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6日北京PT博覽會上 華為的5G無線技術展廳 AP
2018年9月26日北京PT博覽會上 華為的5G無線技術展廳 AP

華為女王還是軍工女特務?揭開孫亞芳的神秘面紗

董筱然
2019-06-14 05:25
中國網絡通訊巨頭華為從去年年底孟晚舟被捕後,就遭到全球的圍追堵截,一直低調神秘的華為也從幕後走向台前。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以及在中共全球擴張戰略中扮演的角色也漸漸浮出水面。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及其家族都被起底,就連前董事長孫亞芳的背景也一一被挖出。

中國網絡通訊巨頭華為從去年年底孟晚舟被捕後,就遭到全球的圍追堵截,一直低調神秘的華為也從幕後走向台前。華為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以及在中共全球擴張戰略中扮演的角色也漸漸浮出水面。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及其家族都被起底,就連前董事長孫亞芳的背景也一一被挖出。

2019年6月10日,華為全球網絡安全和隱私官薩福克(John Suffolk)在英國國會科技委員會聽證會上承認,華為前董事長孫亞芳曾與中共情報部門有關聯。薩福克的證言將去年剛從華為隱退的孫亞芳,又捲入到已令華為岌岌可危的風暴中。

有“華為女王”之稱的孫亞芳,儘管在公眾眼中十分低調,但在商界卻頗有名氣。她是2010年《福布斯》雜誌唯一登上“最有權勢女性”年度榜單的中國女性,2011—2013年連續三年被《財富》雜誌選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商界女性。直到去年,孫亞芳仍被福布斯評為中國最成功的女商人。

在華為素有“左非右芳”的說法,指的就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和孫亞芳,在華為所擁有的地位及影響力。在華為內部,孫亞芳被認為是唯一能夠公開與任正非叫板的人。

儘管在外界看來,孫亞芳的“權勢”是依託于華為的飛速崛起,但在熟悉華為內幕的知情者眼中,孫亞芳的影響力可能更多源自於其“神秘”的背景。

華為女王還是軍工女特務?

公開資料顯示,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孫亞芳,1982年從四川成都電子科技大學畢業後,進入河南省新鄉市國營燎原無線電廠(國營第760廠)工作,擔任技術員。

孫亞芳隨後三年的職業生涯,出現了不同尋常的“躍升”。

1983年,她進入新鄉市的中國電波傳播研究所工作,任教師。1985年,她上調至北京信息技術應用研究所工作,任工程師。

值得一提的是,孫亞芳畢業後就職的這些單位,都並不普通。公開信息顯示,燎原無線電廠和中國電波傳播研究所,都是中共的軍工企業,當時都隸屬於中共的原國防科工委(現已撤銷)。

尤其是“北京信息技術應用研究所”,該所頗具神秘色彩,在公開網絡上幾乎查不到相關資訊。僅有一個2008年的中國信息安全年鑒顯示該所屬於“公安部、國安部、國家保密局、中辦機要局、信息產業部等國家信息安全主管部門”。

另外,熟悉中國情況的人士都知道,即使是在中共對戶籍管控已大為放寬的今天,中國人想要調到北京工作,都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而在上世紀80年代,從河南省一個普普通通的地級市、上調到北京市,對於普通民眾而言,是不可想像的難度。

但孫亞芳,卻可以辦到,而且是在短短兩年內;並且還轉換了職業,從教師轉為工程師。出身普通家庭的孫亞芳,如何實現這種“神奇”的職業飛躍?這就更加引起外界的興趣了。

據美國科學家協會(FAS)報導,美國中央情報局旗下“開源中心”(Open Source Center,簡稱OSC)2011年10月曾經發布報告(報告鏈接),引用《新京報》《鳳凰財經》等陸媒報導,指孫亞芳加入華為前,在中共國安部通訊部門工作,並對任正非有知遇之恩。OSC報告說,陸媒並未披露孫亞芳加入中共國安的時間和期限。

1985年進入北京信息技術應用研究所擔任工程師,是唯一能公開查詢到的,孫亞芳加入華為之前的職場經歷。

根據維基百科信息,中共最大的特務機構——國安部,在1983年成立時,是由原中共中央調查部整體、公安部、統戰部、原國防科工委部分單位合併而成。

因此,孫亞芳進入華為前就職的“北京信息技術應用研究所”,很可能同其最初加入的兩家單位一樣,在1983年之前都隸屬原國防科工委。這就可以解釋該所為什麼任何相關資訊都沒有,因為這就是一個中共特務情報系統。

OSC報告還指出,在華為1987年創立初期,孫亞芳曾運用國安部的影響力,幫助任正非渡過了財務難關。陸媒稱是孫亞芳在華為最危急的時候“挽救了華為”。不過,華為在發布的年報中,從未提及孫亞芳曾有中共國安部的工作經歷。

雖然任正非如何結識孫亞芳,以及1987年華為初創時、孫亞芳為何願意“挽救華為”,一直都是謎。但梳理了孫亞芳的職業生涯後,不難看出,孫亞芳加入國安前的國防工業背景,與任正非的中共軍方背景,有着高度的關聯性。

或者說,當年孫亞芳之所以“願意”幫助任正非和華為,與孫的國防科工委或國安背景有關。

海外擴張戰略總指揮

一直從事“技術工作”的孫亞芳,1989年“脫離”公職、加入華為後,卻改行做起了市場和人力資源。

她先後擔任市場部工程師,市場部總裁,人力資源委員會主任等職位。1998年,在任正非的提議下,孫亞芳出任華為董事長,負責對外協調,任正非則負責對內管理。2018年3月孫亞芳突然從幹了20年的董事長職位上隱退,華為公告稱,孫亞芳將繼續在華為的建設與完善中發揮重要作用。

孫亞芳進入華為的職業轉換,看似突兀,但結合華為隨後的發展,不難看出其中的端倪。

1998年起,華為開始大力發展海外市場。華為制訂的海外發展戰略,就是沿着中共的外交路線走。這一獨特的市場發展戰略,很可能與主管華為市場和對外工作的孫亞芳有關。

孫亞芳出任華為董事長以來,帶領華為向海外大規模擴張,1996年進入俄羅斯市場,1997年進入拉丁美洲市場,1998年進入非洲市場,2000年進入亞洲市場,2005年打開歐洲市場。

孫亞芳領導下的華為,實施海外擴張的步伐越邁越大,甚至透過海外擴張來影響外國政府,干涉他國內政。

《紐約時報》今年1月23日的報導指,華為在英國向大學捐款,為政治領導人舉辦宴會,贊助知名慈善機構。2018年華為宣布向英國投資30億英鎊後,首相特蕾莎‧梅在北京會見了華為董事長孫亞芳。在德國,華為投資研究創新產業,並贊助包括執政黨在內的各黨派的政治活動。

華為這些投入可能獲得了商業之外的更多回報。在美國政府向全球警示華為5G安全風險的背景下,英國、德國至今對禁用華為猶豫不決。

事實上,英國、德國等歐洲國家,和北美的加拿大一樣,想要擺脫華為可能會不輕鬆,因為華為已經滲透進這些國家的電信基礎設施中。

華為的海外擴張,實質上已經發展為一種“寄生”戰略,通過向業務所在國輸出產品、服務和投資,控制當地的電信基礎設施,滲透進當地的政治、經濟和民眾生活中,對所在國進行“寄生”;最終達到收集情報、竊取機密,甚至影響所在國政府、企業和民眾的目的。

美國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今年5月表示,封殺華為比美中貿易協議重要10倍引發廣泛關注。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獨立學者顧為群認為,班農明顯意識到了科技在現代社會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班農更加看重科技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起到的作用。他認為在5G通信網絡這方面,中國通過許多公司,尤其是華為,在世界市場上可能已經佔據了領先地位。(中國)電信技術的發展(改變了)當前世界格局的力量平衡,這對於美國就會產生很大的不利(影響)。”

顧為群還指出,美國封殺華為並不只是單單對這家企業的制裁那麼簡單。由於華為與中國政府之間關係密切,華盛頓的這項反制行動也是對北京當局和黨內既得利益集團的一次封殺。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14 16:32

挺華為就是挺中共邪黨,華為是邪黨的爪牙,助紂為虐者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