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众汽车公司(AP)
德国大众汽车公司(AP)

德国对中共软弱 经济过度依赖出口是一大原因

李昂
2019-10-20 10:42
近日,媒体传出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干预之下,德国允许华为参与其5G 网络建设。德国的政界与经济界对中共磕头服软,强硬不起来。专家分析,德国经济过度依赖出口贸易,外部环境变化对德国影响非常大,与法国经济相比,德国经济显得脆弱。

近日,媒体传出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干预之下,德国允许华为参与其5G 网络建设。德国的政界与经济界对中共磕头服软,强硬不起来。专家分析,德国经济过度依赖出口贸易,外部环境变化对德国影响非常大,与法国经济相比,德国经济显得脆弱。

美《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文说,在过去10年里,德国因成功地适应了全球化、公共财政管理有方、政治稳定而备受赞誉。人们也正在谈论德国创造了一个新的经济奇迹。如今,随着全球贸易紧张和中国经济放缓,德国经济遭遇严重麻烦。

文章认为,像德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对国外需求的变化如此敏感,极不寻常。一般来说,如此规模的经济体主要是由国内需求驱动的。

德国经济严重依赖出口。德国贸易长期保持顺差,自2005年以来,德国的平均贸易顺差接近GDP的8%。2018年,德国的贸易顺差接近3000亿美元,为世界第一。这是德国过去15年国内政策选择的结果。

这使得德国的产出远远超过消费,企业部门和政府的储蓄远远超过投资。相比之下,美国的消费大于生产。

德国税收政策也有利于企业而非家庭,国民收入从家庭向企业大规模转移,德国中低收入人群工资增长缓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德国家庭消费占GDP的比例从2005年的63%下降到2018年的51%。

尽管收入向企业部门的转移,提高了企业的利润和德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但却无助于提振投资和整个德国经济的生产率增长。因为国内消费疲软降低了投资国内的动力,尽管他们坐拥现金。

文章认为,德国对出口的依赖完全可以避免,德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国内政治,而非日益恶化的国际环境。

德国可以轻易采取措施提振国内消费,抵消外部需求的疲软。德国政府可以降低中低收入人群的税收,提高公共部门的工资,启动一项重大的公共投资计划,并推翻2003年至2005年实施的哈尔茨劳动力市场改革的部分内容。

CNBC也刊文比较了德法两国的经济稳定性,认为长期来看,法国的经济前景比德国更好。

文章写道,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战已经开始改变欧洲的经济形势。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和制造业,这使它更容易受到全球贸易脆弱性的影响。

根据瑞士联合银行(UBS)最近的数据,德国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接近25%。相比之下,法国制造业占GDP的比例不到15%。

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不可避免地意味着,与国内消费发挥更大作用的经济体相比,依赖出口的国家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这就是为什么德国真正感受到来自川普总统和中国的压力,而法国可能仍然处于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

瑞银(UBS)分析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也表示,“长期而言”,他们更青睐法国而非德国。他们认为,这是因为法国的人口结构更有利于增长,法国的投资和增长率高于德国,在法国,结构性改革的长期政策更为实质性。

8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环比萎缩0.1%。另一方面,法国同期增长了0.3%。

文章认为,当法国经济低迷时,柏林否决了许多提议。现在形势逆转,法国将面临德国经济停滞不前的局面,他们至少会考虑进一步的欧洲一体化。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