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監控越來越嚴密。評論認為,中共如此極致地監控社會,源自其內心的脆弱和恐懼。(AP圖片)
中共的監控越來越嚴密。評論認為,中共如此極致地監控社會,源自其內心的脆弱和恐懼。(AP圖片)

大數據被惡用 人臉識別加信用評分 中國成“等級森嚴”大監獄

王倩
2019-09-5 18:02
中共的監控越來越嚴密,監控手段也不斷花樣翻新,如大數據、天網工程、人臉識別、支付寶、通訊軟體等,均被用到了“維穩”上。專家評論認為,中共如此極致地監控社會幾乎每個角落,源自其內心的脆弱和恐懼。加上中共建立的所謂“社會信用制度”,進一步根據評分將國民“等級化”。中國正變成一座“等級森嚴”的大監獄。

中共的監控越來越嚴密,監控手段也不斷花樣翻新,如大數據、天網工程、人臉識別、支付寶、通訊軟體等,均被用到了“維穩”上。專家評論認為,中共如此極致地監控社會幾乎每個角落,源自其內心的脆弱和恐懼。加上中共建立的所謂“社會信用制度”,進一步根據評分將國民“等級化”。中國正變成一座“等級森嚴”的大監獄。

今年6月,有網民曝光一段視頻,顯示大陸某個城市的一所學校大門口,安裝了一排人臉識別通道,上學的學生必須依次經過通道,才能進入學校上課。

哈佛大學政經博士、公民力量主席楊建利5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共越來越普遍地利用高端科技監控國民,且覆蓋面相當大。

【錄音】我們都關注到中國(中共)在各個地方、各個領域實施對公民的網絡監控,是用的非常先進的技術。這個攝像鏡頭當然也有各種功能,有的可以臉部辨識,有的甚至可以步態辨識。換句話說,你被中共政府盯上了,(比如)作為一個可疑的人,你就很難逃出它的監視系統,它會很容易的就找到你。另外我們也知道,在中國的任何一個大學、它的任何一個教室里都會有監視的鏡頭,來監視上課的教授、老師都給學生講什麼,也監視學生的一些言論。所以你可以知道在中國的監視是多麼的厲害,這我是講一般性的。

楊建利說,中共的監控手段不只限于攝像頭,支付卡、微信、騰訊等聊天軟件都被當局利用來收集民眾資訊。

【錄音】在任何領域,我們深入進去你都會發現,它有一套系統在監視着國民的行動,比如說支付的系統。支付的系統是一個收集公民大數據的系統,就是你的購物習慣、你的姓名、性別、住址等等其它的生物信息,以及你的一些其它的習慣、你的興趣,都會通過你的支付系統給收集上去。刷臉的系統,就是你的臉部信息都會輸入到這個系統中去。因此,你在任何一個地方有一些不符合政府的言論,或者政府認為可能是危險(指危及中共政權)的一些行動,可能都會馬上被辨識到。最近還有一個消息講,中共政府在給建“社會信用系統”,也就是對你外企的市場表現,還有一些其它的社會行為,包括政治上的行為,都會進行監視,把收集到的信息給你打分,如果你的分數很低,或者他要故意給你找麻煩,他可能就會用這個信用系統,給你製造各種各樣的障礙和麻煩。

所謂“人臉識別”技術,是一種基於人的臉部特徵信息進行身分識別的一種生物識別技術。

當前,愈來愈多的中國消費者購物結帳時,只需面對鏡頭“刷”一下臉部就可付款,不必拿出現金、信用卡及智慧型手機;中國人甚至回家時也不須再攜帶鑰匙,“刷臉”進門即可。這看似給民眾生活帶來了“便利”,卻給個人資訊安全及隱私帶來巨大隱患。

楊建利說:【錄音】你的所有生活都被放置在政府的檢測之下,你沒有了隱私,那因此你也沒有了真正的自由,所以你要為你所謂的“生活方便”和所謂的“生活安全”付出非常大的代價,實際上你把你其他的權利全都讓步了,所以這是非常危險的。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伍凡說,中共建立的所謂“社會信用制度”實質上是對國民的“管理制度”,並進一步根據評分將國民“等級化”。

【錄音】它(中共政府)建立一個系統,就是說你的社會管理系統也好,甚至包括你的財產、你所有活動的狀態,都建立一個所謂“信用卡”、“信用制度”,在加上你的照相、你的錄音統統放進去,不止是為了控制社會,你犯了任何一個小毛病、大毛病,它統統給你“入檔”,像過去共產黨管理幹部的那種方式,最後給你評分,用這個評分來對待你。那就建立什麼?一個用所謂的“信用制度”結果把你“等級制度”(即等級化)。這個目的就是控制社會,它很容易對這個社會進行管理、控制、打壓,這樣老百姓走到哪裡,它都跟着你。這是非常壞的一個制度!沒有一個國家把所有老百姓的所有資料入檔。共產黨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它的脆弱,它不是用道義、不是用人心、不是用一個高尚的標準、人和人之間是平等的關係,來處理這個社會,而它是一種高壓手段。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 王倩 採訪報導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