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的柏林墙”的深圳河(图片:Wpcpey/维基,CC BY-SA 4.0)
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的柏林墙”的深圳河(图片:Wpcpey/维基,CC BY-SA 4.0)

江峰:大逃港血泪历史 习仲勋催生了深圳特区

江峰
2019-08-19 04:07
鲜为人知的大逃港历史,以及香港人怎么对待大陆逃出来难民。深圳经济特区产生的真相。

社会主义国家的人用脚投票

委内瑞拉,一个南美洲曾经最富有的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之后,2000万人口,360万人选择外逃,刷新了近代和平时期民众用脚投票的新纪录。看那照片,汹涌的人群挤爆了玻利瓦尔国际大桥。

来自委内瑞拉的数千名难民和移民每天通过主要的常规入境点穿越西蒙玻利瓦尔国际大桥继续进入哥伦比亚。
来自委内瑞拉的数千名难民和移民每天通过主要的常规入境点穿越西蒙玻利瓦尔国际大桥继续进入哥伦比亚。(图片:Santiago Escobar-Jaramillo/UNHCR)

熟悉历史的人们对这一切并不陌生,这一幕在很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时期都发生过。东德,冒死翻越柏林墙;古巴,成群的人乘船出逃;朝鲜人冒着沦为性奴、抓获就会枪毙的危险也要脱北。无数人为了摆脱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上的高压、经济上的绝望,走上投奔自由的道路。

上个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在中国,通往自由道路的起点那就是深圳。一水之隔的香港就是望眼欲穿的天堂。现在中国大陆人去香港需要港澳通行证,其实在民国时期,中国人去香港、去台湾还需要什么证件呢?早期在两广、上海一带活动的共产党领导人,就说周恩来、邓小平本人,也是一旦风声不对,立马跑路到香港。英国人讲法律,政治迫害无法延续到香港。

每一波政治运动就会催生一波逃港潮

中共建政后不久就介入朝鲜战争,没有精力清除国民党“残余势力”,所以就不封锁边境,故意放开口子,让那些国民党“残余势力”离开大陆逃往香港。到了1953年,港英政府担心难民问题会影响香港经济,造成社会问题,他们率先拉上了铁丝网,毕竟共产党宣称的“坏分子”实在太多了。

后来就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样,有了比较,老百姓很容易得知谁家日子过得好,谁家能够像正常的一个人样活着,所以共产党政府趋向于封闭起来,不让自己的人民更多的知道外面的世界。1957年10月,中共决定封锁边界,坚决打击外逃风,对偷渡者予以严惩,甚至可以拿来枪毙。以后中共是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老百姓民不聊生,每一波政治运动就会催生一波逃港潮。

有本书叫《大逃港》,作者叫陈秉安。他调查统计,30年里,大约有250万中国大陆居民,冒死越境逃到香港,还有大量的难民死在逃亡途中。广东人的观念慢慢也变了,从什么“逃港是叛国投敌”,变成了“一人逃港,全家光荣”。你别说老百姓,连民兵队长、生产队长也跟着跑。

《大逃港》一个版本的封面
《大逃港》一个版本的封面(图片:维基

有一回,有一个到外村去走亲戚的村民,吹着口哨回到村里一看,门敞着没动静,村里很安静,最后才知道他成了村里唯一的留守人员。先前逃港的村民叫了一条船过来,一村人一晚上都给接走了,连鸡窝里的芦花鸡都给抱走了。

在广州生活过的都知道广州有个白云山。1975年重阳节的时候,身处历史之中的人们度日如年,看不到文革结束的希望。在知青中突然就流传这么一个话,说重阳这一天登上白云山能够转运,偷渡香港,马到成功。于是当年重阳节十几万人突然涌上了白云山,大多数都是在广东这一带的下乡知青。山上还有人兜售所谓的棋盘,说买一个,包你赢,所谓棋盘就是偷渡香港路线图。

对这个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广州市公安机关全体干警都出动了也无法制止和疏散。十几万人流啊,作为华南都市,广州发生的大规模出逃的这种愿望,代表着整个两广地区,广东广西,老百姓都这么想。这下子惊动了中央。

跨越中港边界逃往香港有东中西三条路线。东边是大鹏湾,中线是深圳现在的罗湖,西边是深圳湾。按方式可分为陆路、泅渡和坐船三种。

中线从地图上看来是最近的,在某些深圳河河段其实就是一个小河涌,两米宽。但实际上中线难度最大,因为要进入深圳宝安地区,这是边境地区,首先得持有县级以上的人民政府的证明。边境还有大量军人和警犬把守、民兵盘查,防守非常严密。你证明上写着到宝安县来支持革命生产,怎么身上还藏着救生设备和干粮?抓走!你要会那么一两句广东话,混混,还是容易蒙过去,不会粤语的外地人非常难蒙混过关。

西线就是从现在的深圳深南大道那里,什么蛇口、红树林这一带游过深圳湾。顺利的话,一个多小时就能游到香港新界北部的元朗。这个成功率挺高的,因此文革期间珠江边上每天都有数千人练习游泳,当时伟大领袖也横渡长江嘛,老百姓跟风游泳,当局无话可说。

大逃港
大逃港(网络图片)

不过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毗邻香港的20公里海面上,每天都漂浮着数百俱尸体,海风都腥臊不堪。深圳蛇口还有叫“拉尸佬”的,有200多人,每天都要拉逃港者的尸体,然后拉上来到蛇口公社,每个尸体领15块钱。人们在下海之前往往在黑暗中说: “我们再念一遍毛主席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排除万难,争取胜利。”喊着社会主义口号,咕咚一声扎到海里游向资本主义。

1962年4月,从惠阳、东莞、广州、南海、潮安等 62 个县市,还有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来的公民排成长队,扶老携幼、牵儿带女,大量的涌向香港。最多的时候,一天4000人。中港边界梧桐山, 20 多公里长的铁丝网,隔十几米就有一个一人宽的大洞被剪开了。白天广东省的边防部队刚给补上,晚上又给凿开了,开的洞还更多。

后来难民实在太多了,香港政府决定放弃安置难民。3万逃港者集结在香港的上水华山,在山中喘息,不敢出来,警察抓呀。5月15号,金庸旗下《明报》发表了首篇社评说,最宝贵的是人的生命,最大的仁政是救人的生命。《明报》的报馆都成了救援物资中心,大家往这捐东西。后来《星岛日报》又刊登了“百名难民寄语香港亲友”一文。宗教团体、乡亲组织、新闻媒体发起了集体行动。前后共有十几万人次送衣、送粮食、送水,送到华山上去救这些难民。后来香港政府说,不行动者做抗命论,逼着香港警察执行命令。于是香港警察开始将一批批的越境者强行拖上卡车,送到收容营地。

当时香港政府决定,偷渡者进入收容营之后可以吃两顿,第二天派车从罗湖桥把人送回大陆去,但是勇敢善良的香港市民开始行动起来了,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同胞兄弟再次被投入大陆的迫害当中。第二天一早,一看收容站外面陆陆续续、陆陆续续地来人。几万名香港市民围在上面,手持饼干、面包、粮袋。当卡车长龙驶出营区外,公路两旁粮袋齐飞。扔食品袋的香港人在哭,车上接食品袋的大陆兄弟也在哭,泪雨倾盆。

当卡车长龙驶出营区外,公路两旁粮袋齐飞。扔食品袋的香港人在哭,车上接食品袋的大陆兄弟也在哭,泪雨倾盆。
当卡车长龙驶出营区外,公路两旁粮袋齐飞。扔食品袋的香港人在哭,车上接食品袋的大陆兄弟也在哭,泪雨倾盆。(网络图片)

突然,这群从来生性温顺但是不屈服强权的香港人,纷纷冲出马路,躺在地上了。上千人用自己的肉身组成了屏障,阻挡车队。香港警察那个时候怎敢下手把车开过香港市民的身体呢。同时许多越境者就纷纷跳车逃亡了。警察也是象征性的伸手拦一下,你跑吧他也不追。于是在市民的帮助下,3万华山难民,一半多都跑进了香港市区,成为了香港的一员。

后来中共周恩来得知逃亡运动后,下令广东省委制止外逃,1万多名官兵开始集中清理逃亡者。1962年的6月19日,历史上的今天。广东省东莞县委发出指示,对参与外逃的国家机关干部、教师一律开除公职,是党员的一律开除党籍,这是大陆方面对待逃港最明确的文件指示。

深圳经济特区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被大逃港逼出来的

但是,这强硬的党的政策依然无法阻止人们继续用脚投票。大陆的朋友们几乎都听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设计师。中共的歌曲还唱说,深圳经济特区是邓小平这位老人画了一个圈这么来的。其实,深圳经济特区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被大逃港逼出来的。

1978年10月,被打成反动分子刚刚出狱的习仲勋,被委以重任看守南大门,当了广东省委书记。那个时候是广东偷渡外逃最严重的时期,这边香港经济腾飞,两地差距越来越大。习仲勋上任就跑去宝安县,说要搞调查,把那些逃港比较严重的大队的支书都召集来了。

这些人肚子里都冒着火,刚才不是说了因为逃港问题要整肃基层干部嘛。习仲勋就说了: “我也受过迫害的,我知道你们无奈说了很多假话。我就是想听听你们现在说实话,说错了不怪你们。你们给我说实话,逃港到底有没有办法治?”

习仲勋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在1967年9月被带到陕西咸阳西北农学院接受批斗。
习仲勋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在1967年9月被带到陕西咸阳西北农学院接受批斗。(网络图片)

下面有基层干部说了:“我看不要治,老百姓自由,去就行了,抓人干什么。”

“香港怎么能随随便便去呢,政策不允许嘛。”

“宪法不是说居住自由吗”,有一个老头基层干部突然蹦出一句来说,“我们共产党自己说话不算数啊。”

“嘿,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习仲勋生气了,“你是不是共产党员?”

“是,20年党龄,三代贫农”,给他顶回来了。

习仲勋早听说过宝安人不怕官,但没想到这么不怕,“你叫什么名字?”

“文富祥,我是宝安县芙蓉公社凤凰大队党支部书记。”

那个年代呀,抽烟没有过滤嘴,要卷烟。这烟纸包烟丝这边要用力裹紧了,然后拿嘴唇沾一些唾沫给粘上,前面的松一点,好点火,农民就管它叫做“喇叭筒”。这文富祥书记就把“喇叭筒”从嘴上摘下来,在脚下踩灭了,说:“习书记,你也是吃过苦的,我才对你说真话。共产党政策要是不改,人都会跑光的。” 两天后习仲勋离开宝安,回广州前他说:“香港九龙那边很繁荣,我们这边冷冷清清很荒凉。人往外跑,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经济搞好了,逃过去的人会跑回来的。”

一年后,逃港最前沿的宝安县委提出了关于发展边防经济的规定,建成了一个13条建议,在深圳划一个对外政策的地区,这个范围基本上就是后来办深圳特区的区域。种菜、挖鱼塘,用这个供应香港挣钱。这日子是这么开始好过的。

1982年时的深圳(深圳于1979年在原宝安县的基础上设立)
1982年时的深圳(深圳于1979年在原宝安县的基础上设立)(图片:Robert Schediwy/维基

习仲勋这个当年中共早期的陕甘宁特区政府主席,就到北京跟中央要深圳特区的政策。其实什么是特区政策的本质呢?就是中共不再有什么政策,老百姓只要有了哪怕那么一点自由的空间,人民生活就可以改善了。在《大逃港》作者陈秉安的记录中,有一位深圳宝安农民这样说:“改革开放这四个字,你们是用笔写的,我们是用血来写的。”

持续20多年的大逃港人潮慢慢平息了。上个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首富当中,40多个人都是改革开放之前的逃港者。像金利来的老板曾宪梓、一传媒的集团主席黎智英、期货教父刘梦熊。不仅这样,还有像倪匡、罗文、梁立人这些香港的文化精英,都是逃港者当中的一员。

当年逃港影响最大、最轰动的人物是谁?

当年逃港影响最大、最轰动的人物是谁呀?马思聪。他是中国第一代小提琴演奏家和作曲家。生在哪?广东海丰县。他的父亲担任过广东省的财政厅厅长,当时也算官二代吧。幼年的马思聪,表现出对音乐的惊人天赋。他是第一个考入巴黎国立音乐学院的黄种人,回国后就担任中国第一所私立音乐学院的院长。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马思聪创作了不朽名作《思乡曲》。1948年,当时的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来找马思聪。他当时是住在香港的,直言不讳对他说了:中国看来要落到共产党之手了。共产党是扭秧歌、打腰鼓,是不要贝多芬、莫扎特的。美国政府邀请您去美国大学任教,这五线谱是世界语言。您可以到美国去发挥,马思聪当场谢绝了。

结果1949年乔冠华等人鼓动马思聪一家人,从香港坐船与100多名知名人士抵达北平。1950年,他被任命为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1958年就开始反右了,当时马思聪还没有受到批判,没划为右派,躲过了一难。

1962年 马思聪与马如龙父子
1962年,马思聪与马如龙父子(图片:《人民画报》)

但是你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马思聪有一天被押上卡车送到音乐学院挨批斗。一下车,脚还没站稳,一桶浆糊就倒在头上。啪啪,贴大字报,一块上面写着“资产阶级音乐权威马思聪”,另外一块上面写的是什么 “吸血鬼”,然后给他戴一顶高帽子,说是牛鬼蛇神。自己还一只手提一个破搪瓷盆,一只手拿鼓槌敲,说是敲响了资产阶级的丧钟。

后来马思聪一家人乘船,从广州附近沿水路逃到了香港。帮助过他的厨师和他自己的亲人包括岳母、侄女,后来都被迫害致死。马思聪到达纽约之后发表讲话说:“我个人遭受的一切,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文化大革命的那种残酷、无知和疯狂是前所未有的。我和我的家属像乞丐一样在各处流浪,成了漂泊四方的饥饿的幽灵。” 1985年马思聪“平反”,也不断的有中国的高层请他回国。但是马思聪夫妇是直到去世都没有再回过大陆。

“中国的柏林墙”内仍然充斥着丑化香港的谎言

逃港潮在世界史上是冷战的一部分,国际社会把深圳河称为“中国的柏林墙”,每个逃港的人都是悲壮的英雄。成功逃到香港的人们留下了他们各自的传说和故事,而那些倒在逃港路上的人们却成了一个统计数字,记录着共产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

美国总统川普说过:“事实上几乎所有尝试过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地方,都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腐朽。”当年南下解决逃港潮的中共官员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今天成为了中共的党魁。因为当年他的父亲为了不让逃港的悲剧继续蔓延,不得不放下共产党对人民的严控。哪怕这一点点施舍的自由,已经足够让坚韧的中国百姓过上了不算太糟的日子,尽管他们同时付出了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环境,和那已经残存不多的道德观念。

今天的中共却已经强大到可以去影响,甚至主宰当年宽厚容纳大陆逃难者的香港。在逃港第一线的深圳,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大陆最富裕的城市,深圳博物馆将“大逃港”改写为“赴港就业”!没有勇气反思自己的丑,却擅用谎言编造说,香港的繁荣正是因为大陆的劳动力支撑起来的。而饥荒、人权迫害、军人的射杀不见了,海面漂泊的那些宁可去死也要自由的年轻的亡灵不见了。

2018年时的深圳
2018年时的深圳(图片:维基小霸王/维基

中共对香港进行丑化宣传,还发过一份文件,叫做什么《人间地狱——香港》,其中是这么描述的,说香港是世界上最荒淫的城市,黑社会横行,是最大的制毒、贩毒基地,香港自杀者也是世界上最多的之一。然而97回归之后,广东省公安厅每天不是核发150名单程证吗,让香港居民、大陆亲人可以团聚。就在这150名单程证当中,总有一批当年造成饥荒、造成逃港悲剧的那些革命权贵们的红色后代。他们占据着其中大量的名额,他们要继续享有“痛骂民主自由,并用独裁社会盘剥来的财富在民主自由社会继续享受”的特权。

香港的米埔自然保护区是一片湿地,这个海滩有大片的红树林,每天都有来自全世界的鸟类爱好者到这里来观鸟。在这里有一个浮筒和木板搭起的小路,可以一直走到一个观鸟屋。海湾对面的深圳,有个帝王大厦,看得可清楚了,这里手机信号显示都是中国移动的网络。在眼前这片海面和沼泽下面,不知道有多少没有名字的逃港人永远的留在了这里。有一位逃港的老人说,我死后骨灰都不要吹回这边来!

历史上的今天——大逃港

“拿去吧,我只能给,我还有一方热土可退;还要拿,我不能再给,因为我的身后是大海,我已经无路可退。”

 

视频链接:

逃港的大陆人和无路可逃的香港人。深圳经济特区是被大逃港逼出来的?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 (历史上的今天 20190619第365期)

来说几句


Shirley
2019-10-03 10:08

我向朋友們推薦你們的視頻,可是一些廣東朋友,國語水平不夠,盼望在視頻中加中文字幕,讓你們的努力廣傳,利益更多人。
我的父母是逃港潮中的過來人,我吃過香港善良市民拋向卡車的餅乾。我能見證文章所提之歷史時刻,感謝你們把歷史資料加上分析,讓未經歷過的人知道。🙏

奚琞媛
2019-11-02 07:25

在youtube 頻道滯後一天是有字幕的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