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先父说:神的教导、《圣经》中的教导,这才是一切的共同价值基础。(图片:Amazon)
美国的先父说:神的教导、《圣经》中的教导,这才是一切的共同价值基础。(图片:Amazon)

缔造美国的故事(22): 失去认同「共同价值」是产生破坏宪法原则的根本原因

辛吉
2019-08-23 09:40
以前没有那么多的法律,大家都是根据一部《圣经》、神的教导来做人,社会就是这么一个共同价值,大家都认同、都遵循,互相之间善待,互相很简单。到了后来,因为《圣经》讲的价值、神的教导很多人都不相信了,采取订立法律来管制人。这个变化就很象中国有句话说的:“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让我们先从了解宪法前言开始。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宪法前言中包含了七项原则,都是什么?这些原则在当今的美国保持得如何?我们请斯考森教授先来给我们解读宪法的前三条原则。

(接上文)

宪法为何要有一个前言

斯考森教授说,宪法如果没有前言,那会一上来就是美国国会是怎么运作的等等具体内容,所以它需要一段介绍,需要一段文字来讲清楚下面这些宪法条文的来龙去脉。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一个宪法的前言。

宪法的前言或称序言,为后面的七款内容奠定了基础,所以这个前言其实是非常珍贵、非常有价值的,也是常常被忽略的。

第一项原则:宪法的创造来自于人民

宪法的第一个原则就是来自这本书的前言,就是一句话:宪法的创造来自于人民。

政府属于被它管理的人民,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在历史上,常常是强权创造政权,叫做“兵征天下,王者治国”。上古时代,在古希腊,柏拉图那个时候这个概念就叫做“君权神授”,即国王的权力来自于上帝的赋予。从那个时候起一直是这样的。

人性则正好是相反的,人常常是自私、贪婪的,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缺点。到了美国的时候,美国是没有王的,所以他就出现了另外一种制度,就是宪法的第一句话:“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是权力的来源。

它是怎么个概念呢?就是指没有任何一个人天生就比别人更高,没有人比别人生来就有更多的权力、能力和特权,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谁也不能以独裁的方式去奴役别人,人人权利平等。那么,你领导我的原因是因为我让你来领导我,我赋予你领导我的权利,否则,我不会听你的。这就是美国的权力的来源。

所以当先父托马斯·杰弗逊和莫里斯在写宪法的时候,开篇就是用“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如何如何,先父们认可的就是:我们个人把这样的权力定义出来,是为了所有人而做,为人民而做,而不是为某个独裁者来写这部宪法。

宪法第一项原则现在被保留得如何?

“我们人民”,这个原则现在还在保留,基本上在美国人人平等,权利也是基本平等的。当然在美国历史上也有过一些波折,比如我们经历了奴隶制,也经历了对国籍、性别的一些歧视。但现在基本上保留得还可以,在州和联邦层面,都在保留人民的权力,只是有一些摩擦。

这涉及到《圣经》讲的一些价值。《圣经》不允许同性性行为和变性的行为。这种行为对吗?社会是否要被逼迫着接受这种行为?美国先父们所依据的先哲之一,布莱克斯通(William Blackstone),英国人,他当时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人在他的家里做罪恶的事情,即在他的四堵墙之内、自己的私人空间里做不对的事情,政府是不能管的,因为政府不能管到他家里去;但是如果他把他的错误行为带到社会上去,成为公开领域的不良行为的时候,那么所有人都有权力去管他。

那么关于“我们人民”这一概念,现在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整体,人民的某些意志会被硬拿来去约束另外的人,而且使用法律的形式。 就是说,现在用法律来认可同性婚姻以及变性行为,认为这才是公平的。但是我们的先父一再地说:公平它不是绝对的,它有它的基础,就是神的教导,《圣经》中的教导,这才是一切的共同价值基础。

比如说同性恋,我的班上有这么一个学生,他是同性恋者,他是什么态度呢?他说,我是一个同性恋,我知道别人不喜欢我,但这是我自己的行为;大家认为我们不能结婚,那我们不一定要结婚,我们同性住在一起就行了。他是这么一个概念。这样的话,我是认可的。他不去把它强加到别人身上,他不去谋求改变婚姻的定义。而婚姻毕竟是《圣经》和神所定下来的男女之间的结合,那么这个同性恋学生,不去谋求硬要改变婚姻的定义,这就保有了我们社会原本的价值。这样我可以接受。

第二项原则:良好政府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好的联邦

第二项原则“良好政府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好的联邦”,这具有微妙的含义,现在很多人不理解,其实要解释清楚,这与当时的情况有关系。

在美国建国的时候存在一个困难,就是各个殖民地都想尽量地保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独立。所以那时各殖民地之间有很多冲突。当一种物产从这个殖民地运到另一个殖民地边界的时候,就会出现互相征税的情况,互相之间甚至拔枪相向,出现很多混乱。所以,要把这些处于离散状态的殖民地凝聚成一个联邦、一个国家,就是当时面临的一个挑战。

华盛顿当时带领大陆军与英军打仗时,他需要军需、鞋子、枪支,他就得去求各个殖民地为打仗提供军需物资。有的州会说,你去找弗吉尼亚州,我们这边没这东西……各殖民地就推诿。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联邦。所以那时候出现的情形就是13个殖民地真的要联合在一起去对抗英王,但是在平时生活中,每个简简单单的经济活动中各殖民地并不团结。

宪法在当时所起的作用和目标是什么呢?就是把各个州凝聚在一起,建立一个强大的、共同的国家,同时又给各州足够多的自由和独立,让他们在各自的生活方式上保有他们自己的独立性。简单地说,这项宪法的原则就是使各州形成一个整体,在应该合作的层面形成一个整体的国家,在其它方面又保有各州的自由。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但是我们伟大的先父们确实把它设计出来了。

第三项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三项原则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美国就是人人都平等,如果犯错误的话,受到的惩罚都是一样的。在之前,你是贵族你就不一定要负罪,你干了坏事被抓到的话,你有办法就能够逃脱。这种双重标准,今天也还是有,有的人就是他被抓到、本该被惩罚,他就是能够钻各种各样法律的空子,他会逃掉,因为他有这样的资源。

当时对英王来说,就是有这种特权的,他的人,他的代表,他的士兵,犯了错误,行了谋杀,强奸了妇女,殖民地的人要惩罚罪犯,国王就说不用,我们把他运回英国去审判。回到英国其实就是从轻发落。因此这在当时是非常敏感的事情,所以殖民地的人民在写宪法的时候,就痛感要有这么一项原则:无论多高的官阶地位,无论多么低下的平民,在法律面前要同样对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当时建国先父们所面临的就是英王所带来的双重标准,国王的人和普通百姓被不一样对待。所以先父们立志要解决这个问题,在建立的新国家里是没有特权的,包括订立“无罪推定”这样的原则。就是说,除非法庭认定你有罪,否则你就是无罪的,做这样的推定,上至高官,下至平民,都同样对待。

宪法第三项原则现在被保留得如何?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原则在今天保留得还不错,但有一些东西变化了。

早期美国的陪审团,是由公民组成的一个人民团体来听案子、做判决,它有这样的权力。就是说,陪审团可以在他们的判断之下,决定如何运用法律。比如说,救火。闯进一个着大火的房子去救人,你不得不打破一个窗子。房主告你打破了窗子,你有罪。陪审团则说,这属特殊情况,他要救人所以打破了你的窗子,他不犯罪。象这种灵活度,是陪审团来决定不用哪条、运用哪条的自由度和灵活度。早先是有的,但现在的陪审团就基本上不太有了。这是一种损失。

另外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在现在的情形下要去追寻历史上的平等。比如说,祖先是奴隶,那么现在他就一定要得到补偿,因为人人都得平等,要在历史上也被拉得平等。

第二个现在出现的变异,就是男女之间的问题。男人女人的生理是不一样的,所以在社会上很多对待其实是不一样的。但现在很多人就要强调说,男女就一定要平等,男人能做的,女人也一定能做。这是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概念推到了一种极端变异的程度。

以前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法律,大家都是根据一部《圣经》、神的教导来做人,社会就是这么一个共同价值,大家都认同、都遵循,互相之间善待,互相很简单。到了后来,因为《圣经》讲的价值、神的教导很多人都不相信了,采取订立法律来管制人。这个变化就很象中国有句话说的:“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本来仁义就够用了,可以支持社会了,就是因为失去仁义了才要定规矩、定法律去约束大家。所以中西方真的有相同的地方。

(待续,敬请关注)

阅读本文上篇:缔造美国的故事(21): 自由派的福利政策反而使人一直处于贫困中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