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定婚店

雪莉
2018-03-29 16:25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我们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定婚店’的故事,也叫‘月下老人’。 

 

======       

话说 唐朝时候杜陵(在现今陕西省西安市附近)有个名叫韦固的书生,从小父母双亡。家里有些产业,生活无忧,平日里习文练武,也还自在。 就是人丁不旺。于是他就想要早一点娶妻,但是多次提亲,都没有成功。

贞观二年(西元628年),唐太宗去清河游玩,中途住在宋城(今杭州市)南面的一个旅店。旅客中有一个人, 大家聊起来, 知道韦固还未娶妻,就为他提亲,提的是 前清河司马 潘昉的女儿,并约好第二天清早在店西的龙兴寺门口见面。

    韦固求婚心切,第二天天没亮就披挂整齐早早赶了过去。到了龙兴寺庙前,时间尚早,只有一弯斜月挂在天边。路上没有人。他看见一个老人靠着一个布袋,坐在庙门的台阶上,借着月光在看书。那书有点奇特,竟然在放出淡淡的银光。韦固很好奇,悄悄走过去从老人的背后看,想看看老人看的是什么书。  却发现书上的字一个都不认识,

韦固忍不住便问老人:“请问老先生您看的是什么书啊?我从小也颇读诗书,自己觉得没有不认识的字,就连梵Fàn文,我也能看懂,怎么您这本书上的字我却从来没见过,还请您多多指教晚生,这是什么书啊?”

老人笑着说:“这不是人间的书,你怎么会见过。”

韦固又问:“不是人间的书?那是哪里的书呢?”

老人说:“这是天上的书。”

韦固问:“天上的书?难怪还发出银光来。 那您怎么会有呢?想必您是天上的人了?哎呀呀,那不就是天人,仙人么?”

韦固说到这里,心里疑惑,打量那老人,只见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仙风道骨,倒真有出世的气概。老人只是微微颔首,点头。

韦固又问:“您若真是天人,为何到人间来呢?” 

老人说:“天神管理人间的事,也是要到凡间来的。只是不让人看见罢了。”

韦固问:“那么您管什么事啊?” 

老人回答说:“我专管那天下的婚姻大事。”

韦固一听心中暗喜,马上给老人作揖说道:“ 在下从小失去父母,想早点成亲,多生儿女,使家族人丁兴旺。但数次提亲,都不能如愿。今天到这里来赴约, 有人给我提潘司马的女儿,还望您看看,能够成功吗?”

老人看看尾骨,回答说:“不成。 你的妻子才刚刚三岁,要等她十七岁才能进你的家门。”

韦固一听,心中半信半疑。 又问道:“请问老先生,这仙界是根据什么来决定人的终身大事啊?怎么能如此乱点鸳鸯谱呢?想我韦固,现在已经成年,您却说我的妻子才三岁!”

那老者看着韦固,捋着胡须说:“ 你真是懵懂啊!还说自己饱读诗书!难道你不知道天界有天界的法理吗?那是随便定的吗?岂不闻‘百年修得同船渡’吗?夫妻之缘,那是人间最重要的关系,那是根据俩人千百年的轮回中,结下的怨冤缘来决定的,哪里是谁一时起意随便就可以定的呢?你看我手里这本天书,那是上届更高层天神,根据人的世世轮回中的所作所为,最后定下的本世姻缘。我是按照这本书里的指令来行事。丝毫差不得的。”

老人又说:“按照书里的指示,命定要做夫妻的两个人,一旦出生,我就用红绳把他们的脚系上,一根红线牵著两人。哪怕他两家是仇人,还是贫富相差悬殊,或者是相隔千山万水,只要我这红绳一系,那就任谁再也逃不掉,改不了了。你的脚已经和你未来妻子的脚系在一起了,你想找别人那怎么成呢?”

韦固看着老者,还是满心狐疑,又问:“那我的妻子如今在哪里?家在何处?您能让我看看吗?”

老人说这个容易。说着抬手在空中一指,就出现了一个画面,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瞎了一只眼的老妇人,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正在一个集市上卖菜。

老人指着画面中的这个女孩子说:“这个就是你未来的妻子了。她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将来要子荣母贵,封为诰命夫人的。”

话没说完,那韦固却早已抄起腰中弓箭,冲着画面中的那个女孩眉心就是一箭射去,只见那个女孩中箭、大哭,血流如注,老妇人惶恐大叫,集市上一时乱成一片。

韦固心里得意,悻悻的说:“我杀了她,看这回还能怎样?! ”

回头看老者时,却哪里还见得人影?耳边只听见老者大喊一声:“竖子误我!触犯天条!要犯大罪的!”随着声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岂知这以后一晃就是十四年,韦固求婚一直不成。这年朋友荐举他到相州(今天的河南省安阳市)刺史王泰的手下参谋军务,担任辅佐司法的副官。王泰觉得他很能干,又有文才还会武功,就亲自做媒,将女儿嫁给他。

这女儿年龄十六、七岁,美丽贤淑。两人婚后,琴瑟和谐,韦固十分满意。但是他发现妻子的眉间总是贴著一个小花片,即使在洗澡或休闲时,也从没见她取下过。他觉得很奇怪。

有一天,夫妻闲聊,韦固问起来,妻子告诉他说:“哎,说起来这也是奇怪。其实郡守大人不是我的亲父,是我的叔父。我的父亲生前在宋城做县令,死在任职上。他为官清正,没有留下什么钱财。家里生活贫困。当时我还在繈褓之中,后来母亲和哥哥也相继去世。家里剩下城南的一个宅院,乳母陈氏带着我,靠她每天在离旅店不远的市场卖菜度日。因为我年纪小,不放心把我一个人放在家里,所以卖菜时她就带着我。我三岁那年有一次也是这样,她正在卖菜,忽然不知道哪里飞来一箭,射中我的额头。当时我负痛大哭,乳母惊慌失措大喊呼救,集市大乱之际,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白胡子老人,用丹药给我敷上,很快就好了,但是却留下了伤疤。所以用小花片盖住。七、八年前,乳母去世,叔叔来到卢龙 (今日的河北东北部))任职,于是把我接来,跟在叔叔身边,见你人好,就把我作为女儿嫁给了你。”

韦固问:“乳母是不是瞎一只眼?”

妻子说:“对,你怎么知道的?”

韦固说:“射伤你的人就是我韦固啊。这真是奇事啊!”便将十四年前偶遇月下老人的事情一一讲给妻子。二人都磋叹不已。自此更信姻缘前定,夫妻更加恩爱,后来生了个男孩叫「鲲」,当了雁门(今山西代县)太守。母亲被封为太原郡(即今山西太原县)左夫人。

到此时,人们才知道, 阴德注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宋城县令听说了这件事,就把那家韦固住过的旅店题名为:“定婚店”。这个是‘定’,是决定的定,可不是平时那个订婚的订哦。

听众朋友, 这就是‘定婚店’的故事,也叫‘月下老人’的故事。 “月下老人”这个称呼,一直在中国广为流传。 据说就是从这个故事来的。古人认为姻缘天定,同时有一个掌管婚姻大事的月下老人。

在中国,过去月下老人祠到处都有,在杭州,因为是定婚店发生的地方,所以月下老人祠特别出名,祠中有一副对联,很有名,说的是:

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

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我是东方,我是雪莉,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