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甲亢合并症患者的苦乐人生

慧光
2019-10-28 21:28
在中国大陆北方有一位普通女性,从小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个性,虽然在单位争得了一些好处,可是却因为家庭矛盾长期生闷气,搞得身体一团糟,最后被确诊为“甲亢合并症”,并且已到晚期,无法治愈,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了却残生。可是后来她走入法轮功修炼,一切全都改变了。

我是生活在中国大陆北方的一名普通女性,老家在河北省。打从年轻时我就很要强,啥事儿都想争第一。因为善于应酬,深受领导器重,只要有接待任务都让我参加,慢慢的我就成了单位的女强人。经过长期锻炼,我的酒量很大,因为喝酒能给我壮胆,还能显得豪爽,很多业务就能在酒桌上搞定。记得那时流行“三盅全会”(即将白酒、红酒和洋酒混在一起喝),很多人不敢这么喝,而我却越喝越来劲儿。

之所以有争强好胜的个性,因为我在家是“老闺女”,从小家人都宠着我,培养了我得理不饶人的强势性格,然而这种个性也让我吃尽了苦头。

结婚后我对丈夫是百般不满意,我们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闹得鸡犬不宁。当时就想离婚,我妈说“离婚了,你肯定要孩子,可你们娘俩住哪呢?”想到这里我就犹豫了。虽然没离,可是我跟丈夫是各过各的,长期冷战,谁也不理谁。

因为长期争吵打架,总生闷气,我心中充满了对丈夫的怨恨,心口总感觉憋着一口气,身体就越来越差。当时患上了多种疾病,主要有肾盂肾炎、甲亢和神经官能症,还有中耳炎和痔疮等,总是睡不着觉,浑身没劲儿。由于挣钱心切,又怕做手术花钱,就靠吃药维持着。后来发展到大脑总是迷迷糊糊的,手脚发麻,骑自行车总摔跟头,有时摔得满嘴是血。到最后脸都肿了,眼睛也凸出来了,整个脸都变形了,脸上还长满了色斑。有一段时间高烧长期不退,浑身冒虚汗,一上楼就眼冒金星。

实在挺不过去了,只好去大医院做检查。经过专家多次会诊,确诊是“甲亢”。据专家说,甲亢有三种类型,我是最严重的那种,而且是往里面长,压迫心脏,变成了合并症,所以我同时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两个加号),还不能做手术。大夫说:“你来晚了,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意思就是只能等死了。人活到这个份上,我也绝望了,心想活一天算一天吧。经历了这么多痛苦,其实我觉得人活着也没太大意思,也许死了就解脱了。

我二姐是医院大夫,我经常到她的医院去打针。在那里我遇到一个护士,每次去打针时都跟我提法轮功,说如何如何好,祛病有奇效。一开始我不信,觉得她说的神乎其神的,我还反问说“专家都说治不了,练功就能行?”那时我满脑子都是挣钱的想法,别的啥都听不进去。

有一天丈夫对我说,他们单位里的同事俩口子都有心脏病,最后是炼法轮功炼好了,叫我也去学,我就不去。有天早上,他硬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还骂骂咧咧的,先送我去医院打针,接着就把我送到了一个地方。去到之后才知道那里都是法轮功学员,她们叫集体学法、炼功。不知为什么,听着那些学员念《转法轮》书时我觉得浑身很舒服,身上不再那么难受了,之后我就天天去。开始时似懂非懂,但慢慢的听懂了,我知道了人有病是因为人有“业力”,消去“业力”病就会好,听到这里我仿佛一下子清醒了。

因为经常去,不知不觉的感到这些人都特别善良,非常愿意跟她们在一起,后来就跟她们一起学炼功法。奇怪的是,没几天我就感冒了,高烧四十多度,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吃药、打针,坚持与她们一起炼功,三天以后就全好了。这件事让我很震撼,原来“消业”的事是真的!还有一次,突然感到牙疼,半个脸都肿了,有了前面的经验,我仍然不去管它。期间还有人劝我去医院,可我没动心,结果三、四天过后也好了。

就这样两个月过去了,渐渐的我觉得身上有劲了,眼睛也不鼓了,嗓子也不哑了,脸上的斑也减少了,我完全恢复成一个健康人。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事实就在眼前!有一天当看到镜子里面的我满面红光时,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激动的泣不成声,哽咽着半晌说不出话来……。我知道这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任何语言也表达不了我的感恩之心!

以前由于和丈夫之间的矛盾,使我对他和他的家人记恨日增,我经常在心里想: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死了我也要抓两个垫背的,要么把他们家烧了,要么把他先从楼上推下去,然后自己再跳下去。修炼以后,我知道了人与人之间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业力”轮报,今天的不幸其实是在还“业债”,因此我放下了记恨心,决心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逢年过节我专门去看望婆婆,每次去都要买东西、给钱,婆婆很高兴,知道我是因为学了法轮功才变好的。在家里我做饭、洗衣服什么都干,丈夫也不再跟我争吵、干仗了。

大约一年后,我又去了二姐工作的医院,很多认识我的人看到我跟以前判若两人,非常惊讶,因为我以前是这里的常客,对当时的状况他们都印象深刻,而眼前的我年轻、漂亮了,脸色白里透红,说话声音也轻柔了,他们好多人都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政府的残酷迫害,我被迫失去工作。没办法,只好靠摆地摊挣些钱,后来租了个店面卖劳保用品。我一边卖东西,一边向顾客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为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而编造的谎言,揭露中共编造的“自焚”假象。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介绍,事实生动,让那些顾客心服、口服,有些人当场就说“不信都不行啊!法轮功真好!”

以前因为家庭不和,有时会拿孩子出气,因此儿子的逆反心理特别强,一直不愿与人交往。看到我改变了,他也变得活泼、开朗了。儿子大学毕业前给我打电话说:“妈,我马上就毕业了,要自己找工作。”我知道儿子的意思,就说:“儿子,你爸是工人,妈这儿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你认同法轮大法好,就有好的未来。”结果刚毕业他就被一家正规单位录用,让很多人羡慕。不少人问我:“你花了多少钱啊?这个单位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

在中国大陆,要想找到好工作,特别是那种相对稳定的工作,都得走后门、花钱。钱少了都不行,还得“门子硬”。可我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一分钱没花,孩子就找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这不就是福报吗!

我深知是因为法轮大法的指引,才使我这个在苦海中苦苦挣扎、甚至濒临死亡的人,有了健康和快乐,也活得更加豁达和从容!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