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從香港水炮車向清真寺射催淚水劑看中共對宗教滅絕性的虐殺

蔡紅
2019-10-21 18:17

天滅中共,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的概念。天滅中共其實有一個背景的生命概念在其中,能夠被天滅掉的生命,一定是與神佛對立的。換句話說,人是神造的,當他生命本身不配是人的時候,才將在天意當中被滅掉。天滅中共同時表現出生命給予人教化,給予人重新再造跟蘇醒的過程。

妲己被女媧派下來,在蘇護送女兒去朝歌的時候,這個狐狸進入了妲己的身體。前後的故事,在人的層面,何為對?何為錯?

紂王本來是受到了壞人的蠱惑,而原因在於他真正的事情的起念,在他個人本身,看見女媧像,心起了歹念,然後就要在人間找到一個跟女媧相匹配的女人來陪伴他。一開始就是800諸侯國各國上貢100個,那就是8萬個,後來遭到人們的反抗,遭到商容的反對。他當時來講,是完全可以自省的,他考慮之後這事就了啦。結果因為這些壞官的作用,放在了蘇護一個人身上。所以他要蘇護一個女兒,作為當時的紂王,根本都談不上淫蕩、淫邪,你從哪個角度上講都談不上。

但是蘇護這個人又完全正直,沒有任何拐彎抹角,所以就跟他幹上了,雙方打起來。幹上之後,西伯侯周文王就給了他一封書信,說,你不能放不下。君是君,臣是臣,君要你一個女兒,你就不幹了,然後就發起戰爭,生靈塗炭。從你的宗祖來講,從你的蘇氏家族來講,從你的冀州的縣城來講,從整個雙方動用的兵馬來講,從三個角度來講,你都不對。如果你就是君是君,臣是臣。君要你的女兒,你就是皇親國戚,你幹嘛不從大的角度去考慮,把女兒送到朝歌去,那是好事啊,這事就化解了,化解了一切麻煩。所以所有的麻煩是你自己不識大體。

蘇護一聽,是這麼回事。那就把女兒送過去吧。一送去,狐狸進去了。

你說這事到底什麼叫對,什麼叫錯?這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這東西,你說周文王叫對嗎?周文王不勸蘇護的話,那狐狸能進去嗎?不會的。蘇護當初就別去鬧,一聽說紂王要妲己你就麻溜趕快送去,搞不好狐狸還趕不上趟呢。

這事在人的道理上,你就會看到各自都是有道理的,而各自都沒道理。文王也有道理,蘇護也有道理。文王沒有道理,蘇護沒有道理。但文王創造了從周朝開始的中國的輝煌。夏朝作為中國人來講,我們能夠觸及到的東西少了,但是到周朝,觸及的東西就多了。而大多人們討論的現在“助紂為虐”等等等等,都是在周朝跟商朝之間相互的更替過程。

我說的概念就是,在人的層面,以人的角度去看待任何事情,你會發覺他背後都有更高的一個因素在左右着人。而當那個年代處于天地更變的時候,你能夠順應上,其實裡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消除自以為是的東西。所有東西,你站在善的角度去考慮,從更大的背景來講,你就是對的。在一種大的淘汰中,你就能夠避其淘汰。

天滅中共裡面包含的概念,就是把中共作為與天對立的最邪惡的東西,而他最大的考慮,就是利益。其實我以為是這樣。

在人間,與中共同流合污的,帶着中共代言人的,一定是表現出非人性的,大家覺得很慘,大家覺得很痛苦,那是每個人覺得,而這種感覺跟感悟的過程中,應該體會到這是非人性的表達。也就講說,非人性的東西,以各種方式大規模展現人間的時候,同樣是被清除的過程。我說的是這個含義,這是歷史告訴我們真正的故事。

到後來衍生的歷史很多就更加的人化了,周朝以後,歷史更加人化,而那個變更的年代,它更具有生命的垂直的體會,垂直的感受。

10月20號,在九龍,民陣申請大遊行。結果在此之前,民陣的召集人岑子傑遭到了南亞人的襲擊,給打傷了。結果在第二天,另外一個年輕人,遭到一個大陸人用刀子刺傷了自己的腹部,因為他正在去發Flyer,號召人們星期日能夠出現在九龍。

警察在上個星期大集會的背景之下,就是在中環渣打公園出現了將近20萬人大集會的背景之下,以為緊急狀態法產生作用,但實際沒有。在這個背景之下,它拒絕頒發不反對通知書。這是一個大的遊行的前提,在這個前提的過程中,出來35萬人。

大紀元記者在現場拍到一個場面,隨着時間的流逝,很特別。大紀元也好,新唐人也好,包括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街頭長期講真相,很多人不相信中共的邪惡。但經過這3個月,大紀元、新唐人在香港的當地他的名聲爆起。爆起的原因就是普通的香港人,全都意識到,在過去這麼年裡頭,法輪功學員講述的真相,有關中共的邪惡全是真的。

你很難說對和錯,他需要時間需要背景,整個香港人都在接受大紀元、新唐人的報導和對中共本身的描繪。這是非常令人瞠目結舌的。但我個人又覺得是情理之中的。

就象看我個人的節目,有些香港人不太懂普通話,但是在傳遞的過程中,人們同樣能夠接受說,你們對中共的表達,天滅中共的概念,是天經地義的,那是真正準確的。

這是我們看到的其中的一個場面。

另外一個場面,拍的片子很短,比較滑稽的,因為到九龍就是尖沙咀、旺角那一帶,跟中國大陸是接洽的。我個人覺得也蠻感觸的。因為我們知道在香港大遊行之後,後來最早登陸的就是九龍。就是在整個3個月的大遊行當中,這是第二次登陸九龍。在它的街區上面還有明確的70年國慶的標誌,這是極具嘲諷。

而遊行的現場,人們沒有任何改變,35萬人,絕大多數戴着口罩,舉着雨傘,穿着黑衣服。也就是說,遊行場面的本身,直接嘲諷了林鄭月娥的緊急狀態法。

大概在下午4點11分,NOW電視台拍攝了一個現場,警察開始清場,出動了水炮車,跟它最開始一樣,裡面放上了藍色的化學物品。衝突一直持續到晚上。但整個過分暴力的衝突場面沒有。在整個過程中,出現了被人們轉播比較多的視頻,一個是水炮車衝擊了一家宗教場所,另外一個是一個洋人在質問警察說,你按照法律,你必須展示你的警號,你的警號在哪裡?把那警察問得有點不知所措。

蘋果日報拍到了一個更大的現場,有可能是在尖沙咀,香港的天文館。在天文館前面,人頭攢動,所以它的數據很難統計。因為不許民陣進行遊行,後來是長毛和民陣的副召集人以個人的名義號召大家出來。而個人的名義就是說,他們個人將承擔法律上的責任,如果警察找他們麻煩就找他們麻煩。

下午1點43分,蘋果日報用無人機拍攝了一個現場。大家可以感受到這種氣氛,因為是被警察禁止,又是在緊急狀態法的背景之下,所以我們看到的場面不象最一開始遊行的場面那麼宏觀那麼宏大,它的拍攝也好,它的一些其它相關的輔助來講,是受影響。

有一個傳遞非常多的一段視頻,警察撤退了,一邊全是記者,在撤退前,還有出租車在經過,一個警察向記者凌空直接扔了一顆催淚彈。這是直接襲擊人,直接去襲擊記者,直接去襲擊任何在現實環境中披露真相的記者。所以警察表現的本身,就是我說的,這是天滅中共的本身的緣由,它直接傷及人,他故意傷人。因為這些記者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而這些記者本身不是抗議者。這樣的視頻在國際範圍內特別在推特上展現出來之後,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警察邪惡的表現。他扔完催淚彈之後,他們警車實際撤退走了。

所以為什麼天滅中共?共產黨的行為是真正傷人的。

大紀元記者在香港拍攝了一段視頻,這一段視頻傳遞得非常廣了。水炮車帶着藍色的化學物品,在空無一人的街區上打水炮。在打水炮的過程中,途經了一個清真寺,前面站了大概有20個人。他突然衝著這些人進行襲擊。

水炮車、防暴警察是防止暴力的,防止任何對他們可能構成威脅的,這是警察應該有的。現在的警察不是,現在的警察是完全主動攻擊,只要有人,他就攻擊,甚至沒人的地方他都攻擊。

這段非常有名的視頻,在後來引起了巨大的風波。原因就是在九龍地區最大的清真寺,清真寺他們有他們自己很獨特的個人的要求,就是宗教上的要求。警察用藍色的水,直接打入到清真寺裡面,這是惹了大麻煩。以至於後來,出現的狀況,包括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親自到清真寺去道歉。而到清真寺道歉,說是警察誤射。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警察誤射的話,這個人就不是人。所謂誤射的本身,警察毫無任何知識,毫無任何常識,而警察在打水炮的時候,他完全是害人的。你可以看到,整個過程,路面是空曠的,是沒有抗議者的,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一個最關鍵的過程,沒有這段視頻,很難講警察、林鄭月娥會正視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因為人們很自然把她的做法跟中共在新疆的做法連在一起。中共對宗教的滅絕性的虐殺,毫無任何尊重可言。

而同時,個別宗教的信仰在全球範圍內它的聲望它的做法它的某些派別的做法,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矚目的。林鄭月娥不怕殺中國人,不怕以任何方式去恐嚇壓迫中國人,但她懼怕老外。這是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場面。

為什麼呢?你作對比可以看到,警察他可以直接用催淚彈去襲擊現場的記者,那個催淚彈是在空中爆炸的,他不怕把人炸傷炸死,但是他懼怕把藍水噴在清真寺,這是今天香港上至林鄭月娥下至警察的做法,我們對比着看,你就知道為什麼是天滅中共了。

《35萬人九龍大遊行 水炮車向清真寺射催淚水劑》。

我們剛才基本記述了當時的狀況。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原訂在周日(10月20日)發起大遊行,主題為“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但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上訴亦被駁回。不過民間對警方暴力以及政府的不滿程度仍未止息,加上遊行前,民陣召集人岑子傑遭人襲擊,至遊行前一日,一名派發遊行傳單的19歲青年遭來自中國內地男子用刀刺傷,驅使大批市民不理警方反對,繼續走上街頭爭取民間五大訴求。

遊行在下午一點半開始,由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至高鐵西九龍站,途經重慶大廈及九龍清真寺。由於有傳早前襲擊岑子傑的兇徒為南亞裔人士,網上一度有人號召是日破壞重慶大廈等建築,但即時引來廣泛批評。】

高鐵西九龍站是一地兩檢,在那裡有中國大陸的公安派出所。這是我們前後看到的整個的一個故事。所以出來35萬人。

時間的原因,特別是前面講的兩個視頻是極具對比性的,林鄭月娥跟香港警察可以以任何方式,侮辱殺虐威脅直接傷害普通的在現場的人,但是在故意無知的背景之下,故意襲擊的背景之下,襲擊了清真寺,當被曝光之後,她又很懼怕,她可以為任何死去的人默不作聲。但是當她看到清真寺出現這種故事的時候,她又很懼怕,親身去道歉,這是今天的林鄭。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