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江西贛縣的稀土礦場(AP)
圖為江西贛縣的稀土礦場(AP)

北京選了一條斷子絕孫的路 王維洛揭中國稀土真相(音頻/視頻)

岳文驍
2019-06-21 18:22
我想對大家說,我們這個稀土資源在共產黨統治的70年中,特別是在改革開放的40年中,浪費、破壞太大。正是由於這種掠奪式的這種浪費開採,使得中國的稀土資源這些年中從90%減到現在的23%。我只是想把這些數字羅列出來,告訴大家,不是說我們中國生產了95%的稀土就是老大了,我們就是具有壟斷的地位了。你得看中國人付出了多少的代價,付出了祖祖輩輩留給我們這麼豐富的稀土資源,我們把它浪費了,把它破壞了,留給子孫是什麼?稀土資源幾乎是沒有了,我們留給他的是一個破碎的山河。中國開採稀土用的是加上化學藥劑,挖個坑,就在那裡提取,然後這些化學的藥劑全部都滲到地下水去了,上面這些廢渣都形成一個水土流失的狀態。

聽眾朋友 您好! 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王維洛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近年來中國隨着改革開放,在中國破壞性的開採、浪費資源,以及造成的對環境的嚴重破壞、污染,引起了越來越多中國民眾的關注和擔憂。最近又因為美中貿易戰的加劇,中共想利用控制稀土出口作為鉗制美國的做法在網上也傳的沸沸揚揚。中共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在6月1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宣稱中國是全球稀土第一儲量大國。不過,旅居德國的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最近撰文,披露了一組數據,顯示中國的稀土儲量並不像中共發改委新聞發言人說的那樣樂觀,而是面臨著枯竭。而且在開採稀土的同時帶給中國環境的污染、破壞更是觸目驚心。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王維洛博士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王博士,您好。最近在網上看到您的文章里提到一個概念,就是資源增長,一般理解資源的儲量應該是固定的,隨着開採會減少。怎麼理解這個增長?

王維洛:自然資源存在着自然界,在某一個國家它存在着某一個國界之內,它有探明儲量,大多數現在用的是探明的儲量,沒發現的那些不包括在內,不是說你這個資源沒有了,它是沒有探明。打個比方,澳大利亞的資源增長挺快的,因為他是通過不斷的探明,就把它加進去了。世界上都在加,中國加的速度比較慢,就使它的比例跟不上世界上增長速度,它就變少了。

記者:您在文章也提到,中國稀土儲量未來不再是優勢,那是不是說可以說它現在是佔優勢呢?比如稀土對目前的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王維洛:你的產量的優勢,短期的可能是由於生產能力的存在,但是長期的在於資源的存在。我們舉個例子,澳大利亞曾經是世界上的一個稀土出口大戶,很多澳大利亞人都不知道。1978年的時候,澳大利亞的稀土出口量曾經佔世界的40%,後來由於考慮到開採的成本很高,澳大利亞不但是人工成本高,而且環境成本很高,因為你要達到一個很高的環境的標準,就是恢復到原樣這麼個標準,就說你開採完了以後,你得恢復,你那個投資你得投進去恢復,所以它的生態環境成本很高,所以澳大利亞第一次石油危機以後,採取這個政策,就是先用別人的資源,把我自己的資源給省下來,我買別人的,貴一點我也買,我把自己的資源先給藏好了,等到哪一天,我們國家最危機的時候,我再把資源拿出來。這是二十世紀70年在第一次石油危機出現以後,很多國家的能源和自然資源保護政策的一個改變。

因為從第一次石油危機以後,很多國家突然間發現,石油能夠當武器來打。西方國家一下子就打蒙了,被中東的石油禁令打懵了。像德國就懵了,因為德國是一點石油都沒有的國家,他用煤,但是沒有石油,石油全靠從中東進口的。所以那時候人就想很多很多的主意,來怎麼樣解決能源危機,這個以後我們可以講,就是說怎麼樣在一個自由發表言論的國度里,這些智囊或者一般的老百姓,他想出的主意,往往是在一個獨裁的國家裡是想不到的。

比如說,解決能源危機,德國想出來最有效的一個辦法,有一個專業人,他提出來把德國的窗戶全部換掉。當時德國的都是單層玻璃的窗戶,他就說把單層玻璃換成雙層玻璃,他的辦法很簡單。老百姓如果把單層玻璃換雙層玻璃的話,你這個費用從今年的稅收裡面免去,免稅。比如說你花了兩萬元去把單層玻璃全部換做雙層玻璃後,你能源能省60%、70%,你這個費用今年就不用交稅了。每個老百姓都願意干,政府就出了這麼台政策,老百姓自己大家都去干,能源一下子就降下來了。因為德國很多暖氣是燒油的,這是他們解決石油危機的一個最有利的辦法,而且是實施的最快的一個辦法。大家有積極性,政府什麼事情都沒幹,就是減稅。

所以人在自由的思想里,他的思維是各種主意都有的,你不是看那個領導,你想什麼,我說的主意正好是你喜歡聽的。像中國的智囊一樣,他不行的,因為他的腦袋不能自由的思考,所以他就拿不出一個好的主意來。這就是說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智囊團,但是拿出來的都不是一個好主意,是由制度所決定的。因為你老是看着領導的臉色,在那裡他出主意,在揣摩領導的那個意思,領導喜歡什麼,老是這樣的做事情,所以他想不出好的主意。

我們現在回到中美貿易戰上。這些智囊團老是想着領導想什麼樣,他揣摩着領導想這麼樣那麼樣,領導是一個什麼態度,他來出主意。過去中國的文人,中國的將軍們,他們本來是秉着一種理念,文死諫,武死戰。

記者:您是說中國古代。

王維洛:對,當將軍就是打仗,馬革裹屍,就準備戰死在疆場的。文官就是向皇帝諫言,這個東西不能做,那個東西不能做,你殺了我腦袋還是這麼說的。現在盡挑領導喜歡的說。所以金燦榮教授,他給習近平出了三個主意,說中國有三張王牌。第一張是稀土,第二張是賣美債,第三張是把美國企業全部趕出中國的市場。

稀土是第一張王牌,為什麼?因為我們中國的稀土產量佔世界95%,世界上各國都得依賴我們國家,如果中國不出口稀土,美國的芯片也造不出來了,它也不用想卡我們的什麼華為,我們的高科技,美國就玩完了。他認為打稀土肯定打贏的。

其實中國在當時2008年開完奧運會以後,和日本就在釣魚島問題上發生了矛盾,中國就宣布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根據當時的資料,日本是沒有稀土的,日本的稀土完全依賴于進口的。日本的高科技產量相對來說非常發達,它需要的稀土量也很大。所以中國禁止向日本出口稀土以後,日本就聯合美國和歐盟,把中國在世貿組織里告了,說中國違反世貿組織條約的規定。

這個案子2015年世貿組織就判下來了,也許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這個判的結果,世貿組織就判中國輸了,你必須向日本出口,你以前出多少,現在還得出多少。所以說中國出口三萬噸的稀土是在世貿組織的判決下的一個必須,除非中國宣布我退出世貿組織,我不守世貿組織的規定,它有這麼一個前提。

我想對大家說,我們這個稀土資源在共產黨統治的70年中,特別是在改革開放的40年中,浪費、破壞太大。不是說中國的稀土資源本身不好,老天給我們中國人的稀土資源是足夠的多,老天是厚待我們中國人的。而中國人把它浪費了,破壞了。具體的講,現在中國利用的只是10%,生產10噸的稀土,要毀壞另外90噸的稀土,利用率只有10%,這是關建。中國人是采富礦棄貧礦。快采快發財,中國人現在誰不想快發財,快發財就是從礦裡面撿最好的。中國人根本不想物盡其用,我把它全部都給它弄出來,他說我什麼東西來錢來的快,我就用什麼。

如果我們說我們資源的枯竭,現在只能用10年或者30年,我們本來可以用多少?可以用100年到300年,如果我們好好利用的話。而正是由於這種掠奪式的這種浪費開採,使得中國的稀土資源這些年中從90%減到現在的23%。我只是想把這些數字羅列出來,告訴大家,不是說我們中國生產了95%的稀土就是老大了,我們就是具有壟斷的地位了。你得看中國人付出了多少的代價,付出了祖祖輩輩留給我們這麼豐富的稀土資源,我們把它浪費了,把它破壞了,留給子孫是什麼?稀土資源幾乎是沒有了,我們留給他的是一個破碎的山河。治理靠子孫後代去乾的,我們這一代人其實是很缺德的一代人。後代人寫史書的話,會把我們這一代人罵得狗血噴頭,真的是敗家子。

有一個數據說,說中國現在每年稀土生產出來的價值,包括出口的,它的GDP產值是1000億的人民幣,光是治理留下來的這些環境的破壞,光治理贛南這一塊的,工信部的副部長說的是300個億。我給它估了一下,治理贛南就要5000億,還不要說要治理包頭稀土礦留下來的。破壞太嚴重。

我就給你講這個數字,我們開採1噸稀土,要生產出2000立方米的廢土。它的整個開採過程是把整個山坡草原全部剃光,就是把樹木草全部都給削光了,然後就刨出2000立方米的土,然後采1噸的稀土。2000立方米的土我堆在哪裡呢?堆在山溝里,建個大壩給它擋上,這個礦山就消失了。這個大壩10年、20年以後就垮了,一下子垮下來,就像當時的福建的那個礦一樣,下來都是泥漿是要死很多人的。到那時候你再來治理,投進去的錢比你當時從開採稀土,生產稀土所掙的那點錢要多得多,只是收錢的人和付錢的人不是一組人。拿到錢的是中國的現在的幾大家族,他們把錢拿走了。將來付治理費的那是我們的子孫後代,是我們所有大眾的後代,也就是說我們的後代來支付這個費用。錢讓這幾大家族賺走了,把錢放到澳大利亞、美國、英國,隨它放哪裡……這筆帳我們要說清楚,中國的資源枯竭不在於中國稀土出口了太多了,賣給日本賣了太多,賣給美國賣了太多了,賣給其它國家太多了,都不是。而是我們掠奪性開發,只用了10%的資源。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民族能夠容忍如此浪費資源?

我們簡單的說吃飯,大人教育你一粒米都不能丟的,然後你說我吃飯我就吃十分之一,碗里十分之九的米我都給倒了,能行嗎?其實道理就很簡單,我們只是講這麼一個問題,我們絕對不能繼續這麼來破壞我們的資源,我們不能這樣掠奪性的破壞性的開採,來破壞中國的山河。不是說你說的資源枯竭了,我們就不用出口了,和這個沒關係,中國能夠好好的利用這個資源,你加入世貿組織,你得遵守這個規矩做事情。所以中國要打稀土牌,你先自己先退出世貿組織再說打稀土牌。

記者:還有我看到有一種說法,認為很多西方國家 “沒有現成途徑”來打破對中國稀土供應的依賴。您怎麼看這種觀點?

王維洛:稀土牌能不能把美國打痛,能不能把日本打痛了,能不能把歐洲打痛了,從長遠來看,根本不能。從短期來看,它效果不好的。你就想日本,正因為當時認為日本沒有稀土資源,日本已經累積了五十年的稀土需求量,日本可以五十年不用進口任何一點稀土。美國現在的一個礦的稀土儲量就比中國2009年發表的稀土量多。而且我們必須指出,2009年通過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稀土工業的現狀和問題的白皮書,是中國官方最具有權威性的文件。

美國的一個礦的儲量就和你中國所剩下來的稀土儲量是差不多的。而且美國現在和澳大利亞就聯手要開發美國另外的兩個稀土礦,另外兩個稀土礦當時都還沒有統計在美國的稀土礦產資源當中,而日本在海底發現的那個稀土量就更大。所以你打這個牌沒有用的。你要是永遠是這個壟斷地位,你要壟斷世界的95%的生產量,你得壟斷世界95%的儲量,那算你牛,可你現在到2009年時只有23%,這些年開採下來還剩多少,中國政府敢把它公布出來嗎?

說中國稀土資源趨向枯竭的這句話是2005年、2006年中國的稀土之父,一個科學院院士他提出來的。他聯合了當時14個院士一起向國務院寫的信,而且他還特別說了,習近平這次去參觀了贛南的稀土中心的稀土狀況,就說10年、15年玩完了,沒了。在這裡不是聳人聽聞,我們只是把這些科學家他們所看到的問題,我們給它系統的擺在那裡,希望聽眾大家看到這些資料以後,自己得出一個自己的一個判斷。

記者:另外,您在文章中提到中國稀土礦利用率只有10%?其餘的都被廢棄在尾礦里。

王維洛:尾礦剛才我說的開一噸稀土,留下兩千立方米的廢渣,就是含量很少的,他只是把富有的那一塊拿走了,剩下的全部都堆在山溝里的尾礦壩。什麼是尾礦壩呢?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媒礦?媒礦開完了以後,它裡面有石頭等什麼東西都堆那。比如在德國好的處理方法,煤礦公司必須在這個尾礦上面加固,然後鋪上土壤,種植草樹,讓它恢復一種自然的面貌。但中國是另外一個辦法,中國是利用山溝,在山溝出口處的地方建一個壩,所以叫尾礦壩,就像水壩一樣,它就形成一個空間,在那空間裡頭,就把這些廢的土、這些渣都往那個裡面扔這叫尾礦壩,那裡頭都是這些廢棄的,他不要了。

記者:是不是說雖然廢棄不要了,但是資源還存在在那裡?

王維洛:對,那個資源還在,要再提煉的時候,不是說用現在的費用就可以把它提出來,也許需要用八倍的費用把它提出來。含量少,用同樣的勞動拿不出這麼多的量來。中國人老是說外國人都很傻,中國人聰明就是在這裡,我只取富有的礦。

記者:您是說這種做法是屬於破壞性的開採?

王維洛:對,這就叫破壞性的開採。它還在自然界存在的,但是你想把它取出來用的話,困難的程度就大很多了。所以為什麼說中國這種破壞型的開採就在於這裡,它不是一種很理智的。中國人現在的一個整個社會就是像犯了一個急躁的病,人很急躁,包括科學家,包括這些教授們都很急躁,為什麼?他要促成什麼、要幹什麼,馬上拿到錢,就想一夜發財。你告訴他一夜發不了財,你必須一百夜才能發財,他來不來做呢?不做了,太費勁了。所以沒人去搞科研,大家都在搞“逆向”開發,就是抄襲,來的快。在這樣一個社會環境里就造成了一個惡習。我只是想告訴大家這麼一個事實,我們浪費的東西太多,把家底敗完了。他說我拿稀土和你打,它能打嗎?盡出一些餿主意。

記者:我也看到有報道說,中國在開採稀土時對環境污染很嚴重。

王維洛:對,中國用的是加上化學藥劑,挖個坑,就在那裡提取,然後這些化學的藥劑全部都滲到地下水去了,上面這些廢渣都形成一個水土流失的狀態。

別的國家要求高,要求高以後它就導致了你開採稀土費用很高。所以它想中國賣的便宜,我先買它的,把它的買完了,我下次在生產我的,因為生產我的貴,不是金燦榮說的那個是中國開發的技術好。中國開發稀土的成本低,人工成本低,環境成本低。德國沒有石油,但是德國有很豐富的煤炭資源,他現在不開了,他一個不開發的原因是為什麼?是因為原來淺的那一層煤炭都給開發完了,現在是越開越深了,成本高了。第二他就說我得把這點煤炭資源留着到我國家最需要的時候用,寧願現在從中國進煤炭,把我資源給保留下來。澳大利亞就是這樣,澳大利亞到了90年代以後不生產稀土了,都從中國買。中國那邊的便宜,要我生產,我還貴呢,環保要求太高,成本就高。所以中國選了一條其實斷子絕孫的路。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7-10 01:20

感覺邪黨現在就是對內宣傳國富民強,然後他們背地大肆斂財,把老百姓當成二傻子,而沒有任何消息渠道的很多老百姓的的確確被充當了二傻子。現在國內就是想各種辦法掙錢,坑蒙拐騙無不用其極,各種微商代理傳銷代銷平台團購無非都是出一個網紅產品,大家各種山寨,三無產品沒人管,市場營銷亂了套

匿名
2019-06-25 10:55

我記得王維洛博士好像是生態環境與環保專業方面的專家與行家,所以從這篇文章可以看出許多深刻的、令人深省的東西出來,,,
人的道德水準的淪喪與生態環境的大破壞是息息相關的!中國傳統文化實際上從宋代開始就不斷遭到破壞而發生對傳統的背離,“五四”以後—— 一些急功近利的知識份子也試圖從否定傳統文化、靠攏西方文明中尋找中國的出路;但是。文化領域的衝突與演變一直是學術性的爭鳴,而沒有國家暴力的介入。中國共產黨的出現,把文化上的衝突上升到關係中共自身存亡的高度,因此它對文化採取了搗毀砸爛式的直接破壞和“取其糟粕,去其精華”式的和濫用式的間接破壞方式。
民族文化的破壞過程也就是建立中共“黨文化”的過程,共產黨在人們心中顛覆着良知善念,使人們背離民族的傳統,民族文化徹底摧毀之日也就是民族名存實亡之時—— 這,絕非危言聳聽!……
傳統文化是講究“天人合一”的,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共產黨號召“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中國現在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與中共的“黨文化”有着直接的關係,僅以水資源為例:中國人拋棄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傳統,對自然進行瘋狂的掠奪與污染;目前中國有五萬公里河流,有四分之三以上魚類無法生存,地下水污染比例二十多年前就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一,現在仍然在持續惡化…… 淮河上甚至出現了這樣的“奇觀”,小孩在油污的河面上玩耍,一點火星落入水面,立刻竄起5米多高的火焰,周圍的十幾顆柳樹全被燒毀。可想而知在此地生活的人們飲用這樣的水又怎能不生各種癌症與怪病?西北地區的荒漠化、鹽鹼化,工業發達地區的污染—— 都與人心中失去了對自然的敬畏有關!!!
傳統文化敬畏生命,而中共號召“造反有理”、“與人斗其樂無窮”,可以以革命的名義整死、餓死幾千萬人,由此帶來人們對生命的模式,造成了假貨、毒貨的泛濫猖獗。以安徽阜陽為例,許多原本健康的小孩子在餵養期間開始出現四肢短小、身體瘦弱,尤其是腦部顯得偏大,並有8名嬰兒因這種怪病而夭折,究其原因,是黑心的商人為賺錢而販賣毒奶粉。有人用激素和抗菌素喂螃蟹、蛇、烏龜,用工業酒精兌白酒,用工業油拋光大米,用工業增白劑漂白麵粉!河南有一個縣有8年時間用垃圾油、泔水油、白土油等致癌物質生產有毒的“食用油”,月產上千噸…… 這些有毒食品絕不是只局限在一時一地,而是遍布全國的普遍現象!這與文化的破壞後人心失去道德約束而一味地追求物質享樂息息相關。
與中共“黨文化”絕對的壟斷與排他性不同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具有巨大的包容性。唐代的鼎盛時期,佛家思想、基督教和其他西方宗教都可以與道家、儒家思想和諧共處,真正的傳統文化對於現代西方文明也必然保持開放和包容的姿態,亞洲四小龍的崛起形成了“新儒家文化圈”—— 他們的騰飛已經明證傳統文化並非社會發展的阻礙。
同時,真正的傳統文化是以人內心的喜悅而非外在的物質享受來衡量人的生活品質的,“與其有譽於前,孰若無毀於後?與其有樂于身,孰若無憂於心?”陶淵明窮困但並不潦倒,依然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閒情逸緻……
實際上如何發展生產,採用什麼樣的社會制度,並不是文化說要回答的問題—— 它只是在道德領域起着重要的引領和約束作用,真正傳統文化的回歸應該是恢復對天、地自然的謙卑,對生命的珍視和對神的敬畏,讓人與天地自然和諧共處。

匿名
2019-06-24 17:28

陳結定 福建省漳州市漳浦縣赤土鄉人民政府鄉長,連同其父親陳敦仁、陳淑香夫婦出賣國家土地,陳錦秋、陳錦文、陳錦連兄弟等家族成員,霸佔公有資產、強佔宅基地、欺壓良善、殺人害命、迫害好人、騙取民脂民膏幾千萬,為非作歹、無惡不作、罪惡滔天,天理不容!!!!!!

匿名
2019-06-23 01:23

整個世界的厄爾尼諾溫室效應日趨嚴重,前年冰川快速融化消失,也是恐怖控制淪陷區的共匪恐怖份子用斷子絕孫的手段大破壞大躍進導致的。
世界上的民主國家的精英以為恐怖只發生在淪陷區,這些精英以為不用關心淪陷區難民的人權可以分羹淪陷區的民脂民膏,淪陷區難民的人權有沒有和他們沒有關系,這就大錯特錯,除了武力攻擊共匪恐怖勢力的恐怖延伸可以是任何形式的。

匿名
2019-06-23 19:09

我還沒有看懂您最後這一段話說的是什麼意思?!你所要表達的觀點與意圖隱藏得太深了,人家就不知所云了—— 如此看來,您要好好向王維洛博士學習一下,學習一下人家智慧、幽默風趣的表達方式,,,

西風秀才
2019-06-22 10:12

王維洛博士這個人很有意思,我很喜歡跟這位博士打交道!
他在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您在文章也提到,中國稀土儲量未來不再是優勢,那是不是說可以說它現在是佔優勢呢?比如稀土對目前的美中貿易戰的影響?”這一小節中談的很幽默風趣、很有意思…… 其實作為我個人來理解的話,我認為王維洛博士還是比較謙虛的一個人,他明明知道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黨文化”反而使中共的代言人們的智商低下,腦殼子都讓豬給拱了,——其實都中了中共邪黨“黨文化”的毒了!…… 而恰恰王維洛博士化繁為簡、避重就輕、將厚重的根源用通俗易懂的邏輯與道理幽默風趣地闡述出來了,所以我不得不佩服他的智慧啊!……

匿名
2019-06-22 06:08

包子上次去視察稀土工廠是江西。我估計是贛南。因為贛南與粵北山區是相連的。我知道粵北山區有稀土,當地開采稀土,是在地表打很多個又細又深的洞,然後用長長的膠管灌鹽酸進去,讓稀有金屬溶解在鹽酸里再流出來。那真的是斷子絕孫的做法,從地表到地下十多米甚至幾十米都被完全污染,地表是寸草不生,地下被強酸污染的土壤估計沒幾千幾萬年恢復不過來。而且為了利益爭奪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殺人放火如同兒戲。我有次和當地的朋友聊天,他說到某某被逼喝鹽酸了。我說,喝鹽酸不會死掉嗎?他說,是啊,一臉的平靜(可見已經習以為常),對方就是要某某死。我說某某如果不喝會怎麼樣?朋友說,不喝更慘,會被人灌鹽酸,連同某某的老婆、孩子、父母也得一起死。要是自己喝,就可以少死幾個。這是2011年前後的事,當時聽得我目瞪口呆。

歪脖兒子樹都怒了
2019-06-22 09:52

“刁狍子”現在連“打稀土牌”也看不上眼啦,他現在牛逼地大打“塔利班基地組織”牌了—— 這個苕得打嗝的“刁狍子”現在真是瘋了哇,像個綠頭蒼蠅樣兒—— 搞急了瞎JB亂來,你看着吧:有他哭的的時候……

匿名
2019-06-22 20:03

真拿這個這個半吊子沒有方法,這個“塔利班基地組織”牌可不是那麼好打滴:對於一群亡命之徒來說,死——早就看穿了;而對於一個家族財產富可敵國、貪生怕死的黨魁來說,你在人家面前就算一個小鬼了,人家才真正的是“大巫”!◆◆◆◆◆◆

一天
2019-06-22 04:22

川普必勝是因佔了文明的上風。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是法律的文明。遵規守法是光明正大,是公正公平,是理所當然,是真理與正義,是文明世界的法律的核心。而中共是邪教殺人犯罪集團組織。這已經為“獨立人民法庭”終審裁決。一個殺人犯罪集團組織只有認罪伏法,接受法律嚴懲是中共的唯一結局,牠根本沒有理由也無法逃脫法律的嚴正懲處。現在中共的猙獰面目終於原形必露,牠是世界恐怖組織的黑老大。

匿名
2019-06-22 01:09

怒火衝天

BBB
2019-06-22 12:24

怒髮衝冠!

匿名
2019-06-23 19:45

震怒! 我真想擁有一把原裝俄國AK-47啊

匿名
2019-06-21 20:25

川普若與習簽約落陷阱不挽救則連任無望:先看此川習會背景,香港惡法兩百萬港人遊行震驚世界,而中共至今未表中止惡法;中共沒撤回反美宣傳,也毫不中止三朝罪惡元兇王滬寧極左路線。中共急簽約是為緩解內外交困處境,中共無守約習慣和記錄。我可預言中共連按協議原意以中文公布的最起碼作法也不會有,別想會履行協議。結構性改革是絲毫不會有,簽約而又計劃毀約使川普失敗難連任助拜登上台出轉機。美若簽約停施壓中方得以喘息,川普落陷阱似告敗投降。
中共為達目的可不擇手段,腐蝕是中共一慣很見效的手段,當然,帶美女去日本不可能有國內方便。我預言習會給川普或要員家族企業利益等禮品,並不是說有行賄必受賄。話說也不會留證據何不一試?我斷言簽約後中共官媒會宣告勝利,極左倒退乘機造勢,那還有改的空間餘地?!中共若真想改邪歸正,先答應兩點足已:一是拆除網絡防火牆通訊暢通有利自由貿易:二是雙方零關稅,有利兩國人民,這都是自由貿易最起碼的保證,我預言中方連寫入協議紙上也不會。給川普帶來的後果是無法贏得連任,可別成只圖眼前商場利益有幸官場一游的商人。挽救是必需計劃借違約逐步升級打垮中共,川普才能連任(祥請搜索:郝雪森2019.6.19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1411251
https://admin.mingjingnews.com/index.php/article?bid=127604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