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但願人長久

水晶
2018-02-22 18:38
蘇軾一生被貶密州、惠州、黃州、儋州……足跡行過中華大地大江南北,還經歷喪妻、與喪子之痛。而無論在天之涯、在海之角,他未曾失卻心中的豁達與悲憫。縱然離合悲歡,仍舊遞送無比溫柔的祝福,給普天下兩地相思的人們--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美好音質 *

各位希望之聲的聽眾朋友們,歡迎再次來到<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本節目為您空中傳遞屬於我們民族的經典好聲音,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共渡這溫馨的音樂時光,我是水晶。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那年,正是宋神宗熙寧九年,蘇東坡四十一歲,他與弟弟蘇轍,分別已有六、七個年頭了。在萬家萬戶團圓相聚的中秋之夜,蘇東坡遠望皎潔明月,懷念不能相見的弟弟,寫下這闕《水調歌頭》。

由於反對王安石變法,蘇東坡與支持變法的宋神宗意見相左,在仕途上總是坎坷,屢遭貶摘,最遠還曾貶至海南島。這人生道路上的重重波瀾曲折,盡皆化為了東坡先生筆下的錦 綉華章。

這曲月光,千載以來,映照在中國人心靈深處,其意境曠達超脫,其色彩瑰麗奇絕;讓我們在流離失意之際,都不會忘記,在天上,那一輪清暉,和在人間的,那一份牽念。

現在,就讓我們隨着蘇東坡,一塊兒起舞弄清影--在他筆下的那個月圓之夜。

請欣賞,由鄧麗君演唱的--《但願人長久》。

 

【但願人長久】 詞/蘇軾  曲/梁弘志  演唱/鄧麗君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高舉著酒杯,我想問一問浩翰的蒼穹,這美麗的月兒是自甚麼時候起而有的呢?值此良夜,我多麼想乘着長風歸去啊!但不知天上那華美的仙宮,今夕,又會是哪一個年頭?

下半片筆觸收為內斂,視角由高而低,描寫幽靜的月光穿過樓台,轉過花窗,照着窗子里那難以入眠的人兒。這一段由鄧麗君柔美的聲音款款唱來,更覺深情動人。

蘇東坡出生於四川眉山,他的詩詞與文章,清曠雄奇,又似流水行雲,飄逸著仙人般的氣質。水晶相信,他一定是最讓您讚歎的詞家之一。歐陽修便曾經說:

「我該給此人讓路了,他將來的成就必然會超越我的啊」! (注:老夫當避路,放他出一頭地也。)

而除了剛才這闋《水調歌頭》,東坡先生還有另一首膾炙人口的詞作:《念奴嬌.赤壁懷古》,也曾被作曲家青主譜寫為歌,待會兒我們將繼續聆聽。

 

四十三歲時,蘇軾身陷「烏台詩案」,這可說是東坡為官生涯中最為飄搖的一場政治風暴,他被補入獄,幾乎死去。蘇軾認為自己性命將終,在獄中,寫下感人至深的訣別詩給弟弟蘇轍,詩中說︰「與君世世為兄弟,再結來生未了因」。

出獄後,被貶黃州。歷經這生與死的魔難,蘇軾在胸懷境界與文學創作都更上層樓。他在東城外的一塊坡地開墾種植,從此自號為「東坡居士」,《念奴嬌.赤壁懷古》,便是在此時完成。

喜歡中國書畫的聽眾朋友可能會聯想到,東坡先生最精彩的一幅墨寶--《黃州寒食帖》。

被譽為「天下行書第三」的《黃州寒食帖》,飽涵着沉鬱的筆力,也是創作于蘇軾被貶黃州時。

江山如畫,赤壁旁水浪濤濤,日夜奔流不盡。接着我們就來聆聽這赤壁的歌詠。請欣賞以蘇軾的千古名篇《念奴嬌.赤壁懷古》譜寫而成的--《大江東去》。

 

【大江東去】 詞/蘇軾  曲/青主  演唱/孫雨豐  鋼琴伴奏/吳龍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大江東去》,由作曲家青主於1920年時寫成,完成時間還早於黃自的許多藝術歌曲,所以我們常把這首作品視為是中國藝術歌曲的開山之作。

歌曲開頭便以氣魄萬千的詠嘆起句,在這縱橫跌宕的旋律中,歷史的浩闊感也油然而生。而就像《水調歌頭》那樣,下半闋也同樣對比了另外一種情緒,抒情、深婉,引人低回。

人生如夢如幻,憑弔歷史的風雲後,且以一盞清酒祭天地,與明月共醉!

最後,我們來聽聽《水調歌頭》的另一種詮釋,請欣賞,以古箏演奏的--《但願人長久》。

 

【但願人長久】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蘇軾一生被貶密州、惠州、黃州、儋州……足跡行過中華大地的大江南北,還經歷喪妻、與喪子之痛。而無論在天之涯、在海之角,他未曾失卻心中的豁達與悲憫,縱然離合悲歡,仍舊遞送無比溫柔的祝福,給普天下兩地相思的人們--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裡是希望之聲<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我是水晶。聽眾朋友,我們下次空中再相見!

 

 

*水晶後記:

《大江東去》,由作曲家青主於1920年時寫成。水晶曾為您播放過的《我住長江頭》,也是出自於這位作曲家之手。聽眾朋友可參見本欄目之--《花非花》。

(https://www.soundofhope.org/b5/2010/06/22/n82581.html)

青主說,他是在一個交疊著風雨和松濤的夜晚,忽而得到的靈感。

我們可以聽出作曲家傳神地描寫了詩人所經受的種種滄桑,而依據東坡詞境,青主將這份蒼涼,又寓托于浩遠深闊的音符流動,使得樂曲呈現出氣象萬千之格局。

 

(撰稿: 水晶)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

https://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E7%BE%8E%E7%9A%84%E6%97%8B%E5%BE%8B/%E9%9B%85%E4%B9%90%E6%AC%A3%E8%B5%8F/%E4%B8%AD%E5%9B%BD%E5%8F%A4%E5%85%B8%E4%B9%90%E6%9B%B2%E6%AC%A3%E8%B5%8F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