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介紹說,無神論社會沒有成功的。(網絡圖片)
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介紹說,無神論社會沒有成功的。(網絡圖片)

了解西方文明(11):激進革命讓壞人上台 無神論社會沒有成功的

馨恬
2019-09-15 07:10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向我們解釋說,西方文明發展到了“自由化”的軌道上,在“自由化”過程中,激進的革命會讓社會癱瘓,讓壞人上台;美國社會需要意識到這種“自由化”造成的混亂,趕快剎車;而美國的立法先父們早已知道信神對於社會是有好處的,歷史上任何無神論社會沒有成功的。

隨着物質生活越來越富裕、舒適,越來越多的人不僅為自己要求更多的自由,還要求別人也同意他們的觀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解釋說,我們的社會目前正處在這種“自由化”的軌道上,也就是西方文明發展到了這種“自由化”的軌道上了。

接上集:了解西方文明(10): 美國處在“自由化”軌道上 宗教崇拜受到攻擊

在上一集里,漢森教授介紹說,歷史上每一個共和政府都經歷了“自由化”的過程,那麼這個“自由化”的軌道會把我們帶向何方呢?

自由化”過程中 激進的革命使社會癱瘓 讓壞人上台

漢森教授回答說,我們不知道這條軌道會把我們帶向何方,但是歷史上每一個“自由化”的革命,例如1917年俄國革命一開始並不是從布爾什維克開始的,而是共和派要推翻沙皇,最後的結果是布爾什維克領袖列寧領導左翼革命家進行“十月革命”,建立了蘇維埃俄國,開始了二十世紀共產主義的蔓延;而法國大革命一開始也不是從拿破崙開始的,而是從反對君主體制(monarchy),接着是共和派、激進的雅各賓派(Jacobin)一輪一輪的下來,最後結果是拿破崙稱帝。

漢森教授指出這些革命的過程,都變得很激進,使整個社會癱瘓,讓一些壞人浮出來並上了檯面。美國能夠在歷史上避免這種情況,是因為美國的革命比較溫和,而且試圖包容各種觀點。但是如果我們繼續沿着現在的軌道下去,毫無限制地擴大這種“自由化”的話,就很難說了。

比方說開放邊境、在軍隊里女性也要求平等對待,雖然一個女兵她只有5尺1寸高(約1.55米)、120磅重(約54公斤),卻要加入作戰部隊,指望戰友們可以在並肩作戰中能夠依靠她,其實她並不符合作戰團隊對身體素質的要求。漢森教授說,舉這些例子你從中可以看到,自由是應該有所界限的,但是我們在破壞它,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會造成混亂,除非人們能夠意識到,踩住剎車。

本系列之前專門談過Freedom和Liberty的區別,Freedom是指行為上、行動上的自由,而Liberty則是在複雜的政治環境下保護個人權利的一個概念,是指法律框架下的自由權利。因此個人自由應該有權限和界限,政府能對百姓個人能做什麼也應該是有界限的。

信神對社會有好處  無神論社會和殘酷宗教社會沒有成功的

講到這,我們再來談談西方文明和西方文化在美國的下滑。之前漢森教授提到六十多年前,最高法院判決禁止公立學校要學生做祈禱,這是下滑的一個重要原因嗎?

漢森教授說,我們的立國之父們認為,人應該相信超越人類的,這在聯邦文集和他們早期的寫作中都有體現。什麼意思呢?他們是說,假如我們都認為自己反正會死去、人也沒有靈魂的話,那麼說一些實際的話吧,我們在75歲的時候就不太會去種植葡萄藤啊,或者去創作一些偉大的藝術作品,或許你願意這麼做是為了你的孩子,或者為了出名,但是到那時候你已經不在人世了。

因此,立國之父們試圖從科學邏輯上說明,如果不相信上帝、不相信神,如果不相信人的靈魂永存,而這種永存有賴於人在這個人世間的行為的話,整個社會將遭受災難。他們並沒有說你必須信神,否則就會如何如何。他們說的是,歷史上任何一個無神論、不可知論(agnostic)的社會,或有着殘酷宗教的社會,都沒有成功的。

因此立國之父們認為基督教有所不同,所以他們認為推崇基督教、推崇超越人類的理念是對社會有好處的,這樣就可以形成一個社區,其中的人都會告訴自己:我的心靈、靈魂是獨立於我的身體的,當我病死、老死,或因為事故而死亡的話,並不是所有都完結了,而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如此一來,人們就不會太過於擔心自己在人世間賺多少錢,因為他知道除了錢財之外還有別的有價值的東西。

立國之父們認為,如果你是無神論者,就會一直擔憂自己的年齡,擔憂變老,會害怕死亡,你可能也不會那麼關心其他人。而法國革命的理念就是,你就要擔心這些,因為你相信的是科學。法國革命黨人的理論是:相信原因,而不相信上帝、不信神。

那麼漢森教授怎麼看這個問題呢?請關注下一集內容。

點擊這裡看本系列所有文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