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再遭判刑 正义律师联合维权
北京时间: 2007-03-24 14:58:25 分享到:


据明慧网报导,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被中共恶党当局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五年,父亲王新中和母亲刘淑芹被以同样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

中国的听众朋友应该还记得王博这个名字,王博曾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大学生,也正是她的这一令人羡慕的身份使她成为中共610的目标。 2002年4月,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向全国播出了两集对王博一家的采访,把王博树立成一个所谓的“转化”典型。

然而谎言就是谎言,事实会证明一切。

2005年王博一家在摆脱了河北610和“洗脑中心”的控制后,向外界详细讲述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这个被观众们戏称为 “焦点谎谈”的电视节目是如何通过剪辑、利用他们的部份谈话内容,抹黑、歪曲法轮功的经过。他们因此于2006年7月27日晚遭大连市国安、610、公安局及石家庄公安局警察的秘密绑架,并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被非法判刑。王博一家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不认可非法判决,目前已经上诉到石家庄中级法院。

在石家庄长安区法院的一审《判决书》里罗列的所谓具体“犯罪事实”中写着这么一条:王博采用自述方式,录制自己被欺骗、洗脑及利用的经历,并上传明慧网,明慧焦点将此编辑制作成题为《焦点访谈背后的残忍和欺骗》的视频文件,在明慧网播放。公开揭露自己被迫害的经历,竟也能成为被进一步迫害的理由。更有甚者,2007年三月六日法官还到赵县看守所误导王新中撤诉,并告诉王新中一审已经判过了,你咋冤枉也没用了。

在过去将近八年的时间里,王博的经历如同一场噩梦:她曾被勒令退学,被非法劳教,被迫在中央电视台上悔过,而最近她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回忆过去,王博说:

“我就这样一直被他们关押着,没有任何的自由。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经常会想:我把它们都当作相信自己一样的去信任,可是他们对待我,都是用了欺骗;我就象小丑一样被他们愚弄。我想我可能是他们见过的最傻的一个人。我是最蠢的,居然会这么的相信他们。我的心理压力特别的大,心态也越来越不好,总是想着自杀,那个时候我特别想用我的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害了人,害死我的就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一家人修炼之后,生活都充满了希望。我从小很不好的脾气,也是变得越来越好。心态也是向好的方面发展。可是自从被中国政府欺骗,被他们迫害转化之后,我的心理越来越阴暗了,看不到希望,只觉得自己很可悲。好几次都控制不了自己,就想自杀,可是每次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师父的法中说过,自杀是有罪的。我就想我既然做错了,那我就应该承担,我就应该去面对,如果我死了的话,那不就是畏罪自杀吗?而且我还担心要是我死了,恶党又会制造谣言,它可能又会说,啊,王博回去炼法轮功,结果自杀了。所以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我都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恶党一直在胡说,“练法轮功的人怎么怎么自杀,法轮功会让人自杀”可是现在我就可以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虽然那个时候我糊涂了,我不再炼了。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在我要放弃自己的生命的时候,竟然是大法,是我想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话,所以我才活下来的。”

这一切本不该发生的苦难使王博对中共邪党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这几年里我也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性格中有这种懦弱,为什么会这么听人家摆布?然后我就想着想着就追到了小的时候。就像我们初中政治课本里面就说,人民代表大会呢,是代表人民行使这个国家权利,然后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是同时又讲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国家利益不一致的时候,个人利益要服从集体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当时我就不明白,我就想不通。既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也就是说人民应该是高于一切的,人民利益是高于一切的。那为什么当人民--我们个人的利益和集体利益、国家利益发生了不一致的时候,我们就要服从呢?如果集体、国家出了错的时候,我们也要服从吗?这怎么体现出来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呢?

其实,就是中国共产恶党多年来对下一代的灌输就是这样的:它让你不自觉的放弃自己,它让你根本意识不到应该维护自己的权利。它不让你去说话,它不允许你去提出和它不一样的意见,否则就是在参与政治。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是说如果我说我拥护共产恶党,这就不叫参与政治。可是如果我对共产党有看法,我要提它的问题,那就叫参与政治,然后,中国老百姓被多年来这些运动搞怕了,就觉得别参与政治,别参与政治,所有这些想法,其实都是被共产恶党已经歪曲过了,老百姓都已经被它伤透了心了。大家只能是后来形成一种错误的观念,而且就是觉得我们这是“明哲保身”。恶党说什么都别吭声,它打你也别吭声,它怎么欺负你、怎么迫害你,你不吭声不就得了吗?你越吭声它就越要迫害你。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言,人没有自己的最基本的尊严,就是这样。我真正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真的是发现,只有真正的脱离共产恶党,才能真正的获得自由,也才知道做人的尊严是什么样的。”

王博的经历见证了法轮功近8年来被迫害的历程,也见证了法轮功坚不可摧的道德力量。这种力量使王博的亲人们也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大声呼吁停止迫害。

在《请求法律援助:石家庄大法弟子王博外婆的第三封呼吁信》中,年近90的老人家写到:

“法官念来念去的,说抄家时抄出好几千份法轮功真相传单。要重判。私下打听得知一千份以下就得判三到七年徒刑,这好几千份得判多少年哪?我那女儿一家可都是公认的好人,怎么能把好人判刑往监狱里送呢?

这大街上发传单发小报的有的是,我们家也老收到,宣传治病的、卖假药骗人的多的是,都没人管,这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有罪了,被抓、被打、被关押、甚至被活生生挖器官,这发发传单喊喊冤就犯法了。不镇压法轮功哪有印传单的事?那几年怎么没听说法轮功发传单呢?这不是警察把炼法轮功的往死里打,才引发人家印传单喊冤的吗?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才印传单到处呼吁的吗?就说我们家的事,律师找不到、四万多元钱也要不回来、女儿也不让见,连我也只好发公开信呼吁 营救我的女儿一家了。

法庭上审判长都答应了,把抄家抄走的四万一千元让我们领回,可现在找法官领钱,好几个法官都推三阻四的不给,非得说我女儿和王博没签字、只有王新中签字了不能给,又不让见我女儿的面。后来又说钱根本没在法院,还在抓人的公安那儿没转过来,法官正在要,但不保证能要回来, 让自己家也去要,还说已经花了一万多了。搞不清到底是谁昧良心不想归还,连法庭上审判长答应的明明白白的事情都抵赖,在中共掌权的中国,老百姓到哪找主持公道的地方,怎么还敢相信法律呢?!

现在法官也承认信仰没罪,你觉得法轮功好就在家炼不犯法,但搜出法轮功传单就犯法。不知道这是什么流氓逻辑,依照的是哪家法律。我看依照的不是什么法律,而是邪恶之徒下的临时文件,象文革一样搞运动整好人。我可提醒那些法官,运动一过,紧跟当时上级文件整好人的人,都得象文革结束时一样,遭到枪毙、判刑等如数偿还。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镇压法轮功不得人心,被平反那是早晚的事情,况且连很多很多的外国人都帮助法轮功呢,不要非得给我女儿一家人判刑,还是注意给你们自己留后路!”

在信中,老人家强烈呼吁正义的律师帮助女儿一家打官司,营救他们回家!

听众朋友,在王博一家的亲朋好友的多方努力下,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北京张立辉律师和李顺章律师正式介入案件,张立辉律师认为思想信仰无罪,对法轮功含糊的套用惩处邪教的法律条文不适当,两高的司法解释值得质疑。

目前北京的六位正义律师李和平、滕彪、张立辉、邬宏威、李顺章、黎雄兵已经陆续介入案件。

六位辩护律师一致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王博及父母构成利用X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王博家一案在事实和法律适用两个方面都不符合定罪的要求。六位辩护律师已经上书石家庄中级法院,要求退回长安区法院重审。

2007 年3月13日上午,六位律师应邀去见石家庄中级法院法官,同时再一次递交六位律师联合签名、要求二审公开开庭审理的报告。六位律师一致认为:会见当事人后,发现事实出入非常大。一审时,三个当事人中两个人没有参与法庭调查,法庭就草草下判决,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希望二审公开开庭审理,纠正一审中的错误,或退回长安区法院重新调查审理,维护法律的公正,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李和平律师,现在是王博的代理律师。此前因为营救为法轮功三次上书的高志晟律师,到目前为止一直被当地派出所的国安警察长期24小时跟踪,警车平时就停在律师所楼下,晚上回家停在李和平律师家的门口。

2007 年2月13日李和平律师到石家庄中级法院递交律师手续, 3月14日北京市司法局就到李和平的律师所表示“关注”; 3月16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也到律师所给主任施压,说“代理敏感案件要注意影响”。

面对中共的威胁,李和平律师坚持正义,认为信仰自由包括公民信仰自由和宗教发展自由。宗教发展不能受公权力制约。政府没有权力划分正教和邪教。否则无神论政府可以把任何宗教定为邪教。李和平还表示,即使有内部规定或司法解释把法轮功作为邪教来镇压,那都是违法的。

著名时事评论员章天亮曾一针见血的指出:

"一般来讲,任何社会的这个党它不会把整个社会全部都管起来, 政治、经济包括宗教等等都要管起来。所以就是说一般来讲在一个正常社会的话,应该是一个政教分离的社会,就是你管政治的话你就管政治,你就不要去管信仰。

那共产党实际上是把所有的这个社会各个方面,政治、经济、文化、信仰通通都抓在手里面,这在中国历史上包括世界历史上都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种情况。

因为过去我们都说中国过去是一种集权国家,包括所谓的封建社会、皇权的社会认为是一种集权国家,但是那个时候政统和道统是分开的,就是你政治的话你可以说了算,但是你没有权利去解释道德,你没有权利去解释信仰。

那么老百姓他可以用道德或信仰去否定你,就当你做错了事情的时候,老百姓如果起来推翻你的话那么这就属于替天行道。

但共产党它很大特点,就是说它把所有的东西包括对道德的解释权,包括对于所有的信仰团体全部要抓在手里边,那么它就形成了一个超级政教合一的组织。"

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中说:

"传统的正教都教化人修心向善,与天地自然和谐共处,而共产党却要与天、地、人斗争;信仰正教的人有着对天国世界永恒幸福的追求,不看重世间的荣耀和享受, 甚至能够看破生死,而共产党却要靠镇压和杀戮来恐吓民众,用物欲来收买民众;正教给人树立的善恶标准更显出共产党的逆天而行。因此,共产党把信仰的存在视为其统治的最大威胁。

共产党标榜无神论,如果按毛泽东所说“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那么能够惩罚人的只有人间的暴力,特别是当一个人或组织本身就是人间暴力的掌握者,那么还有什么恶事是不敢做的呢?"

面对中共镇压和杀戮的恐吓,历经七年多苦难的王博,发出心底的呼喊:

"在这里我也想跟所有善良的民众,其中也包括一些想要醒悟的这些迫害法轮功的人,我想对你们说不要害怕,你越是害怕,那么他们就会越是迫害你,恶党就会越去迫害你。我们都是有良知的人,只要你能够勇敢的站出来,能够面对自己,就像我今天这样,那么都是有机会的。你会真正的体会到良心上的安宁是什么,你立于世间,立于天地之间,你感到心里是安宁的,没有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每个人都会犯错,关键就是我们能够认识到。希望所有的人,能够真正了解法轮大法是什么,能够真正的去看一看,到底谁在迫害民众,中国怎么样才能有希望?希望每个人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听众朋友,中共邪党在对善良民众的无理镇压中,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尽管中共还在衰败中展示着专制政权的末日疯狂,然而中共的解体指日可待。事实告诉世人:对中共的希望换来的永远是绝望。日前近2000万人已经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相关组织。

朋友,请领悟神佛的旨意,听从修炼人的善劝,今天就行动起来退队、退团、退党,彻底脱离共产党的极权控制,获得真正的自由,找回自己做人的尊严!




Copyright © 2002-2012 SOUNDOFHOP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