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8月25日慶祝從納粹鐵蹄下解放75周年(法廣圖片)。
巴黎8月25日慶祝從納粹鐵蹄下解放75周年(法廣圖片)。

帶着感恩和喜悅 巴黎人慶祝從納粹德國佔領下解放75周年

宇寧
2019-08-25 22:43
8月25日是巴黎慶祝擺脫納粹控制75周年紀念日,巴黎人用一個由上千人參加的盛大遊行、感恩的淚水慶祝了這一天。

8月25日是巴黎慶祝擺脫納粹控制75周年紀念日,巴黎人用一個由上千人參加的盛大遊行、感恩的淚水慶祝了這一天。

巴黎消防員重現了75年前的那一幕, 他們於25日中午12時用法國三色國旗換下了埃菲爾鐵塔和香榭麗舍大街上的納粹旗幟, 隨後從巴黎奧爾良門(Porte d’Orleans )到巴黎的丹佛-羅什洛火車站(Denfert-Rochereau )出現了一條由幾十輛、二戰時期的軍車、裝甲車組成的車隊, 還有身着二戰時期軍人服飾的人們站在車上, 他們以這種方式以再現1944年8月24日晚上法國第二裝甲師勒克萊爾將軍( Gen. Philippe Leclerc de Hauteclocque)和4月25日美國巴頓將軍的陸軍第四步兵師進入巴黎時的情景。

75年前的1944年8月25日,在巴黎市政廳外面迴響着戴高樂講演的聲音, 他說道:““巴黎憤怒了! 巴黎被打碎了! 巴黎殉道了!但是巴黎得到解放了,巴黎解放了自己,巴黎自己的人民解放了自己。”此聲音隨後一直留在巴黎人的心中。

現年95歲的Madeleine Riffaud參加了25日的紀念活動,她曾經由於參加法國抵抗組織的行動而被納粹投入監獄。她介紹說,在1944年7月23日,在巴黎的一座橋上暗殺了一名納粹士兵, 但是她騎着自己的自行車準備逃跑時被發現了,並隨後被捕, 她在獄中遭到酷酷刑迫害, 巴黎市獲得解放的前幾天獲釋。

現年96歲的法國老兵Roger Acher 也參加了紀念活動, 他是一位二戰倖存者, 他介紹說自己隨着勒克萊爾將軍的第二裝甲師一起於8月24日凌晨進入巴黎, 他回憶說:當時的戰事非常激烈,他險些喪生。

一批美國老兵也於25日參加了巴黎的紀念活動, 他們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景,談起恐怖的納粹統治, 很多老兵落淚了,現年99歲的Steve Melnikoff 來自於馬里蘭, 他於6月6日從奧馬哈海灘登陸 ,他表示那場戰爭非常慘烈,但是他說:“這場戰爭也非常重要,必須有人去打” ,因為這場戰役阻止了希特勒在全球的擴張。現年94歲的Harold Radish 1944年曾隨着美軍從法國一直打到德國,並在德國境內的戰役中被俘, 他表示他獲釋之後,曾經去參觀過巴黎。Radish說:“獲得解放的巴黎發生了一些非常好的變化,而且當時的世界也發生了好的變化。”

巴黎市政府還於25日晚上為新的巴黎抵抗博物館開幕,此博物館的外形如同當年的法國抵抗組織的地下掩體,收藏了了7000多件當年的文件、照片和錄像原件。

歷史回顧

自從納粹於1940年攻陷巴黎之後,德國納粹官員出入于巴黎豪華的酒店、劇院和高級餐館之中,而法國警察卻與納粹聯手, 在1942年一年就將1.3萬猶太人驅逐至奧斯維辛集中營。

盟軍於1944年6月6日成功登陸諾曼底,並仍然在法國內陸推進的消息鼓勵了很多巴黎的很多反抗納粹的人士,1944年6月18日, 戴高樂又于英國廣播發表了《六一八宣言》,宣布法國抵抗納粹之火不會熄滅。

法國警方於1944年8月9日起義,並佔領了警察總部。

法國的第二裝甲師于當天晚上8月24日晚上進入巴黎, 美國巴頓將軍的美陸軍第四步兵師於8月25日進入巴黎,德國陸軍司令肖爾蒂茨( Gen. Dietrich von Choltitz)於25日向盟軍投降, 當時他作為總部的茉黎斯酒店的牆壁上現在還留着當時槍戰的彈孔。

美聯社的戰地記者Don Whitehead 曾經紀錄了巴頓將軍率領的第四步兵師進入巴黎時的情景,  他寫道:“當通往巴黎市的途中的敵人的最後抵抗崩潰後, 巴黎市中心開始狂歡,巴黎民眾拉着(進城的)那些士兵的胳膊和手歡呼,直到他們的嗓子都喊啞了, ” 他表示他看到一位法國老人走過來對美軍敬禮,並含淚說道:”上帝保佑美國,你們拯救了法國。 “

解放巴黎整個過程過程中1000名抵抗人士,600名巴黎居民和156名法國士兵死亡,3,200名德國士兵死亡。

九個月之後, 1945年5月,德國宣布投降,整個二戰結束。

法國政府每年的8月25日都會舉行紀念活動,以紀念巴黎人民的勇敢和軍人的勇毅。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