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相助(示意图片:〔宋〕李相东篱秋色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仙人相助(示意图片:〔宋〕李相东篱秋色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好善乐施老翁起死回生 报应不爽张果老驱驴显神迹

吴永健
2019-10-14 15:24
常言道:一毫一善,与人方便。 一毫一恶,劝君莫作。善恶相形,祸福自见……再看古时的记载也很有趣,说的是为人在世,应该公道存心,积福行善,处世低调,与人方便。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俗语说「千年难逢天开眼」,如果有那么一回,真让你碰上了,相信你会兴奋不已:老天真的开了眼。

常言道:一毫一善,与人方便。 一毫一恶,劝君莫作。善恶相形,祸福自见……

再看古时的记载也很有趣,说的是为人在世,应该公道存心,积福行善,处世低调,与人方便。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清朝作者宣鼎的一篇文章「田处士石驴」,收录于《夜雨秋灯录》中,讲的是一个老人借贷无券,而生发出的一桩故事。它发人深思的是,就好像老天真的开了眼似的,到最后真相一幕幕的展现给了世人:

老翁叫陆守素,东平安山人,心地仁厚,家境殷实,向来与本地一个姓卢的人是好朋友。卢某家底微薄,两家有钱财往来,卢某时常暗中侵吞,陆翁淡然处之,毫不见怪。

卢某曾向陆翁借贷二百两银子,主动提出要立一张借券。

陆翁笑道:「我们是道义之交,相交以心,信义诚实是根本,何必还要立借券呢?」二人也就情同手足,越来越亲。

陆翁有个儿子陆骏,英俊潇洒;卢某有个女儿,眉清目秀,年龄相仿。卢某感激陆翁恩德,把女儿嫁给陆翁儿子,因此两人交情更加深厚。

叹命运 爱捉弄

没料到陆翁家后来遭到巨大变故,家道中落,男女仆役纷纷离开,门庭冷落,可张罗捕雀。回忆从前衣着鲜丽骑驴外出,现在只能徒步代替乘车,陆翁内心十分抑郁伤感,因此得了病。

陆翁的病一天比一天重,而卢某来看望的次数却越来越少。眼看吃药无济于事,陆翁渐渐地只能躺在床上辗转呻吟。人常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陆翁先富后贫,卢某先贫后富,本乡本土知情的人,没有人不为此而叹息。

陆翁将死那天,因为缺钱,后事毫无准备。他叫来儿子,告诉他说:「我的灵魂已经出窍,在坟墓间游荡,眼看已活不成多久了。家里虽然很穷,幸亏你岳父卢君曾向我借贷二百两银子,可去讨还,作为我的丧葬费。」

儿子问有没有借券,陆翁说:「他当时虽然说过立券,但我与他既是至交,又是至亲,还需要什么借券呢?他是老父生平最知心的朋友,尽管前去讨还,用不着顾虑重重。」

陆骏还在犹豫不决,妻子卢氏催促他说:「这一方的乡亲,谁不知道我父亲受过公公的恩德?即使没有借贷过,办理亲家后事也义不容辞,何况曾借贷过呢?而且公公不要我父亲立券为据的话,我也是亲耳听见的。」

老天有眼(示意图:维基)
老天有眼(示意图:维基)

迷中人 爱算计

陆骏无奈,就鼓足勇气来到丈人家。卢某得知来意后,奸笑着说:「你父亲神志不清,是不是在讲梦话?可是既然他这么说了,你何不拿着借券来讨债?」

陆骏把父亲所说没有立借券的话转告丈人,卢某装出一副哂笑的样子说:「错了,错了!世上即使是亲兄弟,凡借贷也必定要写下字据作为凭证,不然所有的文书都可取消了,人们之间经济往来只需要说一句话就足够了。

我并非人面兽心,何至于赖债?看在亲家即将离世,本当给予你小小资助,但既有了这样的情节,恐怕别人唾骂我卢某是赖债人,现在只能薄待亲家,这也是迫不得已啊!」

陆骏听了很震惊,两手空空返回,而父亲已奄奄一息。

陆骏暗暗把丈人的话告诉了妻子,两人都不敢相信谁真谁假,搞不清真假了。

第二天,陆翁就咽了气,将调换寝席,全家号哭。

天开眼 仙人助

忽然,走进一位鹤发虬髯的老道士,脚穿芒鞋,手持竹杖,竹杖上挂一个小葫芦,登上客堂求见。陆骏出来接待,道士说:「我姓田,名木,人们都叫我处士。最近因为济宁嵫山玄女庙破败失修,素来听说令尊慷慨大方,因此前来募捐,还请不要吝惜。」(处士,古代指有才德而隐居不愿做官的人)

陆骏忍住悲伤,告诉他:「老父刚刚去世,连殓尸用具也没有,哪里还谈得上捐钱?」处士闻说:「我有起死回生的法术,何不引导我去看看令尊?」等到进入卧房,一片哭声顿时停止,原来陆翁断气后又开始微弱呼吸,渐渐有了生机。处士靠近陆翁,略加诊视,说:「这不过内心郁结失调,何至于死?」从袖子里摸出一只寸把长的石驴,只见得这石驴雕刻得惟妙惟肖,处士念了一会儿咒语,石驴就慢慢变大,活动起来,变成真驴,呦呦呜叫。处士喃喃与驴讲话,驴昂头向天而啸。

处士说:「长面公,我来居士这儿募捐,并非来治病,忘了带丹药,你何不替我往嵫山去取一粒来?」驴长鸣一声,仿佛是说同意,然后放开四蹄衔着小葫芦出门狂奔而去。陆骏说:「嵫山离此地一百里,什么时候能奔到?」处士说:「快得很。稍安毋躁。」顷刻之间,驴已返回,仍将葫芦放在处士面前,处士从葫芦里倒出一粒丹丸,大如珍珠,灿烂如火。立刻叫人用温水调和丹丸,灌入陆翁口中,过了烧一餐饭的工夫,陆翁喉咙里咯咯作响,吐出痰块有碗盏来大,顿时神志清醒,恢复性命。

陆骏夫妻急忙向处士叩头道谢,邀请他到客厅坐下,想请他喝酒表示感谢。处士摇摇葫芦还有响声,又倒出一粒丹丸,比先前一粒小但更香。处士故作惊讶,问驴道:「多取一粒,派什么用场?」驴仰天笑个不停,又呜呜鸣叫。

处士点点头说:「不错,不错,长面公可说是比我想得还周到呢。」(示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处士点点头说:「不错,不错,长面公可说是比我想得还周到呢。」(示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处士点点头说:「不错,不错,长面公可说是比我想得还周到呢。」就把丹丸交给陆骏的妻子,说:「要好好珍藏它,将来关键时刻,必有重要用途。」说完要走,挽留他也不行,只见他飘然骑上驴,茶都未喝一口,不知去了哪里。

陆骏重新走进卧房,只听得父亲慢慢靠起,喟然一声长叹,说:「危险极了!不是骑驴老翁来,我的名字早已登录在阴曹户口簿上了。」他要喝水,给他吃剩下的丹丸屑粒水,喝下后精神恢复原状。他坐起身,告诉家里人说:「刚才被两个鬼役引着走,走了一里左右路。忽然看到一个胡须长长的老翁骑驴而来,举起鞭子叱责鬼役说:『陆翁他一向善良,好多事还未做完,何不把他交给我。你们回去告诉阎罗王,不会得罪。』鬼役遵命而去,他带我返回。等回到家门口,跨进门坎突然跌一跤,一下子像梦中醒来。」一家人听了陆翁的话,又惊又喜,更加相信,说:「田处士真是个仙人啊!」焚香叩头,感谢不已。

看穿了 不能说

消息传入卢某耳中,他感到愧对亲家,准备了酒菜上门为陆翁再生庆贺,举止非常局促不安。

有一天,陆翁偶然问起讨债的事,陆骏如实禀告。陆翁沉默了好一会儿,恍然醒悟似的说:「这的确是我健忘了。」告诫媳妇再不要多费口舌。卢某见陆翁坦然无疑,以为他真的忘了,心里暗暗高兴而行迹上也渐渐更亲近。

偶而有一次卢某到陆翁家喝酒,手持酒杯谈得兴致勃勃。突然间卢某捂住心口说痛得受不了,陆翁连忙派人把他送回家。陆翁一个人还在独自饮酒,忽然似乎看见卢某又回来了,陆翁喜出望外,问他病好了没有,快坐下继续喝酒,倏忽之间卢某又不见人影。陆翁正在惊异,仆人进来报告说:「后院马厩中,母驴刚生下一条小驴,非常可爱。」陆翁赶去一看,果然很雄伟。驴驹见了陆翁依依不舍,好像旧曾相识。陆翁心中疑窦丛生,拿起一根棍棒,一下子就将驴驹打死。家里人又疑又怕,怎么好端端的驴驹要被活活打死呢?大家都不理解陆翁的所作所为。

原来陆翁自从服用了田处士的丹药后,内心极明朗,多少能知道些未来的事,只是不可说出来罢了。他马上走出叫来陆骏说:「你岳父很危险了,何不快去探访一下?陆骏去了,卢家果然闹哄哄乱作一团。陆骏问仆人,仆人答道:「主人刚才扶着墙走进家门,忽然伸长脖子发出驴叫声,叫了三声,突然倒地而死。灌药抢救多时才苏醒,现在仍哀哭不停。」陆骏进内去看,卢某频频摇手,脸面朝着墙壁说:「没有脸皮见你,可替我回家谢谢你的父亲。」陆骏回家告诉父亲,陆翁一笑置之。

次日,卢某穿着华丽服装,用牛车装载着沉甸甸的银钱来到陆家,登上客堂对着陆翁再拜说:「蒙你再生之恩,感激已极,还敢赖欠账吗?现在我承认错了,特来请你原谅。」陆翁推辞不掉,又请他喝酒并询问得病的原由。卢某忸怩着说:「讲出来实在要被人笑话,但不讲又不足警诫世人。我告辞回家时心痛到极点,忽然路上遇见一个骑驴老头,笑着对我说:『我是处士田木,就是先前替陆君治疗疾病的人。』我很吃惊,向他求拜。他说:『你心痛,何不喝喝石边的清泉水?』引导我到一个地方,清泉晶莹,叫我喝个够。我看到石边有个山洞,里面储藏着银子堆栈得像山一样,我正痴痴望着,老头突然拍一下我的脖子,说:『狡诈啊!』我哑巴似的倒在地下,看自己已经变成了你家的驴驹。如果不是你当头一棒击毙驴驹,那么我变成长耳朵秃尾巴的畜生就无法避免了。」

陆翁正在惊诧,再三安慰他。忽然婢女老妈子奔涌而来,慌慌张张禀告说:「老爷,大事不好了!小娘子自杀了!」陆翁赶紧奔进里间去看,只见三尺红罗,卢氏已高悬在屋梁下。原来她因为羞愧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无脸见人而上吊自尽。全家正束手无策,陆翁问道:「田处士所赠的第二粒丹丸还在吗?」陆骏顿时想起,从妻子的绣囊中翻找出,解下卢氏,灌下丹药,过了一些时候,她也就苏醒过来。卢某愧见女儿,连忙悄悄离去。

明白人 知因果

陆翁第二天忽然梦见田处士来说:「你又获得了生命,难道不能为嵫山修庙了却这桩心愿吗?」陆翁对田处士再拜说:「不是不愿意,可惜我的力量太绵薄了。」处士说:「卢某斗室中有埋藏的银子,可获二千两银子。」说罢拂袖而去。这时陆翁也已梦醒,牢记着,但始终不了解此话的含义。

过了一个多月,卢某由于被乡里人嘲讽,无脸再在此地生存,想卖掉住宅搬家别处,苦于一时又找不到买主。派人问陆翁是否要,陆翁豪爽地即刻答应了,就用卢某还来的钱买下了他家的住宅。

陆翁搬迁刚结束,挖掘地下,果然如数掘到藏银。

卢某得知自家住了数十年的屋内藏金被掘,悔恨不已,真是「此地无银千万两,自家主人不曾知。」

张果老(图片:维基)
张果老(图片:维基)

陆翁吩咐儿子带上千两银子去嵫山布施。陆骏到了嵫山,看见山脚下有石叟石驴像,造型逼真,生动得像活的一样。询问当地人,答道:「这是张果老与他所骑的驴。」这才悟出处士姓田名木的本意,这田木合起来,不就是一个「果」字。

陆翁后来活到九十岁,更加不遗余力广做好事。陆骏后来中了解元。陆家世世代代虔诚祭祀田处士。只是不清楚卢某的后代变成怎样的遭遇。

杜若香先生曾在东平做过判官,他也曾听到当地人详尽地说过这件事。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