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做一个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图片:公共资源)
辛灏年:做一个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图片:公共资源)

专访辛灏年(6): 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把我从两种痛苦中提升出来

辛吉
2019-08-23 08:50
我出版这部小说的时候,正是“六四大屠杀”之后10天,当时广州电影制片厂的一个编辑突然从广州坐飞机来到合肥……我问他,你找我做什么?他说:我看了你的《少夫人达琳》了,共产党垮台的第二天,我们就要把它搬上屏幕。虽然共产党没有垮台,可是这本书,在中国大陆一直盗版到今天。—— 辛灏年

2019年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大坎儿”,民间流传的“逢九必乱”之说对中共的命运不是虚言,从美中贸易战,到香港“反送中”,到台湾“反红媒”,以及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反共声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势不可挡的历史阶段。

这股历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动者就是辛灏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统治摇摇欲坠的这个年头里,各地邀请辛灏年教授演讲的安排接连不断。本台节目制作人方伟也特别专访了辛灏年教授。

辛灏年教授现在已是71岁高龄,定居美国。他的原名是高尔品,安徽巢县人,在中国大陆时是著名作家,后专注研究历史,来到海外后著有揭示中国现代史真相的历史巨著《谁是新中国》。因对中国现代史深刻独到的研究和见解,辛灏年教授被誉为“中国现代史忠诚守护者和代言人”。

在访谈中,辛教授从他的个人成长和成名,到他对历史的学术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对台湾和两岸未来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满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谈更像是一场精彩的演讲,而他早早就洞见中共之命运真相的真知灼见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我们把这次对辛教授的专访整理成文(使用第一人称),陆续发表,敬请关注。

(接上文:专访辛灏年(5):  中共改革开放致社会两极分化现实的深度反映)

中国的历史反思在八十年代中期拉开序幕

在我决定写辛亥之后历史的这个时候,正好我又碰上了一个契机:1985年中国共产党为了统战台湾国民党,破天荒地宣布国民党也抗战,它把禁止大陆学者研究国民党抗战的这个堤坝、40年的堤坝,自己打开了一条缺口。这条缺口既然打开了,无数的中国青年学者、作家、记者或普通的知识分子,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开始研究这一场抗战究竟是谁打的、谁领导打的。中国的历史反思从这里拉开了它的序幕。

而我,为了研究“辛亥革命”,为了写一本表现“辛亥革命”以后中国现代历史的发展,我就一下子也沉醉在这个历史反思的巨大波浪里,虽然这个巨大波浪在当时还是相当的隐性的,有些东西能够发表出来,有些东西根本出不来,但是大家开始在关心,在研究,在发掘,在发现。

研究的史料和数据从哪里来?大家开始只能看共产党的书,比如说,我写《谁是新中国》我就不用国民党资料,也不用台湾资料,我用的资料都是共产党的文件、毛泽东著作,共产党没办法批判我。所以这么一个状况下,我就面临着几个任务:一个,为了写长篇小说而研究历史,从“辛亥革命”开始,而要从“辛亥革命”开始,就必须从晚清的改革开放开始。第二个,我又遇到了历史反思的潮流,主要是反思抗战,然后再从抗战推向前去,研究北伐,研究国民党统治的时代,研究孙中山“三民主义”,研究“辛亥革命”,中国国民革命和中华民国……我就沉进去了。这样一来,辛亥前的晚清改革开放,和辛亥之后中华民国的历史命运,中华民族在那一场长达14年的抗日卫国战争当中的表现和它的艰难,以及它最后的胜利,都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了,不把这些东西搞清楚,我如何能够写历史小说?

在中国大陆被禁却一直盗版至今的长篇小说《少夫人达琳》

也就在中国开始了历史反思这个时候,我花了很多功夫。我在1987年写了我第三部长篇小说《少夫人达琳》。这部长篇小说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在这部小说里面,我通过一个学者的嘴巴、第二号主人公的嘴巴,讲出了他对历史的看法。我在这部小说里肯定了“辛亥革命”,否定了毛泽东的“辛亥革命”失败的谬论,我都明明白白地讲出来了。在这部小说里面,抨击了专制改良,抨击了改良主义思潮,歌颂了“辛亥革命”;在这部小说里面,我预示着中国必将爆发革命——当中共的经济改革走到最后没有路可走的时候,革命就起来了;当权贵家族和普通人民的生活发生着最尖锐地对立的时候,革命就爆发了。所以这部小说出版以后,他们再也不再版了,被禁了。

我出版这部小说的时候,正是“六四大屠杀”之后10天,当时广州电影制片厂的一个编辑(我不认识他),突然从广州坐飞机来到合肥,找到我家,敲开门,自报身家。我就问他,你找我做什么?他说:我看了你的《少夫人达琳》了,共产党垮台的第二天,我们就要把它搬上屏幕。虽然共产党没有垮台,可是这本书,在中国大陆一直盗版到今天。

我想历史是会给那些诚实的人留下一个地盘的。今天如果你有兴趣去中国作家网上看看高尔品,你就能发现,8000多个作家会员里面,只有我一个人有将近400条的跟帖肯定我的创作。这是我唯一感到安慰的地方。

对中国现代史的研究把我从两种痛苦中提升出来

我整个身心慢慢地在完成《少夫人达琳》这部长篇小说之后,我的全部精力都进入了对于中国现代史的研究,也就是中华民国史的研究。在这个研究过程当中,一下把我自己拔高了,把我从两种痛苦里面提升出来了。

一个痛苦就是自己青少年时代所遭受的种种的委屈,都没有了,在我心里不存在了。为什么?我跟我太太说过一句话:只要我受委屈,我就会想到一个人——蒋介石先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受到的委屈更大了,我就不感到委屈了。这是我研究现代史、中华民国史的一个重要成果,对我自己来说。

第二个就是我要提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的功用,即批判的目的不仅仅是揭露社会,我还希望我自己能够展现社会的未来,应该怎么样和如何才能达到我们理想的境界。说得更具体一点,在改良主义思想、思潮正在兴起和发展的时候,我们怎样让革命的思想尽早地来到我们的社会民间,让人们意识到,如此专制改良的最后结果就是革命。为了让我们的国家、民族和人民不遭遇更大的痛苦、更长期的苦难,我们有必要让革命的思想去战胜改良思想。改良是在拖延一个冥顽不化的专制统治,而革命是要把这个专制制度彻底摧毁。至于用什么方法,那是我们大家群策群力的结果。

这个思想的形成,我觉得对自己而言有点超越,所以在1987年,当上海小说界长篇小说专刊请我写一个卷首语的时候,我就写了两句话:做一个真作家,哪怕是小作家。我的思想境界在那个时候就在这个上面。我从来不追求名利,一辈子到今天为止,我从没有请任何一个人为我写过一篇文章去评论我的作品,去夸奖我的创作,或者是别的。今天如果有太多的文章写我的话,那都是我不认识的人写的,跟我没有关系。

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影响给了我纯正的事业观,不追名求利

我不追求名利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家庭原因,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他在所谓的“旧社会”他就相当正直,不贪污是他在教育界获得名声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他那个时代,教育界的很多校长、很多教授贪污的时候,他是曾经被国民政府表彰过的一个青年的教授和校长。他从小对我们的教育很简单,告诉我们:不要只想着名和利,有名有利那是客观的,主观地去找名和利,对你这一辈子不好,当你是为了名和利去做的时候,常常是你做很多事情,不该做的事情你做了,而该做的事情你没做;如果你不是为了名为了利,而是真心地爱这个事情去做的话,不管什么名和利,可能你会做得更好一些。因为你杂念少,你不会花功夫去今天找人为你写篇评论,明天拍马屁,想当副主席了。所以,我的整个家庭教育在这方面给了我很多很好的东西。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对这个社会、当下的不正之风的厌恶,对于文坛那种风气的厌恶。因为我毕竟是改革开放以后在文坛上混过那么多年,我对文坛的那种状况深恶痛绝!既然深恶痛绝,自己也就不愿去讲话,而且通过后来研究历史,净化了我的思想,我就更没有兴趣了。

我少年时代就想当作家,我13岁在饿肚子的时候,在没得吃的时候,我们初中一年级的同学们坐在一起议论说,我长大了做烧饼!我长大了蒸包子!我长大了炸油条!因为没有的吃嘛,就是精神会餐嘛。我当时就说了一句话:我35岁不成名成家,我就投长江自杀。可以想见,我少年的时候,那种事业心是很强的。我所谓的成名成家,就是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当然这个事业观,除了家庭的影响以外,还有我大哥对我的影响。因为我的大哥四八年考取北大,二十一、二岁在北大读书,他的寒暑假都用来翻译著作或写书,挣稿费养家。他在二十三、四岁就已经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4本书了。我的爸爸带我到新华书店去买哥哥的书,告诉我,这是你大哥写的书,你长大了要象他一样。这个东西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这一生也受我大哥影响,而我大哥也是非常正直的人。

我们家的家族性格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各个人都有过没有好命的时候,都有过挨整的时候。

(待续,敬请关注)

点击此处阅读本专访系列所有文章

来说几句


8964
2019-08-26 11:19

谎言重复1000遍就成了“真理”,那 真理重复1000遍又会怎么样呢?,,,

龘龘
2019-08-26 11:16

不蒸包子,争口气;不吃狍子,痴《九评》。

呵呵
2019-08-26 13:10

不挑大麦,挑使命;不近美色,近“美人”。

OTO
2019-08-26 19:27

不褪颜色,推背图;不伤仲永,赏“梅花”

诸葛高参
2019-08-26 22:39

上联: 不蒸包子,争口气;不吃狍子,痴《九评》
下联: 不褪颜色,推背图;不伤仲永,赏“梅花”

横批: 善哉善哉

匿名
2019-08-25 18:53

看了评论,感觉诸位都是有思想的人,佩服佩服。

拂尘道长
2019-08-26 06:15

都是有思想的人嘛。只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百家争芳、百家争鸣、见仁见智嘛!

大陆 一 翻墙菜鸟
2019-08-25 07:15

我现在有以下几个问题:
㈠:为什么在中国大陆学习《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的人反而比海外还要多?
㈡:为什么大陆人对《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反应强烈,而海外却噤若寒蝉?
㈢:为什么有人(正常人)接受不了《九评共产党》,而大陆却完全相反?
㈣:观念是什么? 一个观念的产生会一直左右一个人的一生吗?
㈤:人活着就是为了舒服自在,这种“自由自在”与中共邪党的“无法无天”之间区别与联系又是什么?
㈥没有人强迫谁去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为什么有人连了解一下这本书的欲望都没有?

匿名
2019-08-26 06:42

1》中国人受中共“党文化”洗脑与迫害最深,所以现在中国大陆的“三退”就尤为紧急与迫切了,而海外这边呢:他们没有生活在大陆,讯息比较四通八达,所以相比较而言,洗脑的成度没有那么厉害。
2》海外这边在安全第一的前提下,交流文章还是有很多,你就四处转一转,慢慢时间长了——你就明白了。
3》接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要允许人家不接受吗,强扭的瓜不甜!
4》“观念”这个词语以前就有人解释过了:“观念”就是人的思想意识吗,“客观事物在人脑里面留下的概况的形象(有时指表象),观念形态就是意识形态!”
5》“自由自在”要建立在道德与法治的基础之上,否则发展下去就和中共的“无法无天”就没有区别了。
6》很正常!有些人啊,还是这个“观念”在作怪,有些人可能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就会有心得体会。。。。

崂山隐士
2019-08-24 08:16

中共的老祖宗建立这个专制制度用100多年,你若要彻底摧毁____这个到底要用多少年呢?还有一个问题:摧毁一个制度相对来说还算比较容易的,而要彻底清除中共灌输进我们大脑里的“党文化”的毒素与“烙印”,这个可就比前面那个问题比较起来就难多了……
再说了,人的大脑不可能“成为真空”的吧?你即使能够真的把中共“党文化”也能够摧毁____那,我们中国人的大脑里再准备装些什么呢?也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说的“爱民如子”___ 你又怎么来“愛”你的子民呢?怎么样来“愛”你的子民呢?

溢德阁
2019-08-24 11:59

学术课题需要争论、需要探讨、需要争鸣!
其实我个人的观点是:孙中山、蒋介石没有能制止“外来西方幽灵”在中国建立的这个专制制度,但台湾是自由的!台湾曾经被称为经济腾飞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如果没有蒋介石先生的呕心沥血,能有这么好的结局吗?
前天在网上我看到一位网友发了一个帖子说:“啥子民主运动?我觉得你们搞民主的要好好先搞一搞『道德建设』”此话一出话,让我振聋发聩
美国这个国家虽然也比较复杂,左右博弈得很厉害——但基本上是一半一半,总体上来说我认为还是是处于“阴阳平衡”的状态吧,而且美国国民素质相比较而言还是比较高,“普世价值观”在他们眼里:那是他们生活的基本要素……
有网友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请问,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也需要退党吗?”
我说,特朗普一没有入过中共党组织,二一个他也没有受到过“党文化”污染和熏陶,三全球只有他在收拾中共,你再让他往哪里退呢?如果说在某些地方对中共耍流氓的手段上还有些盲区——这,倒是可能会有;但特朗普先生也有他的智囊团队呀。
我觉得如果说要按照辛灝年先生所说的,再来一次人民大革命把这个专制制度彻底摧毁,那摧毁完了又怎么办呢?满目苍夷,百废待兴……完全搞美国的那一套?可是美国的国民素质有很高啊,中国人民能模仿得过来吗?可能要经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要走过很长很长的一段艰难的过程……
那么,我又在想:有没有什么近路可抄?有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呢?这样可以大大缩短“这个艰难的历程”呢?

匿名
2019-08-24 15:27

你真要是有这个兴趣,可以上《大纪元》网站看一看《大纪元时报》的电子版,不同国家的版本都可以瞅一瞅,这样对打开思路很有帮助哦!

把历史当酒品
2019-08-23 10:33

蒋介石的日记,这 我在《大纪元》都看了。可能每个人的视角不同,在每个人心里对蒋介石的评价也不尽相同,我在这里就斗胆所以说我的内心话吧:
其实,蒋介石是行伍出身、戎马一生,孙中山还在的时候,他只是辅佐孙中山的武将吧;可孙中山去世以后,这个历史使命的重担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了。蒋介石不像诸葛亮,诸葛亮本身就是谋士、纵横家、兵法大家,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那谁又能象诸葛亮一样来辅佐他呢?再加上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我也觉得也够难为蒋介石先生的了!

暂匿名
2019-08-26 11:09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匿名
2019-08-23 10:15

好啊,讲的好啊!您把我在连载之五里面所产生出来的问题全部打消了,没有了。感谢感谢!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