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的故事】10-羿殺九嬰取雄黃、屠巴蛇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6-19 04:13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堯的故事’,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上次我們說到, 羿領兵出發直奔九嬰而去。    

行了多日,到了成紀地方一條凶水旁邊,果然遙見兩大隊九嬰之兵。一隊純是黑色,有一個較大的男孩子領隊;一隊純是紅色,有兩個較大的女孩子領隊。羿在路上,早將這九嬰的來歷向眾兵士說明,眾兵士心中均已明白。古人說得好,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一到陣上,羿的兵士個個向他們大叫道:“坎、離兩個妖怪,死期到了,還不早逃!”那九嬰聽見這話,料知事情敗露,不禁驚惶失措,要想逃走,禁不起這邊羿和逢蒙的箭如雨點一般射來,頓時把九嬰統統結果了。其餘都是協從來的百姓,羿令兵士大叫:“降者免死!”於是九嬰的兵都紛紛投降。這一回竟自馬到成功,並沒有交戰一次,把西方來助戰的諸侯都驚得呆了。有了此前帝摯兩師兵的失敗,越顯得這次陶唐兵的神奇,於是西方諸侯和人民的心理無不傾心吐膽,歸向陶唐侯了。

且說羿殺了九嬰之後,一面派人去武都山採取雄黃,一面即率師振旅歸國。陶唐侯率臣下慰勞一番,自不消說。過了多日,武都山雄黃採到了,羿拜辭陶唐侯,又要出征。

務成子送他道:“老將此去,殺死巴蛇,不足為奇。不過巴蛇的皮肉很有用處,老將殺了巴蛇之後,它的皮肉請為某收存一些,勿忘勿忘。”羿問道:“有什麼用處嗎?”務成子道:“可以製藥,治心腹之疾,是極靈驗的。”

羿唯唯答應。於是又和逢蒙帶了一千兵士直向雲夢大澤而來。

一日,到了桐柏山,只見一人面黃肌瘦,倒在山坡之上。羿忙叫兵士救他起來,問他姓名,又問他何以至此。

那人道:“某姓樊名仲文,原住在樊山的,前日天子派兵來攻巴蛇,沒有成功,那條巴蛇卻更加肆虐。百姓只得棄了家鄉,四散逃命。我是要去中原投奔叔父的,可是走到這裡,身無分文,飢餓難挨,倒在這裡,要不是遇上你們,可能就只能待斃了。”

羿聽了,急忙叫兵士給他飲食。等他恢復氣力之後,羿又問他道:“這巴蛇到底是怎樣一個情景,你知道嗎?”

樊仲文道:“當初巴蛇沿着雲夢大澤向東來的時候,某亦曾倡議聯合鄉里的人去剿殺,但是弓箭的力量所及,遠不如它毒氣噴的遠,要是有辦法抵禦它的毒氣,那除滅它應該是不難的。

羿又問道:“你對那邊的地形 熟悉嗎?”

樊仲文道:“家鄉之地,很熟悉。”羿於是就告訴他自己是陶唐侯派來誅滅巴蛇的。對蛇的毒氣已經有了對付的辦法。問他願不願意給大軍做個嚮導?如不願意,也不勉強。那樊仲文一聽是陶唐侯大軍來殺巴蛇的,不由大喜,連聲答應願意。

走到離雲夢澤不遠的地方, 羿便吩咐樊仲文帶了二十名兵士先往探聽巴蛇消息:究竟此刻藏在哪裡。去的時候,每人給一包雄黃,叫他們帶在身上,也調些搽在鼻端,或弄些吞在腹中。仲文等領命前去,羿等大軍隨後。

過了兩日,仲文等回報說:“那蛇現在雲夢大澤東邊一座山林之中呢。”

羿聽了,便叫兵士每人預備柴草兩束,每束柴草之內都安放一包散碎的雄黃併火種,個個備好。又另外發給每人一包雄黃隨身佩帶,臨時如法施用。告訴兵士說道:“假使碰到巴蛇,你們各人都將所拿的柴草先將一束燒起來,丟在地上,隨即轉身退回,我自另有處置。”

又和逢蒙說:“他們兵士的箭都射不遠。我和你二人每人各帶 十支箭,箭頭上都敷以雄黃,應該就可以結果它了。”

逢蒙道:“弟子看來,斬蛇斬七寸,能夠射他的七寸最好。但是它身軀太大,七寸恐不易尋,還是射他的兩眼,老師以為何如?”羿道:“極是。那麼你射右,我射左吧。”

計議已定。  繼續向雲夢大澤行進。前隊來報,說巴蛇在對面山上,已經望見了。羿聽了,即與逢蒙上前觀看,只見那蛇正在山上曬它的鱗甲,頭向西,朝着大澤,那頭足有車輪一般的大,張口吐舌,舔煔不止,好不怕人。周身鱗甲,或青,或黃,或黑,或赤,幾乎五色俱全。細看它的全身,除一部份在山石上外,其半身還在林中,從東林掛到西林,橫亘半空,儼如一道橋樑。眾人看了,無不駭異。正在指點之時,那蛇似乎有所覺察,把頭昂起,向北旋轉,朝着羿等。羿和逢蒙一見,不敢怠慢,兩支箭早已如一對飛蝗,直向它兩眼而去。接着,又是兩箭,看準了颼颼射去。巴蛇受傷負痛,它的那股毒氣亦是噴薄而來。

 這面兵士早已按照羿的吩咐備好,一千束的柴草頃刻燒起,雄黃之氣馥烈襲人。湊巧北風大作,將雄黃煙捲向巴蛇而去。這時煙氣瀰漫,對面巴蛇如何情形一時也看不清楚,但聽見大聲陡起,震動遠近,彷彿是山崩的樣子。

過了一會,煙氣漸漸消散。仔細一看,對面山上所有樹林盡行 ,山石亦崩坍了一半,卻不見巴蛇的蹤跡。

逢蒙道:“巴蛇逃了,我們趕過去吧。”羿道:“此刻日已過午,山路崎嶇,易去難回,恐有危險,不如先派人去探聽為是。”

正在說時,只聽見東面山上又是一聲大響,眾人轉眼看時,原來巴蛇已在東山了,忽而昂頭十丈之高,忽而將身蟠起,又忽而將尾巴掉起,四面亂擊,山石樹木給它摧折的又不少。原來那蛇的兩眼確已被羿和逢蒙的箭射瞎了,本來想直竄過來,因雄黃氣味難當,又因眼瞎,辨不出方向,所以亂竄,反竄到東山去了。

只是它口中的毒氣還是不住噴吐,幸而北風強勁,羿他們正好是處在北面,不受影響。又過了一會,那蛇忽伏着不動,想是疲乏了。逢蒙道:“看這個情形,它的兩眼確已瞎了,我們再射兩箭吧。”羿道:“極是極是。”

於是兩人拈弓搭箭,瞄準了又連射三箭,箭箭都中。有一箭彷彿射在它要害里。那蛇疼痛難當,又亂撞亂竄起來,後來彷彿有點覺得了,望着羿等所在之處竭力竄過來。眾人猝不及防,趕快後退,一面將柴草燒起,向前面亂投。幸喜那蛇眼睛已瞎,行動不免遲緩,未曾被他衝到面前,給煙一熏,又趕快掉頭回去。然而有幾個人還是受了毒氣,霎時間周身浮腫,悶倒地上。羿急叫人將所帶的雄黃沖水灌服。約有一個時辰,腹中疼痛,瀉出無數黑水,方才保全性命,亦可見巴蛇之毒了。

第二天,吩咐眾人又重新準備了柴草、雄黃。 再去尋找巴蛇。 沿途只見山石樹木崩壞,道路都被堵塞。走到一處,但見地上有一個血泊,腥穢難聞,血泊中卻浸着一支箭,兵士認識是羿的箭,即忙取了出來。哪知這雙手頓時紅腫,情知中了蛇毒,急忙用雄黃調敷,方才平服。又走了約有兩里路,忽有一兵士說道:“前面蟠着的不就是那蛇嗎?”眾人一看,宛如一個大土堆,鱗甲燦然,相離已不過幾十丈路。

羿叫軍士先燒起柴草,又和逢蒙及幾百個兵士一齊放箭。那蛇又中 了無數箭,痛極狂扭亂竄,到底受傷過重,又為雄黃所制,竄了多時,已不能動彈。羿等怕它未死,還不敢逼近,又遠遠射了無數箭。看它真不動了,才敢過去。只見它的頭純是青色,身子大部份是黑,而雜以青、黃、赤三色,其長不可約計,真是異物。眾人就要去斬它,

羿道:“且慢,再用雄黃在它頭上燒一燒看。”兵士答應,燒了柴草丟過去。哪知它餘氣未盡,昂起頭,鞠起身軀,彷彿還要想逃的樣子。但是終究不行了,倒了下去,連一部份肚皮都翻向天了。眾人知其已死。羿道:“且待明日再細細收拾它吧。”於是大眾仍舊回營。

到了次日,羿叫兵士備了無數刀、鋸、斧、鑿之類,來處理那蛇。告訴士兵留些那蛇的皮肉。帶回去給務成子先生。大家知道了有此用處,就各人都取了些。 剩下的皮肉骨殖就統統堆在大澤之邊,加了泥土,足足有一個丘陵那樣高,後人就將這個地方取名叫巴陵,亦可以想見巴蛇之大了。

 好,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我是東方,我是雪莉,咱們下次節目再見!

==============

更多請看: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來說幾句


lily
2019-06-19 15:26

本人非常喜歡這個節目,一直期待節目快點出。謝謝你們。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