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凡是专制政权所进行的改革都最后爆发革命,这是共同的规律。(图片:NTD图片)
辛灏年:凡是专制政权所进行的改革都最后爆发革命,这是共同的规律。(图片:NTD图片)

专访辛灏年(4): 专制政权进行改革的共同历史结果 — 致革命爆发

辛吉
2019-08-20 07:48
凡是专制君主所进行的改革,专制政权所进行的改革,都是改革开放,都是在一段时间里经济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可是由于政治上的权力不放,政治制度不改,造成落后的、甚至是反动黑暗的政治制度和先进的经济改革的方向的矛盾,造成社会矛盾的尖锐化,造成了更大的、更普遍的社会不均,最后革命爆发,一朝而亡。这是共同的规律。—— 辛灏年

2019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大坎儿”,民间流传的“逢九必乱”之说对中共的命运不是虚言,从美中贸易战,到香港“反送中”,到台湾“反红媒”,以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反共声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势不可挡的历史阶段。

这股历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动者就是辛灏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统治摇摇欲坠的这个年头里,各地邀请辛灏年教授演讲的安排接连不断。本台节目制作人方伟也特别专访了辛灏年教授。

辛灏年教授现在已是71岁高龄,定居美国。他的原名是高尔品,安徽巢县人,在中国大陆时是著名作家,后专注研究历史,来到海外后著有揭示中国现代史真相的历史巨著《谁是新中国》。因对中国现代史深刻独到的研究和见解,辛灏年教授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和代言人”。

在访谈中,辛教授从他的个人成长和成名,到他对历史的学术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对台湾和两岸未来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满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谈更像是一场精彩的演讲,而他早早就洞见中共之命运真相的真知灼见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我们把这次对辛教授的专访整理成文(使用第一人称),陆续发表,敬请关注。

(接上文:专访辛灏年(3):  文坛乱象丛生  作家队伍分化  党文学令文坛失色)

文化部作协会上揭示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真相

在1984年2月,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会议在涿县开,全国去了30多个作家,都是写农村题材的,而我恰恰是不太写农村题材的,但是要我去,我就去了。去了以后,在这个会上,是王蒙主持的,请到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负责人和中共中央农村工作委员会主任杜润生先生,他今天还健康地活着,90多岁了。

整个开会我没讲话,因为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要欢呼中共中央1984年的1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为了宣传党的1号文件,就是允许农村的联产承保责任制扩大,允许农民把自己的农产品拿到城市去卖,允许农民自己自由选择耕种,大概这几条内容,就是扩大农村改革状况。

王蒙为了自己当部长,就开了这个会,就要宣传共产党的1号文件,就要用文学的方式,来为党的政策进行宣传。这文学还不是回到了“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阶段吗?叫我讲什么呢?我什么都不讲。

王蒙我们本来就认识,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他经常到我们这儿来玩,我本来对他印象就不够好。直到会议要结束的那天下午,他要逼我讲话,而且用调侃的口吻说:尔品啊,都听说你很厉害,你很能讲话,有思想,你为什么不讲话?大家都讲过了,你为什么不讲?我说,我不讲。他说,为什么?我说,讲了犯错误。他说,怎么会犯错误呢?现在讲话有什么犯错误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他逼我逼得很厉害。结果杜润生先生也叫我讲,其他的朋友们也叫我讲,我说,好吧,我就讲吧,讲错了你们不要怪我啊,不要抓我就行。

我简单地讲了一个问题。我说:我对中共中央1984年的1号文件非常赞成。我就把它的文件内容概述了一下,然后说,这样扩大农村的改革是有相当好处的,因为农村改革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这使我想起了400年前法王亨利四世上台的时候。亨利四世是在结束了法国30年的宗教战争以后,也就是法国30年内乱内战以后,重新统一了法国。所以亨利四世在法国历史上地位相当高,没有他就没有统一的法国。他上台做了国王以后,发表的第一号诏令,就跟中共中央1984年发的第1号文件一模一样!

我就把亨利四世第一号诏令的一、二、三、四……几条全部背出来了,一模一样!全场傻了,气氛紧张,没有一个人吭声,王蒙的脸已经涨红了,唯有一个人,杜润生先生,他笑嘻嘻地看着我。在这种状况下,我结束了我的讲话。没有掌声,但是从眼神和手势上,我看到很多人对我表示佩服。王蒙是一脸不开心。

为自由创作婉辞优厚研究室工作之邀

晚宴的时候,我和我们安徽的大作家陈登科老师最后进入餐厅,当然很讲究了。杜润生和王蒙身边空了两个位置,就叫我们过去。陈老讲,不要跟他们在一起吃饭,跟他们在一起吃饭讲话没自由。我说,我根本不会去,我们俩自己找地方去。哪知道杜润生先生指着我:小高,你过来,陪我吃饭。王蒙一听那个表情就不对了,我也觉得很奇怪。我说,我不来了,那是你们领导坐的地方。杜老说,你告诉陈登科先生,请他让你过来,你一定要过来,我想跟你谈一谈。陈登科一听说,尔品你去吧,杜老人很好。后来我就去坐下来。

杜老就问了我一句话:你是个作家,写小说的,你怎么懂这么多历史?你怎么对改革开放有这么深度的研究?因为在我当天的发言中还讲了改革开放的一些共同问题,所要引起注意的问题,它必然的发展,提出了只改经济不改政治的可怕和后果,我都讲了,我讲了40分钟。我就告诉杜老:作为一个作家,我认为我应该有一个宏观的眼光,要能够从社会生活的发展上看到不同国家、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政权所做的共同的事情,在不同的国家里面,不同的地区里面发生怎样的结果,为什么会产生共同结果。

杜老非常兴奋,他兴奋到要我到他的中央农村研究室工作,跟我讲了到他那儿工作的很多好处。对我来讲简直是知遇之恩啊!他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人,我就顿了很久,我就跟他说:杜老,您如此待我,知遇之恩!但是我不能到您那儿工作,第一,我不是党员,连共青团员都不是;第二,我是个作家,喜欢自由。他跟我讲了很多:你是很自由的,你在全国各地跑,做调查研究,给你的创作丰富素材,丰富题材。后来我就说了句老实话:杜老,我跟您说吧,我这种人到您那儿工作,是干不久的,并且您也干不久。他一愣,就没吭声。后来我们就吃饭聊天,他确实对我很不错,一再跟我谈各种各样的知识,关于改革开放这些问题。

我的预言没有错,不到两年,他就跟胡耀邦先生一道下台了。如果我去了呢?不是倒霉,就是流放新疆,流放西藏了。

共同历史规律和结果:专制政权进行的改革,最终致革命爆发

我知道,文学上进行紧缩和控制在八零年下半年就开始了,在思想上的开放到八四年左右开始收缩,1983年它搞过一次“反对资产阶级精神污染”,这个趋势它只能证明一条,企图恢复象“文革”时一样。我看到这个趋势,我就能看得出来,由于只改经济不改政治,政治上绝不想改专制为民主,经济上改革开放的成果首先被贪官所攫取,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社会矛盾必然加剧,而社会矛盾加剧的结果就必须停止改革。我当然也是从书中看来的,结合了中国的事实。

尼古拉二世的蠢臣、负责改革开放的司徒雷廷就说过一句话,他说:改革是用来预防革命的,如果革命不会爆发,改革继续进行,如果革命有可能爆发,改革必须中止。这是司徒雷廷的名言,尼古拉二世的宰相。

想想看,从欧洲的几个国家到北非的国家,我都研究了,凡是专制君主所进行的改革,专制政权所进行的改革,都是改革开放,都是在一段时间里经济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可是由于政治上的权力不放,政治制度不改,造成落后的、甚至是反动黑暗的政治制度和先进的经济改革的方向的矛盾,造成社会矛盾的尖锐化,造成了更大的、更普遍的社会不均,最后革命爆发,一朝而亡。这是共同的规律。

(待续,敬请关注)

点击此处阅读本专访系列所有文章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8-26 12:07

“辛灏年”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深意没有? 谢谢。

匿名
2019-08-27 20:01

据我所知,是辛亥年的谐音,辛亥革命,浩荡之年的意思。

匿名
2019-08-26 14:53

“灏”:①形容词,广大的意思;义同“浩” ②形容词,水势无边际的样子。
“辛”:1.辣味,古以酸甜苦辣辛咸为五味…… 2.伤心,悲痛。 3.劳累,辛苦。 4.天干的第八位 5.姓氏
“年”:谷熟、年龄、寿命、节日、一年的简称、指科举时代同科考试中的关系。

匿名
2019-08-26 12:04

改革春风吹满地,开裆裤儿跑得淅,金钱美色使劲搞;黄粱美梦醒来泣。

捉虫侠
2019-08-26 14:33

帝师腊肉晒满地,
开裆裤儿跑得淅,
金钱美色死劲搞;
黄粱美梦醒来泣!

匿名
2019-08-27 06:43

唉,,,太自卑了,我今天仿佛来到了「秀才园地」,看到如此绝妙的诗句–悔不当初该多读点书啊

匿名
2019-08-22 18:34

王蒙这个党棍还在春风得意呢

匿名
2019-08-21 10:49

“陈胜吴广”的“起义”,虽然大快人心;但却最终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最后据历史中说:陈胜最后是被自己一起“起义”的兄弟所杀……
难道当时的朝廷就已经具有统战意识和大内洞洞拐啦?

匿名
2019-08-21 10:37

“流氓无产者”—— 有“流氓”二字不太好听,于是就去掉这个两个字,简称为“无产者”了;然而今天天朝的“流氓无产者”们都在西方欧美等发达国家秘密藏有天文数字式、来历不明的存款,我就纳闷儿了:这么先进的“无产阶级”却盗窃国家巨额财产据为己有,怎么还大言不惭地标榜为自己是“无产者”呢?。。。。

匿名
2019-08-22 00:01

“极品流氓”,没有更流、只有最流!

匿名
2019-08-21 02:37

消灭中共,人人有责!

匿名吴明
2019-08-21 00:00

佩服之至!

匿名
2019-08-20 23:37

【邱震海:中国需要法治,而非法制】法制(rule by law)就是统治者制定并运用法律来完成统治,统治的主体是统治者,法律只是工具;而法治(rule of law)则是法律成为统治的主体,而非统治者,统治者必须服从法律。
秦王朝的“严刑峻法”是没有民主基础的“法制”,体现的是君主意图,维护的是统治者的利益,必然导致公平缺失、剥削加剧、社会动荡……

匿名
2019-08-22 00:10

“法治”与“道德建设”应该同步同轨进行,而道德与普世价值观又离不开我们的传统文化的精髓,现在已经有人把“中国传统文化”称之为“神传文化”了。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说过一句话叫“爱民如子”,我理解这个意思就是:要想办法提高人民老百姓们的知识水平、文化素养、道德风貌、等等,不然的话——你这个“愛”有體現在哪裡呢?

匿名
2019-08-22 09:25

The CCP is just the other way!So it is evil cult!!

8964
2019-08-20 22:56

你们还是要研究一下“邪党孽畜心理学”,这样才能在学术上有更大的突破。

大陆网民
2019-08-21 05:26

“邪党孽畜心理学”到底是个啥东东?它与“中南海厚黑学”是一个意思吗?请大师开示,谢谢。

匿名
2019-08-22 00:14

太尖锐、太敏感、太庞杂!若要详细解地剖出来会“一杆子打死一船人”的,还是各人去酝酿酝酿吧,,,

匿名
2019-08-21 22:39

“中南海厚黑学”,最正式成书提出这个名词的是——海外著名作家兼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破空先生在他的《中南海厚黑学》这本著作中阐述了他的许多观点,同时也的确诠释了中南海高层种种“官场现形记”以及许多耍流氓的手法和他的耍流氓的“理论支持”…… 但我有一个小问题是:研究邪党的流氓手段与流氓理论的目地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是我看这本书以后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的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
《西游记》里面,唐僧师徒四人历经千辛万苦、种种磨难最后才终于取得真经,而每每在唐僧碰到妖魔鬼怪的魔难时,孙悟空就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在孙悟空是在是无能无力的时候,就不得不去找观音菩萨帮忙解决问题了,面对这些妖魔鬼怪,观音菩萨说:“孽畜,还不快现原形!”、再或者是拿着一个法器说:“孽畜,还不快进来!”……
而“孽畜心理学”就是说,你既要举一反三地知道这个邪党的耍流氓的逻辑思维以及其耍流氓的理论,同时还要知道:它们为什么要这么搞,它们这样搞是不是在针对这我们正常人一些所忽视的漏洞或思想里还有不成熟的地方——所以,你一味的、绝对化地去找别人原因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审视一下自己可能有在那个方面给别人留下了“空子”?!而这样“双管齐下”地来解决问题 我觉得往往比单方面要求来解决问题要强的多啊。

匿名
2019-08-20 18:31

杜润生(1913年7月18日-2015年10月9日)原名杜德,山西省太谷县阳邑村人,中国经济学家,资深农村问题专家,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之父”。《维基百科》
这个还请查证下。

龘龘
2019-08-21 05:34

“长寿老人”!整整活了102岁,这个杜德有什么长寿秘诀没有?

匿名
2019-08-22 00:23

我有句话说出来没有不敬的意思哈:就是说你在“流氓无产者”的包围之中还活得这么悠闲乐哉的,这不是有点极具讽刺的意味儿?
说得不妥,请大家批评指正哈。

匿名
2019-08-20 10:07

很佩服辛灏年先生眼光的独到与透彻!如此看来研究真实的历史的确是能够使人的思想得到升华,,,
不过,搞八字预测的、还有命理学家们,他们虽然没有真正的去研究历史,但他们也能够运用他们掌握的专业知识来预测设定的某国某个事件的吉凶与整个事件发展运动的走向,甚至有的命理学家甚至能预测出来将来会发生的事情,——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那既然历史是由人民革命而走入客观规律的循环;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命理学家又是怎么能够预测出来呢?这个问题就有点不好理解了。

匿名
2019-08-20 18:35

由此可见历史并不是人民创造的,而是事先安排好的剧本,由人来演出。

匿名
2019-08-20 20:36

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比较敏感,您这个说法我也没有完全苟同;总而言之比较复杂……
鄙人愚见:“历史”与“人民创造”这两者之间并不是孤立与毫无联系的,打个比喻:以一个个体的人来说—— 假如这个人名命中注定是个大恶人,从“八字命理预测学家”的眼光来看,他这一生中将要做许多大恶事、可能会伤害到很多人,,,
但由于一个不平的事件的触法,这个“大恶人”在思想上引起了很大的反思,结果最终这个“大恶人”最终选择了皈依佛门,从此不问世事……
那这从“命理学”角度来看的话,这不就是已经被安排的道路得到了改变与转变吗?是不是?

把历史当酒品
2019-08-20 22:47

清朝的顺治皇帝不是大恶人,但年纪轻轻的就坚决选择了要出家当和尚。在顺治皇帝看来:没有什么比做皇帝更苦、更累、更痛苦的事情了,所以在高僧的点悟下,他出家主意已决!孝庄皇后最后也不得不对作出让步,,,

匿名
2019-08-20 16:04

宿命

李在印
2019-08-20 12:46

你呀,你这个问题说复杂就复杂得不得了,说简单也简单得了不得! 这其实是牵扯到一个信仰问题、牵扯到一个“有神论”和“无神论”的问题…… 怎么说呢?中共历来就讲:“人定胜天”、“历史唯物主义”等等
为什么中共这么诋毁神佛呢?你说你搞“马列主义”,那你搞你的吗;人家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人家搞人家嘛,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为啥别人就不能再中国大陆生存、存在呢?

江湖秀才
2019-08-20 20:52

中共是一群流氓邪货篓子,没有执政合法性!你正的要存在就威胁到他的“执政合法性”了,像一面镜子一样 照出了邪恶的一切不正……
所以,中共要搞独裁,要封锁网络、要剥夺人民的自由、要钳制思想、要搞暴政、要搞统战、要强奸民意等等等等

匿名
2019-08-20 09:56

王蒙最后当上部长没有?

匿名
2019-08-21 04:44

性格决定人生, 李鸿章、翁同龢,很适合伺候满清皇室,但也有一些汉族知识分子就是看不惯满清皇室。王蒙的性格适合当文化部长。

匿名
2019-08-21 03:05

天朝有些著名作家,其实也并不是不知道中共的一些流氓手段与那些整人害人的东西,在层层的高压之下,虽然他们不得不唱赞歌、歌舞升平;但有些作家还是有人性的一面,这些东西在一些作品中也隐隐有所展现和流露——就这一点,我感觉已经就很了不起了……
我陆陆续续也看了许多由原著作改编的一些电视剧和电影,他们的作品在某些方面,如果仔细品味起来,你就会感到有些多神奇亮点——只不过,这些东西隐藏得很复杂,你们没有一个很开放、开阔的思想与眼界,还真是挖掘不出来,,,

匿名
2019-08-20 18:25

当了

胡惜進
2019-08-20 20:56

真的当上了“文化部长”?我咋没听说呢

KKK
2019-08-21 05:13

“中宣部”与“文化部”合并没有?那现在的“中宣部”不是三朝帝师——王沪宁在负责吗?王沪宁是“研究马列的博士”,王蒙是么能与他相提并论咧?,,,,

匿名
2019-08-22 00:36

这个里面却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你说你一个搞文学的、搞艺术的的“精神匠人”,你却要当“流氓无产者们”政权下的文化部长_____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真要当上了“文化部长” 你有可能要比“三朝帝师”王沪宁还要坏、还要狠●●●

大陆网友
2019-08-20 12:52

没有吧,好像还是地方作协的头头,,,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