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編大家聽】定婚店

雪莉
2018-03-29 16:25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我們今天要給大家講的是‘定婚店’的故事,也叫‘月下老人’。 

 

======       

話說 唐朝時候杜陵(在現今陝西省西安市附近)有個名叫韋固的書生,從小父母雙亡。家裡有些產業,生活無憂,平日里習文練武,也還自在。 就是人丁不旺。於是他就想要早一點娶妻,但是多次提親,都沒有成功。

貞觀二年(西元628年),唐太宗去清河遊玩,中途住在宋城(今杭州市)南面的一個旅店。旅客中有一個人, 大家聊起來, 知道韋固還未娶妻,就為他提親,提的是 前清河司馬 潘昉的女兒,並約好第二天清早在店西的龍興寺門口見面。

    韋固求婚心切,第二天天沒亮就披掛整齊早早趕了過去。到了龍興寺廟前,時間尚早,只有一彎斜月掛在天邊。路上沒有人。他看見一個老人靠着一個布袋,坐在廟門的台階上,藉著月光在看書。那書有點奇特,竟然在放出淡淡的銀光。韋固很好奇,悄悄走過去從老人的背後看,想看看老人看的是什麼書。  卻發現書上的字一個都不認識,

韋固忍不住便問老人:“請問老先生您看的是什麼書啊?我從小也頗讀詩書,自己覺得沒有不認識的字,就連梵Fàn文,我也能看懂,怎麼您這本書上的字我卻從來沒見過,還請您多多指教晚生,這是什麼書啊?”

老人笑着說:“這不是人間的書,你怎麼會見過。”

韋固又問:“不是人間的書?那是哪裡的書呢?”

老人說:“這是天上的書。”

韋固問:“天上的書?難怪還發出銀光來。 那您怎麼會有呢?想必您是天上的人了?哎呀呀,那不就是天人,仙人么?”

韋固說到這裡,心裡疑惑,打量那老人,只見他鶴髮童顏,精神矍鑠,仙風道骨,倒真有出世的氣概。老人只是微微頷首,點頭。

韋固又問:“您若真是天人,為何到人間來呢?” 

老人說:“天神管理人間的事,也是要到凡間來的。只是不讓人看見罷了。”

韋固問:“那麼您管什麼事啊?” 

老人回答說:“我專管那天下的婚姻大事。”

韋固一聽心中暗喜,馬上給老人作揖說道:“ 在下從小失去父母,想早點成親,多生兒女,使家族人丁興旺。但數次提親,都不能如願。今天到這裡來赴約, 有人給我提潘司馬的女兒,還望您看看,能夠成功嗎?”

老人看看尾骨,回答說:“不成。 你的妻子才剛剛三歲,要等她十七歲才能進你的家門。”

韋固一聽,心中半信半疑。 又問道:“請問老先生,這仙界是根據什麼來決定人的終身大事啊?怎麼能如此亂點鴛鴦譜呢?想我韋固,現在已經成年,您卻說我的妻子才三歲!”

那老者看着韋固,捋着鬍鬚說:“ 你真是懵懂啊!還說自己飽讀詩書!難道你不知道天界有天界的法理嗎?那是隨便定的嗎?豈不聞‘百年修得同船渡’嗎?夫妻之緣,那是人間最重要的關係,那是根據倆人千百年的輪迴中,結下的怨冤緣來決定的,哪裡是誰一時起意隨便就可以定的呢?你看我手裡這本天書,那是上屆更高層天神,根據人的世世輪迴中的所作所為,最後定下的本世姻緣。我是按照這本書里的指令來行事。絲毫差不得的。”

老人又說:“按照書里的指示,命定要做夫妻的兩個人,一旦出生,我就用紅繩把他們的腳繫上,一根紅線牽著兩人。哪怕他兩家是仇人,還是貧富相差懸殊,或者是相隔千山萬水,只要我這紅繩一系,那就任誰再也逃不掉,改不了了。你的腳已經和你未來妻子的腳系在一起了,你想找別人那怎麼成呢?”

韋固看着老者,還是滿心狐疑,又問:“那我的妻子如今在哪裡?家在何處?您能讓我看看嗎?”

老人說這個容易。說著抬手在空中一指,就出現了一個畫面,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瞎了一隻眼的老婦人,抱着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正在一個集市上賣菜。

老人指着畫面中的這個女孩子說:“這個就是你未來的妻子了。她是個大富大貴之人,將來要子榮母貴,封為誥命夫人的。”

話沒說完,那韋固卻早已抄起腰中弓箭,衝著畫面中的那個女孩眉心就是一箭射去,只見那個女孩中箭、大哭,血流如注,老婦人惶恐大叫,集市上一時亂成一片。

韋固心裡得意,悻悻的說:“我殺了她,看這回還能怎樣?! ”

回頭看老者時,卻哪裡還見得人影?耳邊只聽見老者大喊一聲:“豎子誤我!觸犯天條!要犯大罪的!”隨着聲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豈知這以後一晃就是十四年,韋固求婚一直不成。這年朋友薦舉他到相州(今天的河南省安陽市)刺史王泰的手下參謀軍務,擔任輔佐司法的副官。王泰覺得他很能幹,又有文才還會武功,就親自做媒,將女兒嫁給他。

這女兒年齡十六、七歲,美麗賢淑。兩人婚後,琴瑟和諧,韋固十分滿意。但是他發現妻子的眉間總是貼著一個小花片,即使在洗澡或休閑時,也從沒見她取下過。他覺得很奇怪。

有一天,夫妻閑聊,韋固問起來,妻子告訴他說:“哎,說起來這也是奇怪。其實郡守大人不是我的親父,是我的叔父。我的父親生前在宋城做縣令,死在任職上。他為官清正,沒有留下什麼錢財。家裡生活貧困。當時我還在繈褓之中,後來母親和哥哥也相繼去世。家裡剩下城南的一個宅院,乳母陳氏帶着我,靠她每天在離旅店不遠的市場賣菜度日。因為我年紀小,不放心把我一個人放在家裡,所以賣菜時她就帶着我。我三歲那年有一次也是這樣,她正在賣菜,忽然不知道哪裡飛來一箭,射中我的額頭。當時我負痛大哭,乳母驚慌失措大喊呼救,集市大亂之際,不知從哪裡來了一個白鬍子老人,用丹藥給我敷上,很快就好了,但是卻留下了傷疤。所以用小花片蓋住。七、八年前,乳母去世,叔叔來到盧龍 (今日的河北東北部))任職,於是把我接來,跟在叔叔身邊,見你人好,就把我作為女兒嫁給了你。”

韋固問:“乳母是不是瞎一隻眼?”

妻子說:“對,你怎麼知道的?”

韋固說:“射傷你的人就是我韋固啊。這真是奇事啊!”便將十四年前偶遇月下老人的事情一一講給妻子。二人都磋嘆不已。自此更信姻緣前定,夫妻更加恩愛,後來生了個男孩叫「鯤」,當了雁門(今山西代縣)太守。母親被封為太原郡(即今山西太原縣)左夫人。

到此時,人們才知道, 陰德註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宋城縣令聽說了這件事,就把那家韋固住過的旅店題名為:“定婚店”。這個是‘定’,是決定的定,可不是平時那個訂婚的訂哦。

聽眾朋友, 這就是‘定婚店’的故事,也叫‘月下老人’的故事。 “月下老人”這個稱呼,一直在中國廣為流傳。 據說就是從這個故事來的。古人認為姻緣天定,同時有一個掌管婚姻大事的月下老人。

在中國,過去月下老人祠到處都有,在杭州,因為是定婚店發生的地方,所以月下老人祠特別出名,祠中有一副對聯,很有名,說的是:

願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屬

是前生註定事莫錯過姻緣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謝謝您的收聽,我是東方,我是雪莉,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故事新編大家聽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