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首】张林,冻死迎风站的勇士——第四篇:慷慨歌燕市 从容做囚徒

齐玉
2018-07-13 15:13
1989年6月8号,张林被中共警方抓捕。在送往五河看守所的路上,便衣警察把捆他双手的绳子换成手铐,并把他的双手拷到背后。到了看守所,把他关在一间大的牢房里。此时此刻,张林知道,自己是学运领袖,做的事情太多。他预感到前途凶险,生死莫测。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前人的一首囚诗,随即便把这首诗写在牢房的墙上,来激励自己:“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录音)后来我在监狱关押的时候,给我起诉了五个罪名,一口气起诉了五个罪名,因为他们当时认为我是十恶不赦的,当时如果审判的话最起码无期徒刑、甚至枪毙,因为给我判那个五个罪名你看:破坏交通秩序罪、破坏社会秩序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因为我还建立过一个民主党小组,这比那些所有建立民主党的人都要早,后来海外那么多民主党,没有一个在1989年的时候就建立,我那时候,在蚌埠医学院的后院里面就建立了一个民主党小组。然后我还有笔记本里面还有讲我怎么样策画,建立中国青年先锋党、中国工人党等等这些组织。认为我简直就是反动透顶,还有最后一个罪名就是反革命破坏罪,都是很重的罪,反正当时他们是准备把我杀掉的,我当时也感觉到自己也只有壮烈牺牲了。

 张林(右)与女儿张安妮和友人合影。(网络资料)

我记得我在五河看守所被关押了几天,有一天突然那个号房门打开了,两个武警一下子就跳进来,当时那个号房是专门新成立一个号房关押我的,另外有三个实际上都是监视我的,三个人一看,都用绝望的眼神看着我,因为我当时还不太清楚,后来我才知道,一般在看守所里面,武警进来抓你的时候那就是处死你,看守所的惯例、监狱的惯例就是处死你的时候武警过来直接抓你,因为监狱干部他比较狡猾,这种情况下他可能面临你的反抗,反抗你可能咬掉他的手指头,或者在他的脸上咬一口,或者把他的眼睛抓瞎,因为他有这个囚犯在临死之前他会拼命反抗,可以抠掉他的眼珠子啊、或者把他的喉咙甚至都能够掐破、或者在他身上狠狠的咬两口。所以这个时候他都是利用武警去干,因为武警体力好、反应灵活;另一面的窗口会出现武警架著枪对着你,威慑和防范,当时门突然就打开了,然后两个武警跳进来抓着你就跑。我当时想[完了,英勇就义的时刻来了。

我当时就昂起头来,两个武警就压着我从后面营房的空地走去,那个时候是他们的训练场,因为我以前看的书太多嘛,我知道他们枪决都是拉到偏僻的地方,或是训练场之类的、偏僻的地方,然后来上几枪就完事了。所以我走的时候就把头高高的昂起,准备喊口号,两个人紧紧的架着我的胳膊,两个武警还没有我高,他们想按我低头但我坚持不低头,不知道什么他按了我几次他就不按了,然后就这样昂头,两个人就架着我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