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日:中共央行利率改革无助提振经济。(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华日:中共央行利率改革无助提振经济。(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华日:中共利率改革难遏制经济放缓

賀景田
2019-08-21 13:20
中共央行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推出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期提振陷于衰退的经济。但经济学家认为,此举力度太小,无法遏制中国经济放缓。还有经济学家认为,新的贷款利率制度推出后,中国商业银行面临多难选项局面。

中共央行日前推出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意在降低小微企业借贷成本,提振陷于衰退的中国经济。但《华尔街日报》报道,经济学家认为,这一举动力度可能太小,无法遏制中国经济放缓。有经济学家分析认为,新的贷款利率制度推出后,中国商业银行将在利润、风险以及合规之间寻找到新的平衡,这将是一种多难选项。

中共央行利率改革无法阻止经济下滑

《华尔街日报》8月21日报道,中共央行调低新的参考贷款利率,据说是为降低小微企业借贷成本,目前,这些私营领域的企业已经陷入困境。不过经济学家表示,这一举动力度可能太小,无法遏制中国经济放缓。

周二,中共央行将两个品种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设定在基准利率之下。LPR以实际银行贷款价格为基础,取代基准贷款利率作为银行贷款的定价基准。

对此,华日报道认为,与下调基准利率不同,此次利率改革不过是贷款定价的“换锚”,对经济影响微乎其微,此举只会影响银行发放的一些新贷款。

国海证券经济学家樊磊表示,就贷款利率而言,这算是一次降息,但降息的幅度非常小。他原本预计周二调降幅度为0.25个百分点,也就是把一年期LPR降至4%左右。

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几个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已经降息,但中国基本上没有跟随。北京方面担心,这会发出过于强烈的宽松信号,并可能导致房地产泡沫膨胀,同时推高当局一直努力控制的债务水平。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放缓至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显示北京方面采取的支撑经济增长的措施效果甚微。

华日报道指,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的一个薄弱环节,这个领域受经济放缓冲击最为严重。

最近,中共央行对中资银行实施降准措施,以鼓励其贷款给小微企业。但银行对这些企业的放贷意愿很低。银行认为,民企风险高于国企,民企因此获得低息融资的机会很低。尽管中共央行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数十亿元人民币,但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并没有大幅降低。中国商业银行自身也疲于应对大量不良债务。

中信银行杭州分行的一位贷款业务负责人表示,尽管有最近的改革举措,该行依然不会调降贷款利率,因大多数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基本上都无法赚钱。他说,银行在政府命令下不得不向这些小企业发放贷款。

贷款回报率的降低预计将进一步挤压银行利润率,面对更激烈的竞争环境,银行发现难以降低存款利率。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Evans-Pritchard表示,如果中共央行想继续推低LPR,需要采取其他举措,比如调降MLF利率,以降低银行的融资成本。

经济学家:金融机构需平衡更多因素 或造成政策空转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8月21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对于融资贵和融资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商业银行往往几乎一致的抱怨,中小企业信用差、报表不全、规模效应差、一旦出现违约客户经理要终身负责。然而,在同业业务、房地产相关业务以及各类创新业务中,商业银行却从来是“任劳任怨”。

但此次中共央行表示,在新的LPR利率制度下,未来房贷利率不会出现下滑,这也意味着即使“降息”,房地产市场也难以得到关照。这就是说,堵死同业金融以及房地产金融的思路将被延续,作为货币政策传导中枢的商业银行,需要在利润、风险以及合规之间寻找到新的平衡。

周浩认为,这自然会引发一个问题,商业银行可能被迫向制造业和中小企业发放贷款,但银行内部可以通过定价机制来保持对这些行业的高利率,某种程度上会造成政策空转。这个所谓的资金转移定价机制(Fund transfer pricing)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银行的利差,即银行可以以存定贷,或者以贷定存,目的是在存贷款之间保证一定的价差,那么最终货币政策的效果将会被打折扣。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商业银行不愿意向实体经济发放贷款,最终大量资金会集中在银行间市场,并压低债券收益率,最终要么是财政发力、要么是鼓励高评级企业发债,这仍然会导致结构性问题的存在。

周浩表示,中小银行背后存在的影子银行体系、房地产金融背后存在的资产泡沫风险以及层层嵌套的合规风险、债券交易背后存在的重复杠杆风险,都需要正视,这样的金融泡沫一旦破灭,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会带来更大的伤害。因此,对面临困难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给予支持,至少是一个更值得尝试的选项。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