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司法部高级官员沃尔Bruce Ohr到达国会听证会。(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8月28日,司法部高级官员沃尔Bruce Ohr到达国会听证会。(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司法部官员提供确凿证据 FBI蓄意违法参与构陷川普

柳惠紫
2018-09-1 09:43
美国司法部高级官员布鲁斯•沃尔(Bruce Ohr)周二(8月28日)在国会众议院监督和司法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已经过去几天了,华尔街日报在周四(8月30日)晚间透露出来的一些消息表明,沃尔的证词证实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调查川普阵营过程中确实存在蓄意违法行为。

美国司法部高级官员布鲁斯•沃尔(Bruce Ohr)周二(828日)在国会众议院监督和司法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已经过去几天了,针对他与一些重要的反川普人士的密切联系,沃尔到底讲了什么,华尔街日报在周四(830日)晚间透露出来的消息更具爆炸性:沃尔的证词证实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调查川普阵营过程中确实存在蓄意违法行为。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称,大多数媒体想让他们的读者认为司法部官员布鲁斯·沃尔(Bruce Ohr)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不值得川普总统给予他如此的关注。其实不然,因为沃尔周二向国会证实了之前对FBI严重滥用监督权和违反规则使用不当线人的怀疑成为了事实。

该报导说,沃尔先生最近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焦点,是因为他在2016大选前后FBI对川普阵营的调查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情况逐渐浮现了出来

过去一年,国会调查人员发现,沃尔的妻子奈莉(Nellie)福森公司(Fusion GPS工作,而福森公司是一家反川普研究机构,2016年时FBI提供由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资助的描绘川普与俄罗斯勾结斯蒂尔卷宗”(Steele dossier。然后国会调查人员还现,沃尔与福森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格伦·辛普森(Glenn Simpson)和“卷宗”作者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有过多次互动,沃尔他们互动谈话中的信息传递给了FBI这表明,FBI联邦调查人员使用的指控川普的材料既有外部“喂料”,也有内部“喂料

由华尔街日报披露出的最新消息是,沃尔向国会作证时明确表示,他在向FBI递交材料时附带了一个口头警告,他提醒过FBI,注意斯蒂尔的政治倾向和动机,斯蒂尔有可信度问题另外,沃尔也告诉了FBI,他的妻子为福森公司工作,并参与了“斯蒂尔卷宗”的编写。

国会议员也已经了解到沃尔以前的一些邮件和笔记的内容,其中显示20169月沃尔和斯蒂尔谈话后在笔记中写道,这位“卷宗”作者“不顾一切地不想让川普当选总统,并且极度热衷于不让川普成为总统”。

周二沃尔对国会还作证说,他是在FBI201610月首次向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法庭 申请对川普的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监视许可之前FBI提交这一信息的。然而,FBI对法庭的申请材料中并未提及他的这一警告,而是将斯蒂尔描述为“可靠”的消息来源。申请文件中也没有提到这份“卷宗”是由司法部一名高级官员的配偶提供的,该配偶从中获得了经济上的好处。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信息,一方面是FBI没有标注他们使用的这份“斯蒂尔卷宗”牵扯了巨大的利益冲突,另一方面是斯蒂尔的“卷宗”并不完全是他个人完成的。

看过FBI这份FISA申请材料的知情人士透露,在四页的申请文件中,没有一处直接或隐蔽的提到沃尓的警告。

沃尓已明确表示了,在调查过程中他与FBI调查人员进行了十几次对话,讨论了申请监视许可的文件的内容和信息来源,他的谈话对象包括了FBI所有重量级人物——已被开除的FBI前高级特工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他领导了对希拉里“电邮门”案的调查)、FBI前高级律师丽莎·佩奇(Lisa Page)FBI前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这样看来,FBI高层人士非常清楚沃尔的角色、这份“卷宗”的信息来源和其中的利益冲突。

华尔街日报报导认为,沃尓周二的听证提供了FBI滥用《外国情报监视法》的确凿证据。德克萨斯州众议员约翰·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周三在推特上写道“在昨天之前,我们怀疑FBI和司法部在FISA申请中没有披露他们了解到的重要事实。如果沃尓证词是真实的,我们现在知道事实就是这样。”

至于沃尔与FBI的互动,沃尔对国会调查人员说,最初是他接触FBI的,FBI后来也来他打听斯蒂尔那边的消息。在此之前,FBI201610月终止了斯蒂尔做为线人的职务,原因是斯蒂尔直接向媒体爆料,违反了FBI线人的规定。不过,沃尔告知FBI关于斯蒂尔的动机之后,以及FBI解雇斯蒂尔之后,FBI仍在继续使用斯蒂尔提供信息,并将沃尓和斯蒂尔联系的幕后渠道。这表明FBI自己就违反了FBI与秘密线人之间互动的管理规定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分析道,沃尔先生FBI兜售斯蒂尔的“卷宗”本身就应该引起FBI的警觉。20167月初,斯蒂尔已经与FBI有了直接联系为什么斯蒂尔还要司法部的联系人(即沃尔)做工作,把同样的指控内容重新告诉一遍给司法部呢可能的答案是,福森这家反川普机构中的人想要对FBI施加最大压力,迫使FBI采取行动调查川普。如果FBI心去找出这种施压背后的原因,它会发现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政治构陷。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认为,除非FBI不在乎,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FBI不想知道“斯蒂尔卷宗”背后的政治偏见、利益冲突,及其政治资助人是民主党的事实,FBI也不想让FISA监控法庭知道这些,他们想要的,就是调查川普。

来说几句


wpDiscuz