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首】历史学家辛灏年访谈:回望百年辛亥 谁才是新中国(二)—— 文坛新秀 直面人生

齐玉
2019-08-23 07:12
从我记事开始,看到的就是血腥的统治、许许多多知识分子和无辜人民遭受共产党迫害。所以在我得到一点点创作自由的时期,如果不批判这个社会和现实,那我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作家。

上一集我们讲到,青少年时期的高尔品,由于父亲的右派身份,饱受歧视和白眼,被压抑成了“小老头”。不过才华出众的他并没有沉沦,而是默默的从书中汲取智慧,别看他外表沉静,但胸中自有丘壑。

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和代言人的辛灏年。(图片来源:博大出版社)

1976年,文革结束,中国迎来了短暂的思想解放,高尔品的人生出现转折。

“所以讲到我整个人生,小的时候,十年前我应该说是过得非常忧郁的生活,等到十岁以后,我就是人下人了,看尽冷眼受尽欺凌,等我好不容易在20多岁进入机关工作的时候,我是一个党委书记做报告必须要我给他写的人,可是因为我的成分不好,政工组一定要把我从机关给赶出去,我就一直生活在这种矛盾当中。

真正的翻身是我当了作家以后。76我已经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1979年赶上文学解放的末班车。写了几篇小说。当时比较有名的几篇,比如《细胞闲传》、《我的妈妈》这些小说在全国都是转载许多许多次,从北京到上海都转载,那么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一个青年作家啦。

图为著名史学家辛灏年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图片来源:大纪元)

那么,北京在1980年在每一个省挑选一个已经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到北京集训,中央文学讲习所,通过这次集训,当然我们有所提高啦,我就做了专业作家了。我回到安徽就成了作家协会安徽分会的专业作家。

从1978年到1980年左右这2、3年的时间里面,那个时期冲出来的作家,像我们这一批作家,都怀着相当的对社会的责任感的,对于自己苦痛的反应,而且也是对社会苦痛的一种反应,但是我们公开提出干涉生活、干预生活这样一种创作 方针。

作家要干预生活,作家描写生活,要描写生活当中应该改善的东西,作家不能一味的去歌颂党和国家领导,要描写人民的痛苦、社会的病态,要像鲁迅那样敢于直面人生,因为我们所遭遇到的人生是比鲁迅所面临的人生要痛苦一万倍、血腥一万倍。

……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