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特务头子周恩来
中共的特务头子周恩来

历史的教训:中共特务无孔不入

陈克江
2018-06-14 13:17
中共颠覆中华民国的招数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重要的一招是向国民党的党、政、军所有要害部门派遣特务。蒋介石的作战命令他手下的司令长官还没有看到,中共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就已经看到了。这个仗怎么打?没法打!国共内战,国民党最后战败,中共特务的破坏作用极大,有时甚至是关键性的。

1949年10月1日,中共颠覆中华民国。

中共颠覆中华民国的招数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重要的一招是向国民党的党、政、军所有要害部门派遣特务。蒋介石的作战命令他手下的司令长官还没有看到,中共的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就已经看到了。这个仗怎么打?没法打!国共内战,国民党最后战败,中共特务的破坏作用极大,有时甚至是关键性的。

中共经常吹嘘1947年3月至8月毛泽东转战陕北,用几万人打败了胡宗南的20多万人,毛泽东“用兵如神”,等等。其实,离开了中共特务熊向晖、陈忠经、申健等,毛泽东就成了瞎子、聋子,别说用兵如神了,可能早就被扔进黄河喂鱼了。熊向晖曾担任胡宗南贴身副官、机要秘书长达12年。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闪击中共老巢延安的秘密作战计划,就是熊向晖泄露给毛泽东的。在胡宗南将蒋介石核准的“国军进攻延安的方案”、“陕北共产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两份绝密文件交给熊向晖之后,1947年3月3日晚上,熊向晖以最快的速度将情报送到西安《新泰日报》主编、中共地下党员王石坚的家,通过秘密无线电台,发给毛泽东,从而使中共老巢延安避免了灭顶之灾。毛泽东曾称赞熊向晖的地下情报工作是中共情报工作最成功、最模范的事例:“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国共内战期间,中共发动了三大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这每个战役,中共的特务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平津战役,中共面对的最重要敌人是盘踞北平的华北剿共总指挥傅作义。中共首先把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变成了中共地下党员。傅冬菊曾偷偷跑进傅作义的卧室,打开保险柜,拿起照相机,将最重要的军事材料拍摄下来,交给中共。这些材料被认为是国共内战初期“最重要的军事情报”。傅作义的秘书、国民党少将,华北“剿总”办公室副主任、政工处副处长、新闻处处长和新闻发言人阎又文,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傅作义的作战计划,还没向蒋介石汇报,就被阎又文泄露给毛泽东了。还有《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战计划》详细地图和军事实力,甚至傅作义每天的思想动态,都被阎又文上报毛泽东。傅作义最后倒向中共,阎又文起了重要作用!

1929年,国民党组建特务组织,任命徐恩曾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中统的前身)主任。与此同时,中共方面在周恩来的领导下组建中央特科。李克农、钱壮飞、胡底遵照周恩来的命令打入国民党特务组织内部,并组建秘密的中共特别小组,李克农担任组长,往来上海、南京之间指导工作,并负责与中央特科联系。钱壮飞成了徐恩曾的贴身机要秘书,李克农被任命为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特务股长,胡底被任命为天津长城通讯社社长。193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钱壮飞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情报后,立即报告李克农,李克农立即报告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等。就在国民党进行大抓捕前夕,中共中央领导人、中共江苏省委领导人,以及共产国际在上海的负责人全部转移,周恩来、瞿秋白、王明、博古、邓颖超、邓小平、陈云、陈赓、聂荣臻等中共最高层领导得以从上海安全撤退到江西。

在国民党的首脑机关,也遍布中共特务。1938年至1949年,在周恩来的指派下,中共地下党员沈安娜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作速记员,以国民党特别党员身份作掩护,为中共搜集情报。沈安娜经常在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国防最高委员会、最高军事会议以及国民政府委员会的高层会议上担任速记。既当过蒋介石的速记员,也当过宋美龄的速记员。只要国民党政要召集重要会议,她就有可能在主席台的一侧就坐,埋头记下会上的全部发言,然后将速记底稿译成汉字,交给他的丈夫、中共地下党员华明之摘要、整编、密写,送交中共领导人。抗战时期,民间传着一句流言:“白天蒋介石在重庆开会骂娘,晚上毛泽东在延安窑洞就能知道。”

隐藏在蒋介石身边职位最高的中共特务郭汝瑰,在抗日战争结束时已升任中将,不仅是掌管全国各军师编制、装备的军务署署长,兼国防研究院副院长,而且以军政部代表的身份,随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往芷江和南京,参加了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仪式。在国共内战期间,郭汝瑰被提升至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国民党国防部的作战厅长,定期到蒋介石官邸汇报战况、听取指令,有时还要随蒋介石到各战区视察。国民党所有的作战计划、部署和行动,郭汝瑰都了如指掌。这些极其重要的情况都被郭汝瑰事先泄露给毛泽东,其中包括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国军在大别山的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国军江防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败退台湾后的蒋介石曾痛心疾首的说:“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台湾有报纸写道:“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

被蒋经国兄弟称为潜伏蒋介石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一个最隐秘的隐形将军”韩练成,1942年2月升任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晋升中将军衔。不久,被蒋介石选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担任高级参谋,同时兼任参谋总长办公室参谋组长。1944年7月,韩练成调任第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后被任命为第四十六军军长。1947年1月,蒋介石命令韩练成与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所部会合,正式制定“鲁南会战”和“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的作战方案,并下达了占领新泰、莱芜的命令。韩练成马上把整个作战计划和最新情报密报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导致国军莱芜战役失败。之后,国民党重新调动兵力进攻鲁中地区。作为总统府参军处参军,韩练成建议蒋介石以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为中心,吸住共军主力,再发动兵力围歼共军。这个情报也被送给陈毅,结果,张灵甫在孟良崮全军覆没。

蒋介石侍从室少将高参段伯宇,中华民国国防部参谋本部参谋次长吴石,国防部中将吴中禧,军令部第一厅厅长刘斐,国民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的秘书赵荣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参议刘仲华,淮海战役时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国民党一一○师师长廖运周,东北保安长官司令部政治部少将督察葛佩琦等,都是中共特务。

国民政府从重庆还都南京后,南京电讯局下属有个军话专用电台,专门接转总统府、国防部、国民党中央办公厅、中统局等重要部门的电话,电台的9名工作人员中,就有7名中共地下特工。他们从不同的渠道,将国民党政军高层讯息通过情报网转送到中共那里。

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在蒋介石领导下,通过浴血奋战,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这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第一次伟大胜利。全国人民都渴望休养生息,重建家国。但是,从1921年7月建党之日起就以颠覆中华民国为首要目标的中共,派遣特务无孔不入地钻进国民党的所有要害部门,偷、骗、抢最重要的情报,最后,在国共内战中,抢占先机,夺权成功,使整个中国大陆陷入红色恐怖之中。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