一样这么流淌著,这就是历史,这就是一个流淌的历史,一个不断变化的历史。荀子说,皇帝是舟,老百姓是水,水能载舟,水也能覆舟,所以说这个水就成为一个基础。那水的最大的一个东西是什么?是它的流动,孔子说的「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为什么乐水呢?因为他看的是这个水的流动,水的智慧,你治理这个东西要是流动的,是流畅的,就是说你应该是避高就低的。有人说老子的哲学就是水的哲学,所以他写了上善若水。中国的那些共产党那些领导人特喜欢挂个着“上善若水”,它根本不知道上善若水是什么意思,挂着上善若水,下面老去干一些不善的事情。

那我们就回到河,1949年以后,到今年是70年了。毛泽东上来就给中国的所有的河开战了。他认为中国的这个河不是一条母亲河,是一个恶河。他一开始要治理淮河,要治理黄河,要治理长江,要治理海河,要治理辽河,中国的那几条大河,毛泽东是没有一条不宣战的。在他的脑袋里,就是我只有治理河做大禹,但他不知道大禹是顺着自然的规律来治理河流,疏导河流。共产党治了70年了,治水还没治好。

可以说共产党搞宣传“很有一套”,但是治水它不行,千万不要和它谈治水,它都拿不出一个像样的东西。我们就说弥河这么一条小河。弥河在山东,就是寿光(2018年)洪水,通过这次洪水,大家对弥河的一个了解。山东那个地方是中华文明发展很早的一个地方,当时是齐国,春秋战国的时候是齐国。当时周文王和周武王得到姜太公很大的帮助,打下天下,所以他们就把这齐这块地方封给了姜太公,所以那个地方是文化非常发达的一个地方,也是中国农业非常发达的一个地方。

到了1949年以后,共产党就开始要改造河山了,黄河和长江都是害河,弥河也是害河了。共产党在官方编的弥河的水历史,上面就写弥河是条害河,是条恶河,要改造它。怎么改造呢,就是建坝,弥河干流总长才200多公里,弥河上面盖了一百多座水库,盖了四百多个河塘,就是小的池塘。你就想中国的河流还是不是河流,一二公里或者五公里就有一个水库,一个大坝,走三、五公里又是一个大坝,那条河还是不是河?那条河是不是还流动呢?

河上建水库,它的最大的缺点就是什么?它正好违背了老子说的上善若水,水处于低下的地方。这个水库把水拦下来了以后,水是处在高处,水位高了,老子说的天下至柔莫如水。水是最柔软的,最弱小的,最没有力量的,在那个最低的地方,它很平稳。当水处于高处的时候是很危险的,如果水流冲击出来的话,它是无坚不摧的,没人能够战胜水的,没人能挡住水的。我们从2018年寿光洪灾上来看,它的损失有多大,是200多公里长那条小河,死了13个人,还有4个人失踪了,失踪了也就死了,只是尸体没有找到。淹了、毁坏了20万个蔬菜大棚。如果按照每一个蔬菜大棚20万人民币的造价来说,它所仅仅是造成了蔬菜大棚的损失,就是四百亿。

寿光洪灾以后,我们发现中国人对于寿光洪灾的捐钱没有热情,很少有捐钱的,捐钱的大概也就几千万的数字,中央给拨的钱总共加在一起不超过两亿人民币。救灾的热情很低,老百姓受灾的损失很重大。最悲惨的就是,那个年轻的农民最后拿了绳子把自己吊在自己院的门口自杀了,他还不起钱,因为他盖了大棚20多万,生两胎罚了13万,他付不出。在中国有的事情都很奇怪的,你现在都说要鼓励生两胎了,你那时候罚人家超生的那个罚款,就是错误的,你就应该给它取消了。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民众对捐款没有热情,是不是因为很多人不知道真相?因为我看有报道指,中国大陆的媒体不敢报道真实情况。另外,您提到弥河这只是一条小河,需要建那么多水库么?

王维洛:对,他要显示他的权力的大。永远没有像水那么利万物而不争,他做不到这一点,他不利万物。他盖了一百多座水库,在台风来之前水库还是没有放水。我们讲寿光的洪灾,洪水发生以后,中国人讨论得最多的是天灾还是人祸,一开始很多人都偏向是人祸,后来慢慢的就改过来了,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后来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后来就是天灾了。最后就是表彰救灾的英雄了。总是从一个灾害变做一个歌颂共产党的行为了。老百姓的损失是没有人关心的,当时有人说你不要去探索寿光洪灾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你很容易掉到陷阱里头去。

记者:您说掉到陷阱里是指什么?

王维洛:因为你要具体的对一个地区的洪水造成的原因,你要有很多资料,要掌握很多资料,如果你一说错的话,你不是就掉到坑里去了?

最后我来是花了一点力气来调查寿光洪灾的原因。我可以把寿光洪灾的原因现在总结成这么几条。第一,确实当初最初的时候,是气象预报是出现了偏差,但是气象预报出现了偏差,它在洪水发生之前已经开始修正了,灾害最严重的是20日、21日,它从17日就已经开始修正气象预报了,因为这是一个台风行走的路径。气象预报老是报几条路径,它不能确定它肯定是经过这里的,它只是说可能经过。随着时间越来越近,还是在不断的修正,到了17日这一天,他们已经发现预报是错的,他们就开始修正,要求水库部门加大放水。气象预报是一个原因,但是不是主要原因,它出现了偏差,它已经开始修正了,如果按照气象部门纠正后来的预报的话,是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洪灾。

第二,就是我们前面说的,在弥河这条小小的河流上,有一百多座水库。你要调节一百多座水库的蓄水和排水,特别是调节这一百多座水库的他们经营者的经济利益的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弥河上的水库也有很多目标,有蓄水,有灌溉,有防洪,有发电,有旅游,都可以给它写的很漂亮,它可以防多大的洪灾,它可以防多大的旱灾,它可以发多少电,它可以提高多少旅游收入,都可以。但是这些东西是互相矛盾的,你不可能同时实现这个目标的,你只能部分实现这个目标。特别是在洪水来之前,你必须把水都放了。

但是弥河上的这些水库主要的都是给城市供水的,它靠卖水来挣钱的。我们不说这个水有多贵,我们讲一个中国现在的一般的城市的用水是,五元人民币一个立方米,比较低的水平,高的要十元。我们就算五元一个立方米,你放掉一个立方米就是五元没了。如果像冶源水库的话,要放掉一亿立方米的水,它就是五亿人民币的收入没了。它就不愿意放水,它不愿意放水的话,以前像人们宣传的,我们是能防洪的,洪水来了你就靠我,我给你蓄水,但是它这时候没有空间了。在弥河上在这个整个过程当中这一百多座水库,冶源水库调度还算是相当不错的,它在洪水来到之前它还是略微的减少了一些它的库存,倒出了一点点库容。

比较差的就是黑虎山水库,这是第二个大的水库,是中型水库。它在洪水到来之前,它就拼命蓄水,黑虎山水库主要是供下面的青州饮用水,它也是靠卖水的。所以它不但不放水,它还拼命的蓄水。等到大的暴雨来的时候,它突然发现它没有库存了。而且我们后面还会讲到,这个水库是个微库,它大坝要垮了,所以它赶紧放水,所以造成了下面的水流大于河流通过能力。我们说弥河上治水,它(中共)把它当恶河治,手段就是建水库,建了那么多水库。到了洪水来的时候,那些水库都是蓄满了水,根本就屁用都没有,而且还制造了更大的洪水,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寿光县抗旱防汛指挥部,每天几乎每小时都在发布它所谓的讯息,是公开的。我查到了大概将近不到10个的电报。一开始都是用了弥河上的三个水库,冶源水库、黑虎山水库和嵩山水库。冶源是大型水库,嵩山和黑虎山是中型水库,弥河上最大的三个水库,他们当时公布的都是这三个水库的放水的流量,就告诉下面的老百姓,我们在什么时候开始要放多少的流量,在这个整个过程当中都不错。只是到了最危机的时候,它把三个水库里面的嵩山水库给拿掉了,就加进去了一个淌水崖水库。这样就使的下面村里的这些干部以为泄洪的流量还是保持在一千七百立方米/每秒,没有超过下流的通过能力,认为是没有事情。它用一个小的(淌水崖)水库的流量来代替一个大的中型水库,而且淌水崖水库正好冶源水库的上游,就是说冶源水库的下泄流量已经包括了淌水崖水库的泄洪流量,因为它是从上面下来的。所以它用淌水崖水库的一个不存在的泄洪流量来替代了一个嵩山水库的流量,使得下游的这些村里的领导干部得到了一个错误的讯息,就是说水流不是太大。

记者:防汛指挥部为什么这么做?

王维洛:它这样的话就使下面没有一个紧张的,它认为不会造成下游的恐慌。因为下游这些村民的这些干部,几十年生活在这条河边,他对这个河的水性是比较了解的。如果你说水量不是太大的话,他认为不会淹上来的,他就凭上面给它的通知他来判断是不是要撤离居民。因为他看到只有一千七百立方米/每秒,而下游的河道是能够通过两千立方米/每秒的流量。上面有意的发布一个假消息,使得下游的人放松了警觉,而没有立即组织转移,只是告诉下面的老百姓你晚上不要睡觉,你在家里等着,随时做好撤退的准备,而不立即转移立即撤退的。

第四,它整个预警发布的时间留给下面的基层领导组织居民撤退的时间不够。如果按照温家宝以前说的,起码你得给人家两天的时间,因为中国人撤退的时候,总是把家里所有的瓶瓶罐罐都带在一起走的,怕损失太大,走的就比较慢,准备比较慢。但是我们说,你六个小时,五、六个小时,你提前预警是必须的,这样人家才能撤退。你不能说我一小时之前我告诉你水要来了,你立马给我滚蛋。老百姓来不及撤退的,所以他这次市政府发出居民后撤的命令预警时间太短,所以造成了很多村民直接被淹在洪水里头。

第五个,弥河上游建了这么多一百多座水库,弥河下游的河道,中国的河流河道经过城市的河道,现在都是人工的,两边都砌的是河岸石头或者是水泥的河岸,都是人工的,河道都弄得很窄,大多数土地都被用去开发做房地产。

一百多年以前德国人在河道改造方面认为是很先进的,裁弯取直,河道两边水泥化,德国人当时认为做得是最好的。中国水泥工程也都从德国人这里去学这个东西。裁弯取直,河道水泥化。但当中国人开始学的时候,德国人就发现他们原来做的是错的,他们就是要恢复河到的弯弯曲曲的样子,河道里面水泥又重新给它拔掉,让它回到原来的土壤和石头的河岸,就是重新自然化的过程,把河流重新自然化。没学到人家的精华,你老是学的是人家的扔掉的东西。中国人有笑话说,我们老是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把一些人家扔掉的东西当做好的。

在寿光县的弥河很短的这一段上,它建了十道拦河坝,这不算是水库,这只是拦河坝。

记者:拦河坝的作用是什么呢?

王维洛:上游的水库已经不往下放水了,所以下游的这些河道必须用拦河坝把水给蓄住,让它有水,水不往渤海里流。当水不流的时候,你的问题就很大了,这里的水肯定是污染的。弥河上的拦河工程有一个通过能力。我们前面讲这些村里的干部为什么脑袋里总有一个两千立方米/每秒的通过能力呢?因为弥河上的这些拦河工程的通过能力,最大的只有两千立方米。当通知发下来的时候,只有一千七百立方米/每秒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很安全,能够安全的通过的。但是根据公布的数据,是弥河上当时的流量达到了两千两百五十立方米/每秒,已经超过了它通过能力,超过通过能力的时候,就像高速公路一样的,你的车流超过你的设计能力的时候,就堵车。水堵起来的时候,就是水位上升倒灌,水流不下去了,后面的水会越来越高,就把村子给淹了。

它设计的两千立方米/每秒都是错的,因为最最起码的设计要求,应该能够通过这个地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洪水的流量。比较早的时候,就是63年的时候,这里发生过洪水流量的四千三百八十立方米/每秒。你现在只有两千立方米/每秒,你原来的设计起码应该大于四千三百八十立方米/每秒,这才是最正确的。在历史上还有是根据计算出来的,不是根据实测的,因为只是根据洪水的水的印子推算出来的。如果更加小心的话,工程上应该用这个数据来作为设计的依据。所以下面做的所有的拦河工程你自己是找死。尽管平时的时候你把河里的水给拦高了,造成一个所谓的水景,在寿光县两岸都去建那些欧洲村,水景房,卖个好价钱。但是当洪水来的时候,那些地方都是不适于建房子的。

第六个,寿光县洪水淹了很多村子,有60个村子被淹了,而且出现了很多缺口,这条河就像没有河堤一样都决口了,这在自然洪水过程中是不可能的。你有一个地方决口了以后,水都从你那里出去了,整条河流的水位就下去了。寿光洪灾还是由于政府的人为的开挖河堤,减轻对寿光城市中心的洪水压力所造成的扒口所造成的。中国老是牺牲农民的利益,来保护中心城市的利益。

而在欧洲的这个地方,比如在德国,在老天爷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不管城市防洪地方,还是农村的防洪地方,都是一样的。老天让哪里的地方给塌了,那是老天的决定。在设计里面也没有规定特大城市的洪水的防洪能力是超过周围的农村的居住区的防洪能力,他不允许扒了农村的防洪堤来保护城市。比如说那年93年,德国好像易北河洪水就把德累斯顿市中心给淹了,正好是市中心。后来的莱茵河的洪水就把柯隆的市中心给淹了。他没有牺牲农民的利益来保护城里人的利益,没有。而寿光的这次洪灾当中就明显的就是有这个迹象,就是人为的扒堤的过程,造成农民的损失就更大,这是我总结出来的。

我们再讲讲三个水库。大的水库的冶源水库,还有黑虎山水库,嵩山水库,这三个水库都是危库。冶源水库已经两次作为危库了。冶源水库是1959年造的,大跃进人民公社的产物,两次已经被列入了到水库的行列,1997修了一次,2011年修过一次,所以大坝本身存在很多的安全问题。

黑虎山水库的问题就更加严重。它的整个大坝清基不彻底,基岩透水率过大,设计过程当中有问题,主坝、副坝连接不行,主坝裂缝没有处理等等,问题很严重。只是当洪水没有来的时候,水位没有蓄高的时候,这些问题都没有显示出来。当这次黑虎山水库在暴雨来之前,就拼命蓄水,当暴雨来的时候,它就没有多少库容了,暴雨一来一会儿库容就满了,他忽然之间发现,他们要溃坝了,所以就紧急放水,就造成了下游寿光的河道里的水流就超过了他们所发布的信息,造成了下游的重大洪水灾害。

中国的十万座水库,一半以上水库都是不安全的。不要说有人为的破坏,就是没有人为的破坏,它也都是定时炸弹。中国人生活就是和这几万颗定时炸弹一起生活。2018年寿光洪水灾害,它是炸弹没有爆炸,但它起到的效果几乎是一样的。水库的泄洪流量超过了下游河道通过的能量,导致了洪水太。归根到底中国在治理水的时候,总是把这个河不是当做一条母亲河来爱护,而是当作一条恶河来治理。它要改造河山,要展现它“人定胜天”的能力,这就是灾难的根源。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