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危楼愚夫》海报
电影《危楼愚夫》海报

电影《危楼愚夫》 :讽刺俄政府的“坚硬之作”

簫辰
2019-10-21 07:56
”我们像猪一样的生存,像猪一样死去,因为我们的冷漠!在猪群里我们不可能像人一样活得体面,在人群里也不可活得能像猪一样邋遢“。 当我们失去了真正认识和了解这个现实社会的能力的时候,当我们失去了寻找任何事件真相能力的时候,当我们习惯与哪怕是谎言都不加思索去言听计从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危楼”中的一份子吗?

小说《围城》中有句话“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可是现在时代变了“城里的人“在”城里面”待的久了就麻木了。少数醒的人想冲出“城”去的时候却被“挡”在“逃离路上”。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一部讽刺意味十足的俄罗斯电影《危楼愚夫》。 电影依靠“一个晚上”的快节奏叙事就把俄罗斯腐败的统治阶层和“无可救药的乌合之众”羞辱的体无完肤。《纽约时报》曾经这样评价这部电影“无可撼动的坚硬之作”。《危楼愚夫》是由尤里·贝科夫执导剧情片,于2014年8月9日在瑞士第67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首映,并获得四项大奖。本导演执导的《警界黑幕》曾在第1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斩获金爵奖。《危楼愚夫》讲述了水管工迪马·尼基丁为了挽救一栋危楼中800多人的生命,与俄罗斯整个腐败的官僚体制进行对抗的故事。大家就带着“谁是愚夫”这个最简单的问题看一下子这部影片吧,可能每个人的答案都不相同。

《危楼愚夫》电影海报

善良的“小马”(全名:迪马·尼基丁,以下统称“小马”)是一名市政维修处的管道工。一家五口人住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面,生活很拮据。”小马“一直坚持自学建筑学,为人正直的他不接受妻子让他给领导送礼升职的建议,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能够过上好日子。这种正直倔强的性格完全是遗传与他的父亲。父亲是个与人为善的人,经常修理小区里被“坏小孩”破坏的长椅。母亲则是抱怨自己的命苦,嫁了个喜欢无偿奉献的老公,而儿子好像跟爸爸一样。

一天小马在一栋楼里维修爆裂的水管时发现墙体有巨大的裂缝,他走到外面经过仔细核查,他发现两边楼体的承重墙各有一条巨大的裂缝延伸到楼顶,地基也有很大的错位和移动。 回家后他运用自己掌握的知识进行了计算,最终得出结论:那栋楼可能不会超过24小事,随时都会倒塌。事不宜迟小马决定把这一情况上报给市里的领导。 故事由此拉开序幕。

故事其实说到底很简单,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的危楼时刻威胁着800多名住户的性命。在被人发现后按正常的情况,政府应该立刻做出疏散和安顿工作。但是官员们怕出事后自己担责任相互推诿视而不见,当发现并不能很好的掩盖即将样发生的悲剧时,大家都认可杀死“替罪羊”的方式结束这场危机。

当危机来临,“美丽的女市长”不得以从醉生梦死的舞会中来到会议桌前。经过装模作样的开场白后,她本想让大家从“贪污”来的钱中拿出一部分把房子修一下。可是经过简单的核算安置楼里的800多人比之前贪污掉的数字还也要大几倍时。大家相互指责,最后在尽力想办法如何掩盖糊弄过去,反而谁也不去解决问题。“美丽的女市长”说:“都别想着明哲保身,这不是820个人一个一个的死掉,那样还可以找合理的理由。820人一起死掉就是特大事故了。你们推来推去有一个是无辜的吗?”

《危楼愚夫》视频截图

她接着说:“咱们政府的一半费用都用来行贿了,不这样做的话连一分钱的财政拨款咱们都得不到。大家个个都有别墅汽车,家属们都送出国,财产也转移出去。我们拿什么来安置危楼里的人?”可能她内心非常担心事情处理不当而死人。但她从不起眼的底层爬到了高位,已经习惯了如何讨好和贿赂上级,很多时候对下级办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这件式上她早已选择死保自己的官位。

经过大家激烈的讨论最后决定:还要连夜销毁证据,杀死几个“替罪羊”把事情推倒”替罪羊“身上。房管局长和“光头”被大家当成了“弃子”,很不幸小马也在其中。保安队长把这三只”替罪羊“带到郊外准备枪杀。临死前房管局长他觉得小马没有理由被杀(”小马“只是发现问题的人,他发不发现危楼将倒的隐患,大家贪污的事实都存在。而且危楼将倒的根本原因是大家贪污了修缮房屋的钱),最终他为“小马”求情。执行杀戮任务的保安队长也觉得“小马”没有什么大的威胁,恐吓著让他永远离开这座城市,算是放过了他。

伴着两声枪响,”小马“慌乱的逃回家里。他向家人说明了情况,全家都感到了窒息。父亲借来一辆车让“小马”带着妻儿逃出城。真是无巧不成书,善良的”小马“在逃跑的途中经过危楼的时候,他发现危楼没有采取任何疏散措施。 小马意识到市长他们已经放弃了危楼里的800多居民的性命。善良的他最终还是决定叫醒楼里的800多居民。他让妻子独自开车离开。妻子非常不解的说到:“他们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面对妻子的不解小马坚定说:“我们像猪一样的生存,像猪一样死去,因为我们的冷漠!在猪群里我们不可能像人一样活得体面,在人群里也不可活得能像猪一样邋遢” 。妻子听完他的话流着泪无奈的走了。

“小马”冲进楼里,逐门逐户通知里面的居民进行疏散。当所有的住户都下了楼之后,“小马”才最后一个下来。故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以为危楼里的人终于被这位英雄所救。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所有被疏散出来的人发现楼并没有倒塌。大家感到被戏弄并且开始谩骂,最后大家一哄而上对小马拳脚相加。似乎把所有的生活中的戾气都撒在了“小马”身上。大家发泄完了心中的不满,随后陆续又回到了那洞摇摇欲坠的危楼里面。

“小马”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使出浑身的气力他也无力回天。电影中“小马”的生死未知。就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不仅面对着官僚贪婪腐败,还要面对底层群众的愚昧无知。危楼中是住着是社会渣子,他们生在穷苦人家,没有学历、没有财富、不懂道理,不明青红皂白,只要不饿着肚子,不给自己找麻烦,能够麻痹自己一天算一天,他们更像是一群没有牧羊人的绵羊群等待这“狼的到来”。

多少人在搬出“危楼”之后才发现自己曾经生活在这么恐怖的地方。危楼将塌,谁能扶正?如果说市政厅腐败可以理解,那么民众的麻木真的让人感到无奈。群体性犯罪,往往是从个体的无知,麻木和堕落开始。电影中民众都习惯了这种麻木,也就形成了这样的生存环境。如果有假如,电影中的民众都能像小马的父亲一样,正直,从不行贿,也不偷盗的话,或许结局会暖很多,电影中的这个世界真是糜烂透了。

《危楼愚夫》一如既往和所有的前苏联电影一样,整部片子的风格厚重,那种暗黑之下隐隐散发出的一丝光亮显得若有若无,就好像体制之下的人性拷问,纵然你百炼成钢,也无力回天。我个人不太喜欢前苏联风格的电影,但是这一部是个例外。有时间找来仔细品味一下导演讲述的这个故事,琢磨一下“危楼在哪?”“谁是愚夫?”其实是挺有意思的。

想起姜文的两部电影《鬼子来了》,《让子弹飞》。这两部电影中的民众也是类似的生活状态。尽管时代背景不一样,所在国度不一样,这些作品都在用一个故事折射这一方土地上愚昧人民的麻木不仁。当然《让子弹飞》中“鹅城中的居民”被导演“解放出来了”。但是他们之前的那种“安于现状”状态跟《危楼》中的居民有什么本质不同?想不出这种生活状态下是谁的可悲?当我们失去了真正认识和了解这个现实社会的能力的时候,当我们失去了寻找事件真相能力的时候,当我们习惯与哪怕是谎言都不加思索去言听计从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危楼”中的一份子吗?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