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雙響炮:領先西方的中國式“刷臉”時代

曉藍
2019-05-23 14:52
美國加州可以看做是人工智能時代科技進步的驅動引擎,舊金山的硅谷也是高科技研發和人才聚集的中心,一項剛剛通過的條例卻讓舊金山成為了全球首個禁用特定AI技術的地區。那到底是什麼技術呢?為什麼一個高科技發達的地區卻禁用高科技產品呢?我們今天也來跟大家聊聊這個事。

主持人:清風       曉藍

內容介紹;

美國加州可以看做是人工智能時代科技進步的驅動引擎,舊金山的硅谷也是高科技研發和人才聚集的中心,一項剛剛通過的條例卻讓舊金山成為了全球首個禁用特定AI技術的地區。那到底是什麼技術呢?為什麼一個高科技發達的地區卻禁用高科技產品呢?我們今天也來跟大家聊聊這個事。

據路透社、CNN等多家美國媒體報道,在前幾天前,舊金山市監督委員會以8票對1票的結果通過了一項法令,就是禁止警察和其它政府機構購買和使用人臉識別技術。

今年1月,舊金山市議員阿隆·佩斯金髮起了“停止秘密監視條例”的議案。這項法令中,除了禁止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以外,還要求政府部門在購買其它監控技術之前,需要獲得監事會的批准。同時,監事會有權對政府部門使用的監控技術進行年度審核。

其實,美國政府機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歷史已經有10多年了。在全美不少的大機場也是設置了人臉識別系統,目地是對離境旅客實行掃描監控。

在美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是為了可以幫助監管人員發現犯罪分子,比如恐怖份子,毒販啊,還有就是防止身份欺詐。

另外人臉識別系統,可以幫助尋找失蹤兒童或者鎖定人群中的暴力抗議者。還有一些電商科技公司也正在使用這種技術實現刷臉購物。

其實在美國,人臉識別系統的使用一直是存有爭議的,一方面是對它的準確性的質疑,在2018年 5月,亞馬遜公司就火了一把,他們將(識別)服務出售給了美國地方警察,結果就引起了爭議,美國的一個民權組織對亞馬遜的人臉識別系統進行了測試,他們用亞馬遜製造的識別人臉識別系統對美國國會535名議員進行面部識別測試,結果這個人臉識別軟件就錯誤的把其中28名國會議員識別成了罪犯。

有人權組織呢,他們就表示,「一個識別系統——無論準確與否,都有可能會剝奪人的自由乃至生命,」所以他們希望國會必須認真對待這些威脅。

在美國,人臉識別起爭議的除了技術上的不成熟之外,還有一點就是人臉技術會造成的危害影響。微軟公司總裁Brad Smith他就建議人們應當考慮到人臉識別技術當中可能存在的“高風險場景”,比如這個技術可能會被用于限制人身自由。因為人臉識別技術的出現正在催生出一種新的可能性,就是實現大規模監控體系。對於政府來說,這項技術可以幫助他在任意位置追蹤任意目標。如果我們不充分考慮到一些可能性,就有可能會像《一九八四》這本中所描寫的情景一樣,那種情景有可能會降臨到我們自己身上。

《一九八四》中刻畫了一個令人感到窒息的恐怖世界,在未來社會中,獨裁者以追逐權力為最終目標,人性被強權徹底扼殺,自由被徹底的剝奪。

其實不用等到未來世界,這種情況呢,也不是假想,在刷臉的時代,美國不是走在最前方的,中國的人臉識別技術已經領先世界了。

在2014年,中國的人臉識別技術開始從理論走向了應用。中國的天網工程,大家都知道,監控設備是天羅地網啊,中國被稱是監控攝像頭數量增長最快的國家。早前媒體有報導,在中國大陸的公共場所、私人領地,包括機場,火車站,街道啊,已經設立了近2億台監控攝像頭,其中有2000萬個監控攝像頭是由中共公安系統掌握,到2020年可能還要再安裝4.5億台。不僅如此,“天網”監控智能人臉識別系統已在中國主要城市啟用。

現在,大陸一線大城市已實現監控攝像頭100%全覆蓋,透過監視錄影機布下“天羅地網”,掌握城市中的人車蹤跡。

據官方說法,就在貴陽地區,監控系統有90%的準確率,同時將臉部資料與全國資料庫進行比對,很短的時間內就能掌握一個人的年齡、姓名、種族、家庭成員,甚至過去一周的行蹤,比如他經常去的地方、朋友等情報。

BBC駐北京一個記者,他想測試一下,如果在貴州貴陽天網系統要找出一個人來,能用多少時間。

為了這個測試,這個記者就和公安部門先溝通好了,把自己的照片臨時被貴陽公安局掃描登錄為嫌疑犯,然後他開始了他的“逃亡”路線。他在市中心附近下車後,慢慢走向公車站。當走過一座人行天橋時,他發現橋上有3個監控鏡頭,因無處躲,他決定繼續向前走。

當他進入一個車站安檢口時,他被監控電腦以88%的相似度鎖定為嫌疑人身份。當他走入售票廳後,身後出現了數名警察。結果,他就被警察抓捕了,整個測試過程只花了7分鐘。

今年3月份,一名移動網絡技術分析師在推特上,上傳了一段他在中國機場使用臉部辨識系統的視頻,這個分析師叫布倫南,他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親自體臉部識別系統,查詢登機信息,並將整個過程上傳到他的推特賬戶。

從這段只有22秒鐘的視頻,網友看到布倫南走向一台臉部識別機,當他靠近並站在這個機器前方時,識別機開始工作,大約在3秒鐘內,立即出現了他的登機信息,並且還傳出語音,以普通話告知搭機者已開始登機。

不到兩天,這段視頻的點擊量已超過200萬,有網友同布倫南討論後一致認為,應該是在機場報到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已經被輸入臉部識別系統了。有網友說,這太恐怖了,再也不想去中國了。

其實,美國從2016年以來,國土安全部也在美國機場測試面部識別。2018年年底,達美航空在亞特蘭大國際機場舉行“美國第一個生物識別”測試報到櫃檯啟用儀式,旅客可以使用臉部識別信息櫃檯辦理登機手續、行李託運、TSA(運輸安全管理)識別和登機。

不過,跟中國大陸不同的是,美國機場使用的臉部掃描系統並不是全自動的,只是提供搭機者一個方便,要不要使用,完全是由旅客自行決定。

其實人臉識別系統是為了降低犯罪率,但是這種技術被用于追蹤定位任何一個普通公民,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了。

前英特爾資深軟件工程師高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人臉識別技術在國外一些高科技公司,其實早就成功研發了,但是它沒有被用于這種用途,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些用途對民眾的隱私權、對民眾基本人權的傷害太大了。西方國家是非常重視個人隱私權的,你不可以試圖去掌握他人的個人信息。政府不可以隨便做這個事情,否則民眾的反彈會是很大的。

2001年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事件後,國會通過了反恐法,允許國家反恐機構採取一系列反恐措施,可以對電話監控,記錄在案。後來民眾對政府的監控爆發不滿,2015年,國會通過了《美國自由法案》,對國安部門的監控權利也是進行了一定的約束。

高木介紹說,西方普遍有一個觀念,認為政府是一種“邪惡的實體”,意思就是,政府的公權力是要被限制的,否則它就會無處不在,而當公權力被濫用時,公民的權利就會受到威脅。

在美國,政府的存在僅僅是為了社會的正常運作,它只是為公民服務的一個職能部門,因此西方國家的人會限制政府的權力,使它不至於對民眾的權利構成威脅。

在中國,人臉識別等技術被濫用的現象越來越普遍。雖然中國也有對個人隱私進行保護的法律,但當局都以公共安全為名進行監控,在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只是把這些技術用在反恐上,而中國把這些技術用在上訪群體、逮捕異議人士,控制敏感地區,監控老百姓的一舉一動上。

微軟總裁布拉德·史密斯他就發表過一篇博文,呼籲政府對人臉識別進行監管。他建議政府創建一個“兩黨和專家委員會”,在執法部門或國家安全部門使用這項技術時候,要對它進行的約束。

當然,除了利用技術幫助政府監管外,微軟總裁還表示,要包括增強透明度、減少偏見、緩慢而謹慎的推進技術。如果過快的推進人臉識別,可能會發現人們的基本權利遭到侵犯。

跟很多科技一樣,人臉識別既有用,也有害。但對於刷臉,並沒有出台多少監管規定。在去年,奧克蘭已經通過了一項法令,規定任何監視技術都需要經過公眾諮詢才能獲准使用。

其實,技術發明出來了,就是讓人去用的,關鍵是看你怎麼去用了。使用人臉識別,好處顯而易見,就是可以在公共場所識別犯罪分子,對社會的安全有所保障。

但是,對於一個不那麼民主的國家,那這個技術對老百姓來說,就是一種災難。所以,這項技術給文明世界和集權國家帶來的是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5-23 15:36

對恐怖分子美國都不肯使用,怕濫用權力,土共就是專門對百姓使用,因為要保證能夠濫用的權力。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