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吉诬陷秦王的阴谋没有得逞,又与太子密谋。他们设计邀请秦王赴宴,再图谋杀……
李元吉诬陷秦王的阴谋没有得逞,又与太子密谋。他们设计邀请秦王赴宴,再图谋杀……

【大唐圣王李世民 】第35集 秦王府张亮落难 太子设夜宴鸩杀 (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8-26 02:27
齐王李元吉诬告李世民派张亮到洛阳,招兵买马图谋夺取王位,张亮被捕,受尽酷刑。李元吉以失败告终。李元吉与太子又设计,在东宫设宴毒杀李世民。

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千古英雄人物》专栏,我是路平。

今天播出的节目是大唐圣王李世民第35集《秦王府张亮落难 太子设夜宴鸩杀》

上一集我讲到李元吉收买尉迟敬德不成,诬告也未如愿,暗杀也以失败告终。李元吉仇恨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武德8年11月,李元吉进宫面见皇帝李渊。直言不讳要求李渊杀了秦王李世民。李元吉说:父皇,有秦王在,太子的地位就不能稳固,所以只有杀了秦王,天下才能安定。皇帝李渊说:秦王为大唐立下盖世奇功,有什么理由杀他呢!李元吉说:他的功劳虽然不小,他的罪恶更大。李渊说:他有什么罪?李元吉说:打下洛阳时,秦王将王世充宫廷里的金银财宝收为己有,奖励给他自己的部下,收买人心,树立私党,以图谋反。李渊说:奖励部下没有罪,是朕批准他的。李元吉说:秦王回到长安后,仍然派秦王府的张亮到洛阳,招兵买马,做谋反的准备。李渊一下子警觉起来,问李元吉,“真有这样的事?”李元吉说:只要父皇下旨将张亮抓来审问,一问便知。

就这样,张亮被捕,投入大理寺大牢中。由李元吉直接审理。

李元吉将对秦王李世民的仇恨一股脑儿发泄在张亮身上。他想只要给张亮加以重刑,从他嘴里逼出口供,李世民就死定了。于是对张亮施以非人能忍受的种种酷刑。遍体鳞伤的张亮,赤条条地被几条大粗铁链子挂在半空中。肋骨折了六根,浑身上下有二百余道鞭痕,几乎找不到完整的皮肤,嘴里的牙齿已经被打掉了三颗,脚踝骨已经粉碎,胸腹之处有五处烫伤,是火筷子和烙铁烙出来的。此刻浑身伤处火辣辣揪心般疼痛,因为刚才李元吉让手下用加了盐的冰水浇了张亮一身。

此刻坐在炉火旁烤火的李元吉狂笑道:“想不到,你这猢孙却真真有一把狠骨头。如何?盐水竹笋烧肉的滋味可还消受得?张亮吃力地说:“齐王殿下,张亮身为天策府车骑,虽官职卑微,却也是朝廷命官。朝廷有礼制,刑不上大夫,殿下如此折磨微臣,恐怕于朝廷脸面上不大好看。

李元吉嗤笑道:“张亮,本王奉父皇之命审问你这乱臣贼子,大理寺和刑部也管不着。少废话,你若是不想多吃苦头,就把让你到东都招募私兵图谋大逆的幕后主使供将出来,本王保你无罪有功。

张亮明白,李元吉要自己诬陷、出卖秦王。

李元吉看张亮没有反应,继续展开攻心战。李元吉说:你不妨仔细斟酌,你还记得刘文静吗?他身为太原起兵的功臣,贵为门下省首脑,功勋地位比你如何?看看他落得了什么下场,再想想自己,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间了。

过了几天,李元吉再次来审张亮,李元吉说:张亮,不要执迷不悟,秦王的一切封号都将削去,你跟着他还有什么前途?

张亮回答的很干脆:齐王,天策府什么样的人才没有?我只是一个为秦王驾车的马前卒,如果秦王有什么大事要办,我能顶什么用?如果我瞎说什么,同样是欺君之罪。

张亮的话,句句实在,无可辩驳。李元吉气急败坏,扭头喊道:来人哪!把张亮这狗娘养的心肝挖出来,给我下酒。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人拦着,他正是大理寺卿崔善为。崔善为毕恭毕敬的说:齐王殿下,这里是大理寺,张亮是钦犯,只有皇上有权独断他的生死。

李元吉碰了个钉子,愤愤然退了出去,口里说“晦气!晦气!”

李元吉在张亮的口里得不到一点点口供,朝廷派人到太原让并州总管李世勣密查,李世勣回密报,洛阳方面并无异动。

朝廷大臣中多数人以为这个案子审的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实质上是牵涉到秦王,不宜草草定罪。李渊只好下旨无罪释放张亮,官复原职。

李元吉诬陷秦王的阴谋没有得逞,又与太子密谋。他们设计邀请秦王赴宴,再图谋杀。李元吉担心秦王拒绝,太子说:由东宫出面邀请。我自有办法。太子送给秦王一封密信,意思是说:四弟屡屡冒犯秦王的爱将,伤害了兄弟之间的情谊,大哥我想,兄弟一起聚聚,让四弟赔个罪,以释前嫌。

秦王将去东宫赴宴的事一说,众人一齐反对。

尉迟敬德气咻咻说道:“这是鸿门宴,殿下万万不能去,那厮几次要谋害殿下,不曾得手,必是又生出了鬼点子。”

房玄龄、杜如晦等人也都不同意他去,兄弟们的关系已经剑拔弩张,在这个非常时期,必须处处小心,丝毫大意不得。

秦王说道:“他们的用心,我岂能不知?凡事有心里准备就好,没有准备就有失败的危险。我既已有所准备,谅他也奈何我不得。太子给我面子,我要不领,那就是我的错。”

杜如晦说道:“去也未尝不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要万分小心,处处提防。见势头不对,要及时抽身。”

李神通在一旁说道:“为防万一,我同秦王去一趟。这是家宴,我也不是外人。毕竟我还在这个叔父的辈份上,当着我的面,他们或许能收敛一些。倘有不测,也可为秦王援手,遮挡些风雨。”

“那好吧,就让叔父同我一块去赴这个‘鸿门宴’”。

李世民和叔叔李神通在建成导引下,走进客厅。

富丽豪华的大客厅,金雕玉饰,耀眼眩目。当中一张镶银紫檀木八仙桌上,早已山珍海味,摆得琳琅满目。什么熊掌、驼蹄、海参、鲍鱼、燕窝、鱼翅、鹿脯、驴肾,凡是大内御厨中能有的名贵菜肴,这里都应有尽有。

元吉亲自把盏,为每人斟上一杯。这酒一看便知是陈年佳酿,一倒进杯里,立时醇香四溢。

李元吉端着一把小巧玲珑的紫铜酒壶。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把经过改造了的“双芯壶”。壶把上有机关,轻轻一按,倒出来的酒就换了样。

齐王元吉发话:“大哥,菜都凉了,这酒宴也该开席了。”

李世民却笑道:“我素来不善喝酒。这你们都知道的,我看咱别忙着喝酒,先吃一气再说。

世民真像是饿了,立时埋头大吃,专拣肥腻可口的肉,狼吞虎咽。

建成说道:“今日叔父也来了,也算是家人团聚,叔父兄弟同饮。这第一杯酒,无论如何都得喝了。”

世民端起酒杯道:“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说着,便猛喝一大口,却被呛得连连咳嗽,说着:献丑,献丑?

元吉却在一旁兴高彩烈地说道:“好,这才是二哥的英雄本色。再喝、再喝!。”

可就在这时,秦王却突然“哎哟”大叫一声,猛地站起来,“呼”地狂喷出了一口鲜血。

世民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黄豆粒般的汗珠子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开始还捂着肚子痛苦地呻吟着,很快便颓然倒地,人事不醒了。

淮安王李神通大惊失色,急忙抱起秦王大喊:“二郎,你怎么啦?怎么啦?”

建成元吉也假装惊慌,“这是怎么回事,酒量再小,也不至于这样。叔父,你看这事怎么办?”

“快送回天策府。”李神通说着,背起世民向外冲去。

那么秦王李世民又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呢?请继续收听大唐圣王李世民第36集《国难当头秦王忧心 东宫趁机最后一搏》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