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共享】《一滴泪》(89)——血吸虫病

齐玉
2019-09-6 05:23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下面请您收听长篇连播节目。今天我们将继续为您播出巫宁坤先生的自传小说《一滴泪》。

   怡楷和我稍感宽慰的是,至少一丁和一毛幸免于眼睁睁看着爸爸遭受新一轮的政治迫害。一村在一中上初中,每天上学穿过师大校园。这时候,行政楼四周贴满了大字报。他放学回家路过那儿,常停留一下浏览大字报。有一天,他回家时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爸爸,你是白猫还是黑猫?”我感到莫名其妙。“一村,你什么意思?”他说:“财务科长吴瞎子贴的大字报说,邓小平讲过‘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耗子的就是好猫’。魏心一把你调来任教,又强迫命令财务科支付你的旅馆费,正是执行邓小平这条资本主义路线。爸爸,你说吧,你到底是白猫还是黑猫?”我们父子二人都哈哈大笑。我很高兴看到孩子也并没给声势汹涌的运动瞎倒。

    正当运动进入高潮时,一毛突然间从生产队回来探亲。我们看到她当然喜出望外,但也告诉她,选择的时间不完全恰当。她满不在乎地说 :“没事儿,我已经全都知道了。那个姓许的女将到皖南各大学做报告,每次都要点爸爸的名。恭喜恭喜,爸爸!你现在是全安徽省的头号反动教授,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有名。”她在高中时最好的朋友小王是本校体育老师的女儿,她是个爱好运动的假小子,天真无邪,有话就说。她听说一毛回来马上就跑来看她,一见面就说:“一毛,这几个月我好想你。可我爸说我不能再跟你交朋友,因为你爸爸受批判了。”一毛说:“我无所谓。你自己决定吧。”我插话说:“小王,你爸爸也许说得对。你为什么不回家去呢?”小王冲着我嚷嚷:“我才不干哩,巫伯伯,除非你撵我走!”我们三人都笑开了。

    大学和全国的心态都和文革早期大不一样。大多数人对于没完没了的政治动乱和越来越艰苦的生活感到非常厌烦。尽管“十面红旗”闹得满城风雨,学生和教师队伍中很少有人对眼下的运动表现出任何热情。许多中层干部都愤世嫉俗,纷纷公开对目前整肃老干部的运动表示不满。全市街谈巷议的是贴在大学一面墙上的对联。上联是“小平小平为国为民”,下联是“江青江青是个妖精”。普遍的感觉是中央的变化迫在眉睫,人人脸上都有“等着瞧”的神情。毛死后不到一个月,以他的遗孀为首的四人帮覆没。新领导核心公开承认文革为“十年浩劫”,是毛掌权后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也是中共历史上最严重的“错误”。然而毛仍然不失为(所谓)“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共当然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面对全校大部分师生的反对,“十面红旗”拒绝撤退。后来学生们公开建议为他们开欢送会。模范煤矿工人们恼羞成怒,再次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扬言要在校园过冬。他们的头目宣称:“我们把棉大衣都带来了。我们一定要把运动进行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不料,冬天还没到,“十面红旗”就灰溜溜地打铺盖回煤矿去了,连欢送会也没开。

……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