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的美国人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这些成就蛮有尊敬,也很好奇。-叶望辉(图片:twitter)
一般的美国人对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这些成就蛮有尊敬,也很好奇。-叶望辉(图片:twitter)

叶望辉对话华人(上): 在美国做美国人 享受参政权利从草根做起

馨恬
2019-10-7 13:48
你如果作为华人的角度,来影响到美国的政客,是可以做的,但是我不推荐这样的做法。最好的就是共同作为美国人,一起影响我们美国的政客,是最有效的做法。-叶望辉

美国华盛顿国际咨询公司(DC International Advisory)总裁、专门从事美国政治风险方面的管理顾问、美国前副总统切尼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史蒂夫·叶兹(Stephen J. Yates)先生,以他的中文名字叶望辉被人们熟知。他目前同时在爱荷华州的博伊西州立大学(Boise State University)担任教授,专门教授国际商务和政治课程。他还担任过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亚洲政策研究中心」的资深政策研究员,也是前爱荷华州共和党主席。

叶望辉先生的经历丰富而且独特,大学时他选择了中文系,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后赴台湾传教,所以他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对中国文化也有很多了解,是非常少见的“中国通”。

本台记者馨恬就很多华人关心的问题采访了叶望辉先生,请他用中文来和我们谈谈对华人如何更好地融入美国社会和文化,如何在美国参政议政,如何产生影响力;以及美中文化之间的一些差异等方面的看法和建议。本文根据本台《走入美国》节目整理。

美国人对中国文化传统和历史尊敬并好奇;华人只要心态开放,分享有价值的经验,大多友善的美国人乐意交换意见和建立朋友关系。

记者:您是比较少见的,尤其是在30多年前就学习中文的美国人。您对于我们华人如何融入美国社会和文化,有什么建议?

叶望辉:其实我觉得一般的美国人,对于中国的传统,中国的古代历史,中国的很多成就都很有兴趣;一般的美国人对几千年的历史,这些成就蛮有尊敬,也很好奇。所以我觉得如果是谈到你家庭或者你所学习的有价值的经验和观念,一般的美国人很乐意交换意见。

当然,如果要有一个工作或者朋友关系,第一个步骤不可能说是100%必须接受我的政治态度。虽然目前的美国政治环境有一点不好,不健康,但是大部分的美国人比较温柔,对外很好奇。所以你如果要分享经验,向他们学习,有一个比较开放的态度,我觉得大部分的美国人应该很友善,很乐意有新朋友的一个关系。

所以我觉得一般的华人,如果爱自由,爱传统的道德观,应该有不少机会接触一般美国一些当地类似俱乐部的组织,可以参加他们的活动,可以交换经验和意见。

美国的政治制度史从草根往上的。华人若要在美国社会有影响,最好的就是共同作为美国人,一起影响我们美国的政客,是最有效的做法。

记者:其实我们现在有很多华裔美国人,越来愈感受到政府,从联邦、到州、县和市的立法,都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那么在处理跟政府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叶望辉:我觉得友善的华人如果要在美国的大社会有影响,第一个步骤不应该是直接跟政客有交流,最重要的关系就是跟邻居(neighborhood)的那些关系,在教堂或者在一些俱乐部、商会里的那种关系。因为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是从草根往上的,所以你必须跟草根阶层(grassroots)的那些积极分子,需要跟他们有关系。如果他们了解你跟他们能够有怎么样的合作,一起影响政客是最有效的一种做法。

你如果作为华人的角度,来影响到美国的政客,是可以做的,但是我不推荐这样的做法。最好的就是共同作为美国人,一起影响我们美国的政客是最有效的做法。

所以我有很多朋友们,他们是从中国来的,香港来的,台湾来的,亚洲其它的国家来的。我作为一个共和党的党员,我鼓励他们跟我们共和党的党员有交流,但是如果他们想要跟民主党有交流的话,我也不反对,也鼓励他们,创造那些有利的关系。但是他们不要作为一个大中国的代表,他们要作为一个住在美国华人的一个家庭的代表,然后跟其他的不同的家庭一起鼓励我们的政府、地方、州立的或者联邦政府的官员,考虑我们要推动的政策的建议。

美国政治的一个基本原则: 政策须代表选区多数的共识。因此华人应与选区多数人合作,共同推动有多数支持的政策。

记者:非常有意思,您是说跟自己的邻居在社区里建立关系,在草根做要比跟政客直接建立关系更加重要喽?

叶望辉:就是啊,这是政治的一个很基本的原则:被选出来的这些领导人,他们为什么要落实政策?他们要落实的政策,必须代表他们选区的多数的共识。所以你如果代表华人的角度,那只是少数的一个态度;如果跟选区的多数的人合作,一起推动一个有多数支持的一个政策的话,被选民选出来的这些领导人,比较乐意接受那个推荐,也比较乐意落实那个意见。

所以这是在民主国家的一个非常非常基本的政治原则。这些领导人,他们不但想要为一个少数民族做一个他们的关切,他们是想要为他们选区的多数人民做好政策。

草根参政第一步骤:参与地方党部中央委员会会议

记者:那么我们怎么去做这个Grassroots草根的参政呢?

叶望辉:第一,每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县都有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中央委员会(Central Committee),他们大概每一个月都有一个中央委员会的会议,应该可以上网找到他们的地点和时间,大部分这些会议都是公开的,所有的公众都可以参加,没有问题。

所以第一个步骤就是找到地方的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委员会会议,去参加,然后认识参加的一些朋友,也许在那些地方的委员会,他们偶而会通过所谓的决议(resolution)。就是说,他们当地的党员们都支持某某的一个态度,或者鼓励他们选出来的领导人落实什么样的政策,这是他们党纲以外的一些决议,而那些决议也许谈到中美关系,或者中美贸易,也许讲到中国人权话题……

民主党和共和党有一点不同的传统,但是两党如果要讲到人权和正义,他们的党员都有机会可以通过这些话题相关的决议案。所以作为华人,可以去看这些会议,也许可以竞选作为一个区领袖(precinct leader)正式地参加这些会议。如果不能选上,还可以跟选上的区领袖合作,提出决议案,鼓励党员要支持某某政策。

所以如果看重中国的宗教自由,或者看重人权话题,或看重贸易正义的一些话题,我觉得不管在什么地方,加州也好,民主党共和党也好,华人都有机会可以参加,也可以鼓励党员支持这些政策的推进。

华人可以竞选区领袖(Precinct Leader)成为最草根的政党成员

记者:您说的区领袖(precinct leader)是什么概念?

叶望辉:区领袖就是最草根的政党的成员。每一个县有多少个区(Precinct),投票的时候每个区都有一个投票数,所以每一个区都会选出来民主党的代表、共和党的代表,也许有其它政党的代表,但是这个区就是最小、最地方的政治地区,所以这个区合起来变成县的委员会,县的合起来变成州的委员会,州的委员会合起来变成全国委员会。

记者:如果有人还不太确定自己要参与哪一个党派、归属于哪一个党派的话,怎么办?

叶望辉: 先可以上网看看他们的党纲有什么内容,也许把他们的内容念完之后就会有很清楚的感觉,我比较偏向某某政党。如果不清楚的话,两个都参加,看看感觉怎么样,看看他们讲的话题对你有否兴趣,或者有哪些领导人有能力影响政策。我觉得最初步是做一点研究,然后必须有行为,应该主动去参加这些会议跟这些政治人有接触。

草根参政另一渠道:参加当地政府的听政会(Town Hall Meeting)

记者:如果有人觉得自己不满意政府官员或议会的立法,除了参加地方党派中央委员会会议,还有其它的做法和渠道吗?

叶望辉:有很多不同的渠道啊,政党是一个很重要的渠道,我觉得不应该忽略。

另外的渠道就是,如果州政府通过一些反对的政策,应该去参加那些立委的听政会(town hall meeting)。大部分立委都会回到他们的选区参加一些听政会,这个会议任何人都可以站出来提出问题,问问这些立委:你这个政策我不懂,能不能解释;或者这个政策我反对,你能不能辩护或者说服我……要让他们有一个沟通的机会。

所以这两个渠道是不同的,但是我觉得都有他们的好处。所以如果作为一个华人,有一个忧虑或者要感谢某一个立委,这两个渠道都应该看重。一个是通过政党来支持,或者挑战他们;第二就是到他们的听政会,对他们直接问问题。如果感觉有一点害羞,你可以找一个朋友陪你一起去,也许你可以鼓励你的朋友问你的问题。

参加地方党部中央委员会会议和政府听政会是打好参政根基的基本条件

记者:那么,参加党部的中央委员会会议和议员的听政会(Town Hall Meeting),会起到多大的影响作用呢?

叶望辉:这是初步的影响,如果不做的话,一点影响都没有。做这两个活动的话,不一定100%都会成功,但是这是一个打好根基的一个行为。做这些步骤之后,如果还得不到好的结果,你就会通过这些活动,找到更多的朋友,你可以和他们合作,也许下一次的选举,你要提名另外新的一个挑战者来竞选;或者也许通过这些活动,你会发觉这个立委虽不是代表,你觉得他做得蛮好,你可以找一些新朋友支持他连任。所以参加这些活动是最基本的条件。

参政是权利;分工合作是解决缺少时间和力图影响社区的可行办法。

记者:很多华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平时的工作、生活都很忙了,除非那个立法或法案真的触及到自己,感觉受不了了,才会走出来参加会议、做些事情,平时可能就比较少的人会去参加这些方面的活动。您怎么看,有什么建议?

叶望辉:这跟一般的美国人完全一样,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能够花那么多时间参加政治,但是这个参加政治就是一个机会,是一个权利,你不利用这个权利,那么多人牺牲了那么多我们拥有的权利而不去运用的话,基本上是感到有点遗憾。但是我们都可以理解,尤其是年轻的父母,他们必须花很多时间工作赚钱,也必须花很多时间照顾孩子们,所以他们不可能把很多很多时间放在政治活动上。但是他们可以偶尔参加,也可以跟朋友把这个工作作些分工和合作:也许有4个家庭都很忙,但是他们可以轮流参加; 他们的代表参加这些活动之前,也许他们可以一块商量,看看他们这4个家庭有什么问题要问,有什么意见要发表,然后他们可以轮流做。这样的话,他们可以省时间,但是同样可以参加这些活动和影响他们的社区。

记者:关于如何参政议政,更多的经验和建议分享,我们以后有机会的话,再请叶望辉先生来做客我们的节目。接下来在后续的采访中,我们将转换一下话题,请叶望辉先生来谈一谈他所观察到的一些美中文化的差异。

(待续,敬请关注)

叶望辉对话华人(下): 从美中国庆看两种文化的最大差异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