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人士认为的“我们”实质是政府的力量,依赖政府解决问题。-斯考森 (图片:SOH合成)
自由派人士认为的“我们”实质是政府的力量,依赖政府解决问题。-斯考森 (图片:SOH合成)

裸体社会主义(5): 社会主义者伪善的一面

辛吉
2019-09-17 09:28
那些自由派的很多人,他们是怎么做慈善的?很多的研究表明,他们捐出做慈善的钱少得多,或者说他们给的善款是给他们的同僚设立的所谓慈善机构,这些非营利组织把善款拿去,结果是干别的用。

美国宪法学者、大学教授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的著作《裸体社会主义》(The Naked Socialist),还原了社会主义最真实的面目。对于今天美国出现的大麻合法化、房租管控、日益严重的游民问题等等现象,如何认识?这些现象或政策出现的根源是什么?社会主义对美国的影响以及对当今和后代的影响是什么?通过本台节目制作人方伟和记者子涵的系列专访,斯考森教授为我们做深刻解析。

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打着帮助穷人旗号的自由派人士,却在统计中显示对捐款没有那么大方,这是为什么呢?他们声称相信“我们”的力量,那“我”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为什么不去自己努力解决问题呢?来看斯考森教授是如何解答的。

(接上文:裸体社会主义—斯考森专访(4): 社会主义就是政府强迫人做“好事”)

社会主义者伪善的一面

斯考森教授说,让我们举无家可归的例子。比如现在美国社会主义的政治人物,他们显示出非常同情无家可归者,会在各种场合说,无家可归者有他的权利,他想在哪儿睡就在哪儿睡,咱们怎么能歧视他,怎么能限制他呢?但是当有人问,你那么尊重他们,你要不要让无家可归者到你家里去,在你家卧房门口睡,或在你家卧房里睡?他们则无话可说了。所以这些社会主义者们,只是鼓动和希望别人好好善待无家可归者,他们自己则不用这么做。这就是社会主义者伪善的一面。

社会主义者漠视人性的两面,善款非善用

关于人性,都有两面——阳光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社会主义者就是漠视人性的两面,他拿出来的答案就是强制人们做“好事”。怎么强制呢?不管你富人愿不愿意,我就用收税的方法把你很多的钱拿过来,然后再塞给穷人。

举个例子,旧金山的国会议员佩洛西,在离她的家(她的家当然很好了)不远的地方,就有穷人在街上睡,佩洛西她自己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她要让联邦政府砸大笔钱到旧金山来,解决她住家旁边的无家可归者的问题。

再说说我和我太太的例子。我们毕生都每月拿出我们收入的10%捐给我们的教堂,我们的教会就会拿这个钱去帮助穷人。当然帮助穷人的条件是什么呢?就是给穷人吃的,穷人拿到这些吃食的条件就是要到我们教堂来和义工见面交谈,要帮他们去找到工作。甚至你要是不来谈话,就不能拿到吃的。这就是我们解决贫困的方法。我们是这么去付出的。

但是,你要去看那些自由派的很多人,他们是怎么做慈善的?很多的研究表明,他们捐出做慈善的钱少得多,或者说他们给的善款是给他们的同僚设立的所谓慈善机构,这些非营利组织把善款拿去,结果是干别的用。

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做事思路根本不同

很多共和党人或者说保守派的人士,他们的慈善捐款比自由派人士的捐款要多得多。对于我跟我的太太来说,其实我们没有多少钱,我们是很穷的,知识分子家庭,但我们就定下来捐出10%,这就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一个约束,让我们一定要把善款捐出去。当然我们捐款的对象就是我们教会,这样这个钱就不会跑到莫名其妙的一些打着慈善组织招牌的黑洞里去,以致最后所资助的事情都不是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为什么一直打着要帮助穷人旗号的自由派的人,他们捐款那么吝啬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其原因是思路问题。

自由派或者民主党人他们的思路是:什么都是以“我们”,而不是“我自己”来做判断的。所以要做个“好事”,就是大家一起拿出钱来把“好事”做了,但是我自己不需要做。而对于保守派人士来说,他觉得:我谁都不依靠,我要做一件好事,我就自己去做。

当初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2005年五级飓风)袭击路易斯安娜的时候,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在洪水泛滥的地方有两个社区,一个是依赖福利的社区,他们就在那儿等,等着政府救助,结果是没水没电,凄惨无比,到最后还在等政府上门。而另外一个社区是保守派比较强的社区,他们说,我们自己救助自己。他们自己努力工作,分配资源,结果自己恢复了水和电,自己有吃的。

所以保守派的想法就是:我们靠自己,除非我力竭,力气用尽了我才去要求帮忙。

自由派所相信的“我们”实质是政府力量

那么保守派和自由派做事的思路到底区别是什么呢?既然自由派认为他们相信“我们”,那他也是“我们”的一分子,他为什么不去自己努力呢?其实,这还是个心态的问题,当自由派人士认为“我们”才有用的时候,他实质相信的是政府的力量,就是政府来解决问题,我解决不了所以我也不用解决。

相反,保守派人士会认为说,我们是不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的,出现问题,我自己先动手。每个人自己扛起责任,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所以自由派很依赖政府。那就象乔治·华盛顿当初所警告的那样:对政府要非常地警惕,政府就象火一样,你把它弄大了,它伤起人来是很厉害的。

(待续,敬请关注)

点击这里阅读本系列文章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