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凡是專制政權所進行的改革都最後爆發革命,這是共同的規律。(圖片:NTD圖片)
辛灝年:凡是專制政權所進行的改革都最後爆發革命,這是共同的規律。(圖片:NTD圖片)

專訪辛灝年(4): 專制政權進行改革的共同歷史結果 — 致革命爆發

辛吉
2019-08-20 07:48
凡是專制君主所進行的改革,專制政權所進行的改革,都是改革開放,都是在一段時間裡經濟獲得了較大的發展,可是由於政治上的權力不放,政治制度不改,造成落後的、甚至是反動黑暗的政治制度和先進的經濟改革的方向的矛盾,造成社會矛盾的尖銳化,造成了更大的、更普遍的社會不均,最後革命爆發,一朝而亡。這是共同的規律。—— 辛灝年

2019年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大坎兒”,民間流傳的“逢九必亂”之說對中共的命運不是虛言,從美中貿易戰,到香港“反送中”,到台灣“反紅媒”,以及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反共聲音,共同形成的全球去共化大潮到了勢不可擋的歷史階段。

這股歷史大潮的其中一位推動者就是辛灝年教授,尤其在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統治搖搖欲墜的這個年頭裡,各地邀請辛灝年教授演講的安排接連不斷。本台節目製作人方偉也特別專訪了辛灝年教授。

辛灝年教授現在已是71歲高齡,定居美國。他的原名是高爾品,安徽巢縣人,在中國大陸時是著名作家,後專注研究歷史,來到海外後著有揭示中國現代史真相的歷史巨著《誰是新中國》。因對中國現代史深刻獨到的研究和見解,辛灝年教授被譽為“中國現代史忠誠守護者和代言人”。

在訪談中,辛教授從他的個人成長和成名,到他對歷史的學術研究和反思,再到他對台灣和兩岸未來的分析,等等等等,充滿理性和激情的侃侃而談更像是一場精彩的演講,而他早早就洞見中共之命運真相的真知灼見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我們把這次對辛教授的專訪整理成文(使用第一人稱),陸續發表,敬請關注。

(接上文:專訪辛灝年(3):  文壇亂象叢生  作家隊伍分化  黨文學令文壇失色)

文化部作協會上揭示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真相

在1984年2月,文化部中國作家協會會議在涿縣開,全國去了30多個作家,都是寫農村題材的,而我恰恰是不太寫農村題材的,但是要我去,我就去了。去了以後,在這個會上,是王蒙主持的,請到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負責人和中共中央農村工作委員會主任杜潤生先生,他今天還健康地活着,90多歲了。

整個開會我沒講話,因為這個會議的目的就是要歡呼中共中央1984年的1號文件(即《中共中央關於一九八四年農村工作的通知》),為了宣傳黨的1號文件,就是允許農村的聯產承保責任制擴大,允許農民把自己的農產品拿到城市去賣,允許農民自己自由選擇耕種,大概這幾條內容,就是擴大農村改革狀況。

王蒙為了自己當部長,就開了這個會,就要宣傳共產黨的1號文件,就要用文學的方式,來為黨的政策進行宣傳。這文學還不是回到了“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的階段嗎?叫我講什麼呢?我什麼都不講。

王蒙我們本來就認識,我在北京讀書的時候,他經常到我們這兒來玩,我本來對他印象就不夠好。直到會議要結束的那天下午,他要逼我講話,而且用調侃的口吻說:爾品啊,都聽說你很厲害,你很能講話,有思想,你為什麼不講話?大家都講過了,你為什麼不講?我說,我不講。他說,為什麼?我說,講了犯錯誤。他說,怎麼會犯錯誤呢?現在講話有什麼犯錯誤的,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嗎?他逼我逼得很厲害。結果杜潤生先生也叫我講,其他的朋友們也叫我講,我說,好吧,我就講吧,講錯了你們不要怪我啊,不要抓我就行。

我簡單地講了一個問題。我說:我對中共中央1984年的1號文件非常贊成。我就把它的文件內容概述了一下,然後說,這樣擴大農村的改革是有相當好處的,因為農村改革已經在走下坡路。但是這使我想起了400年前法王亨利四世上台的時候。亨利四世是在結束了法國30年的宗教戰爭以後,也就是法國30年內亂內戰以後,重新統一了法國。所以亨利四世在法國歷史上地位相當高,沒有他就沒有統一的法國。他上台做了國王以後,發表的第一號詔令,就跟中共中央1984年發的第1號文件一模一樣!

我就把亨利四世第一號詔令的一、二、三、四……幾條全部背出來了,一模一樣!全場傻了,氣氛緊張,沒有一個人吭聲,王蒙的臉已經漲紅了,唯有一個人,杜潤生先生,他笑嘻嘻地看着我。在這種狀況下,我結束了我的講話。沒有掌聲,但是從眼神和手勢上,我看到很多人對我表示佩服。王蒙是一臉不開心。

為自由創作婉辭優厚研究室工作之邀

晚宴的時候,我和我們安徽的大作家陳登科老師最後進入餐廳,當然很講究了。杜潤生和王蒙身邊空了兩個位置,就叫我們過去。陳老講,不要跟他們在一起吃飯,跟他們在一起吃飯講話沒自由。我說,我根本不會去,我們倆自己找地方去。哪知道杜潤生先生指着我:小高,你過來,陪我吃飯。王蒙一聽那個表情就不對了,我也覺得很奇怪。我說,我不來了,那是你們領導坐的地方。杜老說,你告訴陳登科先生,請他讓你過來,你一定要過來,我想跟你談一談。陳登科一聽說,爾品你去吧,杜老人很好。後來我就去坐下來。

杜老就問了我一句話:你是個作家,寫小說的,你怎麼懂這麼多歷史?你怎麼對改革開放有這麼深度的研究?因為在我當天的發言中還講了改革開放的一些共同問題,所要引起注意的問題,它必然的發展,提出了只改經濟不改政治的可怕和後果,我都講了,我講了40分鐘。我就告訴杜老:作為一個作家,我認為我應該有一個宏觀的眼光,要能夠從社會生活的發展上看到不同國家、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政權所做的共同的事情,在不同的國家裡面,不同的地區裡面發生怎樣的結果,為什麼會產生共同結果。

杜老非常興奮,他興奮到要我到他的中央農村研究室工作,跟我講了到他那兒工作的很多好處。對我來講簡直是知遇之恩啊!他是個知識分子出身的人,我就頓了很久,我就跟他說:杜老,您如此待我,知遇之恩!但是我不能到您那兒工作,第一,我不是黨員,連共青團員都不是;第二,我是個作家,喜歡自由。他跟我講了很多:你是很自由的,你在全國各地跑,做調查研究,給你的創作豐富素材,豐富題材。後來我就說了句老實話:杜老,我跟您說吧,我這種人到您那兒工作,是干不久的,並且您也干不久。他一愣,就沒吭聲。後來我們就吃飯聊天,他確實對我很不錯,一再跟我談各種各樣的知識,關於改革開放這些問題。

我的預言沒有錯,不到兩年,他就跟胡耀邦先生一道下台了。如果我去了呢?不是倒霉,就是流放新疆,流放西藏了。

共同歷史規律和結果:專制政權進行的改革,最終致革命爆發

我知道,文學上進行緊縮和控制在八零年下半年就開始了,在思想上的開放到八四年左右開始收縮,1983年它搞過一次“反對資產階級精神污染”,這個趨勢它只能證明一條,企圖恢復象“文革”時一樣。我看到這個趨勢,我就能看得出來,由於只改經濟不改政治,政治上絕不想改專製為民主,經濟上改革開放的成果首先被貪官所攫取,在這樣一個情況下,社會矛盾必然加劇,而社會矛盾加劇的結果就必須停止改革。我當然也是從書中看來的,結合了中國的事實。

尼古拉二世的蠢臣、負責改革開放的司徒雷廷就說過一句話,他說:改革是用來預防革命的,如果革命不會爆發,改革繼續進行,如果革命有可能爆發,改革必須中止。這是司徒雷廷的名言,尼古拉二世的宰相。

想想看,從歐洲的幾個國家到北非的國家,我都研究了,凡是專制君主所進行的改革,專制政權所進行的改革,都是改革開放,都是在一段時間裡經濟獲得了較大的發展,可是由於政治上的權力不放,政治制度不改,造成落後的、甚至是反動黑暗的政治制度和先進的經濟改革的方向的矛盾,造成社會矛盾的尖銳化,造成了更大的、更普遍的社會不均,最後革命爆發,一朝而亡。這是共同的規律。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此處閱讀本專訪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8-26 12:07

“辛灝年”這個名字有什麼特別的深意沒有? 謝謝。

匿名
2019-08-27 20:01

據我所知,是辛亥年的諧音,辛亥革命,浩蕩之年的意思。

匿名
2019-08-26 14:53

“灝”:①形容詞,廣大的意思;義同“浩” ②形容詞,水勢無邊際的樣子。
“辛”:1.辣味,古以酸甜苦辣辛咸為五味…… 2.傷心,悲痛。 3.勞累,辛苦。 4.天乾的第八位 5.姓氏
“年”:谷熟、年齡、壽命、節日、一年的簡稱、指科舉時代同科考試中的關係。

匿名
2019-08-26 12:04

改革春風吹滿地,開襠褲兒跑得淅,金錢美色使勁搞;黃粱美夢醒來泣。

捉蟲俠
2019-08-26 14:33

帝師臘肉曬滿地,
開襠褲兒跑得淅,
金錢美色死勁搞;
黃粱美夢醒來泣!

匿名
2019-08-27 06:43

唉,,,太自卑了,我今天彷彿來到了「秀才園地」,看到如此絕妙的詩句–悔不當初該多讀點書啊

匿名
2019-08-22 18:34

王蒙這個黨棍還在春風得意呢

匿名
2019-08-21 10:49

“陳勝吳廣”的“起義”,雖然大快人心;但卻最終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最後據歷史中說:陳勝最後是被自己一起“起義”的兄弟所殺……
難道當時的朝廷就已經具有統戰意識和大內洞洞拐啦?

匿名
2019-08-21 10:37

“流氓無產者”—— 有“流氓”二字不太好聽,於是就去掉這個兩個字,簡稱為“無產者”了;然而今天天朝的“流氓無產者”們都在西方歐美等發達國家秘密藏有天文數字式、來歷不明的存款,我就納悶兒了:這麼先進的“無產階級”卻盜竊國家巨額財產據為己有,怎麼還大言不慚地標榜為自己是“無產者”呢?。。。。

匿名
2019-08-22 00:01

“極品流氓”,沒有更流、只有最流!

匿名
2019-08-21 02:37

消滅中共,人人有責!

匿名吳明
2019-08-21 00:00

佩服之至!

匿名
2019-08-20 23:37

【邱震海:中國需要法治,而非法制】法制(rule by law)就是統治者制定並運用法律來完成統治,統治的主體是統治者,法律只是工具;而法治(rule of law)則是法律成為統治的主體,而非統治者,統治者必須服從法律。
秦王朝的“嚴刑峻法”是沒有民主基礎的“法制”,體現的是君主意圖,維護的是統治者的利益,必然導致公平缺失、剝削加劇、社會動蕩……

匿名
2019-08-22 00:10

“法治”與“道德建設”應該同步同軌進行,而道德與普世價值觀又離不開我們的傳統文化的精髓,現在已經有人把“中國傳統文化”稱之為“神傳文化”了。
唐太宗李世民曾經說過一句話叫“愛民如子”,我理解這個意思就是:要想辦法提高人民老百姓們的知識水平、文化素養、道德風貌、等等,不然的話——你這個“愛”有體現在哪裡呢?

匿名
2019-08-22 09:25

The CCP is just the other way!So it is evil cult!!

8964
2019-08-20 22:56

你們還是要研究一下“邪黨孽畜心理學”,這樣才能在學術上有更大的突破。

大陸網民
2019-08-21 05:26

“邪黨孽畜心理學”到底是個啥東東?它與“中南海厚黑學”是一個意思嗎?請大師開示,謝謝。

匿名
2019-08-22 00:14

太尖銳、太敏感、太龐雜!若要詳細解地剖出來會“一杆子打死一船人”的,還是各人去醞釀醞釀吧,,,

匿名
2019-08-21 22:39

“中南海厚黑學”,最正式成書提出這個名詞的是——海外著名作家兼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陳破空先生在他的《中南海厚黑學》這本著作中闡述了他的許多觀點,同時也的確詮釋了中南海高層種種“官場現形記”以及許多耍流氓的手法和他的耍流氓的“理論支持”…… 但我有一個小問題是:研究邪黨的流氓手段與流氓理論的目地是為了什麼?這個問題是我看這本書以後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的一個揮之不去的問題。
《西遊記》裡面,唐僧師徒四人歷經千辛萬苦、種種磨難最後才終於取得真經,而每每在唐僧碰到妖魔鬼怪的魔難時,孫悟空就是為了保護他們;而在孫悟空是在是無能無力的時候,就不得不去找觀音菩薩幫忙解決問題了,面對這些妖魔鬼怪,觀音菩薩說:“孽畜,還不快現原形!”、再或者是拿着一個法器說:“孽畜,還不快進來!”……
而“孽畜心理學”就是說,你既要舉一反三地知道這個邪黨的耍流氓的邏輯思維以及其耍流氓的理論,同時還要知道:它們為什麼要這麼搞,它們這樣搞是不是在針對這我們正常人一些所忽視的漏洞或思想里還有不成熟的地方——所以,你一味的、絕對化地去找別人原因的時候,是不是也該審視一下自己可能有在那個方面給別人留下了“空子”?!而這樣“雙管齊下”地來解決問題 我覺得往往比單方面要求來解決問題要強的多啊。

匿名
2019-08-20 18:31

杜潤生(1913年7月18日-2015年10月9日)原名杜德,山西省太谷縣陽邑村人,中國經濟學家,資深農村問題專家,被譽為“中國農村改革之父”。《維基百科》
這個還請查證下。

龘龘
2019-08-21 05:34

“長壽老人”!整整活了102歲,這個杜德有什麼長壽秘訣沒有?

匿名
2019-08-22 00:23

我有句話說出來沒有不敬的意思哈:就是說你在“流氓無產者”的包圍之中還活得這麼悠閑樂哉的,這不是有點極具諷刺的意味兒?
說得不妥,請大家批評指正哈。

匿名
2019-08-20 10:07

很佩服辛灝年先生眼光的獨到與透徹!如此看來研究真實的歷史的確是能夠使人的思想得到升華,,,
不過,搞八字預測的、還有命理學家們,他們雖然沒有真正的去研究歷史,但他們也能夠運用他們掌握的專業知識來預測設定的某國某個事件的吉凶與整個事件發展運動的走向,甚至有的命理學家甚至能預測出來將來會發生的事情,——這,又是怎麼回事兒呢?那既然歷史是由人民革命而走入客觀規律的循環;但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命理學家又是怎麼能夠預測出來呢?這個問題就有點不好理解了。

匿名
2019-08-20 18:35

由此可見歷史並不是人民創造的,而是事先安排好的劇本,由人來演出。

匿名
2019-08-20 20:36

這個問題比較尖銳、比較敏感,您這個說法我也沒有完全苟同;總而言之比較複雜……
鄙人愚見:“歷史”與“人民創造”這兩者之間並不是孤立與毫無聯繫的,打個比喻:以一個個體的人來說—— 假如這個人名命中注定是個大惡人,從“八字命理預測學家”的眼光來看,他這一生中將要做許多大惡事、可能會傷害到很多人,,,
但由於一個不平的事件的觸法,這個“大惡人”在思想上引起了很大的反思,結果最終這個“大惡人”最終選擇了皈依佛門,從此不問世事……
那這從“命理學”角度來看的話,這不就是已經被安排的道路得到了改變與轉變嗎?是不是?

把歷史當酒品
2019-08-20 22:47

清朝的順治皇帝不是大惡人,但年紀輕輕的就堅決選擇了要出家當和尚。在順治皇帝看來:沒有什麼比做皇帝更苦、更累、更痛苦的事情了,所以在高僧的點悟下,他出家主意已決!孝莊皇后最後也不得不對作出讓步,,,

匿名
2019-08-20 16:04

宿命

李在印
2019-08-20 12:46

你呀,你這個問題說複雜就複雜得不得了,說簡單也簡單得了不得! 這其實是牽扯到一個信仰問題、牽扯到一個“有神論”和“無神論”的問題…… 怎麼說呢?中共歷來就講:“人定勝天”、“歷史唯物主義”等等
為什麼中共這麼詆毀神佛呢?你說你搞“馬列主義”,那你搞你的嗎;人家信仰佛教、道教、基督教,人家搞人家嘛,咱們井水不犯河水,為啥別人就不能再中國大陸生存、存在呢?

江湖秀才
2019-08-20 20:52

中共是一群流氓邪貨簍子,沒有執政合法性!你正的要存在就威脅到他的“執政合法性”了,像一面鏡子一樣 照出了邪惡的一切不正……
所以,中共要搞獨裁,要封鎖網絡、要剝奪人民的自由、要鉗制思想、要搞暴政、要搞統戰、要強姦民意等等等等

匿名
2019-08-20 09:56

王蒙最後當上部長沒有?

匿名
2019-08-21 04:44

性格決定人生, 李鴻章、翁同龢,很適合伺候滿清皇室,但也有一些漢族知識分子就是看不慣滿清皇室。王蒙的性格適合當文化部長。

匿名
2019-08-21 03:05

天朝有些著名作家,其實也並不是不知道中共的一些流氓手段與那些整人害人的東西,在層層的高壓之下,雖然他們不得不唱讚歌、歌舞昇平;但有些作家還是有人性的一面,這些東西在一些作品中也隱隱有所展現和流露——就這一點,我感覺已經就很了不起了……
我陸陸續續也看了許多由原著作改編的一些電視劇和電影,他們的作品在某些方面,如果仔細品味起來,你就會感到有些多神奇亮點——只不過,這些東西隱藏得很複雜,你們沒有一個很開放、開闊的思想與眼界,還真是挖掘不出來,,,

匿名
2019-08-20 18:25

當了

胡惜進
2019-08-20 20:56

真的當上了“文化部長”?我咋沒聽說呢

KKK
2019-08-21 05:13

“中宣部”與“文化部”合併沒有?那現在的“中宣部”不是三朝帝師——王滬寧在負責嗎?王滬寧是“研究馬列的博士”,王蒙是麼能與他相提並論咧?,,,,

匿名
2019-08-22 00:36

這個裡面卻有個很有意思的地方:你說你一個搞文學的、搞藝術的的“精神匠人”,你卻要當“流氓無產者們”政權下的文化部長_____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真要當上了“文化部長” 你有可能要比“三朝帝師”王滬寧還要壞、還要狠●●●

大陸網友
2019-08-20 12:52

沒有吧,好像還是地方作協的頭頭,,,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