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的1967年,北京二十三中“复课闹革命”(图片:《人民画报》/《人民画报》1968年2月)
文革中的1967年,北京二十三中“复课闹革命”(图片:《人民画报》/《人民画报》1968年2月)

中共建政70年政治运动系列(5)文革之破四旧 传统文化的浩劫

楊述之
2019-10-16 08:08
文革彻底的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继反右摧毁了中国文化的精英——士大夫阶层之后,文革不仅清理了一些反右的“漏网之鱼”也彻底摧毁了中华文化的物质载体——文化建筑和文物,使中国人与自己的祖先和文化彻底隔绝,中国人彻底抛弃了祖先以“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相信并惧怕因果报应的思维方式,变得肆无忌惮。文革之后的中国人由此坠入“文化沙漠”。

 

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篡政七十周年的日子,在历史上中共基于不同的政治目的对中国人发动了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文革是毛泽东时代中国政治运动的巅峰,是毛泽东自称的两大政治遗产之一(另一遗产是中共篡政,把国民政府赶到台湾)。文革给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灾祸无可估量,文革的影响都可以用“彻底”来描述。它彻底的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继反右摧毁了中国文化的精英——士大夫阶层之后,文革不仅清理了一些反右的“漏网之鱼”也彻底摧毁了中华文化的物质载体——文化建筑和文物,使中国人与自己的祖先和文化彻底隔绝,中国人彻底抛弃了祖先以“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相信并惧怕因果报应的思维方式,变得肆无忌惮。文革之后的中国人由此坠入“文化沙漠”。

Posted by 美国之音中文网 on Sunday, November 22, 2015

 文革运动 还是从媒体制造“舆论”开始

毛泽东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等一系列政策失败之后,在党内的地位受到刘少奇等人的严重挑战。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超理想主义者和自大狂。他坚持,只有他的路线才是最革命的。在取得林彪军队的支持之后,他要实现自己的理想,要打倒刘少奇和他的追随者,要超越马恩列斯,成为世界共运的领袖,给整个人类历史“开创新的纪元”。在个人权欲和“中国应当有较大贡献”的理想驱使下,毛泽东要把人民驱向“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实验场。在这场实验中,毛泽东认为他也必将成为人类历史最伟大的人物。

现实与理想形成了巨大的矛盾。在人民群众中蕴藏着对过去十七年官僚专制统治的极度不满,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寻找时机,发泄淤积已久的仇恨,并尝试打碎官僚专制的枷锁。要发泄的人民,走向专制顶峰的社会,自大狂和超理想并想利用人民打倒政敌的领袖,三条线在同一座标中交汇在一起,历史的扳机被触发了。这几项“文革”发起的条件,只有在六十年代的中国才完全具备。

1965年11月10日,在毛泽东的指示及江青等人的策划下,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将矛头对准了明史学家、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历史剧《海瑞罢官》。认为该剧借古讽今,为被打倒的彭德怀翻案,支持吴晗的北京市长、负责中共文化宣传工作的彭真带头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并于1966年2月草拟了《二月提纲》。1966年4月中央书记处会议上,康生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以中央名义起草一个通知,彻底批判并撤销“二月提纲”,成立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报毛泽东和政治局常委批准。

《五一六通知》(图片: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1966年5月16日)
《五一六通知》(图片: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1966年5月16日)

1966年5月4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扩大会议。16日通过了康生、陈伯达起草、毛泽东修改的《五一六通知》,该通知指出“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

《五一六通知》的发布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的正式开始。

康生等决定“发动群众”,派妻子曹轶欧赴北京大学专门会面北京大学哲学系总支书记聂元梓。5月25日,聂元梓等七人在北京大学大饭厅贴出了题为《宋硕、陆平、彭珮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甚么?》的第一张大字报,批判北京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委。身在杭州的毛泽东大举赞扬这是“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6月1日由于毛泽东的批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立即于当晚八时,向全国广播大字报的内容。

同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了经陈伯达、王力、关锋修改的头版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呼吁民众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所谓资产阶级的专家、学者、权威、祖师爷打得落花流水,使他们威风扫地。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头版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图片:《人民画报》 /《人民画报》1966年第08期)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头版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图片:《人民画报》 /《人民画报》1966年第08期)

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即“破四旧”)的口号;1966年8月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简称《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

 “破四旧”缘起

中共把中华传统道德文化说成是“四旧”、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祸害了中国几千年。把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国外引进的好东西统统作为封、资、修予以铲除。与此相应,立四新,就是立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实质是以党文化代替中国传统文化。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图片:吕相友/ http://3g.zhuokearts.com/html/auction/art/detail/1753/1/1/25929461.htm)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图片:吕相友/ http://3g.zhuokearts.com/html/auction/art/detail/1753/1/1/25929461.htm)

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之后,第二天北京的红卫兵开始走上街头“破四旧”,在中共的宣导和引导下,红卫兵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石碑、牌坊,破坏文物,并开始大规模的抄家行动,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红卫兵强迫市民交出他们存有的所有黄金和白银,在抄家过程中还打死了很多所谓阶级敌人。

当时的新华社对此进行了连续、正面的歌颂性报导,8月22日《人民日报》头版报导红卫兵的“破四旧”,特别介绍了北京第二中学红卫兵的“宣战书”。

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的社论《好得很》高度评价“破四旧”。各地红卫兵竞相效仿,“破四旧”狂潮迅速蔓延到上海、天津和全国各大城市乃至广大农村。

个人文物被毁坏

文物古迹,图书字画等文化遗产,当然是“革命”物件的重中之重。散存在各地民间的奇珍异宝、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

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除马、恩、列、斯、毛的著作外,其他书籍都被列为‘四旧’,大量焚烧。黑龙江省中苏边境上的嘉荫县,中学生冲进县文化馆,将戏装、图书搬到街上,全部烧成了灰。江浙一带人文荟萃,明清两代五百年,著名书画家大部分出在那里,留存至今的古籍特别多,“破四旧”的“成果”也就特别大。仅宁波地区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的线装古书就有八十吨!

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大儒’”的国学大师梁漱溟家被抄光烧光。文革后,梁漱溟回忆抄家时红卫兵的举动时说:“他们撕字画、砸石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是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为官三代购买珍藏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诸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

历史学家章伯钧家藏书超过一万册,被红卫兵头头用来烤火取暖,剩下的则送往造纸厂打成纸浆。

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绝世佳作,如宋徽宗的山水、苏轼的竹子、文征明和唐伯虎的画。几十年间,经他抢救的数百件古代字画,大多属国家一级收藏品。他费尽心血收藏的名字画,如今只落得“四旧”二字,付之一炬。事后洪老先生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

中国特有的刻瓷艺术家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其作品是国宝,不得出口。可是前去抄他家的红卫兵却认为刻瓷艺术品也是“四旧”,把他的作品摔了个稀烂。不久,朱凄惨地死去,他的刻瓷艺术从此失传。

国家级文物被破坏

除搜掠毁坏私人文物外,中华传统文化古迹和国家级文物更被毁坏无数,北京在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中保存下来的6,843处文物古迹,竟有4,922处在1966年的八九月间全部毁掉。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谭厚兰率领红卫兵在山东曲阜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就连偏远的新疆,文物古迹也受到冲击,新疆吐鲁番附近火焰山上的千佛洞的壁画,是珍贵的艺术品,曾被盗割卖予西方俄、英、德等商人,但运到国外的壁画被博物馆珍藏,保存完好。在‘破四旧’中却将剩下的壁画中的人物的眼睛挖空,或干脆将壁画用黄泥水涂抹得一塌糊涂,这些珍贵的壁画成为废物。

太原市委书记下令砸毁庙宇。随即全市190处庙宇古迹除十几处被保留外悉数被毁。

河南南阳诸葛亮的“诸葛草庐”(又名武侯祠)的‘千古人龙’、‘汉昭烈皇帝三顾处’、‘文韬武略’三道石坊及人物塑像、祠存明成化年间塑造的十八尊琉璃罗汉全部捣毁,殿宇饰物砸掉,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遭焚。

广西桂林西山唐代石刻、叠彩山等处摩崖石刻佛像头部均被砸毁。

贵州省镇远县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龙洞内所有佛、道、儒三家供奉之像被砸坏,现仅余空房。

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周恩来对北京“革命师生”说:“狮子非搬掉不可……,因为那狮子是封建产物”,结果全国的石狮子都遭殃。

破四旧:文革期间,脸部被破坏的佛像(图片:Pat B/Flickr: Trip to Ningxia and Gansu)
破四旧:文革期间,脸部被破坏的佛像(图片:Pat B/Flickr: Trip to Ningxia and Gansu)

在红卫兵破“四旧”过程中,中共高官如康生,江青,陈伯达等却对于被列入“四旧”的文物字画和抄家掠夺来名贵字画的大肆掠夺并收藏。

掘墓狂潮

为从根子上铲除传统文化,并用马列代替之,挖祖坟是快捷方式,“破四旧”中,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陵遭到永久性的毁灭。

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并刨挖陵墓,记忆体物品抢夺一空,最后全部夷为平地。

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高大的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

儒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孔子被后世尊为孔圣人,上至帝王宰相,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对孔圣人尊崇有加。侵华日军在曲阜孔庙处都肃静而过不敢动一毫毛。“破四旧”时,曲阜孔庙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孔府被封,庙碑被毁,孔庙塑像被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孔子墓被铲平挖掘,书籍化为灰烬,“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无数石碑被砸被拔,孔子的七十六代孙孔令贻的坟墓被掘开。

合肥人代代保护、年年祭扫的“包青天”墓,也毁于一旦。

河南汤阴县中学生将岳飞等人的塑像、铜像,秦桧等“五奸党”的铁跪像,连同历代传下的碑刻“横扫”殆尽。

杭州“革命”青年砸了岳庙,连岳飞的坟也刨了个底朝天。岳武穆被焚骨扬灰。

山东冠县,千古义丐武训的墓被砸开,掘出其遗骨,抬去游街,当众批判后焚烧成灰。

南漳县,为抗日名将张自忠建造的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

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明代名臣海瑞的坟被砸掉,一代清官的遗骨被挖出游街示众。

浙江奉化县溪口镇蒋氏旧居,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中正生母的墓被掘幵,其遗骸和墓碑都被丢进了树林。

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被砸。

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只剩下右军祠前几株千年古柏。

北京的红卫兵砸了名画家齐白石的墓和“白石画屋”,又逼着齐的儿子齐良迟刨平齐白石自书的匾上的字迹。

徐文长、吴承恩、吴敬梓等人的故居都被毁坏,蒲松龄甚至被掘墓鞭尸。

有的人因为有亲戚在国外,被红卫兵以有“海外关系”等罪名批斗抄家。8月与9月,仅北京市就有33695户家庭被红卫兵或自称红卫兵的人员抄家,红卫兵在一个多月内获得了103000两(约5.7吨)黄金、345200两白银、5500余万人民币现金,以及613,600件古玩玉器等。

在上海,仅8月23日至9月8日期间就有84,222户家庭被抄家,其中1,231户为教师或知识分子,红卫兵除获得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外,还获得了334万元美金、价值330万元人民币的其它外币、240万民国银元,以及3.7亿元的人民币现金或凭证。

据1966年10月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文件称,至此之前全国的红卫兵仅黄金就获得了118万余两(约65吨),并将这称为充公“剥削阶级”的不义之财。

Posted by 美国之音中文网 on Wednesday, October 28, 2015

改名风潮席卷全国

从老毛暗示宋任穷之女宋彬彬改名宋要武起,改名风潮席卷全国。

把所谓带有“封、资、修”色彩,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名字,例如什么“梅、兰、竹、菊”,或者带有孔孟之道特征的“仁、义、理、智、信”等等,都改为“革命化”的名字,公安局户籍管理部门则以“报则速批”为原则,表示了对这种“革命行动”的支援。

除了改人名外,地名、店铺、公车站、单位名称,都掀起了改名风潮。

街道名字中的四旧更是多得数不清。“仁、义、礼、智、信”是传统文化和国民党的信条,所以哈尔滨市的五条街光仁、光义、光礼、光智、光信改成了光明、光辉、光芒、光耀、光华。

中性的、不属封资修却不够革命的,也在铲除之列。一时间,给街道、工厂、公社、老字型大小商店、学校改成“反修路”、“东风商店”、 “红卫战校”等革命名称。同仁医院被改成工农兵医院,协和医院被改成了反帝医院,东安市场改成东风市场,长安街被改为“东方红大路”,东交民巷改为“反帝路”。

连万年历、家族宗谱也被视为“四旧”。仅湖北通城县焚毁的十万余册古书中,就有一万四千五百八十本是民间家族宗谱。据不完全统计,文革期间,仅北京全市就有各类文物53万8千件被毁掉。

香水、化妆品、修指甲、美容、摩面、洁齿、花发卡、色泽鲜艳的花衣、尖头皮鞋、窄腿裤,养花种草均属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一经查出,立即实施革命制裁。《人民日报》对此举予以声援,引用红卫兵的话说:“难道工农兵还抹香水、穿尖头皮鞋吗?”。在上海,革命小将限令西餐店停业,服装、皮鞋店停止出售“奇装异服”,凡发现行人中穿尖头皮鞋者责令脱下,赤脚走路,穿着、发型显得“时髦”的就被剪去一块,上海街头的许多西洋雕塑被砸毁。

禁止宗教信徒宗教生活,教堂被冲击。强迫僧尼还俗,不许唱传统戏曲,焚烧戏装、道具仿古工艺品。全国仅剩中共搞的八个样版戏。

Posted by 美国之音中文网 on Saturday, May 28, 2016

“破四旧”不仅造成了社会生活的混乱,财产、文物的损失,在中共的迷惑和鼓动下,更让红卫兵不受传统的循规蹈矩的行为规范约束,人的魔性被释放出来,打破了种种文明和传统文化的禁忌,把阶级斗争从理念转化为实践,使他们崇尚暴力,把打死人(阶级敌人)当成革命行动。这样中共就可以随意驱使他们去杀害中国人。

随中共权斗的发展,红卫兵被抛弃,上山下乡开始,红卫兵运动逐渐停止,文革中后期仍有“破四旧”的提法,但没有像1966年那样简单、激烈的“破四旧”行动了,在意识形态上批判却还延续着,后来,虽然不再提“破四旧”,但中共一直在实施着,1990年代以来各地政府的大拆大建、盗墓及文物走私,破坏文物的程度也极为严重。

Posted by 秋海棠民國史地 Glimpses of Modern China on Friday, December 1, 2017

 

中共为何要“破四旧”?

北京故宫由于中共的保护,并未遭到直接破坏。这说明中共完全有能力保护这些文物,凡是被毁的,都是中共有意让红卫兵破坏之。那么为什么中共要这样毁掉中国的文物呢?一方面,文物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那么多书籍、字画、建筑、雕塑等等,都是记载着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中华文明的记载。毁掉这些,是从“物”上杜绝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连接;二是没了文物这个传统文化的载体,中共就可以就可以肆意篡改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的内涵了。比如后来虽然有些寺庙被重建了,但是和尚却成了一个分科级、局级干部的职业了,真正清修的和尚已经基本绝种了,反而善于经营的和尚成了寺庙的SEO。

庙虽然重建了,但是内涵,其本质已经被中共给毁掉了。

 

下面是视频:“五一六通知”50年 文革仍是“糊涂账”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